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异能者黑暗猎手》小说-龙三江琪在线阅读

《异能者黑暗猎手》小说-龙三江琪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7 18:02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异能者:黑暗猎手》,是由作者诺本尼亚大将军所著作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该小说中的主角是龙三、江琪,小说剧情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异能者:黑暗猎手第10章 黑暗之夜中的殷红血水:加西亚还没来得及说话,隔壁的没有被他软化的墙壁上再次出现了一条缝隙,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普勒。

异能者:黑暗猎手第10章 黑暗之夜中的殷红血水

从中午开始起就在下雨了。昨夜的那一场风暴雨才刚刚结束,新的一场狂风暴雨就在席卷这整一座城市,大量的雨水从天而降,几乎快要压垮了已经不堪重负了的城市排水系统。准备好了一大堆食物水的四个人再次选择躲在了医院的阴暗处——这中间的时间实在太过平静了,以至于林茵蕴有了一种自己已经逃过追杀了的错觉,乔凫好说歹说才劝阻她留了下来。按照普勒和加西亚的判断和打算,在被敌人发现踪迹、或者雇佣上司给予下一个命令之时,他们才会进行转移。

外面的炸雷滚过,把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了耳鸣之中。隐藏在黑暗中的普勒和加西亚都屏气凝神——这两个年纪比乔凫和林茵蕴大上不少的家伙定力比他们俩好很多,他们甚至可以整个下午什么都不做、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口气度过难熬的好几个小时。但乔凫和林茵蕴就不同了,他们两个都是血气方刚的不做事就浑身难受的年轻人,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因为太过无聊而跑出去,去看看

周围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也就是因为他们两个总出去看热闹,才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来。

傍晚六点钟,林茵蕴跑了出去,不到十分钟便又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大家!外面雨已经停了,我们出去买其他东西吃吧 ”说句实话,天天吃泡面是会吃腻的,更不要说林茵蕴这种口味刁钻的千金大小姐了。

乔凫和加西亚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惊奇;只有普勒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的神色看起来有点奇怪:“雨……已经停了 加西亚,乔凫,你们听到雷声了吗 我刚才明明还听到雷声响起和雨点落在屋檐上的滴滴答答的声音的。是我听错了还是……”

“我出去看一下吧。”乔凫一边说,一边在黑暗中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早就在这鬼地方呆腻了,他又想出去逛逛了。

“乔凫,你不要出去,我出去。”普勒一把抓住了乔凫的肩膀,动作粗暴得让乔凫有一些愕然了,但前者的眼睛里却丝毫没有道歉或者开玩笑的意思,“这很重要,必须让我出去看一下,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胜任这个任务。”他又认真地叮嘱了一句,眼睛里闪烁着从前从来没有过的理性和冷静,这和他以往一直的严峻冷漠形象大相径庭,“我出去的时候,你们都不要乱动,等我回来。”话才刚刚吩咐完,他的拳头在墙上一砸,开出来一条纽扣的缝隙,将纽扣解开,钻进了缝隙中的他的身子没进了墙壁里,很快就消失了。

“用得着这么谨慎 ”乔凫自言自语了一句。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加西亚便突然整个人站了起来,竖在了他的面前,脸上的表情也着实让人害怕。“不要轻举妄动,”他靠在墙边厉声道,伸手用手臂在墙上一按,浑厚的让人一听便精神了的声音让整个黑暗密闭的空间陡然活跃了起来,“圣谕之眼!将墙壁的硬度信息转录到纸上!”随着他手上的纸上的文字越来越多,他摁着的墙也越来越软,最终他成功地用手指在墙上钻了一个洞,透过那个小小的洞,他看见了外面的景色,也是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到底怎么了 ”乔凫不耐烦了,直接将加西亚踢开,自己凑过去看,也吸了一口气,但惊讶的程度并没有另外两个人反应的程度这么夸张,“这两个小孩疯了吧 外面这么大的雨,他们还玩得这么高兴 ”

“这不是重点,”加西亚严肃地说,“乔凫,你仔细看他们身上的衣服有没有湿透。”

