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他那么狂那么宠逆波严喆唐乐兮小说阅读

他那么狂那么宠逆波严喆唐乐兮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5 15:07
小说《他那么狂那么宠》是由知名小说家逆波创作的精品言情,此书的男女主人翁叫“严喆唐乐兮”,小说的剧情生动形象,基本上看过的读者都是好评如潮,抓紧机会来看看《他那么狂那么宠》小说吧。

他那么狂那么宠 第五章撩

一节课听得味如嚼蜡。

唐乐兮本以为班主任徐老师怎么也不至于连一个学生都管不住,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可见传言中

严喆很是有些能量也未必是空来风。

和严喆并排听讲,她只觉得如坐针毡。

意味深长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方向聚集过来,带着好奇、探究、疑问等等各种各样的情绪,这种被人以各种揣测的心情观察、注意的感觉糟糕透了,唐乐兮觉得自己简直连老师讲课都听不下去了。

但是……

身边坐着那么一尊大佛,还是不请自来的,换做旁观的是她自己,怕是也要好奇一下子。

除非……

心思快速转动了那么一下,终于挨到了一节课结束。唐乐兮朝严喆那边稍稍扭了扭头。

严喆并正低垂着眼皮玩手机。就像是眼睛带了勾儿似得,冷不丁的朝唐乐兮说了一句:“看什么呢,是不是看爷长的特好看?”

唐乐兮特别认真的板着一张小脸,开口说:“严喆同学,我有话要跟你说。”

严喆明显神情一滞,当即也不玩手机了,掀起眼皮朝她直勾勾的看了过来,一双黑黝黝的眼看得人心里面发毛。

一瞬间的功夫唐乐兮忽然明白,为什么严喆那么狂却没有人敢招惹他了。但凡被他这么看上一眼,那也是足够令人觉得……吓人的了。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语速,一字一句认真说:“你刚才非要我一个答案,那么我现在就回答你。”

严喆一听当即来了兴趣,目光中很快染上了几分的期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听到的,居然是那么冰冷冷的几句话。

“我不同意。”唐乐兮特别认真的解释说,“我昨天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虽然很感谢你昨天的帮助,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请你,嗯……请你不要打扰到我学习。如、如果你、你眼神儿不好非要坐在这里,那么我等下就去找徐老师申请调换座位。”说完了生怕自己的力度不够,特意补充了句,“我可以和你换座位,我做你原来的位子,你坐我现在的位子好了。”

一大段话听得严喆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个操作?合着我换到你旁边来你就要换走,合着我换到前面你就换到后面,那老子还换个什么劲儿啊!

他本身脾气就暴躁,这时候心情更不好了。

“啪”的将课本恶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摔,原本嘈杂吵闹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针掉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他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用力太猛带动椅子“哐当”的一声巨响,而后单手拎起自己的书包,嘴上啐骂了句“靠!”。

转身就走。

唐乐兮当即被激出一声的冷汗,等他人真的走了,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好像随之被抽走了一般,人当即软塌塌的趴在了桌子上。

真的是,太可怕了!

天知道她居然敢捻老虎须子,结果老虎还没发威,简直就是劫后余生啊!

不一会儿的功夫宁萌的小碎步跑回了自己原先的位置,屁股还没坐稳就忙不迭的凑到了唐乐兮身边,一个劲儿的追问:“糖糖糖糖,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和活阎王到底怎么了?”

唐乐兮这个时候已经缓了过来,只是依旧板着一张小脸,要多正经有多正经:“没什么,他妨碍我学习了。再说了那本身就是你的座位。”

“可是……”宁萌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偏偏上课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下一节课的任课老师也随之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宁萌嘴巴略微长了下,当即也就什么都不敢说了,连忙坐正了身子。

唐乐兮慢吞吞的从课桌兜里面掏出课堂要用的教科书,朴素的封面上黑色的四个楷体大字——解析几何。

******

郑浩铎觉得乐呵极了,简直是乐坏了,这辈子都从来没这么乐呵过。

有生之年啊!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活阎王喆哥吃瘪,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简直就是、简直就是……闻所未

闻啊!

趁着老师转过身写板书的功夫,郑浩铎歪着脖子凑近严喆找他小声说话,“喆子这次出师不利呀!撩人家小姑娘撞铁板上了?”

严喆懒洋洋白自己损友一眼,玩世不恭回答道:“谁说的啊?”

郑浩铎抬下巴朝唐乐兮座位方向一挑,嬉皮笑脸的:“这不是明摆着嘛!怎么的,小妹妹不买账?哥们不是早就跟你说了,人白白净净的小姑娘能看上咱哥们这样的?别白瞎几把功夫了。”

严喆不满的瞪他一眼:“那是你!”

