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你把风都变甜了在线阅读-乔易白虞欢小说

你把风都变甜了在线阅读-乔易白虞欢小说

时间:2019-02-22 10:38
这次为书迷们带来的是由网络作者安婉精心创作的一本的言情小说《你把风都变甜了》,乔易白虞欢是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故事讲述的就是乔易白虞欢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情节深入人心,内容十分丰富精彩。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你把风都变甜了》小说。

第一章 相逢好似曾相识

口袋里的手机开始疯狂振动时,虞欢正缩在小厨房里帮林女士择刚买回来的小白菜。

把最后一片菜叶砸进水盆里疯狂搅动,再一把捞出,凌空抖两下后粗暴地扔进林女士刚热好的油锅里。这一整套动作虞欢做起来行云流水迅猛至极,换来溅起的油花无数以及林女士的白眼一个。

林女士年过四十很注重保养,平时和虞欢一起逛街还偶尔会被有眼色的小姐姐小阿姨戏称姐妹花,据她自述最大的保养诀窍是绝不轻易动怒,好脾气到仿佛永远只有微笑和大笑两种表情。

然而饶是好脾气如林女士,这时候也只想大吼一句:“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却想炸我的厨房!”

虞欢在自家妈妈举起锅铲大义灭亲的前一刻迅速逃离厨房重地,出门前瞥到门口贴的“虞欢与大黄不得入内”标语,啧啧,字体还是红色大写加粗。

不用说,“大黄”一定是对她那个不靠谱老爸的爱称。看到这样的标语,虞欢的内心竟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和小雀跃,至少比起爸爸,自己还是有人权的。

大黄什么的一听就很微妙不是吗?

虞欢嘚瑟着回到房间,这才掏出手机查看信息。

这一看不得了,她的QQ和微信此刻正遭遇疯狂轰炸。

首先是公会后期夏小婵的QQ消息。

“啊啊啊啊啊……欢欢,欢欢,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知道配《帝女常欢》男主角的CV(配音)是谁吗?”

“是玉公子啊玉公子!”

“嗷嗷嗷——他现在跟我们在一个频道里你知道吗?即使关着麦一句话也没说,我还是觉得好激动好激动怎么办?”

“好想顺着网线扑过去舔他一脸,嗷嗷嗷!”

紧接着是二十八个戳一戳。虞欢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此刻是面对面,这个丧失理智的妹子会毫不犹豫地动手,把这些粗暴的动作都具象化到她的脑门儿上。

《帝女常欢》是最近挺火的一部女频小说,以男女平等的架空乱世为背景,讲述的是女主角沈常欢在乱世中组建军队披荆斩棘,与男主角秦修明争暗斗并互相吸引,一步步平定乱世,最终成为女帝并收获爱情的故事。

这部小说前不久刚宣布要改编成广播剧,就有不少粉丝提议虞欢配沈常欢的音,除了名字里都带一个欢字让人忍不住自然而然地联想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虞欢那一口懒散时低沉中带着丝丝魅惑,认真起来又威慑力十足的御姐音。

果然过不了多久,虞欢就收到自家公会老大茶色的消息,问她愿不愿意接沈常欢这个角色。

虞欢其实看过这部小说,当时还觉得写得挺好,对女主角沈常欢敢爱敢恨、聪慧果断的性格更是忍不住点三十二个赞,因此自家老大一问,她自然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而不比女主角配音人选的一致风向,男主角秦修的配音人选一直存在争议,原因是《帝女常欢》的前半部分里男主角都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存在,更是成为兄弟间钩心斗角的牺牲品,被派遣到女主角身边,名为男宠实为细作。这期间自然少不了勾搭魅惑未来女帝的情节,也因此许多人认为,秦修的声音得选个妖娆的,具有魅惑力的。

虞欢脑补了一下一个妖娆的软萌音和自己搭戏,嗲着嗓子叫自己主上的场景,莫名地觉得有点不能接受。

所幸后来又有很多人持反对意见,觉得男主角秦修怎么说也是个城府极深的翩翩公子,在敌营时隐忍克制,回到自家阵营后还弄死了几个兄长成了女主最大的对手,怎么着也不应该配成一个妖艳勾人的软萌音。

接着就是两派人隔着网络的激烈碰撞,虞欢还在其中推波助澜了一把。她当然是支持第二派的,但又不好意思拿大号发声带节奏,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开几个小号浑水摸鱼,倒也摸得不亦乐乎。

最后还是负责选角的帝临公会老大站出来做出承诺,说一定会选出让大家满意的配音人选,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才告一段落。

