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绝世医经半城烟沙阎京白浔小说阅读

绝世医经半城烟沙阎京白浔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2 14:17
近日大家都在找小说主角为阎京白浔的一本都市精品小说,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绝世医经》,是由著名网络写手半城烟沙所著,小说的套路不断,精彩内容其出不穷!节选《绝世医经》经典片段:阎京摇了摇头,正巧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笑着道:“你亲自问他不就知道真相了吗?”

绝世医经第773章 你利用我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一处私人出租的厂房中回荡,在这空荡荡的厂房之中,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被绑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则是站着一个男青年和一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少女。

“这是第几块了?”百里琰笑着问道。

“管他第几块,重新拆一遍不就行了吗?”清音笑着回答道,她带着玩味的笑容,再度看着惨叫的杀手,显然还没有玩够!

“你们……你们是魔鬼,是魔鬼!”杀手哭了,他被整整折磨了两个小时,对方一句话也不问,上手就开始拆自己的骨头,他现在全身都没有感觉,好像死了一般,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百里琰拆着自己的骨头。

单单这一点,就让杀手吓破了胆了。

通常他们所培训的审讯,基本上都是别人提问,然后自己混肴视听进行反审讯,就算多磨严酷的刑法,他们都能够靠着强韧的意志力,挺过去。

现在可不是杀手的专业水平不行,是百里琰和清音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

把他绑架到仓库之后,二话不说上来就把他除了头部以外的骨头拆了一遍,没多久又全部给接好了,每一次他想开口招了,百里琰二话不说就把他的挂钩给卸下来了,让他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试想一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全身骨头被人拆了,然后又被人接好是什么感觉,特别是骨头被卸下来那种蚂蚁爬过似的痒痛,简直不是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如果不是百里琰把他的挂钩卸下来,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咬舌自尽,这样逼供的手法太凶残了,以至于刚把他的挂钩接上,他就哭了,痛哭流涕。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清音鄙视道。

“把你身上的骨头拆了在给你安上试试,还把我的挂钩给卸了,说话都不让说,这叫哪门子的逼供!”杀手越想越委屈,当场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哎,你在哭信不信我再把你挂钩给卸了?”百里琰也烦了,冷哼一声。

杀手一听,赶紧闭上了嘴巴,想着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在这两个人的手里了,马上就委屈了起来。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杀手这个职业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可是这么折磨人的事,在恐怖分子的基地都没听说过。

华夏人都是魔鬼!

杀手现在的心里就是这么个想法,他在骨头被卸的那一刻就想通了,这趟要是能活下来,关于华夏的单子再也不接了,给他一个亿,他都不会跟华夏人作对,毕竟说卸你骨头就卸你骨头,他没有人性了。

嘎巴嘎巴!紧接着,又一轮惨叫声在仓库中响了起来,只见百里琰双手的速度快点几乎只能够看到一串残影,就连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骨头就全部被接回了原位,直到他反应过来的那一刹那,他才感觉到了疼痛。

“现在开始,我问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如果不回答,我这次就一个一个的慢慢卸。”百里琰冷笑道。

“大哥,我求你了,你想问什么赶紧问吧!”杀手彻底怕了百里琰了,要不是双手被铐住,他都恨不得下跪了。

“是谁让你袭击阎京的?”百里琰问道。

“是双龙会!”杀手毫不犹豫的说道:“雇用我的,是高立国一个叫做双龙会的社团,枪支也是他们提供的!”

“双龙会……”百里琰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知道这个跟自己一样远道而来的杀手没有骗他,也没有胆子骗他。

双龙会在高丽国,确实是一个灰色性质的组织,但是旗下的公司做的确是生物制药的买卖,在国内也是属于享誉盛名的大公司。

这样一推理,之前阎王门挨打,幕后的人恐怕也是双龙会无疑了。

“是我把你交到高丽国的国防部,还是我在找两个人陪你玩玩?她怎么样?”百里琰指了指一旁人畜无害的清音,笑着道:“很刺激噢。”

“不不不!我求你了,大哥,你把我交给高丽国的国防部吧,我不要跟你们玩了!”杀手欲哭无泪,之前百里琰给他拆骨,有不少新手法还是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女孩提出来的,要是真跟这个小女孩玩,估计玩不了多久自己的小命就要被报销了。

“也对,你们有引渡协议,恩,那你就在这坐一会吧,等等就会有警察来了。”百里琰笑了笑,然后带着清音走了出去,拨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声之后,转身便离开了仓库。

很快,就在两人走了不久之后,仓库的门便被人大力拉开,一下子便涌入十几个持枪荷弹的警察,控制着局面。

“这些华夏人还算守信誉。”朴万昌走进了仓库,确定了杀手还活着,松了口气,快步走到杀手身旁道:“你怎么样,受没受伤我们有人质保护条例的。”

朴万昌的话很明显,就是想让杀手栽赃嫁祸,虽然不能够正式拘捕百里琰,可是关押48小时还是情理之中的。

你们不是来比赛的吗?那我就不让你们比赛!

