晓冰小说 > 资讯 > 盛宠谋婚余小渔烈南风阮玉小说阅读

盛宠谋婚余小渔烈南风阮玉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0 14:11
星期三了,给大家推荐一本不错的现代爱情小说叫做《盛宠谋婚》,是由作者阮玉倾心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为余小渔烈南风,讲述了余小渔烈南风突破重重难关,好不容易在一起的爱情之路,本站提供《盛宠谋婚》在线阅读。

盛宠谋婚第三十五章 不一样的他

“风儿,你误会我了。我……”

“我说过,这儿不是烈家,你我之间,只有职位之分,没有亲属关系。”

烈南风的言语冷漠至极,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那人一眼。

如果两个人不是有难以逾越的沟壑,烈南风应该也不至于对亲叔叔,如此寡情。

十多年前过去了,烈南风还是放不下当年的恩怨。

也罢,在烈南风的执掌之下,现在的深蓝,已经不是当初那棵摇摇欲坠的大树了,而是一课让所有人都望而生畏的劲松。

这已经让烈浩天感到欣慰。

烈南风的漠视,让他没了来时的意气风发,整个人的气质松垮下来,失望的看着寒气逼人的总裁大人。

他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转头看见站在一旁的小丫头。

“这就是你选拔出来的小经理?”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生父戴眼镜的原因,所以小渔本身对戴眼镜的男人,都感觉莫名亲切。

这个不请自来的人,给小渔的最初印象,不算差。

谁知道他一张口,就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烈南风从一开始就把这人放到对立面,管他是什么身份,总之是敌非友,就对了。

小渔出于礼貌,对那人弓了弓腰,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主席,您好。我不姓小,我姓余。”

烈南风见那人把注意力突然转向小渔,下意识地站到小渔身前,握紧拳头。

那架势就像只受了惊的猫一样,在保护自己的领土。

小渔看到烈南风紧张的样子,从他的背后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口,冲他摇了摇头。

这么多人在场,谅他也不敢对一个小丫头怎么样。

烈南风转而搭着小渔的肩膀,扬头怒视对方。

线人报给他的消息,果然没错。

烈南风今天在会上,大发雷霆,一定就是因为这个嚣张无知的小女孩。

烈浩天不反对烈南风谈恋爱,相反,如果他能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伴侣,他会第一个跳出来支持。

但是烈南风不再是那个单纯倔强的毛头小伙子,他现在的身份,不只是烈家的长子长孙,还是深蓝集团的总裁。

他的配偶,就算不是出身名门的富家小姐,怎么也得品行端正,贤良淑德吧。

这个小丫头,小小年纪,就唆使烈南风公然在公司里维护她,那跟助纣为虐的苏妲己有什么两样。

烈浩天审视的眼神,在小渔周身上下打量,惹得她浑身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不过为了帮烈南风撑场子,她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能怯场。

“我不管你姓什么,这个项目不是你能掌控的了的。从今天开始,这里就不需要你了。”

呦呵,赶都赶不走的人,竟然还敢对烈南风颐指气使,他还真以为自己能上天了。

烈南风刚要动怒,小渔拉着他的手,又把他拽了回来。

“不好意思,我的直属上司是分公司的谭总。谭总之上,还有烈总。您的话,晚辈恕难从命。”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晚辈不清楚您的身份,但是我知道深蓝的掌舵人,只有烈南风。至于您是谁,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

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还是试用期的新人,就敢这么跟他说话,日后升上去了还了得?

烈浩天被小渔的话,气得眼镜都要歪了。

在小丫头片子那里把老脸都丢完了,他想在烈南风那里扳回一城,只是他的如意算盘又打错了。

烈南风的气焰,比小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看深蓝员工的录用标准是越来越低了,随便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都能当经理。”

“我公司的员工录用标准,还用不着外人来操心。”

“风儿!”

明明是血脉相连的两个人,至亲的叔侄俩,却成了烈南风口中的外人。

烈浩天一口气没顺下来,胸口猛地一阵剧痛,身形开始轻微摇晃。

身边跟着的秘书模样的人,察觉到领导的异样,很自然的扶起烈浩天的胳膊。

“主席,您该回去吃药了。”

这种戏码烈南风早已司空见惯,堂堂的商会主席竟然用起了苦计,他不会再傻乎乎的上当了。

“陈助理,送客!”

陈卓接到指令,挥手指向门口,“烈主席,这边请。”

烈浩天把重点压在旁人的手上,气息微弱的说:“你……你不要后悔!”

要说烈南风最厌恶的事情,就是被人威胁。

从十五岁那年,开始接触深蓝的业务。

他用了十三年的时间,坐稳这个总裁的位子,就是不想看到当年的事情,重蹈覆辙,尤其是被现在这个虚情假意的人要挟。

“除了生在烈家这件事,我没得选。其他事,我从来就没有悔过。”

当年的事情,伤他有多深,他就对那些翻脸无情的人有多恨。

如果一个人的出身有的选,他一定不会选择生在豪门。

这些年他的辛苦和迫不得已,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即便是在他最亲近的妈妈和妹妹面前,他也是把自己当做了保护他们的铜墙铁壁。

从来没有示弱过。

烈浩天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烈南风一眼。

他和烈南风同在安州,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最近两年都未曾谋面。

如今一见面,就像是仇人一样,连句招呼都懒得打。

但愿有生之年,还能有机会解得开这滋生了十多年的宿怨。

烈浩天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声长长的叹息,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总裁。”

陈卓送走烈浩天,返回来等着烈南风吩咐午饭的安排。

“你先去吃饭吧。”

“那您和余经理……”

“不用管我们,你先走吧。”

“是。”

从陈卓跟随烈南风以来,他见到烈浩天的次数有限,但每次见过之后,烈南风的心情都会降到冰点,以至于接连几餐都吃不下饭。

这次,有余经理在身边,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陈卓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然后关门,去了餐厅。

烈南风已经没了剑拔弩张的敌意,强健的身躯,独自陷进老板椅里,埋头凝神,让人猜不透他的想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