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重生嫡女乱天下小说阅读-宋清歌谢衍小说阅读

重生嫡女乱天下小说阅读-宋清歌谢衍小说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6
小说名为《重生嫡女乱天下》的小说近期很多书迷都在寻觅,这本书是由作者“木槿向西”倾心所创,故事里的男女主人翁是“宋清歌谢衍”,此本小说的剧情精彩丰富,让人忍不住去瞎想,人物刻画也非常传神,所以大家不可错过这么优秀的小说哦。

重生嫡女乱天下 第18章 挑拨离间

深夜从相府庄子上消失的人影,就是王芳。

她躲在暗处,见宋清歌等人平安归来,不由得怒火中烧,低声骂了林树一句“蠢货”,等到宋清歌房间里的灯熄灭以后,才出去寻林树。

林树从昏迷中醒来时,周围一片寂静,他见左右无人,便立即返回家中,正好遇上去寻他的王芳。

林树的房屋里一片漆黑,王芳想到屋子里还停着何氏的尸体,她不敢进屋,就只在门口等着,她等了片刻,便见林树急匆匆的赶回来。

“树哥哥,你是怎么回事?”王芳不悦的问道。她好不容易才抓住宋清歌去县城这个机会,刚好从县城回到荷香村有一段荒无人烟之地,这简直是天助她,可是林树却失手了。

林树双手交握在前,显得有些紧张,低着头道:“芳儿,抱歉,我……”

王芳想到宋清歌出门时带着的首饰,回来时手上空无一物,便知宋清歌肯定把首饰已经当掉了。她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便不耐烦的打断林树的话,“好了,你尽快把你娘埋了,我们好谋划下一步。”

“芳儿,宋清歌已经认出我了,下一次,估计我们就不好再动手了。”林树道。

“树哥哥,只要你听我的,你就一定能替你娘报仇,而且,我们还能拿到一大笔银子。”王芳抛出诱惑,林树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王芳见林树答应了,露出得意的笑容,便招手,让林树凑到她身边,二人又窃窃私语的商量着。

翌日。

才死两日的何氏,便被林树草率的埋葬了。林树又恢复了把赌坊当做家的日子。

午时,相府庄子上。

王芳在院子里晃荡,她见宋清歌在吩咐眉俏和西籽收拾西屋,便笑着脸过来凑热闹。

“哟,小姐,这位姐姐是?”王芳走到西屋门口,望着正在擦桌子上的眉俏背影问道。

眉俏已经将宋清歌在庄子的情况了解大概,她自然是厌恶王芳的。但是她得到了宋清歌的叮嘱,现在不宜和王芳产生正面冲突,而且,还需装着和她友好相处的模样。

“妹妹,我是眉俏,小姐的丫头。”眉俏回头,笑着道。

“原来是眉俏姐姐,我叫王芳,也是小姐的丫头,以后我们便是姐妹了。”王芳上前走了两步,作势就要拉眉俏的手示好。

“原来是芳儿妹妹,你先在一旁坐着歇一会,我这手头不得空,我得赶快将这里打扫干净,一会还得陪小姐去……”眉俏看似无异的与王芳热情的搭着话,但是她话未说完,便被宋清歌厉声打断,“眉俏!”

眉俏连忙伸手捂住嘴,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低声道:“小姐,奴婢错了,但是奴婢没有说我们要去……”

“管好你的嘴!”宋清歌冷冽的喝道。

眉俏方才的笑容消失不见,此时红着眼眶,泪眼汪汪,道了一句:“是,小姐。”

王芳目光一转,带着笑意,走到宋清歌的面前,讨好的为眉俏求情,“小姐,奴婢看眉俏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您宽宏大量,就不要跟我们奴婢一般计较了。”

宋清歌冷冷的扫了王芳的一眼,便对一旁的西籽道:“西籽,走,陪我去院子里赏花。”

西籽犹豫着,道:“小姐,这里还有这么多活没有做,奴婢……”

宋清歌道:“眉俏在这里,她一个人连这里都打扫不完么?”

王芳连忙道:“西籽,快去陪小姐赏花,我在这里帮眉俏姐姐,一定将小姐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宋清歌不欲多说,已经走出了房屋,西籽点点头,便跟上了她的脚步。

眉俏看着出去的二人,眼泪夺眶而出,满眼都是说不尽的委屈。

“眉俏姐姐,我们当奴婢的,哪有不受委屈的。小姐只心疼跟着她身边的西籽,其余的人她都不放在眼里的,就像我,被打被骂,是常有的事。”王芳数落着。

眉俏斜眼看王芳身上的衣衫比宋清歌的还要好,握着娟帕的手不由得用了用力,心中一冷,但是眼中却是感激之情,道:“多谢芳儿妹妹宽解。”

“不用客气,眉俏姐姐,我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儿,你要是有什么不快,尽管给我说,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呢。”王芳拿过西籽方才留下的娟帕,开始帮眉俏干活。

“哎。”眉俏只是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多言。她这欲言又止的模样,更让王芳坚信,她心里肯定有事。

“哎呀,眉俏姐姐,你还信不过我么?”王芳迫不及待的走到眉俏的身边,继续挑唆道:“眉俏姐姐,你方才已经看到了,小姐留下这么多活让你一个人干,而她竟然带着西籽出去赏花。这还是刚开始,你的委屈日子往后还多着呢,所以,我们姐妹才是知心人。”

眉俏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王芳,沉默不语。

王芳如今心急如焚,见眉俏不肯主动开口,便问道:“眉俏姐姐,你是怎么认识小姐的?”

眉俏道:“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

“哦。”王芳做恍然大悟的模样,可是又马上打抱不平道:“就算小姐是你的救命恩人,也不能如此对待你啊!小姐这样,厚此薄彼,也太不公平了。”

眉俏无奈道:“我给小姐承诺过,愿意终生做她的奴婢。”她谨记宋清歌的吩咐,可是适当的透露一些真的消息给王芳,只有是是而非,真真假假,才能迷惑对方。

王芳察言观色,她虽然也对眉俏的所言有些疑惑,但是见眉俏的委屈不像是假。而且如今,西籽和宋清歌肯定会防着她,只有眉俏是新来的,眉俏是她算计宋清歌的唯一突破口。

于是她轻拍着眉俏的手,继续安慰道:“眉俏姐姐,我们做奴婢的当真不容易。就像方才眉俏姐姐只不过说了要陪小姐去哪里,你这话都没有说完,便被小姐骂了,妹妹还替姐姐委屈。”

眉俏撇嘴说道:“我只不过说了要陪小姐去……”她说到这里,连忙住了嘴,一脸的懊恼之色,埋怨自己道:“看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也不怪小姐骂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