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豪门盛宠108次》纪呈安江暖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盛宠108次》纪呈安江暖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1
这本名字叫做《豪门盛宠108次》的小说,是知名作者薄凉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中讲述了纪呈安、江暖的故事,小说《豪门盛宠108次》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豪门盛宠108次第七十章 误会:纪呈安不是查不到江暖的背景,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就是不愿意去查,想着江暖那一天能把她的过去都告诉他……

豪门盛宠108次第七十章 误会

她觉得她可能需要去医院一趟了,最近心口老是莫名其妙的闷闷的难受。

安静的用完晚餐之后,江暖礼貌的和纪呈安还有朱九儿说了一声也就上了楼。朱九儿见状只是冷哼了一声,纪呈安则是没有说话。

等江暖走了之后,朱九儿顿时捂着刚刚被江暖打到了地方,“诶呦我去,真是太疼了,江暖下手真是狠。”

纪呈安的筷子顿了顿,就听到朱九儿继续往下说,“早知道她下手这么狠,我才不要和她学咏春呢!就算她很厉害有怎么样,哪儿有这样教徒弟的师傅啊。”

餐厅的正中间有一个柔和的球形吊灯,灯上的花纹极为繁复,但是洒下来的灯光却很柔和,没有被那精雕细琢的花纹扭曲半分。昏黄的灯光在纪呈安垂下的睫毛上跳动,他顿了片刻江筷子放到了碗上,端正的坐上了。

“你说,是你要江暖教你咏春。而被打成了这样,只是因为江暖的教授方式的关系?”纪呈安整个人都在灯光的笼罩之下,看上去竟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朱九儿直觉这时候的纪呈安有些古怪,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转脸她就撇撇嘴,“我还是觉得江暖就是吃醋了,要不是因为吃醋,她怎么会用这种方式教我咏春呢?”

纪呈安没说话,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似乎,误会江暖了。

至于朱九儿说的那种特殊的教授方式,纪呈安是知道的。小时候他跟着师傅学搏击,真的就是一直挨揍,等到最后学会防御的时候,师傅才教给他进攻的诀窍。一般对徒弟还有些期待的师傅都会用上这样的方式。

纪呈安有些苦涩,他误会江暖了,江暖有没有发现?

江暖当然发现了,她发现了纪呈安的误会,这样的发现让她很是难受,但是这种程度的感觉,很重很重,就像是掉进了沙漠又被关到了冰窖。

红杏居的最大的特点就是红杏,在房间里面,红杏是一年四季都活着的,而且都是开花的那种。不是因为科技逆天,而是因为这里的红杏都是温室培养出来的,房间里的红杏败落了,那就再从温室里换一批上来,仅此而已。

江暖静静的躺在床上,黑暗之中的眼睛很是明亮。

她疑惑的翻了身,有些不明所以,她怎么会因为纪呈安的误会这么的难受呢?这种难受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即便是之前的赵岩的误会,也不会让她这么难过。江暖皱了皱眉,又不老实的翻了个身。

难道又是因为太饿了的关系吗?

“算了算了,睡觉睡觉。”凭借江暖那粗壮的神经估计是怎么都想不出来,她是喜欢上纪呈安了吧。她下意识的比较的时候,用的她的前男友赵岩,而纪呈安只是她的老板,如果没有喜欢上,怎么会用这样的身份进行比较呢?

其实江暖喜欢上纪呈安真的不奇怪,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纪呈安一路金手指的帮着江暖碾压了赵岩大渣和李笑小三,后来更是包吃包住。说是让她做贴身保镖,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做过什么事情。

说是要她假扮女友,但是也就是参加了一次宴会,之后又和及夫人见了几面。所以纪呈安做的这些事情在江暖的眼中,基本已经算是特殊的照顾。这样的照顾对着江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毕竟江暖自从和江父分局之后,就一直是一个人在打拼了。

想着想着也是进入了梦乡。

而另一边的纪呈安则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他皱着眉头一直想着江暖刚刚在饭桌上的神色,心里也是闷闷的。就这样纪呈安要是还不知道他对江暖有好感,那盛华的总裁也可以换一个人做了。但是,为什么忽然就有好感了呢?纪呈安皱了皱眉头,而且他连江暖的背景都没有仔细的查过。

纪呈安不是查不到江暖的背景,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就是不愿意去查,想着江暖那一天能把她的过去都告诉他……

