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天价甜妻大少宠妻无度》by凤三-莫雅倪孝生小说阅读

《天价甜妻大少宠妻无度》by凤三-莫雅倪孝生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8
今天我小编给大家推送一本经典言情小说叫做《天价甜妻:大少宠妻无度》,是由著名作家凤三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莫雅倪孝生,作者凤三着重为我们刻画了莫雅倪孝生的感情路线,让读者们不由自主的带进人物环境中,节选《天价甜妻:大少宠妻无度》段落:她原本以为……把莫雅那个女人赶走之后,倪孝生就会注意到她,就会再回到她身边。

天价甜妻:大少宠妻无度第三百四十四章 悄然离开

第二天清早。

李悠然安顿好东儿之后,就一个人绕远路来到了医院。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她特地炖了一锅补汤,打算带来给莫雅补补身子。

莫雅现在身子虚弱得很,她得多多照顾莫雅。

李悠然拎着一大盒鸡汤,走进病房时,便愣住了。

莫雅没在床上,病床上躺着的,是另外一个陌生人。

李悠然愣了愣,还以为自己是走错病房了。

她马上退出房间,看了一眼上面的门牌,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她才拉住房内的护士问:“护士小姐,昨天住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子呢?她去哪里了?”

护士看了她一眼,回答道:“她今天早上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去了。”

“出院了?”李悠然心里咯噔一沉。

怎么会这样?

莫雅的身体根本还不能自己一个人单独出行啊!

“对了。你是李悠然小姐吧?”护士抿了抿唇,随后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了她,“这是她临走前托我送给你的。”

“谢谢……”李悠然感激地接过了信,便走出了病房。

她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停住,然后随便挑了一根长椅坐下,开始拆信看信。

一打开信纸,一行清秀的字迹立马映入她的眼帘。

“悠然,我走了。你不要担心,也不用来找我。现在的我,大概已经坐上火车去我想要去的地方了。我知道你很担心我,我会照顾我好自己的,等什么时候我想通了,我会回来找你,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统统倾诉给你听。你一定要幸福。莫雅留。”

看着这一行字迹,李悠然心中一阵钝痛:“傻莫雅……你到底去了哪里?”

不过,她能体会到莫雅此时的感觉。

她大抵是不想被人打扰吧。

就如当初自己带着东儿远走高飞的心情一样……

既然这样,那么,她尊重莫雅。

李悠然把信撕成了碎片,扔到垃圾桶中,深吸了一口气,坦然地离开了。

*

三个月后。

已是盛夏。

福尔斯酒吧里,喧哗的音乐声仿佛能震破耳膜,舞池中,几十个男男女女紧贴着彼此,跳着热辣而香艳的舞蹈。

卡座上,倪孝生慵懒靠在沙发里,手中摇晃着玻璃杯。

玻璃杯中是晶莹剔透的烈酒,他轻嗅着那淡淡的香气,一时竟然分不出到底是酒水的香味还是身旁两个女郎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二爷~”坐在他身侧那位穿着低胸连衣裙的女人伏在他肩上,一对饱满的胸脯在他手臂肆意磨蹭,她媚眼如丝地勾过了倪孝生的脖子,“来嘛,人家喂你喝。”

“你喂我?”倪孝生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笑意,目光灼灼,“好啊,不过,我要你,用这里喂我。”

说着,他用指尖轻点着女人那丰润的红唇。

“二爷,你……你好坏!”女人扭动娇躯,虽然是这样说着,嘴里却已经含了一口酒。

“来,喂我。”倪孝生张开怀抱,就等着她投怀送抱。

就在女人马上准备要吻上倪孝生的时候,忽然,一杯冷水从她的身后泼了过来。

女人惊叫一声,赶紧从倪孝生身上站起。

她转过身子,就看见一名身材窈窕,大方端庄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

这个人正是辛画。

辛画恼怒地凝视着倪孝生和女人,脸色愈来愈阴沉。

“你……你是谁?你疯了吗?”女人气得破口大骂。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嫉妒她和倪孝生在一起的人!

辛画勾了勾唇,眼神狠辣:“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你给我让开。”

女人被辛画的态度给惹恼了,她随意用手擦去背上的酒水,走到她面前:“你算是什么东西?别妨碍我和二爷!惊扰了我也就算了,要是让二爷不高兴,小心你的性命!”

“我是什么东西?”辛画抿唇,“我是倪孝生的女朋友!”

“女……女朋友?”女人有些意外。

从刚才开始,倪孝生便一直端坐在沙发上,纹丝未动。

他只是淡淡抬着眼皮子,欣赏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

“二爷,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女人跺了跺脚,娇嗲地躲进倪孝生怀里。

倪孝生不紧不慢地喝着酒,身上满是酒气。

他连看也没有看辛画一眼,只是淡漠地道:“我不认识她。”

女人登时心花怒放,钩着倪孝生的手腕:“原来如此,原来是一个自作多情的疯女人,哈哈,我就知道,二爷只喜欢我一个人。”

倪孝生眉眼低垂,没有承认,也没否认。

而辛画被这一幕刺激得快疯了。

她死死的攥着拳头,脸色愈来愈白。

她原本以为……把莫雅那个女人赶走之后,倪孝生就会注意到她,就会再回到她身边。

可谁知道……倪孝生什么女人都碰,就是不愿意碰她!

短短三个月以来,倪孝生的女人已经换了十几个,不变的是,他始终没有看过她一眼。

他是在报复她吗?

很好,这种报复,真的让她生不如死!

“阿孝!”辛画咬着唇,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低喊着他的名字,便冲了过去,拉住他的衣袖,“你跟我走!”

“放手。”倪孝生微微抬眸,语气冷冽。

辛画没有放,她委屈地道:“我不放!阿孝,你不要再这样对你自己了好不好?你快跟我走……”

这几个月以来,他几乎每一天都在喝酒。

整个人已经比从前消瘦了一大圈。

辛画又心疼,又难过。

“你不放是不是?”倪孝生终于抬起眸子,扫了一眼她,“好,既然这样,那外套就给你吧。”

说着,倪孝生脱下了被辛画抓住的外套,随后起身,大步离开。

“阿孝……”辛画对着他的背影高喊。

可是倪孝生已经大步走出酒吧,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看到他远去,辛画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他就这么恨她吗?

恨到了这种地步?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要看他这样折磨他自己!

辛画抹干泪痕,便倏然站了起来,重新打起精神,快步追上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