虞欢没想到的是,他们会找到玉白。她转念一想,能让大家都满意的人选,可不就只有一个公子音红遍整个古风圈的玉白嘛。

选择性忽视丧失理智的自家后期盟友,虞欢在众多消息里找到茶色的头像点开。

“阿欢你上YY(语音聊天平台),踩着我的马甲来。”果然还是老大言简意赅。

虞欢根据茶色的指示上YY,点进她头像旁边的一个陌生频道。

这是一个正处于自由模式的频道,虞欢刚点进去就听到一个酥麻到骨子里的公子音。

“抱歉,我不会唱歌。”很简短的一句话。那声音极轻又极低,沉沉的又自带一股温润如玉的特质,饶是虞欢这种听惯圈内各色好嗓子的老油条,也不免被这副嗓音带得一个激灵。

虞欢瞥一眼旁边亮着小绿灯的马甲,果然不出所料,这声音的主人是玉白。

要说玉白这个人,在古风配音圈里也算是个传奇了。他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不提这个名字时很难有人想起,而一旦被提起,那就是要引起惊涛骇浪的。

这一切究其原因,就在于这位玉公子,实在是太过低调了。

玉白算是帝临公会的元老级人物,却从不参加公会活动,也从不和粉丝互动,微博更是长草多年,连个转发都没有。

据帝临老大苏久傲说,这人其实常年线上失踪,接的活儿都看其上线时间和心情来定。

这样一个高冷的人在配音工作上又是少见的高能,本就是苏遍古风圈的好嗓子,再加上戏感十足,即便性格过于高冷,人气却依然居高不下。

也正因为他的高冷和常年失踪的诡异属性,虞欢对于这次秦修的配音选定玉白,还是有一点小惊讶的。

惊讶归惊讶,作为与之搭戏的女主角的配音,虞欢对这个新搭档尤其满意。

玉白的冷淡拒绝过后,房间里静了一瞬。正当虞欢想着要不要假意咳一声打破这小尴尬时,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

“玉白哥哥唱一个嘛,人家难得碰见你一次……”

虞欢被这句话后自带的抖音效果震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好不容易搓下来了,却发现频道里彻底安静了。

而这个小姑娘仿佛自带尴尬屏蔽器一般,嘴巴根本停不下来——

“唱嘛唱嘛,不想唱《威风堂堂》的话,《青媚狐》也行呀。”

话音一落,虞欢刚搓下去的汗毛又欢快地立起来了。

虞欢打量了一圈房间里的众马甲,发现除了这个自带抖音特效的小姑娘,其他的都还挺眼熟。再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自家公会和帝临公会两边的大佬们凑一起了嘛。

房间里的尴尬仍在持续,玉白不再做出回应。虞欢见这个小姑娘不依不饶丝毫没有想放弃的样子,悄悄地将房间页面缩小,摸到后台私戳茶色老大。

相见欢:“哎呀,好可怕啊,老大你快来解释解释,刚刚那个‘小可爱’真的不是敌方混过来的奸细吗?”

茶色仿佛也是不厌其烦了,就等着她问这句一般,几乎是秒回。

茶色:“那是咱们公会新招的人,负责宣传那块,这次非要跟过来,一进来就上赶着跟玉白搭话,又是求发声又是请献唱的,人家玉白根本不想理她。一大帮子人看着她耍宝,她竟然还越来越来劲了!”

相见欢:“老大,你识人不清。”

茶色:“别提了,我这正愁着呢,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得,能把自家贤妻良母型温温柔柔的茶色老大逼到这地步,看来那个姑娘也是有些能耐。

这么一说,虞欢也了解了,人是声声慢的,帝临那边自然不好直接赶人,而自家老大又是个温温柔柔的性子,加之人本就是她答应带过来的,更加不好意思主动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来,这一来二去,这姑娘又不懂得收敛,这才造就了现在这个一大帮子人一起尴尬的场景。

频道里那姑娘还在掐着嗓子不依不饶,虞欢琢磨两下,这种情况总得有人唱白脸不是?于是麻利儿地找老大讨了个黄马,在茶色一句“你想怎么做”发过来之前,火速找到这姑娘的马甲,锁定,踢出,世界安静了。

“哟,小姑娘走了?”这时说话的是帝临公会的老大苏久傲。

“我们公会的瓜娃子不懂事,弄回去面壁了,哈哈哈!”虞欢的声音在女生中偏低,是让人听了很舒适又带有一定感染力的类型,笑起来更是有一种莫名的爽朗劲儿。她这一发声,频道里的尴尬气氛消散了许多。

帝临那边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自然没人揪着这点错处不放,由苏久傲带头,大家纷纷表示不介意。

倒是虞欢作为声声慢的“头牌”、配音圈里的大神,又是这么帅气的出场,饶是这次在场只有两个公会的“自家人”,也引发了一阵小动。

一时间“欢爷威武”刷了满屏。夏小婵是刷得最起劲的,虞欢瞅了瞅,这货的手速几乎无人能敌,不愧是自家一口气能发二十八个戳一戳的后期大大!