郑浩铎一个劲儿点头:“是我是我,咱喆哥是谁啊,校花都追着喆哥屁股后面跑。反正吧,我就是觉得就她那个性子,挺无趣的。”他口中的那个她指的还是唐乐兮。

但是严喆显然和他看法不一样,眯了眯眼睛,歪嘴坏笑了下:“无趣?我倒是觉得挺好玩儿的。

对了,你上次说特好吃的那家店是哪个?”

郑浩铎一愣,随即醒悟:“等着,我给你查查啊……”

******

唐乐兮本来以为上午的时候自己挺不给严喆面子的,估计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再来找自己了,结果怎么也没想到,放学铃声才响起不过一秒钟,人居然就又立到了自己座位旁边。

她当即有些愣神儿,不知道对方这是又准备搞哪一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严喆开口就说,话头却并不是朝向自己。

“喂,那个同学!”严喆两只眼睛笔直笔直的看向坐在唐乐兮身边的宁萌,大刺刺的叫了一句。

宁萌当即也是一惊,瞪大眼睛长大嘴巴手指朝自己指了指,疑惑的挤出了一声:“我?”

“嗯,”严喆冷漠刻板的点了下头,冷漠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今天早上的事情麻烦你了,想请你放学后出去吃个东西啊?”

他话才说到一半,宁萌就激动的几乎要晕过去了。

不过短短几秒钟的功夫面颊就红的几乎滴出血来,坑坑拌拌的说话都不利落起来。

唐乐兮眼皮低垂,默不作声的继续收拾自己的书包。她大概可以理解严喆一定是因为上午自己拒绝的事情生气了,但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偏偏要挡住自己的去路,简直就是……

老话说的好,好狗还不挡道呢!

终于将最后一个作业本塞进书包里。唐乐兮扣好书包扣准备放学回家,就听见……

“……就是个简单的感谢,怕被别人误会,你可以叫上一个你的好朋友一起去,比如说你的同桌就成。”

宁萌当即“啊”了一声,一把攥住了唐乐兮的胳膊,兴奋的几乎语无伦次:“糖糖,严喆同学要

请我们一起出去吃东西呢!一起去吧!”

唐乐兮眼皮略微颤抖了下,沉默的摇了摇头:“我不去,要回家写作业。”

宁萌不依不饶拽着她胳膊不放手,恳求说:“去吧去吧,反正也没多少作业,以你的成绩还不是

分分钟的事情。”

唐乐兮似乎有些不高兴,耷拉着一张小脸,态度异常的坚决:“不去。”

严喆似乎是终于有些绷不住了,急躁问:“到底怎样你才去?去哪儿都你定?”

唐乐兮猛的一抬头,没有丝毫胆怯的直对上他一双黝黑的眼,态度坚决的好像顽石:“我哪儿也不去,我要回家写作业、学习,我要考清华我要考北大,不要耽误我学习!”

一句话说出口四座皆惊。

“糖糖……”宁萌被唐乐兮的气势吓了一大跳,不知不觉松开了攥紧她的手指。

唐乐兮当即起身,低垂着头快步从课桌和严喆之间的夹缝挤了出去,头一不回直奔教室门口。

瘦瘦小小的背影写满了倔强。

严喆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直到人消失在教室门口不见了这才收回视线,嘴角微微向上勾了勾,低声啐了句:

“我艹!”

唐乐兮没钓上,严喆也没了精神头,头一扭朝教室后排座扯着脖子嚷了一句:“铎子,有空吗?”

郑浩铎正坐在座位上抱着脚丫子擦球鞋。新买的才一个星期的NIKE,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沾了一大块黑,还特么特别不好擦,费了他半天的唾沫星子。

听到严喆叫自己,当即愣头愣脑一抬头:“干嘛?!”

严喆头朝宁萌一歪,大刺刺交代说:“陪女同学一起去外面吃点东西,钱算我的。别忘了啊!”交代完了校服外套甩起来往肩膀上一搭,转身就走。

郑浩铎简直被他风的操作风蒙了,傻愣愣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多问,严喆早就一阵风似的不见了踪迹。

靠!

老子欠你丫的啊!

郑浩铎气的话都快说不利落啊。没办法,只得将目光转向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宁萌,抬手了头皮:“那、那个什么女同学,就咱们两个了哈?要不吃点什么去?哥哥请客别客气!”

宁萌:“……”

郑浩铎:“说吧妹子,反正有喆子请客呢,随便点咱不差钱!”

宁萌:“……”谁能告诉她,这到底和她有毛毛线的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