时间是傍晚,外面因为下狂风暴雨而呈现出一片漆黑,而就在医院外面,两个小孩就在这仅有路灯灯光稍微照明的地方玩得不亦乐乎,似乎就连头顶兜头满脸的大雨都给无视掉了。这还不是最惊悚的;最让人惊悚的地方在于,那两个小孩子身上的衣服一点儿也没有湿,他们踩在水洼里时也没有溅起一身的水,跳跃、跑步如履平地,除了他们的汗水以外,身上几乎是一点儿水的痕迹也没办法找到。加西亚和乔凫对视一眼,又想起了林茵蕴的说辞,于是两个人同时回头盯住了惶恐的不知所措的林茵蕴:“林茵蕴,你到那一堵墙旁边,从洞里看一下外面的医院的光景,然后你再给我描述一下你看到的东西。”

林茵蕴一头雾水地将眼睛凑上去,一边看一边给他们描述:“外面是黄昏时候,夕阳还没有完全下山,刚下完雨的太阳隐藏在云层里显得白蒙蒙的,日光看着不真切;两个小孩正在外面的广场上玩耍,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两个大人,估计是他们的监护人……”

“外面的广场是湿漉漉的还是干爽的 ”加西亚继续耐心地逐步地询问道。

“啊哈 因为刚刚下过雨,所以有一点地方是湿的,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太阳给晒干了;有的地方有点积水,那两个大人不让孩子到有积水的地方玩,免得他们把鞋子弄湿,或者摔倒在地上弄伤自己。”林茵蕴继续观察着,一边循循道来,因为视野的问题她并没有留意到加西亚和乔凫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差了,“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两个大人也聊天聊得很开心……太阳快下山了,他们好像要离开这里了;哦不对,他们是要回住院部过夜,看来孩子们都是病患啊……”“加西亚,你来猜想吧,你觉得那两个孩子或那两个大人是猎手能力者呢,还是说,真正的敌人在其他地方 ”乔凫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黑色的影子,那是他正在测试自己的猎手能力:像他使用的这种很吃操作的猎手能力,别说一个星期不用了,就算是一天不用他也会生疏,根本达不到当初操控这能力的巅峰状态的水准,“敌人的能力射程应该非常远,而且还是幻觉类型的能力;他从哪个方向攻过来都是有可能的。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是逃出这医院好呢,还是躲起来 ”

加西亚还没来得及说话,隔壁的没有被他软化的墙壁上再次出现了一条缝隙,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普勒。只不过,这个普勒和之前的普勒相比狼狈了很多——脸上青一块黑一块的像是被人打了,鼻子也肿了起来,也正是因为这样普勒的神色又恢复到了以往的严峻和冷漠,只不过看起来甚是滑稽。他用力地揉了揉脸上的伤,说话的语气变得有点气急败坏了:“外面的雨没有停。这是我自己的大脑的所见所闻,未必是真实客观的;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外面是下着大雨还是一片阳光灿烂,我看到的就是外面在下雨。”

“是的,但是在林茵蕴眼里,外面并没有像我们所说的正在下雨;我现在怀疑,林茵蕴被猎手能力攻击了,她产生幻觉了。”乔凫断言道,用力挥了挥拳头,让身旁的黑影用拳头狠狠地将面前的墙壁打出一条条绽放出蜘蛛网般花纹的裂痕,而后潇洒地原地滴溜溜地转了个圈,让黑影倏然消失在了原地,“但这也不排除受到攻击的是我们的可能性。虽然我的主观意识认为,前者的可能性会更加大一些就是了……”

“说不准。”加西亚摇头,他伸手将自己的手臂从软绵绵的墙壁里挤出去,开始用“圣谕之眼”的红色的光线扫描外面的世界,看看能不能扫描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颓然地收手,眼睛看向了乔凫,“待会儿我们可能需要一个人出去探路,看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或许他会暴露,或许他会什么也没有搜查到,或许他会由此知道敌人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我们其中有一个人必须要亲自出击,到外面体验一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乔凫下意识地伸手像是平时上学闹着玩那样摸了摸林茵蕴的脑袋,后者却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把他的手打开;这让他二丈摸不着头脑。也没有多少时间给他思考这其中的缘故了,他不假思索地开口,也没留意黑暗中队友们脸上不同的神色,更加没理会他们的心情:“我出去探路吧。我的能力适合刺杀、窃取和快速通过,即使敌人知道了我的具体位置,他也未必能够攻击得到我的本体。”已经熟悉运用了自己的猎手能力了,他朝着普勒伸手,“普勒,把你那把刀子借给我。我不敢用我的能力进行高破坏力的攻击杀人,如果被别人看到了的话,会违反猎手战原则的。我宁愿当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持刀行凶的歹徒。”

