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他曾带我入深渊》小说-墨启敖穆柠溪在线阅读

《他曾带我入深渊》小说-墨启敖穆柠溪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6 17:19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都市爱情小说叫做《他曾带我入深渊》,是由知名作者一碟茴香豆所著作的,这本小说中的主角是墨启敖、穆柠溪,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9章 想要孩子?不可能的:穆柠溪察觉到墨启敖眼神中的异样后,紧张的往后退了两步:“因为没有合适的睡衣,所以我暂时借了你的……”

他曾带我入深渊第49章 想要孩子?不可能的

她要是穿了这个出去,墨启敖会不会笑死?

她要是穿着脏衣服出去,墨启敖会不会嫌弃?

她穿什么都不太好,早知道就自己带睡衣上来了。

就在纠结的时候,她将目光一垂,看到了挂在上面的一件男士睡衣。

有了!

她套了一件穿了跟没穿似的睡裙,然后外面套上了一件墨启敖的黑色睡衣。

他的睡衣很长,直接能遮挡到她的膝盖,袖子是短的,也不用挽起来了,就是领子有点大啊……

她走回梳妆台,从首饰盒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卡子往领口处那么一别……完美!

当她走进卧室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美男图。

墨启敖横卧在床上,背对着门,睡衣领张开一大块,小麦色的肩膀露出一片。

煊煊则在床上摆了个大字,嘴里念念叨叨的讲着童话故事,整个画面温馨极了。

煊煊伸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穆柠溪后,就手脚并用的趴上了墨启敖的肚子上。

白皙的下巴搁在男人侧卧的腰上,甜甜的招呼道:“妈咪,快来啊,这个床好大,好舒服啊!”

孩子天真无邪的招呼着她,可是她却对着墨启敖的后背望而却步。

墨启敖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人,白皙的皮肤藏在他黑色的宽松睡衣下。

看起来极其保守,可他却好想上手把她身上的一切遮盖都撕碎了。

他为什么以那种赤果果的目光看着她?

穆柠溪察觉到墨启敖眼神中的异样后,紧张的往后退了两步:“因为没有合适的睡衣,所以我暂时借了你的……”

“嗯。”

墨启敖转过身子,沉声应了一个字,出奇的没有为难她。

穆梓煊着急的冲她挥舞着小手说:“妈咪快来啊!”

在孩子殷切的目光中,穆柠溪走向了那张大气十足的床。

床宽五米,典型的欧式宫廷风,足够她和墨启敖保持距离了。

她躺在最里面的位置,想着一会儿孩子睡了她就离开。

穆梓煊从墨启敖的身上下来,直接滚进穆柠溪的怀里,笑得好开心。

看到孩子撒娇,穆柠溪也笑着轻轻亲吻了孩子的头发。

亲吻的瞬间,穆柠溪的鼻尖里清楚的闻到了那股子成熟男人的气息。

那是墨启敖身上的味道,清冽而幽香。

“妈咪,你身上好香啊。”穆梓煊在她怀里蹭来蹭去,带动了宽大睡衣下的波涛。

对面,墨启敖的喉结不自觉的上下几次,看向穆柠溪的目光又沉了几分。

穆柠溪察觉到男人不善的目光之后,脸上羞涩几分。

煊煊拉着她的胳膊往大床中间蹭,边蹭边说:“妈咪抱宝宝,爸比抱宝宝。”

孩子希望爸爸和妈妈同时抱着他,这样他会感觉很幸福很有安全感。

穆柠溪并不想离墨启敖那么近,所以她故意把孩子抱进怀里,温柔道:“宝贝快给妈咪讲故事吧。”

她的声音好温柔,好甜美,墨启敖默默的看着她,像一直盯着猎物的饿狼,磨着牙藏着爪子。

“妈咪想听什么呢?”穆梓煊仰着头问。

“讲个小狗狗的故事吧……”随便讲一个就好了,反正她也不挑。

“好呢。”虽然没有书本但穆梓煊还是把情节将的十分生动有趣,讲着讲着孩子就困倦的打了哈欠,然后眼睛也渐渐合上了。

夜色深沉,原本想等孩子睡着就走的穆柠溪竟然被孩子哄睡了。

早上,穆柠溪发现床上已经没人了。

“煊煊……”她喊了一声,却没有听到孩子回答。

孩子应该出去了吧,穆柠溪走到烘干室,昨天洗的衣服已经烘干了。

脱下睡衣的那一刻,她对着镜子懵了。

锁骨上的红痕是啥?

难道她睡觉之后墨启敖对她……

她昨天就睡的那么死吗?

应该不会吧,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对自己那么饥渴吗?

她换上自己的衣服,立刻去一楼找孩子,走到客厅之后她却只看到了墨文宇。

墨文宇看到是她,眼角挑起,笑得有点坏。

“嫂子,昨天辛苦了吧?”

穆柠溪感觉,墨文宇好像话里有话,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承接。

恰巧墨启敖从走廊拐角处走了过来,他从墨文宇身后走过,轻描淡写的问:“墨文宇,奶奶叫你。”

刚才明明没有看到他的墨文宇,直感觉背后走过一道阴风,紧跟着整个脊背都钻出了凉意。

他的这个四哥,气场也太可怕了!

“是。”墨文宇头也不敢回,夹着肩膀进了电梯。

穆柠溪跟在墨启敖身后,问:“你看见煊煊了吗?他是不是在奶奶那里?”

墨启敖站定,看着她身上的旧衣服脸露不喜:“他去上课了。”

“上什么课?”

自从煊煊被绑架后她就没把孩子往幼儿园送,现在听墨启敖的意思,是他已经帮着找到合适的学校了吗?

“儿童高智商培养……”墨启敖冷然道。

哦……那应该是煊煊喜欢的吧。

果然,孩子想要的,只有墨启敖能给予。

“孩子的学校在什么地方?不会被穆琪琪找到吧?”

虽然有点多此一举,但穆柠溪还是有些担心的。

“就在山庄里。”

墨启敖在沙发上坐下后,管家立刻端着一个白瓷杯走过来递给他。

他虚着眼睛,薄唇轻轻抿了几口白瓷杯里的热茶,将杯子放在了小桌子上。

果然,有钱人就是好,连学校都能开在自己家里。

“我昨天不知不觉就睡在了的房里,打扰到你休息了吧?今天,我还是带孩子回自己房间睡吧。”

穆柠溪站在他坐的小茶几前,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强硬,但却有一种已经决定了的语气。

这个女人居然以一种告知的语气说孩子的事儿,真当他墨启敖好说话?

他仰头,潋滟的眸子从下至上的注视着她,唇角轻扬:“想要煊煊?那是不可能的,要是真想要,我可以给你再留一次种子。”

“你,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穆柠溪急眼了,因为这个优质的男人明显是在耍无赖。

墨启敖浑然不顾她的急躁,优雅的端起杯子,浅浅的抿了一口,似笑非笑道:“你有什么身份,是能跟我讲理的?”

“你!”穆柠溪被逼急了,伸手就打掉了他手里的杯子。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她呢!

杯子落地,滚热的茶水溅到了男人的手工皮鞋上,顺带着淋到了他那私人订制的西服裤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