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春城遗爱》小说-毛皓宇江星星在线阅读

《春城遗爱》小说-毛皓宇江星星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2 16:57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叫做《春城遗爱》,是作者薛薛小太阳所著作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中的主角是毛皓宇、江星星,小说剧情精彩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春城遗爱第十章 结交章程程:她只得囫囵咽下去,连含了几口米饭压住那股苦味。她看看贝贝,看看章程程,心想要不要趁大家不注意把这难吃的菜给倒掉。

春城遗爱第十章 结交章程程

寺里的饭堂很简陋,江星星眼观鼻鼻观心,内心有千万只马在狂奔。她的左边坐着贝贝,右边是章程程,章程程的右边自然是九班长。

章程程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江星星,你刚才去哪里了?刚才主持讲了玉佛寺的故事,你没听到吧。”

她开始向江星星介绍玉佛寺的往事。这曾经是一家香火不错的寺庙,前几年突然遇到了山体滑坡,主殿和僧人的禅房都毁于一旦,只留下偏殿,自此香火就少了。万幸事发时正是僧人早课时间,并无人员伤亡,僧人们认为这是佛祖在冥冥中庇佑,于是更加勤勉。但几年过去了,寺庙一直无钱再修殿宇,只好通过开放斋饭收取信民的餐资来集资修庙。

九班长支着耳朵听章程程说话,间或点点头。他感受到有目光盯着自己,转头只看到江星星专注的望着前方。他自嘲多心了。

饭菜是两个老尼姑来分发的,她们推着菜依次经过每位食客面前,江星星看见两个青青翠翠的菜,一样要了一勺。

“舍长,这是苦瓜跟丝瓜,你给吃得惯?”贝贝欲言又止。

“我也是第一次吃,不要紧,我尝尝。”江星星挑起一块丝瓜,还没入口就放下了,“怎么有股味儿?”

“这是丝瓜味,你尝尝苦瓜咋个样?”

她夹了一块苦瓜入口,刚嚼了一口,不熟悉的苦味散开了,她作势就要吐出来。

“不能吐!咽下去!”九班长脸色严肃的瞪着她。

她只得囫囵咽下去,连含了几口米饭压住那股苦味。她看看贝贝,看看章程程,心想要不要趁大家不注意把这难吃的菜给倒掉。

隔着人,九班长都能洞察她的意图:“江星星,来吃斋饭最忌讳的就是浪费,佛门重地,一菜一饭得之不易。如果不想吃就别要那么多,既然要了就要吃光,这是斋饭。”

他说得很有道理,但江星星却急需一个人来帮她脱离这“苦海”。

“舍长,不怕的,这个丝瓜我替你吃了。”贝贝替她分去了丝瓜。

章程程看她为难,也主动来帮忙:“苦瓜给我吧,我帮你解决。”

江星星如释重负:“谢谢程程。”

“小意思嘛!”她夹起苦瓜顺手丢进了九班长的碗里,“来,教官,江湖救急,帮个忙,吃了吧。”

九班长含了一口饭,脸带怨念的望着章程程,眼睛里却是柔情。

后者歪头挤眼的撒娇,像个精灵,可爱无比,她就是喜欢调戏、为难小情郎,这是情侣相处的情趣。

江星星看到九班长给了章程程一个奈何不了的眼神,不推脱地吃掉了苦瓜。

刚才吃下的苦瓜,在她胃里一阵一阵泛着苦涩。她和阿礼没机会了,希望章程程和九班长能好下去。

“江星星,我觉得你哪里和我很像,我们交个朋友吧。”章程程交友广泛,整个校场校区几乎没有人不是她朋友。

“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她反问。

“是哦,我怎么没反应过来。来,朋友,我们干一口饭!哈哈哈哈……”章程程爽朗的笑声旁若无人。

“朋友,干!”江星星放肆的笑声也毫不逊色。

九班长侧头看了一眼两个开朗大笑的女孩,嘴角上扬。

自此,江星星与章程程、九班长成了朋友。

11月的时候,人文学院各专业的篮球联赛打得如火如荼。

汉语言专业大二的男生队打得很强悍,据预测是人文学院今年的冠军队,其中九班长表现格外出色。章程程、贝贝所在的汉语言大一班女生队同样不逊色,抢球、扣球,勇猛不让男生。

江星星很喜欢看九班长打球,这会让她想起阿礼。

阿礼也喜欢打蓝球,初中的时候,非正式比赛,他每次打球一定要穿一条浅卡其色裤子、白色T恤和一双很白很白的球鞋。

她曾好奇他是怎么把鞋刷得这么白,连鞋底都是干干净净的,几乎一尘不染。阿礼说用漂□□,很容易就刷干净了……

往事历历在目,时光却漫长得像是前世回忆。她爱恋的男孩子,成了高山之巅那一抹被月光眷顾的白雪,圣洁遥远。他给了她那么多深入骨血也难剔除的回忆,却不愿原谅本不该归咎于她的错误。

阿礼,我的失贞对你来说,真的是不可饶恕吗?

