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豪门盛宠108次》by薄凉-纪呈安江暖小说阅读

《豪门盛宠108次》by薄凉-纪呈安江暖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1
《豪门盛宠108次》是一本由知名作者薄凉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纪呈安、江暖的故事,小说《豪门盛宠108次》剧情精彩丰富,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豪门盛宠108次第六十六章 朱九儿的转变:如果他们没有记错,那是后大白也是被江暖给挑掉了教练之一吧,这么欢快的揭开过去的伤疤……真是,傻。

豪门盛宠108次第六十六章 朱九儿的转变

“你真的不知道纪呈安是谁?”朱九儿又试探的问了一句,真的不知道纪呈安吗?

大白疑惑的摇头,纪呈安是谁她确实是不知道。忽然她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想着朱九儿刚刚说话,忽然冷了口气,“你刚刚说那话,什么意思。”

“什么话?”朱九儿还有些没反映过来。

大白倒是一脸警惕的看着朱九儿,“就是你刚刚说的什么纪呈安比赵岩好之类的话,怎么听上去就像是说暖暖和纪呈安处大象了呢?”

“……是谁告诉你他们两人不是在处对象了?”朱九儿一脸无语的看着大白,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江暖和纪呈安的关系那绝对的不正常,不是情侣还能是什么?

大白一脸蒙蔽的看着朱九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暖暖恋爱了都不和我说一声?这简直……太不正常了。”

如果江暖在这边估计会很嫌弃的看向大白,听着大白的意思,总觉得是在说江暖一恋爱了就会告诉大白了一样。

就连当初的闺蜜李笑,江暖和赵岩在一起的时候都默不作声,还是后来让李笑自己发现的。更何况其实在李笑和赵岩的事情发生之前,大白和江暖并不是很熟悉。而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江暖的戒心就重了起来,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告诉大白。

朱九儿摸摸下巴,“真的不任何?就是每天都送江暖上班的那个啊。”

嗯?

送暖暖上班?

“你说路虎先生?”

路虎先生?朱九儿愣愣的看着大白,忽然就笑出了声,“路虎先生?这是什么神奇的绰号?要是纪呈安知道了,周身的冷气肯定能冻死一树的桃花。”

大白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路虎先生什么的,随便给人起外号似乎、约莫、确实不是什么好习惯。

“算了,路虎先生就路先生吧,其实我就是想问问江暖以前在武馆都是做什么的。”朱九儿好奇的看向大白,看清楚她眼里的警惕的时候,就悄悄的说,“你也知道的,我是纪呈安的妹妹嘛,所以就想多知道一点自己嫂子的事情。”

大白想着今天早上江暖带着朱九儿到处逛的情景,明显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生疏,于是想了想,“你想知道什么?反正啊,咱家暖暖就是脾气特别好,为人特仗义,浑身上下都是有点,还有布灵布灵的闪光的超级优点。”

“真的这么好?”朱九儿嘴角抽抽,优点什么的也就算了,她忍了,但是布灵布灵的超级优点又是什么鬼玩意?

顿时大白就像被开启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口音,几乎是用了一种神奇的咏叹调般的感觉形容出了她心中的江暖。朱九儿木着脸,默默的听着。这江暖在大白的眼里简直已经成神了。

大白眼睛亮晶晶的忽然说了句,“尤其是暖暖那一首的咏春绝活,简直是无人能敌。”

咏春?无人能敌?

朱九儿的眼睛顿时亮堂了起来,“江暖的身手真有这么好?”

“那是……”接着大白就用了一种说书人的语气,形象生动的向着这朱九儿在现了江暖以一己之力挑了整个个嘉禾武馆的光辉事迹。

于是整个休息室的人沉默了……

如果他们没有记错,那是后大白也是被江暖给挑掉了教练之一吧,这么欢快的揭开过去的伤疤……真是,傻。

然而更傻的在于,大白说着说着忽然就回头看向了在场的教练,“你们说说江暖那时候打你们的情况是不是很帅气。”

众教练:“……”

这个要怎么形容?难道要说他们被江暖揍的真心很痛吗?

大白是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朱九儿又不是傻的,她当然知道这样的话众人都不好回答。更何况她看着众人脸上的尴尬神色,就已经猜到大白没有说谎。心里一方面对江暖很是佩服,一方面又是对大白的看不清形势感到好笑。

“大白,算了算了,我们还是说说江暖。”朱九儿眸色轻转,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刚刚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自然就是李笑……

于是大白面色一变,开始向朱九儿科普赵岩有多渣滓,李笑有多不要脸。听完了之后,朱九儿简直想撒一腔热泪了,江暖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要不是遇上纪呈安了,还不就是傻乎乎的被人给欺负了去?

