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春城遗爱》(毛皓宇江星星)在线阅读

《春城遗爱》(毛皓宇江星星)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2 16:57
《春城遗爱》是一本作者薛薛小太阳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毛皓宇、江星星是该小说中的主角,小说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细腻,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春城遗爱第九章 张坤动心:江星星气得牙痒痒,军训结束以后,所有人都认定她跟羊泰林有什么,连羊泰林本人都摆出一副默认的态度。

春城遗爱第九章 张坤动心

周围很吵,听不清彼此的声音。汉语言班的同学表演完了,穿着表演服回到座位上。张坤打着手势,示意江星星一起出去。

外面的凉爽寂静与里面的喧嚣吵闹成鲜明对比,江星星掩饰的大声擤鼻涕。

“怎么又哭了?这是一首唱给母亲的歌,不是情歌。”他眼里的江星星是一个猜不透的谜。

“我知道,我不是因为这个哭。”

“江星星,无极要是知道他唱歌把你给唱哭了,估计从此再也不敢唱歌了。”

“呵!”江星星一下子笑出了鼻涕,她捂着鼻子嗡嗡说:“张坤班长,看着你挺闷的一个人,怎么这么冷幽默呢!”

“看着你挺强势的一个人,内心怎么这么脆弱呢!现在有没有好一点?我陪你去操场走一走吧。”

两人绕着操场走了半个小时,闲聊到许多事,从学业到家乡特产,从各科老师到生平见闻。直到晚会散场,操场上的人渐渐多了,张坤仍然意犹未尽。

“江星星,上次军装的事没有帮上忙,很不好意思,以后如果有其他事就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学校已经做了处理。”

几步开外,有人不断回头看他们,虽然没做什么坏事,但张坤被人盯着看多少有些不自在。

“你先回宿舍吧,我还要再走一会儿。”江星星主动体谅他。

张坤前脚刚走,江星星的电话就响了。她没看,也没接,贝贝没空打电话给她,其他人跟她不熟,能打电话的也只有那个无聊的羊泰林。

电话一直响,杠上了一样,一遍遍的响,直到江星星接了。

“江星星,你给是在跟张坤教官约会?你俩给是好上了?”电话那头,羊泰林怒气冲冲的质问。

“你真无聊,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滚!”

“这是你第二次说‘滚’,你别以为……”

江星星挂断了电话,回头看路灯下站着三个男生——她的同班同学,所谓的“彝族四少”中的另外三位,不用说是他们告知了羊泰林。

一男生笑嘻嘻地问:“喂,江同学,羊泰林给是要气炸了?你咋个背着他跟别个约会?”

江星星气得牙痒痒,军训结束以后,所有人都认定她跟羊泰林有什么,连羊泰林本人都摆出一副默认的态度。

“你给我闭嘴!我再说一遍,我跟姓羊的一点都不熟,没有任何关系。你再空口造谣,我不客气了。”她字字切齿,真不明白男生怎么这么三八。

“天天给他打电话,还叫不熟?我们可都知道你跟他啥关系!你赶快打个电话道歉吧……”

“我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了?你说,有几次是我主动打的?是他纠缠我,不是我要打给他!”

“晓得了,晓得了!你俩谁跟谁,都是一家人!老倌儿跟老婆。”

真是够了!江星星觉得自己要被挤兑疯了:“我再说一遍,我要跟他有那种关系,我今天就被车撞死!可以了吗?你们满意了吗!”

她气势汹汹的落荒而逃。吵不过,还躲不过吗!这些男生真是够了。

“哎,你咋个走了,羊泰林马上就到了!”

男生宿舍,张坤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江星星委屈而无助的啜泣,脚泡在凉透的洗脚水里。

“张坤,你发什么愣呢?”云桑无极坐到了他的床铺上。

“无极,你了解历史学班的江星星吗?”

“呵!她啊!你晚上就是跟她一起走了?”一看张坤这模样,云桑无极就觉得有情况。

“这女生好奇怪……”

“外省妹子,太心高气傲,心理防线很高,不太好相处,给人的印象是有攻击性,但战斗力不足,容易被欺负被孤立。”云桑无极一一道来自己对江星星的印象。

“你也这样想?我今天发现她内心还挺脆弱的,很爱哭,让人很心疼……”

“张坤,你这么说是对学妹有意思喽!防火防盗防师兄,江星星还是防不住你这位师兄啊……”他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张坤这个人,老实巴交的,一向是不惹事也不找事,更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上过心,不至于就突然开窍了吧。