“舍长,你来了!”贝贝刚热完身,打断了江星星的回忆,她跳跃着与她拥抱,感谢她前来加油。

“江星星,待会儿要发挥好你的‘魔音贯耳’,为我壮威哟。”章程程穿着一套利落飒爽的球衣,头缠发带,俊秀的让女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加油,程程。”江星星发自内心的笑。

章程程向九班长甜腻腻的撒娇:“嘿,我英俊潇洒、英勇无敌的无极教官,能将你的水喂本MVP喝下吗?”

她仰颈嘟嘴,像一个只有哄哄抱抱举高高才能好的小公主。

“给。”九班长不解风情,连瓶递给她。

“不嘛,人家要你喂。”

小麦色染上了绯红,眼看得出九班长害羞了。他不自在的说:“你把嘴张开,我拿瓶喂你。”

“不嘛,人家要你那样喂。”她吊在九班长脖子上,耍赖撒娇,调戏得九班长头都抬不起来。她的奔放热情与九班长的保守害羞,分明是

两个极端。

贝贝赶紧拉着江星星回避,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声,不知道身后九班长被调戏成什么样了。

“舍长,你嫉妒程程吗?”

“不嫉妒!”

“你不是喜欢九班长吗?”

“我也喜欢程程。”

是的,她喜欢章程程,看到她就像看到曾经的自己,她希望另一个自己能得到幸福,所以她满怀祝愿。

在秋天过去的时候,江星星拉黑了羊泰林。

那是在班里组织去昆明西山两日一夜游,登山爬小石林的探险活动。

当时的昆明西山还未开发,一座座山起伏连绵,站在山顶可以展望一望无际的滇池。整片山头都是蓊蓊郁郁的,山高林茂野草丛生,偶尔岔出个小道,很容易让人迷路掉队。山顶嶙峋的石头不仅坑坑洼洼,而且石头与石头间总有宽窄不一的裂缝,人走上去很危险。

江星星背着包走得很累,女生们结伴而行,她是游离在各个小团体之外的,几个男生出于安全考虑在后面收队,其中不乏“彝族四少”。

山上还有不少农家居住,门前摆着些葵花籽、蜂蜜、大白萝卜、泡酸萝卜、炸洋芋之类的,她统统没有胃口。

午饭时,总算到了山顶的农家乐区域,地势也开阔平坦起来。找了一个农家乐,全体人员安顿下来吃午饭。下午一群人去闯媲美石林风景区的“西山小石林”,江星星也跟着去了。

一路上奇峰怪石,凹凸不平,脚下踩不稳,手上也攀不住,原生态的喀斯特地貌看着就难走,深入其中更难行。

羊泰林带头的“彝族四少”走在江星星前面,每当她胆怯的不敢攀爬时,他们就啰嗦个没完,听在江星星耳朵里就是风凉话。

比如你太笨了,根本跳不过去;你眼往哪点看呢,踩空了吧;还是需要我拉你吧,还不把手给我……

江星星火大,她讨厌男生这么絮叨,更讨厌一次次试探性的肢体接触。虽然她之前拿阿礼做了挡箭牌,但显然羊泰林根本不吃她这一套,他们之间的各种谣传仍在继续。

在样的情况下,她宁愿一次次踩不稳滑下去,被石头的棱角划破皮肤,也不理羊泰林。

这很明显的扫了羊泰林的面子,其他男生推着羊泰林起哄:“你咋个不雄起?快雄起,拉着婆娘上来教训教训咯!”

羊泰林面子挂不住,索性板起脸,又是偷瞄江星星又是叹气的,忍得一肚子火。

攀到顶端的时候,两块石头之间的裂缝实在是大,几个男生先跳过去了,留下江星星在对岸,男生们看好戏的推着羊泰林上前。

江星星的腿在抖,汗流满脸,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心神不宁的估量着自己能不能一跃跳过去。

羊泰林板着脸,向她伸手:“过来!”

他不过一米六出头,话撂得却有两米高,好像除了他,就不会有人帮江星星,她铁定过不来一样。

江星星撇开眼不理会。

“噢哟,雄不起噻!”男生们又起哄。羊泰林把手一收,退后站着,斜眼看江星星怎么过来,等着她开口求自己。

两方僵持着,江星星是真的越往下面看,越有些怕,她心里有些打退堂鼓,可是哪里还有回头路。

就在此时,后面有人喊:“江星星,让一让。”

是班长汪瞳。

当初军训结束后,班里举行班级晚会,是汪瞳提议江星星做女主持人,和自己搭档主持晚会。她自认没有什么才艺,不善暖场和接话,好在汪瞳是个很开朗的人,不少同学也给面子,总算是无功无过的主持完了。

后来她才明白那是汪瞳看她太孤僻,给她制造的一个跟同学相互了解的机会。

江星星让开了路。汪瞳身高腿长,一跳就跳过裂缝,站在对面,递了一只手过来:“江星星,把手给我,我拉你过来。”

没有废话,磊磊落落,干脆利落的绅士范。他冲她一笑,刹那间花开的纯净笑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