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喜欢你的心呀》by吻空-顾朝阳苏漾小说阅读

《喜欢你的心呀》by吻空-顾朝阳苏漾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02 17:05
小说《喜欢你的心呀》是一本由作者吻空倾心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朝阳、苏漾的故事,小说《喜欢你的心呀》内容十分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下面给大家带来喜欢你的心呀第15章:回去的时候顾朝阳有点饿,绕路去买了夜宵,苏漾想起来有快递在门卫那,让顾朝阳先进去她拿个快递。

喜欢你的心呀第15章

听到了自己名字,熊一成悄悄从被子缝隙往苏漾这边看,也很好奇她到底带了什么东西来。

顾朝阳“不经意”瞄见了熊一成的小动作,立刻说道,“你赶快躺好,在被子里扭来扭曲的干什么。”

熊一成……

苏漾忍着笑把小罐子拿给顾月,顾月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苏漾凑近顾月,压低声音,“是班里一个小姑娘给熊一成折的,人姑娘一直说要他早点好起来回去上课。这么好的同学情我能不带过来吗。”

顾月惊呆了。

自家儿子现在在班里这么畅销的吗,这才住院了几天,就有小女孩子想他了呀。

顾月拿着星星罐子笑的如同老母亲一般的慈祥。“我想想啊,那好像是王总的千金吧,之前他们在幼儿园就是同学,没想到他们还是同学呢,这真是青梅竹马呀。”

苏漾……老妈真开放。

“你帮我好好谢谢她,下次熊一成生日叫大家来我们家一起开party。”

苏漾得意的看了一眼还在偷偷摸摸偷听的熊一成,声音压的更低,故意不让他听见,“那行。先别告诉熊一成,保密。”

顾月立刻明了,两个女人达成了一致。

熊一成在被窝里扭啊扭,很想听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还有那个女人到底给了什么东西给妈妈,偏偏两个人说话声音这么小,他想偷听都没偷听成功。

熊一成在心里默默的记下这笔账,又讨厌起了苏漾一分。

早点穿撺掇舅舅跟这个女人离婚才是正经事。

回去的时候顾朝阳有点饿,绕路去买了夜宵,苏漾想起来有快递在门卫那,让顾朝阳先进去她拿个快递。

才没到物业,老远就听见有个男人在物业那又哭又说什么的。

本着人类的好奇心驱使,她快步的走了过去打算凑一下热闹。

哪知刚过去,保安就跟看见救星似的忙对她说,“顾太太,您可回来了,这位先生在这哭了好久了。”

苏漾一脸懵,“怎……怎么了。”

物业满头大汗,“谁知道呢,一来就来打听顾先生住哪栋,我们不说就在这又哭又闹的。你说说这算什么。”

苏漾啊了一声,那个又哭又叫的男人就过来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憔悴的男人,透过物业窗户的灯,那张脸像是好几个月没有好好睡觉一般,黑眼圈重的不像话,男人踉跄的过来,哭腔渐浓,“顾太太,求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男人几乎是跪倒在她的脚边,吓了她一大跳。

她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保安身后。

保安挡在他前面,手里拿着电棍,语气很凶恶,“不要扰业主,已经报警了,有什么事情跟警察去说吧。”

一听警察,男人哭的更凶,“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我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吧。救……救救我吧。”

深更半夜,一个陌生男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救救他,这种场面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种诡异的气息在里面发酵。苏漾脑袋里的雾水更多。

她能做什么,她可以做什么。

苏漾吸了口气,看着哭个不停的男人,脑袋有点疼,“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男人连忙擦擦满脸的泪水,哽咽着,“求求您跟顾先生说一说,我真的没有杀我老婆,最近我总觉得我老婆好像在屋里,时不时的看着我,我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就是她睁着血红眼睛看着我的样子。”

苏漾的疑惑更大,“你老婆?什么意思。”

男人颓然的瘫坐在地上,“她死了。”

苏漾瞪大眼睛。

男人又摇着头,兀自的嘟囔着,“谁都救不了我,谁都救不了我的。没人愿意救我。你们为什么都要这么对我……”

苏漾实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疑惑的看着保安。

保安大哥最讨厌这种深更半夜来胡闹的酒鬼,以为他喝多了,“这种酒鬼肯定是喝多了过来胡说八道,顾太太您别太担心,早点回去休息吧,一会警察来了他就舒服了。”

苏漾点点头,觉得这样可行,跟保安道了谢,准备走了。

哪知那个哭个不停的男人忽然站起来拉住苏漾的胳膊不准她走,眼神有点狠,“不准走,顾朝阳不帮我你就不准走。”