“长官,我……”杀手都快哭了,他脑子很乱,骨头被卸了,然后又被接上了,这到底算受伤还是不算受伤,还真不好讲。

良久之后,杀手彻底崩溃了,哭喊道:“你赶紧带我走吧,我一点伤也没有!”

“你……”朴京浩彻底无语了,吩咐一声让四周的警察解开杀手的手铐,骂骂咧咧的走出了大门。

另外一边,阎京听到百里琰的描述,笑的都快岔气了,根本说不出任何的话,只能够给他比了比手指。

能够把一个杀手都折磨哭的人,别说是华夏,什么NBI,军情五处恐怕都做不到这个地步。

现在阎京觉得,百里琰简直就是个人才,他只听说过针罚,还没听说过能用推拿接骨逼供的,看来还真需要找个时间多多研究一下,说不定拔火罐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好了,阎京你别笑了。”百里琰郁闷道:“这件事确定是双龙会所为,可是我们现在人在高丽,怎么办?”

见到谈到正题了,阎京这才强忍住笑意,用了几分钟平复了心情以后,开口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你们阎王门这次损失惨重,医药费和治疗费就由我报销吧。”

“算了,我们不缺这个钱。”百里琰摇了摇头,婉拒道。

阎京这才想起来,百里家对外的公司可一点不比秦氏逊色,论起资产,这么多年的底蕴就买十个秦氏都绰绰有余了,这几万块钱医药费,确实就根一根头发一样,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那这样吧,你先把阎王门的门众送出去,这一次比试,主要都是在门主之间选拔的,所以这一次我只替我们几个人报名,你让他们留在这里也没有用。”阎京道。

这次的医术擂台,做得极为正规,而且只有两天的时间,赛制使用的就是常见的淘汰制,一天之内就必须要完成准决赛,第二天便要决出冠军。

比赛看似十分仓促,实际上不仅仅考研了医生的医术,同样也考验了医生的精力和控制力,所以相当于是一种挑战自我极限的赛制。

当然,赛制是有各国统一制定的,这一次为了杜绝黑哨,各国的外交官也会出席在现场,显然不会让有些人浑水摸鱼。

“这样也好,我先让他们回去养伤,这几天他们压力也很大,休养一下免得心里出现问题,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心药。”百里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

阎京听到这话,同样若有所思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黎长亭便亲自开了一辆加长型的商务车到达酒店,叫醒了阎京等人,便启程朝着江北驶去,半个小时以后,便来到一个相对于老旧的别墅区,并且很快便在其中的一个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我托朋友暂时借用的别墅,这几天你们就住在这里吧,当然我也会陪你们在一起,不然你们的出入就成问题。”黎长亭下了车,笑着说道。

“好,那就有劳黎馆长了。”阎京笑吟吟的回应一声,下了车之后看着别墅若有所思。

显然,这别墅应该是跟黎长亭说的一样,是通过他的私人关系提供的。

要知道,他身为代理馆长,工资虽然不低,但是在物价横飞的高丽国,显然是负担不起这样一个别墅的,虽然这在高丽的首都属于老区,但是却也跟北平外环一样,只偏不贱,少说也值个几百万的华夏币。

参观了一下别墅的内部,阎京不得不承认,黎长亭的这个朋友,确实是一个极有品位的人,无论是色调还是家具,都属于低调奢华的类型,绝对不像是国内的一些土豪暴发户,把自己家装修的金碧辉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到了什么大礼堂一样。

“恩?黎馆长,你这个朋友倒是还喜欢医术嘛。”阎京走到了书房,看着玲琅满目的书架,随手取出一本现代编的金针方,翻开一看,每一页上都有事一行标准的小楷,书写的像模像样,如果不是在高丽的话,还真会以为是华夏的学生写的。

黎长亭点了点头,感慨道:“这个朋友算是我的一个忘年之交,比我小不少,这个人对朋友也算是大方,不过就有一个毛病,就是太花心了。”

“花心?”阎京把书一合,疑问道:“你那位朋友应该就是柳秀荣吧。”

“对!我差点忘了,听说你到高丽的第一天,还是他负责接待的。”黎长亭一拍脑门,忽然想了起来,开口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把这个房子借给你?”阎京笑着道。

“我开口,他自然就会借了。”黎长亭一脸疑惑的反问道:“阎医生,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相信他?”

阎京摇了摇头,正巧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笑着道:“你亲自问他不就知道真相了吗?”

“这……”黎长亭看着刚刚进门的柳秀荣,犹豫了半晌,最终才鼓起勇气,当着众人的面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在利用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