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他曾带我入深渊》(墨启敖穆柠溪)在线阅读

《他曾带我入深渊》(墨启敖穆柠溪)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6 17:19
《他曾带我入深渊》是一本由作者一碟茴香豆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墨启敖、穆柠溪是该小说中的主角,小说内容精彩丰富,人物描写细腻,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7章 条件反射:时间还早,孩子再玩一会儿也无妨,只是现在客厅里就剩下她和墨启敖了,场面难免有点尴尬啊。

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7章 条件反射

穆柠溪的脸立刻红了……

她笑了么?

谁说她不会笑的,面瘫之王明明是他好么?

水眸横了墨启敖一眼,她小声:“我本来就会笑好吗?”

“奶奶,你看看,四哥和四嫂咬耳朵呢!”隔着桌子,墨文宇笑着打趣着她们。

嫂子?

穆柠溪瞬间紧张,解释道:“五少爷,我和墨少爷不是夫妻……”当着墨奶奶的面儿,她可不能随便承担这个名声。

墨文宇得寸进尺的开着玩笑:“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你看你们如此般配……”

墨启敖眸心一凛,朝着门外说:“墨文宇,你要是不饿就别吃了,反正外面给你炖着了补汤!”

“奶奶,你看四哥又凶我!”墨文宇将头埋进碗里,卖萌之后就不敢再胡乱说了。

墨奶奶笑得慈爱,她很喜欢一家人玩玩闹闹的感觉。

吃完饭之后,一家人坐在欧式建筑风格的大客厅里。

一向不出卧室的墨奶奶,今天居然也在客厅里坐下了。

墨文宇将墨梓煊抱在自己的腿上,笑着说:“大侄儿,小叔教你念绕口令。”

“嗯。”煊煊乖巧的同意。

“大松许,没法怒,小脑腐……念吧。”

墨文宇一低头,却见墨梓煊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在看他。孩子用特有的稚嫩语气问:“小叔,你这么卖萌好吗?”

旋即,客厅里笑声一片。

被嘲笑的墨文宇挠头道:“我……我这是教你啊。这个孩子,果然跟四哥一个样,长大肯定是毒嘴。”

“那也比卖萌失败的强。”坐在金色沙发上的墨启敖明明在看手机,可却没耽误出口怼墨文宇。

难得墨启敖今天说了这么多话,别说墨奶奶了,就连家里的佣人都跟着心情好。

穆柠溪坐在墨启敖旁边,两人虽然留着半米的距离。但穆柠溪还是感觉好紧张。

她很不喜欢情绪如此波动的自己,但孩子正和墨文宇玩的开心,她也不好出声离开。

就在她感觉无聊的时候,墨启敖对她说:“如果你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有你累的。”

难得这个男人说话向着自己,穆柠溪下意识的向他看了一眼。

女人清澈的目光撞入他那双黑幢幢的眸子里,瞬间败下阵来。

墨奶奶看到两人之间浓烈的目光之后不禁心中窃喜,她打着哈欠儿说:“我也累了,先回去睡觉了。”

她对管家招手说:“走吧,陪我上楼。”

“是。”管家扶着墨奶奶上楼。

墨梓煊笑盈盈的对穆柠溪说:“妈咪,我和小叔再玩一会儿。”

孩子伶俐的眼睛偷偷向墨启敖眨了两次,然后就拉着墨文宇去别的房间玩躲猫猫了。

时间还早,孩子再玩一会儿也无妨,只是现在客厅里就剩下她和墨启敖了,场面难免有点尴尬啊。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穆柠溪交代了一声,也不知道墨启敖听到了没有就起身朝电梯走去。

她没走出多远,墨启敖也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手插在兜里,很随意的跟着她一起进了电梯。

穆柠溪没想到墨启敖会跟着自己进入电梯,她靠在最里侧,和他保持着不想接触的距离。

墨启敖走到她面前,躬着颀长的身子,一双唇作势朝她的嘴角靠近。

“你干什么?”穆柠溪立刻低下了头,警惕的避开了他的唇。

男人的手撑在电梯墙壁上,低着头,呼吸浓重的警告道:“我奶奶的手术,不许有意外!知道么?”

穆柠溪最讨厌别人这么威胁她,难道她不想把手术做好么?他这是不信任自己么?

她不服气想要辩驳,猛地抬头却自己撞上了墨启敖的薄唇。

柔软的唇瓣被他牵住,穆柠溪就懵掉了。

浑身像触电了一般,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为什么会有如此狗血的巧合?

她不情不愿的朝他唇上咬了一口,乘机逃出了那道诱惑人的嘴唇。

她摸着湿濡的唇,狠狠的瞪着他,脸色酡红一片。

“你自己撞上来的。”他倒是无辜,一双黢黑的眸子情愫深深,近距离睨着她。

穆柠溪看着他身后敞开的电梯门想也不想就朝电梯外走去,嘴里不服气的嘀咕着:“就算我是不小心的,你也没必要伸舌头吧,混蛋!”

“亏你还是个医生,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条件反射么?”

条件反射还背你这个锅?

穆柠溪好想撕了他那一本正经的脸皮。

走出电梯她才发现,自己下错层了。

确切的说,她从进电梯开始就没按六层。

因为,他当时一直站在电梯门口……

“我走错了!”她嘀咕一声,还没等转身就听到他说:“进来,有事找你。”

“什么事儿?明天说成不成?”穆柠溪固执的站在他干净豪气的卧室门口,心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是不好的。

“害怕?”他回头,脸上带着揶揄。

确实有点害怕和他共处的穆柠溪被戳穿心思,反倒脸皮厚了一些。

她要是就这么回去,那岂不是证明她心里有鬼么?

“害怕?不存在的!”

她抬脚朝他的卧室迈去,脚底立刻感觉到有一股热风吹来。

低头一看,原来是智能清鞋机在工作。

他的房间里没有拖鞋,所以她只能等鞋子清理干净之后再进门。

当她走进去的时候,墨启敖已经坐在老板椅上抽烟了。

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隐匿在烟雾之中,迷蒙中透露着性感。

穆柠溪站在小厅里,一脸嫌弃的问:“墨总,您有什么事儿?”

她讨厌吸二手烟,尽管他的烟没有刺鼻的气味,仅仅有一股子类似薄荷的幽凉。

墨启敖抬了抬清冷的眸子,轻然道:“奶奶很喜欢煊煊。”

“是,所以我暂时没说要带孩子走的事情。”穆柠溪如是说。

墨启敖深眸打量着她,这个女人似乎一切都很好,她很冷静,很懂事,但是,她太冷静,太疏离了,她把自己保护在城堡里,就失去了那种该有的激情。

他将半截烟摁灭在水晶烟灰缸里,“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多少钱能让你放弃对煊煊的抚养权?”

让她放弃对孩子的抚养权?他没有毛病吧?

穆柠溪像是被人忽然捏住了脖子,气得呼吸都跟着困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