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重生嫡女乱天下宋清歌谢衍by木槿向西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乱天下宋清歌谢衍by木槿向西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6 09:36
推荐一本由作者“木槿向西”所写的经典言情小说,书名为《重生嫡女乱天下》,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宋清歌谢衍”,小说的故事情节设计十分的深入人心,想看宋清歌谢衍小说的朋友快来本站阅读吧。

重生嫡女乱天下 第19章 神秘之地的男人

王芳此时已经相信了宋清歌要去的地方,一定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地方,否则,眉俏何故如此遮遮掩掩的。

她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褪下手腕上的一个镯子,塞到眉俏手里,道:“眉俏姐姐,这个镯子,就当是妹妹送给姐姐的见面礼,以后姐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和妹妹一起诉说,我们姐妹二人要互相帮助。”

眉俏立刻推辞道:“不,不,芳儿妹妹,这手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她虽然将手镯塞回到王芳的手里,带着望着手镯的目光仍然是炽热的。

王芳当然也看见了眉俏眼中对手镯的喜爱,她可是下了血本,那手镯值四五两银子呢。依照眉俏的衣着,是肯定带不起这种手镯的。

但是此时,王芳心里却是欢喜的,只要眉俏动心,她便有机会。她直接将手镯替眉俏戴上,说道:“眉俏姐姐,这只是妹妹的心意,你要是不戴上,便是不把我当妹妹看。”

眉俏一脸的为难,仔细摸着手镯,喃喃道:“这可怎么使得?”

“这如何使不得?”王芳握着眉俏的手,笑着道:“眉俏姐姐,我们去打扫房间吧,要不然一会小姐回来,我们又该被骂了。”

眉俏感激的笑着点点头。

她们二人合力,花了一个时辰,才将房间收拾干净。宋清歌回来看到洁净的房间,满意的点点头。

王芳见此,又对眉俏使了眼色,才躬身告退。等到她走远以后,眉俏才对宋清歌开口:“小姐,果真不出您所料,她真的是来拉拢奴婢的。”

宋清歌浅笑着,今日一早,她便吩咐西籽去打听林树的消息,得知他将何氏草率的下葬了,便知此事一定有蹊跷。

王芳不像是如此轻易就放弃的人,即使她愿意放弃,宋清歌也如不会如她所愿。

宋清歌主动给王芳创造机会,于是便与西籽、眉俏联手演了一场戏,目的,就是让王芳有机会接近眉俏。

“她相信你了么?”宋清歌问道。

“看样子,是应该相信了。因为无论她怎么套奴婢的话,奴婢就是不说小姐要去哪儿。”眉俏眉开眼笑道,心里对宋清歌佩服到极致,有时候,越不说实话,对方就越会信以为真。

“你做得很好。”宋清歌道。

“奴婢不敢居功,是小姐的计谋好。”眉俏笑着说,“小姐,下一步,我们该如何行动?”

“接下来,便是去那个神秘的地方了。”宋清歌道,“西籽,眉俏,你们过来。”

西籽、眉俏二人凑到宋清歌跟前,宋清歌低声吩咐几句,二人听闻后,领命,掩嘴嗤笑。

**

金乌西沉时,宋清歌穿着一身旧衣裳,带着西籽,出了院门,王芳远远的望着,露出阴狠的目光,她看着宋清歌清姿灼灼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王芳总觉得此时的宋清歌与往日有所不同,仔细一瞧,才发现宋清歌的衣裳发生了大的变化。

衣裳依旧是原来的破旧的衣裳,只不过宋清歌将衣裳破掉的地方缝补好,并且在补丁之处绣上了精致美丽的图案,只是如此简单的修饰,便让她的气质更加出众。

王芳紧紧的咬着嘴唇,紧握着双拳,一脸的憎恨。

但是很快,她又露出得意的神情,宋清歌往日是不会如此打扮的,想到方才眉俏一直不肯透露的神秘之地,她便悄然出门,跟上了宋清歌。

王芳以为宋清歌之所以带着西籽,却没有带眉俏,是因为眉俏今日不小心泄露了宋清歌的秘密,所以,眉俏被丢在院子里,她根本不觉得有何奇怪。

她一直尾随着宋清歌和西籽,懊恼的是,宋清歌好像不识得路,反复在几个地方兜圈子。不过庆幸的是,在天色渐黑时,宋清歌和西籽终于绕了出去,来到了荷塘边的一处隐蔽之地。

夏日草木深,荷花塘周围都是藏身的好地方。

王芳为自己寻到了一处非常满意的藏身之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可以看到宋清歌的背影,西籽站在离宋清歌不远处,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这时,王芳听到了宋清歌的方向有声音传来,“怎么才来?”接着回答宋清歌的是一个低沉的声音,王芳虽然尽力去听了,但是还是没有听清。

由于天色稍暗,又有草木的遮挡,王芳只能看到宋清歌的前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看那人影的发饰,竟然是男子的装扮。

王芳正欲往前凑近时,便听到宋清歌愉悦的笑声传来,她不由得露出鄙视的笑容,低声骂了一句,“贱货!”

“明日酉时,我还来这里,你可不许再让我久等了。”宋清歌的声音带着些许责备和亲昵,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暗处的王芳听到。

王芳见宋清歌似在与对面的人道别,便立即抽身先离去。

一直盯着王芳动静的西籽见她离去,便来到宋清歌的身边,道:“小姐,她走了。”

“鱼儿上钩了。”宋清歌冷笑道,“你先行回去,我和西籽随后就到。”

“是,小姐。”宋清歌对面的人先一步离开。

随后,宋清歌带着西籽,来到王阿婆家里,用银子赎回了先前用来换馒头的簪子,然后慢悠悠的回到庄子上。

当她们二人进入院子时,王芳屋子里的灯是亮着的。

宋清歌没有瞟一眼王芳的屋子,径直回到她的西屋。

王芳既嫉妒,又愤怒。但是她想到方才去赌坊找林树商量的对策时,心中升起更多的却是得意。

“宋清歌,我看你能得意几时。堂堂的相府千金,竟然在乡下的庄子上私会男人,待明日揭穿你放荡的面目,看你颜面何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