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重生嫡女乱天下木槿向西宋清歌谢衍小说阅读

重生嫡女乱天下木槿向西宋清歌谢衍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6
强烈推荐一本由知名小说家木槿向西所写的一本叫《重生嫡女乱天下》的经典言情小说,此书的主人翁是“宋清歌谢衍”两人,小说的剧情颇有喜感,基本上看过的读者都是好评如潮,抓紧机会来看看《重生嫡女乱天下》小说吧。

重生嫡女乱天下 第17章 智斗歹徒

随着宋清歌声音落下,从前方暗处闪出一道黑影,那黑影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刀。

宋清歌见对方只有一人,便稍微放下心来。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皎月的光辉打在那黑影的脸上,宋清歌终于看清了来人的相貌,原来是林树。

前世宋清歌在庄子上待了五年,自然是识得林树的。在她的印象中,林树虽然嗜赌成性,但是他胆子是极小的。

于是,宋清歌对身旁的西籽低语,“西籽,一会无论发生何事,你都不能靠近我。”

“小姐?”西籽不明所以,眼里都是担心。

“快去吧。”宋清歌用眼神示意西籽离开。

“是,小姐。”西籽不得不服从命令,走到道路的旁边。

宋清歌嘴角勾起一抹噬魂的冷笑,她心里异常的冷静,踏着缓步,慢慢向林树逼近。反倒是林树被她的反常给吓着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了两步。

林树原本以为宋清歌还是以前懦弱的模样,没曾想她如今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因此,感觉害怕的反而是他。

他精瘦的脸上努力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双手紧握着刀,但是他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恐惧的内心。他咽了咽口水,口齿不清的说道:“想要……活命,就快……快把你的银子拿出来!”

宋清歌联想到她饭菜被下毒的那一夜,王芳便提到了林树。而今日,她刚好搜刮了王芳的财产,林树便这里持刀威胁,她不相信有如此巧合的事,胆小怕事的林树在半路劫持她,想必是受了王芳的怂恿。

想到这里,宋清歌抿嘴,露出不屑的笑容,高声问道:“怎么就你一人?王芳呢?”

林树先是一愣,接着很快回过神来,他想到王芳的叮嘱,便狡辩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你这愚蠢的脑子,肯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王芳怂恿你来劫持我,是不是还说你娘是被我害死的?”宋清歌想到撞墙自杀的何氏,便出口质问。

“你竟敢骂我,宋清歌,还我娘的命来!”林树被宋清歌激怒了,持刀向她劈来,但是她灵敏的闪到一边,夺过了这一刀。

“林树,你的娘不是我害死的。”宋清歌边说,边向后退到她方才已经寻找好的一个角落。

“宋清歌,你休要狡辩,芳儿是绝对不会骗我的!”林树气愤的说道,紧紧的逼迫宋清歌,直到将她逼上角落。

宋清歌证实了心中的想法,果然是王芳在怂恿林树。

今日晨间,林树去庄子上闹,宋清歌不想多惹事端,便没有出面。她直接吩咐赵氏将林树打发了,没想到王芳将她搜刮财产的事仇恨在心,转眼就去利用林树来对付她。

原本宋清歌还想在这里直接将林树杀掉算了,但是现在她突然改变主意了,她要林树活着。

“林树,你不就是想要银子么,我给你就是,但是你可不可以放过我?”宋清歌假装害怕的求饶。

林树一脸得意,王芳说宋清歌变了,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胆小,这不就在向他求饶了。

“嘿嘿,怕了吧,快把银子交出来,我……”林树话未说完,便闷哼一声倒下了。

“小姐,你有没有受伤?”眉俏站在林树的后面,焦急的问道,她右手还是悬空的,方才便是她用石头将林树敲晕的。

宋清歌含笑道:“我没事。”

眉俏见宋清歌没有大碍,便往林树身上踢了几脚,并骂道:“敢打劫我家小姐,我踹死你!”

这时西籽也来到了宋清歌的身边,“小姐,这是林树?”

宋清歌点点头。

眉俏方才也听到了宋清歌和林树的对话,便问道,“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要他性命么?”

宋清歌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继续回荷香村,至于他的性命,暂时留着有用。”

“是,小姐。”眉俏答道。

宋清歌三人,丢下昏迷的林树,踩着月色,回到了荷香村。

当她们三人回到庄子上时,赵氏便在院门口翘首以盼,如今宋清歌是她的倚靠,她表现得分外殷勤。

“小姐,你可回来了。”赵氏热情的说道。

宋清歌只是浅笑着点点头。

“咦,小姐,这位姑娘是?”赵氏指着眉俏道。

“眉俏,她以后跟着我。”宋清歌轻描淡写道。

“哦,眉俏姑娘,以后我们都是小姐的人了。”赵氏笑着就要去牵眉俏的手。眉俏见西籽和宋清歌对赵氏都不甚热情,但是想到她自己初来乍到,不好太过于无礼,便微微一笑,向前两步,热情的说道:“以后还请婶婶多多关照。”

赵氏见眉俏嘴甜,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她拍着眉俏的手道:“我们都是小姐的人,以后都要靠小姐关照。”说完又看向宋清歌,继续道:“小姐,你说是与不是?”

宋清歌点了点头。

“小姐,你们可用过饭?奴婢在厨房留了饭菜。”赵氏讨好道。

“你将饭菜端到我的房间里来吧。”宋清歌说完,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是,小姐。”赵氏道。

宋清歌将眉俏带回自己的房间,点亮蜡烛,眉俏就着烛光,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大吃一惊。

“是不是很惊讶一个小姐竟然住在如此破烂的房屋里?”宋清歌笑着问道。

眉俏抿了抿嘴,点点头,问道:“小姐,奴婢方才随意看了院子里的屋子,虽然天黑,但是奴婢还是瞧见了,小姐住的屋子是这院子里最差的。这是为何?”

宋清歌没有向眉俏解释,而是接续问道:“眉俏,现在可后悔跟我回来?”

“小姐,奴婢不曾后悔。”眉俏坚定的说道。

宋清歌淡淡的说道:“好,有些事,以后慢慢给你解释。”然后她又望着西籽和眉俏道:“你们两个跟着我,所有的困苦都是暂时的,而且,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多谢小姐。”西籽和眉俏异口同声道。

这时,赵氏正好将饭菜端来,宋清歌三人用完饭后,洗漱完毕,便欲入睡。

宋清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回忆起今日在县城里见到谢衍的情景,此时静下心来,才发觉了不对劲。

前世她嫁与周景璃为妃时,是见过谢衍的,而那时的谢衍不是这副轻浮纨绔的模样。

而且,为何重生归来,她竟然不记得谢衍的模样了?但是,却记得他的名字。

宋清歌在房间里难以入眠,而院门这时竟然悄悄打开,一个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院子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