而且今天晚上餐桌上的菜色几乎没有往日里江暖爱吃的那些,纪呈安就猜到管家是生了江暖的气,觉得朱九儿受欺负了,所以就明面上的表现了对江暖的不满。

晚餐结束的时候,朱九儿这一回到是没有要求留在秋苑。

而那时候管家却开口挽留,“九儿小姐,您要不就住在秋苑吧,反正秋苑地方大。”

朱九儿愣了愣,摸着下巴看着纪呈安笑,“还是算了吧,呈安才不会答应呢。”说着就哈哈大笑着上了车子,车子的架势位上是一个朱家的司机,但是估计也是保镖兼司机的可能性大一些。

看着车子开着大灯,在山路的转弯处一溜的没影了,纪呈安才回过头看着老管家,“今晚的菜色……”

“只是因为不够放了,九儿小姐受了些外伤,需要用一些药膳,所以只好把往日里江暖小姐喜欢的东西撤下去了。”老管家说的时候还是笑眯眯的,看上去还真是就像是这么回事。不过纪呈安可不觉得老管家是表里的合一的。

初春的夜晚,微凉,三两颗点缀在天幕之上。

因为秋苑别墅是在山上,所以总有一些的山风夹杂着各种春天的气息,在夜晚的笼罩之下尽情的肆意了一回。纪呈安就是笑了笑,“管家,你只是在心疼朱九儿。”

“是的,少爷。”管家还是笑得很是和蔼,但是也直接的承认了。确实,这就是事实,他心疼朱九儿所以才会把怨气扔到江暖的头上,若不是江暖的私心,朱九儿怎么都不会受了这么重的伤,管家简直是看到了就觉得难受。

纪呈安叹了口气,摇摇头的拍着管家的肩膀,“但是江暖只是在训练朱九儿而已。”

“训练?”老管家一时的没有反应过来,朱九儿有什么好让江暖去训练的?

纪呈安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九儿缠着江暖学咏春,江暖就教她。您应该也知道,越是对徒弟负责的师傅,教起徒弟老越是不手软。”

老管家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个道路。当年纪呈安和他师傅学搏击的时候,几次三番的都差点上了手术台,老管家就差一点的拔枪给他崩了。不过看到纪呈安师傅那时候一脸的痛苦,老管家还是叹着气的扔掉了手枪。

“就是因为江暖对九儿负责,所以九儿才受伤。”纪呈安面色复杂的说出了这句话,他两都误会江暖了,这些天的相处,即便江暖不是把他们两都当成了亲人,但是也应该不远了。可是这样的两个人同时的因为别人误会了她,她会不会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

老管家难得的惊愕起来,“江暖小姐……她还好吗?”

纪呈安摇摇头,深邃的眸子在夜色之中显得无比的亮眼。他怎么会知道的,他也想知道啊,毕竟这是他自己犯下的错误……

如果那时候纪呈安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可能在被窝里面哭泣的江暖,已经见周公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奇葩的感受。不过可惜他并不知道,于是在和老管家分开之后,就会房间了。路过红杏居的时候,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

不过转脸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趟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或许他是欠了江暖一个合理的解释?明早早点起来,去叫江暖起床。叹了口气,既然睡不着,纪呈安干脆的起身翻看一些书籍好了。

朱九儿没有回朱家,只是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住下了。

司机兼保镖忠实的希望朱九儿能回朱家一趟,毕竟这时候朱九儿也是受伤了。不过朱九儿严词拒绝了,脸都伤了,她还有什么脸去回朱家?

不过朱九儿的原话是,“只是刚刚回国,还想在外面多熟悉熟悉d市,到时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方便不少。更何况呈安也会跟着我,你回去和爸妈说了说,让他们不要担心。”

于是司机兼保镖思考了三分钟之后,决定回朱家了。至于朱九儿留下的目的?

她冷吸了口气看着脸上的一小道口子,“都花了这么重的代价了,要是再不能学到咏春,岂不是很亏。”

酒店的豪华套间里,朱九儿皱着眉头揉着肚子,不管怎么样,被江暖男一拳下去真的很疼啊。不过……等等,江暖那一一拳是怎么打来着?好像是……这样。

夜色下,朱九儿在酒店里尝试了一边又一边的江暖的动作,隐隐的有了一些感觉的时候,朱九儿就去查了下咏春拳的套路,果然小念头就是这样的。摸了摸下巴,朱九儿隐约的觉得,这样的教授方式是真的不错。

学的很快,就是太疼了,这一点不好。

简单的冲了澡,朱九儿顶着满头的湿漉漉的头发,吹干了就直接睡下了,睡前还在想着,明天早上的时候,江暖会教什么样的招式给她。可惜她不知道,江暖压根的就是一点都不想教给朱九儿了。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