“最好不要被发现,祝你好运。”黑暗中,普勒只默默地揉着自己的伤,一边把一柄短刀递给了乔凫;后者则稳重地点头。男人之间是不需要太多话的,多年来共同和敌人生死交锋锻炼而来的默契可以取代绝大对数的动作和眼神,对于加西亚、乔凫和普勒这三个老搭档而言,要不是旁边有个林茵蕴在、他们的决策她有可能听不懂,他们才不会浪费这么多口舌来解释说明,早就用那些唾沫相互吹牛打屁互损去了。乔凫握着短刀,身子陡然一模糊,林茵蕴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她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反应过来:他变成黑色的影子离开了,并不是真正地消失。怅然而又有些惶恐的林茵蕴咬紧了自己的嘴唇,眼帘低垂,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东西吧。

乔凫的思路很简单:敌人不可能会藏身在一眼望过去看不见的地方。敌人的能力类似创造幻觉,而这种创造幻觉的能力的隐蔽性是很强的,只要本体往人群里一混,基本上反击方就没什么找到他的机会了。而且,能力者们也不可能这么笨,专挑那些死角的位置来躲,如果反击方和进攻方一个不小心在拐角撞上了,那反击方用屁股思考都知道这家伙大白天鬼鬼祟祟地躲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看就知道这有猫腻,铁定是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把对手做掉,宁愿杀错也绝对不可能放过。

于是,乔凫便顶着自己的新造型病号服,也学着大隐隐于市的套路在广场上悠闲地散步。要不是他留意到旁边又有一小群的病人肩并肩地有说有笑地路过,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在活受罪、用雨水洗澡。不到半钟的时间,他浑身上下的衣服便都通通地湿透了,但看周围的人的衣服,上面却一点儿水痕也没有;而且,看别人看乔凫他自己的目光,也不显得有多怪——像是完全没有在意乔凫身上的雨水水痕一样。他才刚刚利用能力离开了隐蔽的地方,他留意到,他正对面的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闪起了红色的光点。站在医院内部的走廊上,还没来得及离开这一栋住院部的大楼,他就遭受到了攻击。有什么东西迎面冲击而来,将面前的玻璃窗打得粉碎,而后钻进了他的手臂处。巨大的力量将他的骨头搅碎,他整个人顺着这力道往后倒去,狼狈不堪地摔在了墙上,血液把泛黄的墙壁抹上了富有超现实主义的痕迹。自己使用能力的过程被敌人发现了——真是倒霉。他踉跄着弯下了身子避免再次被攻击,低头检查自己的手臂——一枚子弹打穿了他的肌,深深地没入了墙壁当中;子弹初速度应该很快,以至于空腔效应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奏效就穿过去了。

外面依旧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如果是林茵蕴的话,她应该能够清楚地看见敌人握着枪在窗边瞄准的样子吧 但自己不能让她冒这个风险,让她告诉自己敌人的具体位置,如果她被射杀了,那一切都白费了。乔凫紧紧地捂着自己的手臂,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先用能力回隐蔽点,告诉他的队友敌人有枪,一个突兀的念头突然把他的身子压得死死的:敌人为什么射击他的手臂,不射击他的身体 是因为打偏了吗

刺杀林茵蕴的敌人怎么可能这么差劲,居然派一个打枪都不会打的人来进行暗杀。

“辛辣人生”发动,黑影出现,如同刺客一般的乔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二楼——他的能力射程只有十米,最多只能让黑影出现在球心半径十米内的地方,所以他一次只能够移动三层楼左右的高度。他才刚刚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慢慢地站直了身子,远处的漆黑一片的夜幕中再次闪出了闪光。这一次受到攻击的部位是脚——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了敌人的攻击角度中,但敌人却没有直接射击他身上的致死部位,而是用非常刁钻的抛物线角度打穿了他的脚板。

一切都很明了了——敌人不打算杀他。为什么这个家伙这么狂妄 乔凫还没想明白。

那个乔凫不知道的答案是:敌人想要乔凫回去和他的队友求救,趁着乔凫和他的队友出现的时候,再把这一票人一起解决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