苏漾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连忙甩开他的手,对方的力气极大,她甩了好几下都没甩开。

旁边的保安立刻如临大敌,拿了棍子狠狠往男人胳膊上打了几下,对方却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感觉不到任何痛意。

苏漾心里忐忑不已,她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拉着自己胳膊却没有半点轻浮的意思,眼里透露出来的绝望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她开始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男人哭成这样也害怕成这样。

她隐约有预感,这件事,一定跟顾朝阳有关。

“你不要急,先跟我说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这么有头无尾,你让我怎么帮你呢。”苏漾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惧怕。

她害怕,却更加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件事,能让人这么崩溃和恐惧。

“你真的会帮我吗?”男人的眼里亮起了希冀的光。

“你得先告诉我,我才能知道是什么事情。”

“可是顾……”

“你不是说拿快递吗,怎么这么慢。”男人刚张嘴,身后一道清冷寡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声线很淡,却几乎是立刻,原本要说话的男人马上住了嘴。像是很惧怕他一般。

顾朝阳踏着漆黑的月色,信步走过来,没看旁边的男人,伸手把苏漾拉了过来,男人松了手,看着苏漾被顾朝阳拉过去。

呐呐的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朝阳低头看着她,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冷静,“这么久,早知道我跟你一起来了。”

“顾先生……”男人张了张嘴,想说话。

“你要找的不应该是我,而是警察,有任何想要说的话,都是跟警察去说,我只是一个律师,仅此而已。”

远处警笛声响起,为这黑夜增添了一丝无言的神秘。

苏漾被顾朝阳给拉走了,身后的那个男人又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很少看到男人哭成这样的,除非是没办法,不然哪个男人会选择把这么难堪和脆弱的一面暴露给别人。

“你认识他吗。”苏漾忍不住了,率先问他。

“嗯。”顾朝阳不太想多谈这个。

“他在哭什么,还有那个他说他老婆死了,是什么意思,死了找你干嘛。”苏漾心里的疑惑太多了,死老婆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不是一个律师吗,为什么要管这么多。

这人的老婆……难不成是他的小三……

顾朝阳回过头,认真的看着苏漾。

他知道她心里的疑惑,但是,他觉得这件事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工作上的事情而已,没什么你不要担心。”

“真的吗。”她不是很信。心头疑虑更甚。

“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好吧。”她只能相信。

回到家,顾朝阳把夜宵热了一下,拿了碗出来叫她一起吃。

苏漾没什么胃口,还在好奇刚刚碰到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朝阳看她不吃,干脆自己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吃了起来。

苏漾洗完澡回来还是没忘记这件事,犹豫了好一会,听着楼下的动静,顾朝阳还没睡,她干脆翻起身来下楼去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

看到她下来,顾朝阳以为她是来吃东西的,笑了笑,指了指盘子里的剩菜,“喏,你来晚了,现在已经没吃的了。”

“我不吃东西。”

“嗯?”

“我问你,刚刚那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苏漾气势汹汹的走过去,虎着脸坐到他对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气势不错且得不到答案不走的架势。

于是,顾朝阳成功的被唬住了。

“那个人,是我代理案子的被告,你前几天看新闻了吗,那个被人发现在水沟里的尸体,就是他的老婆。”

几乎是立刻,苏漾的脑子里浮现出的是那天早上看到的那具泡发的女尸。

那种泡发的模样,苏漾一想起来,就忍不住反胃。

捂着嘴,一副吃了SHI的样子。

顾朝阳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受不了这个结果,摊摊手,表示无奈,“这可是你要问的,不关我的事情。”

苏漾忍住那股恶心,瞪了一眼看笑话的顾朝阳,“那你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那个女尸,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为什么那个男人要来求他救命。

“我也只是猜测,这件家暴案后实际上是个罗生门,”

“什么意思。”

“简单的来说,我们表面看起来是女人每天被男人家暴到无法忍受,我代理这个案子以后有接触到死者,发现她并不是一个那么逆来顺受的人,甚至还很有自己的主见。”

“比如说?”苏漾越发的困惑了。

“简单的来说吧,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死者家里,两夫妻很有钱,高级别墅区,去的那天刚好她老公也在,本来没指望会有一杯水的,谁知我们刚坐下,女方就瞪了一眼对方,对方就立刻乖乖去厨房倒水了。”

“所以你就是凭借这个来怀疑的?”

顾朝阳看着她,眼神深邃至极,“有时候,眼看到的真相,也并不一定是真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