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他那么狂那么宠by逆波在线阅读

他那么狂那么宠by逆波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5:07
小编福利推送火爆新书啦!这本书名叫《他那么狂那么宠》,是由作者逆波倾心打造的虐恋小说,小说中的主角为“严喆唐乐兮”,有兴趣的书迷一起来看看逆波所写的《他那么狂那么宠》小说吧。

他那么狂那么宠 第四章女朋友

因为严喆的那一句“……要不干脆就做我女朋友好了”,唐乐兮几乎一整晚没睡好觉。

早上醒来之后看着镜子里的两只“国宝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分班之后怎么会遇见这么多的烦心事!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严喆大概也就是成心吓唬自己,口头上占占自己便宜而已。全学校谁不知道严喆是高中部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嚣张、霸道、长得还贼帅,喜欢他的女生如过江之卿,今天这个明天那个的。虽然不知道谁才是他的正牌女友,不过像昨天那种勾三搭四沾花捻草的事情他之前也一定没少干过。

所以说……

到底还是自己太幼稚了。

唐乐兮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天知道她昨天被吓成了什么样子,撞了鬼似得从严喆身边跑开,一路慌乱的跑回的家。

那么怂、那么胆小,一定会让他笑破肚皮了吧?

也不知道……眼神那么凶的一个人笑破了肚皮会是个什么模样?

怔愣了好几秒钟唐乐兮连忙回神儿,早上时间本来就紧张的不要不要的,再这么耽误下去的话怕是真的要迟到了。

第十一中学是市重点中学,校规本身就严格的不成,每天早上六点四十五学生必须准时到校,每天早上有值日班的同学站岗,如果发现迟到是要记名、扣班级成绩、星期一全校广播点名批评的。

唐乐兮向来认真,自然不敢小觑。

路上车程顺,到学校时候不过六点半刚过。唐乐兮稳稳当当上了楼,书包才放好便下意识的朝后排座位瞟了一眼。

见没人,拎了一道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下来。

大概他真的就是为了开自己的玩笑吧?

只不过……

到底是打娘胎里出来后第一次被男生告白,说一点都不在意绝对是骗人的。唐乐兮心里面仿佛揣了一窝的小老鼠,七上八下的,特别想找个人说说。

她准备……

按规定早自习七点钟准时开始,唐乐兮眼巴巴的等了一早上,偏偏宁萌一直没现身,直到早自习预备铃声响了才火急火燎的冲进了教室。

一边忙不迭的往座位上坐,一边喘着粗气不住的叨念:“真倒霉真倒霉,今天早上我乘的那趟公交车半路抛锚了,后半程我一口气跑过来的,真累死我了!哎呦……”

唐乐兮乖巧的将水杯朝她推了推,小声说:“你先匀口气的,哦,我帮你把热水打了。”

“就你对我好!”宁萌扭头朝她大大的展颜一笑,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桌面就被人咚咚咚扣响了。

她立即抬头,发现自己座位旁边立着个又高又大身影,再往上……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黝黑的头发前面有些长,几乎挡住了眼睛。

“同学,换个座位可以吗?”

宁萌惊讶的心脏几乎从胸腔里蹦了出来,一时间竟是失语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楞楞的盯着站在自己座位旁边的严喆,喉咙里面发出没有任何意义的咕嘟咕嘟的声音。

严喆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他最不耐烦眼前这种既呆又蠢的女生。于是又重重的重复了句,“同学,换个座位呗!”

这一回宁萌终于有了反映,几乎是忙不迭的抓住自己的书包从座位上立起来,怀抱着水杯就往后排座位跑。

不让才怪!年级大佬都发话了,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说个“不”字呀!

倒是坐在宁萌同桌的唐乐兮,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彻底被眼前人的风操作惊呆了。

等人缓过劲儿来,严喆早就嬉皮笑脸的坐在了自己旁边。

“你、你干什么?!”唐乐兮张了张嘴巴,半晌才冒出来这么一句。

严喆悠悠瞟她一眼,“啪”的将自己的文具袋往课桌上一拍,这才慢悠悠心不在焉的回答说:“不干什么,上课啊!”

鬼才信他的话!

“可这是宁萌的座位,你的应该是在后面不是?”唐乐兮特别认真的指出对方的错误说。

严喆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对于她的指责根本不为所动,特别无所谓的一耸肩:“她非要跟我换的,有意见找她去啊!”