说完时候,大白也是感慨万千的样子,她回过头看着朱九儿,还想说什么忽然就听见一阵孩子的笑声,于是咧了咧嘴,“看样子江暖下课了。”

“江暖是教孩子?”朱九儿愕然,一般的武馆教孩子的都是那种武艺不精的新人。但是按照大白的话来说,江暖那身手简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怎么会被武馆用来教小孩子呢?

大白就笑了笑,“主要还是江暖喜欢。”

喜欢小孩子吗?

朱九儿忽然弯弯着眉眼笑了起来,喜欢孩子的人运气往往不会太差。同样,喜欢孩子的人脾气往往也不会太差劲。

“真好。”朱九儿忽然感叹了一句。

大白就酸溜溜的看向休息室外面奔过的一群孩子,也很是感叹,“是啊,能教孩子简直不能更好了。”

“你似乎很想教孩子?”朱九儿疑惑的看着大白满身的寥落,分明就是特别稀罕孩子的样子。

大白转眼看了朱九儿一眼,叹了口气离开了。她要怎么跟朱九儿解释她那神奇的没有孩子缘的事情?

朱九儿疑惑的看了眼大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去找江暖了。

武馆里一口水井,水井的边上有手动的那种抽水的机器,江暖就在边上洗脸。

清凉的井水泼到脸上,刚刚运动完的那种热度好像都有了释放的地方,争先恐后的钻进了井水里面,江南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江暖。”朱九儿忽然出现在江暖的身边,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是低落,整个人看上去也是蔫蔫的,看样子是被赵岩大渣恶心到了。

江暖刚刚把武馆的孩子送了出去,课程也是刚刚结束。闻言狐疑的看像朱九儿,朱九儿那满身的落寞,江暖是隔了三条街就感觉到了,“怎么了这是?”

朱九儿抬眼用了一种在江暖看来很是神奇的眼神看了江暖一眼,才慢慢的说到,“你和赵岩还有李笑……”

说着欲言又止的看向了江暖。

江暖:“……”

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大美妙的感觉要出现了呢?

果然她抬眼的瞬间就看见朱九儿愤愤的开口,整个人一扫之前的哀怨,简直一超级炸药桶,“江暖不是我说你,遇上赵岩和李笑那种渣滓,就应该全力灭杀。到时候直接上,弄死。”

江暖嘴角抽抽……朱九儿这话说的,当真是霸气侧漏无极限了,所以,朱九儿这个样子是在为她打抱不平吗?

朱九儿不是应该是纪呈安的情人一类的存在吗?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担心起她来了?难道是因为觉得她被赵岩和李笑伤害过,所以没有威胁,不存在情敌的说法?江暖越想是越觉得这样很是有可能了。

她定定的看着朱九儿,眉梢一挑,摸着下巴,“你是不是……”

“嗯?”朱九儿正奋力的抨击着赵岩大渣,忽然就听到江暖意味深长的话,不由得回过头狐疑的看向江暖,“我是不是什么?”

江暖眯着眼睛看她,顺道擦擦身上的汗水,“是不是有求于我。”

比如要给纪呈安送情书之类的。

朱九儿愣了下,脸上顿时挂上了狐狸办狡黠的笑容,“说什么求不求,咱两这什么关系啊,是不!”

……她还真不知道和朱九儿是什么关系。

江暖的脑门简直要挂满黑线了,她和朱九儿的关系?沙袋and拳击手?想着昨天晚上朱九儿直接被她一招解决的情况,江暖觉得这个关系还是很有可能树立起来的。不过看朱九儿这样子,分明有种咱两好哥们的意思。

“那你说出来,我看看凭着咱两这关系,我是不是应该答应你。”江暖一笑露出了齐整整的八颗大白牙,语气还刻意的在关系两个字上加重了一下。

朱九儿直觉不好,但是她是真想跟着江暖学咏春,于是硬着头皮上去,“其实,我觉得你的咏春打的这么好,您老年纪……”

“年纪?”江暖分呗一下子上去了,她怎么觉得朱九儿是想说,您老年纪也是一大把了,也该找个传人了之类的呢?

阿弥陀佛,一切都是错觉,幻象退散。

可惜朱九儿还真想着是像江暖刚刚说的那样说个一通的,被江暖打断之后,她仔细的思索了片刻。年纪一大把这样的话明显的是不适用于江暖的,但是她是真相找个像江暖这样厉害的大神,抱上大腿啊。

朱九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诶呀,不和你扯皮了,我就想着能不能跟着你学咏春。不是那种收费的,是真正的师徒传承的那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