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他曾带我入深渊》墨启敖穆柠溪小说在线阅读

《他曾带我入深渊》墨启敖穆柠溪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6 17:19
小说名字叫做《他曾带我入深渊》的小说,是作者一碟茴香豆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讲述了墨启敖、穆柠溪的故事,小说《他曾带我入深渊》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1章 父子相认:难怪孩子说,人与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难怪昨天,孩子要看他的手,然后激动的扑进他的怀里。

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1章 父子相认

“你居然敢吼我,你这个小杂种!”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穆柠溪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出自苏大小姐的口。

“老阿姨,请注意你的言辞。”相比之下,穆梓煊的回答竟然不失风度,尽管他只是个孩子,但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脾气。

“你快滚出去,这里是我爸比的家,你不配在这里玩,你身上一股子穷人的味道,你快滚吧!”

麟麟与苏辛伊的语气居然出奇的一致。

“墨启敖才不是你爸比,他是我的爸比!”没想到煊煊居然会说这样的话,穆柠溪想出声阻止却被墨启敖拽住了胳膊。

墨启敖手指抵在她唇瓣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你爸比?哈哈,你这穷孩子莫不是疯了吧?傻子一个!”苏辛伊的嘲笑惹怒了穆梓煊,他挺着腰杆说:“墨启敖一定是我的爸爸,他的掌纹我看过了,生命线很长,感情线很深,和我的左手一摸一样!

掌纹是可以遗传的,虽然不是一定遗传,但既然遗传了,就证明我们确实是父子!”

煊煊举起自己的小手,朗声说:“更重要的是,我和爸比的小手指下面,都有家族遗传指环线!”

“你,你胡说!什么家族指环线,简直是唬人的!”

苏辛伊也蒙了……她听过家族指环线遗传的事情,可这种遗传几率是很小的,不可能百分百遗传。

难道这孩子真的是墨启敖的?

“老阿姨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难道就因为你不知道,所以就全盘否定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妈咪和爸比为什么不愿意承认以前的事情,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重新和好的!我希望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不会对别人说你以大欺小,但你也不要把我的身份说出去。

如果不是你辱骂我和我妈咪,我才懒得和你们说这些呢……”

躲在滑梯后面的穆柠溪终于明白了儿子的心思……

原来,煊煊看人家手相是为了看掌纹,为了看什么家族指环线?

掌纹确实可以遗传,难道,这孩子真的是墨启敖……

“你这个小杂种,还想飞上枝头……”

在苏辛伊的辱骂中,墨启敖忽然从滑梯后面走了过来,叱呵道:“给我住口。”

冷眸越过那对嚣张的母子,转而看向站在那里的穆梓煊。

他额头上擦破了一块皮,一双眼睛却坚定而明亮,竟和他那么相像。

这个孩子肯定是他的!

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什么收养手续!他根本就不应该当真。

苏辛伊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但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心态,笑着朝墨启敖走过去说:“启敖,你怎么会来呢,这个孩子动手打我们的宝贝,所以我才因为担心孩子教训了他几句……”

她伸向墨启敖的手被冷冷推开,墨启敖头也不回的朝穆梓煊走过去。

长臂伸出将孩子抱紧,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难怪孩子说,人与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难怪昨天,孩子要看他的手,然后激动的扑进他的怀里。

孩子说的没错,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他就一直看不透呢。

孩子早就知道,心思比大人还澄清!

“爸比,你现在是想认我了吗?”

穆梓煊抬头看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还带着泪花。

那额头上的伤口真令人心疼!

墨启敖不禁想起和孩子初次见面的那一次,孩子要看他的手,可是,他却抬手避开了!

他真的太蠢了!

就那么看着孩子跌倒在自己脚下,他却在心里暗自吃醋怀疑……太过分了!

墨启敖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摸着孩子擦伤的地方,柔声问:“宝贝,疼吗?”

“我疼,爸比吹吹就好啦。”

穆梓煊小声安慰着墨启敖,孩子的皮肤本就娇嫩,擦伤的地方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墨启敖在孩子额头上轻轻吹着,竟然温暖得像换了个人。

“启敖,这孩子胡说,什么家族指环纹,那都是胡扯的,估计是科幻看多了!”

苏辛伊慌了!

如果穆梓煊真的是墨启敖的孩子,那她那晚睡的是谁?

她晕了,完全不记得过程,只知道他吃了那药,然后她失去了身子。

墨启敖抱着孩子转身,冷冷的看着苏辛伊和她身边的孩子。

“苏辛伊,你敢打我的儿子?”

苏辛伊霍然睁大眼睛,连声问:“你,什么意思?”

就这么草率的确认了?都不用做亲子鉴定的么?

墨启敖不屑浅笑,那笑着的眸子里带着恶魔一般的冷嘲。

“当初,你下药算计我,我耍了你五年,两清了,谁也不欠谁!”

他既然找到儿子了,还和苏辛伊演什么戏?

这孩子一定是他的儿子,当初他见鬼了,才会相信什么收养合同!

“什么耍了我五年,我不懂,不懂……”

苏辛伊连声摇头,步子不断向后退着,看起来很慌张。

“哦,你不懂?”

墨启敖浅笑着,那睿智的眼底似乎看穿了苏辛伊一切心思。

“我……启敖,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不要麟麟啊,你看他多可怜!你看他在害怕,你若是不认他,他会伤心的!”

关键时刻,苏新伊又把孩子拽了出来,挡在前面。

“哈哈……”墨启敖笑的爽然,笑够之后看着苏辛伊那张虚伪的脸说:“你一定要我说清楚么?当着这个孩子的面儿?好,那咱们说清楚!

当初在那酒店里,碰你的不是我,而是磕了药的赵老板。至于这个孩子,他既不是我的孩子也不是你的孩子!”

“不,你,你怎么可能……”苏辛伊不敢相信的看着墨启敖,这个男人竟然什么都知道了。

可是,他却装作不知!装了五年……

苏辛伊那一双眼睛瞪的好吓人,完全没有了美态。

墨启敖淡漠的看着她,继续说:“这个麟麟是你远房表妹的孩子,是她和别人尝了禁果的所得。

当初,你以为算计到了我,所以你就觉得自己一定会怀孕,一定会进墨家,但人算不如天算,睡你的不是我。

你费尽心机怀的还是个女孩,你怕进不了墨家,所以就瞒着所有人偷偷去打掉了。

你假装自己身子不好在家里养病,然后找人偷偷抱养了你表妹的孩子。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太蠢了!如果我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一直反对你进墨家?”

“你,你早就知道,你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为什么!”苏辛伊哭得泣不成声,那样子无比悲凉。

手里的太子被查出赝品的身份,她再也不能当豪门第一贵妇了!

这事儿传出去,她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不能看你笑话?别忘了,是你先算计的我!”

杀自己的孩子,给男人下药,还运用苏家的权利手腕找了个替身太子……这样的女人他才不会娶呢!

墨启敖大步从苏辛伊身边走过,连看都懒得再看她。

当墨启敖走到穆柠溪身边的时候,却发现穆柠溪的表情很陌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