“你……”

唐乐兮碰了一鼻子灰,索性不搭理他低头看自己的语文课本。

严喆间唐乐兮不说话了,当即咧嘴一笑,反而直接凑了过来,手肘一下子撞在她腰眼上。

唐乐兮猛然间吃疼,当即抬起头瞪他。

严喆黝黑的眼睛闪亮亮的,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里面星星点点的满是挥之不去的笑意:“喂,昨天问你的事情想怎么样了?”

唐乐兮一怔,怎么也没想到他一大早上闹幺蛾子居然是因为那一句话……

愣了足足有两秒钟才慢吞吞的反问了句:“什么?”

严喆眉头当即高挑了起来,眼神都有些变了:“你装傻是不是?!”

唐乐兮默默的扭回了头,眼皮随即垂了下来,视线笔直笔直的盯在课本上,压低声音小声说:“昨天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了,我……嗯,特别特别的感谢。另外,我……”

严喆目光炯炯,眼珠一错不错的盯着她一言不发。

唐乐兮的手紧紧的攥着语文书的边缘,手心里冰凉凉的一片汗津,书页都攥皱巴了都没有察觉。

现在毕竟不比之前,根本就没有容她逃走的余地,所以她只能……

“我、我就是觉得……”心里面一紧张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心一横终于全部说了出来,“我就是觉得我们现在还小,都是学生,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不应该想那些有的没的。只有好好学习了才能考上好的大学,考上了好大学日后才能够……”

严喆听的不耐烦了,直接打断她说:“别说那些个大道理,我就问你成不成吧!给句准话。”

啊?

唐乐兮没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嘴巴长成大大的一个O字型。本以为自己刚才的那一段话可以打消他的念头,却没想到会换回他么一句……

这下子她的头更加低垂了,脸庞红的几近滴血,讷讷小声说:“严喆同学,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

“谁说老子开玩笑了,老子认真的!”严喆当即反驳,愈发朝她靠近过来。

唐乐兮可怜兮兮的赶忙朝另一边躲,本来昨天才刚刚……她愁的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一大早上就这样,他倒是无所谓了,可是同学们该怎么看自己啊!

正准备……

伴随着一阵响亮的铃声,教室门被人由外推开,班主任徐艾芳怀抱着讲义走了进教室。

教室里的嘈杂声顿时减弱,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校第一节课就是班主任的课,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徐艾芳向来喜欢在上课之前抽出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说说班级里的各项问题,今天也不例外。重组的班级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需要磨合,从卫生值日到班级纪律,方方面面都不能疏漏。该表扬的表扬,该批评的批评。

好不容易该说的都说完了,正准备正式开始讲课。一抬头,徐艾芳猛然注意到了……

“严喆,你怎么坐在这里?”徐艾芳托了托鼻梁上的眼睛,大声问。

严喆优哉游哉的靠在椅背上,身子后仰只靠后面两条椅子腿支撑,“老师我眼神儿不好,看不见黑板。班上同学心眼好特意和我换的座位。”

他高高大大的一个愣要坐在前面,直接挡住了后面同学的视线。

徐艾芳皱了皱眉头,当初刚得知她接任高二六班的班主任时候,办公室里的老教师就一个劲儿的摇头,“小徐啊,你这一次可是接了个烫手的山芋。”

徐艾芳年轻气盛,还不明所以问怎么了。

老教师以过来人的身份嘱咐她说:“我当老师当了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像现在这么皮的学生。尤其是六班的那几个混小子,一个赛着一个的不像话,尤其是那个叫做严喆的,天王老子都管不住他!”

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徐艾芳渐渐皱起了眉头:“眼神不好的话配眼镜,你坐前面别的同学还上不上课了?”

本以为自己严厉说上一句,对方怎么也该老实了。却没想到严喆根本就是满不在乎:“上啊,怎么不上了?老师你都不讲课,让学生怎么上课啊!”

居然……

徐艾芳当即气得面红耳赤,声调都变得高昂起来:“严喆!”

看徐艾芳似乎真的急了,严喆反而慵懒的露出了个笑模样:“哎呦徐老师,我也没办法啊,眼神儿不好看不清楚。”

他说的语调吊儿郎当透出来一股子无所谓的慵懒,班上同学全当即被逗的哄堂大笑。

这下子徐艾芳彻底没了脾气,只能狠叨叨的最后来了一句:“今天放学你就配眼镜去,明天就坐回原来位子!”

说完了一转身,将所有的不满情绪都发泄到黑板粉笔上,重重的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大字,“今天咱们继续讲《雷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