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余景灏安晴小说在线阅读

《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余景灏安晴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6 17:07
小说名字叫做《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的小说,是作者云锦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讲述了余景灏、安晴的故事,小说《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第9章 妈妈去教训他们:“可是以后他们继续说我没妈妈怎么办?继续说我是小野种怎么办?”鱼宝宝的声音也低低的,语调间尽是哀伤的情绪。

私人订制:老公有点甜第9章 妈妈去教训他们

安晴一直往外面追去,一直跟随着鱼宝宝的小身影,终于在学校门口抓住了他,一脸的无奈,“余奕宝!”

鱼宝宝一脸的委屈,停下了步子,奶声奶气地为自己伸冤,“妈妈,真的是因为他骂我,我才会打他的,不然我不会打他的,而且他也把我打得好疼好疼。”

看着鱼宝宝一脸的皱巴皱巴,安晴蹲下了身子,把鱼宝宝揽入怀里,“宝宝乖,我知道宝宝不会随便打人,以后宝宝不会再被人说没妈妈了。”

听着安晴这段话,鱼宝宝的小脸蛋变得有生气了,澄澈的大眼睛融注了希望的星光,“真的吗?你真的是我妈妈了?”

安晴也不知道自己是一时爱心泛滥,还是看着鱼宝宝够可怜的,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这一段话,一时间也震惊不已

她,是怎么了?

良久后,鱼宝宝看着安晴并没有回应自己的话,星辰般的眸子黯淡下去,低着头,从安晴的怀抱走了出去,独自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低声呢喃着:“原来我还是没有妈妈,原本爹哋的话是骗人的,我以后还是要被人嘲笑。”

看着鱼宝宝那抹孤寂怜薄的身影,安晴突然觉得自己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就算是自己有要和余景灏离婚的念头,也不能影响孩子的情绪呀!

追上了鱼宝宝,安晴拉过鱼宝宝的小手,“好了好了,我没有骗你,以后鱼宝宝就不会被人笑没妈妈,你爸爸你也没有骗你!乖啦,别不开心啦好不好?”

从一开始安晴还有些不习惯被人叫‘妈妈’这个词到现在,她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抗拒了,而且在这么水滴滴的小正太面前,她又怎么忍心看着他不开心呢!

“啵即

”一声,鱼宝宝开心地在安晴脸蛋上留了个口水印,随即咧开唇,弯起眼睛笑了。

安晴愣了一下,她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重重的‘砰砰

’好几下。

这是一种,恩!她自己也说不清,却感觉相当舒服的感觉。

安晴也跟着笑了,从包包掏出了手纸,轻轻地帮鱼宝宝把泪痕给抹干净,看着他挂彩的小脸蛋,觉得自己刚才硬要他道歉的事情有点过分了,不禁说道:“宝宝,妈妈因为刚才的事情跟你道歉哦,你别不开心了,可是要记住,以后就算怎样懂得生气,都不能动手打人你,知道吗?”

鱼宝宝歪着脑袋,有点想不通,想了好一会儿,才向安晴问道:“我跟人家打架,妈妈会不开心吗?”

安晴认真地点点头,应和道:“当然会喽!”

“我不想妈妈不开心,那我以后都不会跟别人打架了,可是……”鱼宝宝低下了头,样子显得有点低落。

安晴不解地追问道:“怎么了?”

“可是以后他们继续说我没妈妈怎么办?继续说我是小野种怎么办?”鱼宝宝的声音也低低的,语调间尽是哀伤的情绪。

安晴忍不住再次把鱼宝宝给揽进怀里,眸子间浸透着疼惜,“乖,如果以后还有小孩说咱们家的宝宝没妈妈,你就告诉妈妈,妈妈去教训他们。”

或许是感同身受,毕竟安晴自幼就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最疼自己的爷爷,所以她听着宝宝的话,触动了自己心底那根最柔弱的弦丝。

此刻的她居然暗暗下定决定,不管她和大叔的关系怎么样,但要是以后有人敢欺负她的宝宝,她就跟他们拼了!

“妈妈,谢谢你。”由于鱼宝宝现在是埋在安晴的怀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听着就让人怜惜。

这是多么懂事的小孩啊!

“傻宝贝,以后别跟妈咪说谢谢,知道吗?”安晴听着他居然和自己说谢谢,心里就跟不舒服了。

“嗯!”鱼宝宝的小脑袋就像小鸡啄食般地不停地点着。

夕阳的余光寥寥,笼罩在一大一小的身子上,却温柔地像镀上了一层金光,神圣不可侵犯。

安晴带着鱼宝宝离开了幼儿园,便直接来到了医院。

安晴刚才已经仔细检查过鱼宝宝的伤势了,其实那个胖子下手真的挺重的,手臂和膝盖都淤肿了,还好刚才没有跟他道歉!

此刻的鱼宝宝,被护士小姐整理伤口整理的嗷嗷直叫,在一旁看着安晴,心揪痛得要命,却只能暗暗叹气而无法给予什么真切的帮助。

护士下手还相当的快、急,完全没有顾忌到孩子的感受,安晴看不下去,终于忍不住说了句,“护士小姐,那个,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能不能就放轻点吗?”

身穿白色医护套裙的护士似乎也觉得自己下手有点重了,一边双手放轻点却一边教训着鱼宝宝,“小孩呀,有时候不给他一些颜色看,他就只知道在学校闯祸,然后就回来跟你诉苦,看你样子当妈妈不久,我就多口说句而已。”

护士最后的一句话,听得安晴脸色绯红,如果她告诉别人自己只是后妈,会不会被笑掉大牙,但是因为鱼宝宝的自尊心,安晴看着鱼宝宝的目光柔光而持有母爱光环,“呵呵,我们家孩子平常挺乖巧的,只是今天和同学发生了小争执才会这样而已。”

这句话听在了护士的耳里,却变得纯粹帮自家小孩说话的调调了,“哎,好了,但是做母亲的你必须好好看小孩,不然一旦走错了,就步步错了。”

当护士说了这句后,安晴才认真地端详着这位护士,年纪约摸四十出头,但从她风霜的眼角纹处,安晴似乎看到了她自身生活的不畅顺。

安晴不好再搭什么话,只是在一旁笑着,而心里却祈祷着快快结束,快快离开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