张坤没否认,反而回了一句:“你跟章程程不就是师兄和师妹吗?你还是她的教官呢。”

“你不也是她的教官吗?你一喊‘五班,报数’,她就在后面喊‘到齐’,整个操场都听得见……”云桑无极捏着嗓子模仿江星星一喊成名的“到齐”,把自己逗乐了。

张坤笑得很回味,说:“她嗓门是够高的,历史开班级晚会那天,她唱了一首《精忠报国》,你没听到,那才是真的高呢,跟《青藏高原》比都不逊色。”

“张坤,你不是当真的吗?”云桑无极认真地问。

张坤没有回答,起身倒掉洗脚水。

迎新晚会后,汉语言班组织去市区北部的玉佛寺吃斋饭的时候。贝贝邀请了江星星一起参加。出发那天,她才发现九班长作为家属,也在队伍之列。

一路上,章程程毫不避讳的和九班长甜蜜互动。她是一个外向的女孩,会毫不顾忌的开心大笑,会忘我的恣意撒娇。而九班长则相对内敛克制,不太习惯在人前秀恩爱,又不得不宠溺地对女友有求必应。

他们很像曾经的江星星和阿礼,真希望他们一直好下去,不要成为自己这样。江星星坐在后坡的一片花丛中叹息。

“年纪轻轻的,怎么老是叹气!”九班长拨开一片花丛,出现在眼前。

江星星惊了一下,心扑通扑通跳得剧烈。这是第一次只有他们两人面对面的说话,也是他第一次主动跟她打招呼。

脱下军装摘下军帽的九班长,说实话并没有先前那么像阿礼,他的身上有一种少数民族男子特有的朴素结实,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矫健敏捷。

“你在这里干什么?”九班长并不在意她的愣神。

“我……看花。你呢?在这里……干什么?”

“我也在看花。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这可考倒她了。她只是看这一片花好看,白的粉的玫红的,一朵朵花杆细长,迎风摇摆得婀娜多姿。

“是野花吧。”

“不对。它跟我们西南地区一种特有的花很像。”他给了她提示。

西南地区特有的,难道是传说中的格桑花?

“这是格桑花吧。”她很笃定。

九班长笑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意味。

“我都提示你了,它很像,但它不是,你还能说错!它是很像格桑花,但它是波斯菊。”

江星星受教了,记下了这个花名。

“格桑花很美吗?”

“很美,格桑花是我们藏族的幸福花,有机会你可以来迪庆看看。秋天的时候,有很多牦牛会成群结队的在山坡上吃草,草地里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狼毒花,火红火红的,像我们牧民的生活。节庆日的时候,我们会去松赞林寺磕头祈福,点一盏长明灯……”

他说的很动情很认真,眼神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他悠远的故乡。

原来他是迪庆州的藏族人。江星星听得入神,突然间很感动,好似穿越时光,来到了未来。眼前出现一片起起伏伏像绿地毯的草原,黑的白的牦牛在悠闲地吃草,火红的狼毒花在它们身后燃成一片花海。有一个藏族男子,手捧洁白飘扬的哈达,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喂,想什么呢!怎么走神了?”他的五指在她眼前摇摆,江星星“啊”一声从幻想中醒过来。

她低头掩饰突如其来的脸红:“九……九班长,你们藏族信奉的是小乘佛教,又叫南传上座部佛教,对吗?”

“你们历史学都是这样定义的啊,不要说小乘大乘的,我们就是藏传佛教。”说到这个问题,他有些严肃。

“不好意思。”她为自己的冒失而不安,“迪庆有好玩的吗?”

“很多,像白水台、梅里雪山、独克宗古城,还有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原始又美丽的人间仙境,就是门票比较贵,我们藏民拿身份证是可以免门票的。不过,我建议你将来有机会去松赞林寺比较好,它是我们藏民心中的‘小布达拉宫’,那里的大喇嘛修为很高,会为你经书摸顶……”

江星星听的云里雾里的,终于插了一句:“我家乡比较盛行道家,我们那儿是道家鼻祖故里,春天的时候我们都是去淮阳拜太昊陵,不拜寺庙的。你看,今天我来玉佛寺都不磕头的……”

她声音越说越小,因为九班长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唉!”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江星星,你太不会聊天了,几句话说得让人来气,你个憨包!”

他话里似乎藏着一丝笑意,但紧张的江星星没有听出来,她心想完了,气得他连方言都说出来了,看样子自己是真不会聊天。

“舍长,克饭了(吃饭了)。”贝贝出现得及时,解救了江星星。

“走啊,去吃饭。”她羞头羞脑的跟着贝贝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