这么一阵插科打诨,场面也算炒热了。只是当事人玉白一直不说介意,也不说不介意,从头到尾闷声不吭。虞欢这边不可能直接忽视这么大一个直接受害人,怎么着也是要听一听人家的想法的,只是问了几次那边都没动静,就跟掉线了一样。

哟嚯,这么不给面子的吗?虞欢在心里拿小本本记上。

最后,还是苏久傲出来给大家解释。

“阿欢妹子别介意,玉白就是这样的,挂机人不在什么的是常事了,你等着回去我教训他哈。”

这话倒是客气的说法了,虞欢早看出来这位帝临的老大倒是跟自家茶色有些相似,都是个温和的性子。所幸虞欢并不是很介意,教训什么的自然也是可有可无。

为了打散最后一点尴尬,虞欢又开始打哈哈:“我懂,我懂。美人都是高不可攀的,这才更令人向往嘛。”

刚说完,虞欢浑身一震突然醒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直想要玩。果然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被茶色老大教育过多次公共场合好好说话好好说话,这怎么一言不合又调戏上了?这跟那个制造尴尬的妹子有什么区别啊浑蛋!

虞欢低头认命闭嘴,等着散场后老大“春风化雨”般的思想教育。

余光瞥见玉白马甲前的小绿灯似乎闪了闪,最后什么声音都没发出,虞欢想着或许是自己眼花了。倒是自家公会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崽子又在公屏上狂刷“干得好欢爷”“欢爷666”之类的。

虞欢听见从自己踢走捣蛋妹子后就一直吃瓜围观的茶色老大也低调地咳了一声,跟着赞了一句:“干得好,阿欢。”

干得好?是赶走玉白家的“小可爱”干得好,还是调戏隔壁家头牌干得好?

不等虞欢想明白,给众人道过歉后,茶色开始转入正题。

《帝女常欢》广播剧将由虞欢所在的声声慢公会和玉白所在的帝临公会合作推出,这次两个公会的主力凑到一起,主要还是为了讨论《帝女常欢》广播剧的制作分工问题。

话题一展开,两家的策划宣传后期大佬们都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时候已经被敲定好的两位主角倒是没什么事做被晾到一边了。这要换了平时虞欢还能混在里面插科打诨几句,可这刚调戏了人家头牌,虞欢决定暂时低调做人。

这厢虞欢正在一边默默扮演着面壁思过的“小蘑菇”,YY突然发出了好友申请的提示音。

虞欢随手点开。

是玉白。

哎?不是说高冷到令人发指吗?

虞欢一脸蒙地点了同意,乖巧坐等对面大神发话,可等了半天那边并没有任何动静。

或许只是公式化地互加好友?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有理,虞欢于是把这事抛到脑后,继续当一朵安静的蘑菇。

不得不说在这个广播剧的制作上大家都干劲十足,没有了捣蛋分子,正事商议起来十分迅速,很快就敲定了一系列问题,两方人马也由一开始的相互之间客客气气到互称“老铁”毫无压力,就差没法实打实地勾肩搭背了。

虞欢适时加入侃大山大队,众人从公会的发展史聊到各自的情史,从圈里配音的好嗓子聊到后期的好技术,又把那句圈里流传的“一见欢爷误终身”搬出来掰扯了一顿,若不是最后声声慢众人怕露了老底,含蓄地表示这纯粹是对欢爷嗓音霸气十足的夸赞,脑洞大开的友邦朋友们大概要据此脑补出几十万字的脑内小剧场。

然而接下来的短时间内就得到证明,公会众人的含蓄完全是无济于事。

随着气氛越来越火热,大家全然忘了最初的尴尬。不知道是谁把话题引到了开头的小插曲上,又延伸至感慨现在的小女生狂热起来简直让人难以招架,紧接着又转移到了玉白的高冷人设上。

众人已经默认了玉白挂机,自然就肆无忌惮地拿他当起了谈资。

虞欢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单手端着小口喝,这时YY里的小伙伴们已经聊开了。

水煮鱼:“哎哟哟,就开头那小姑娘哟,我都替她尴尬了,说那么多咱玉大愣是只回那么几个字,啧啧。”

糖醋小排:“这会儿知道怜香惜玉了,人小姑娘尴尬的时候可没见你们一个人发声啊。”

酒酿圆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排,咱们发声有什么用啊,人家又没理咱们,这叫什么来着,落花有意随流水。”

糖醋小排:“其实玉大能回几个字就算不错了,估计也是烦得不行,平时你们谁见他多说一个字了?”

葫芦唐:“你们不觉得咱们玉大这么高冷是很容易‘注孤生’的吗?真担忧啊真担忧,这么好的白菜一不留神可就烂地里了。”

相见欢:“其实吧,会不会‘注孤生’这个问题,关键还看脸。”

葫芦唐:“有道理,那你们猜玉大长得怎么样?”

糖醋小排:“那还用说,声音这么好听长相肯定不会差!”

水煮鱼:“这么天真的吗老铁?”

酒酿圆子:“你怕是对声音好听的人有什么误解。”

相见欢:“别人我不知道,我反正是属于人美声甜一类的。”

糖醋小排:“……”

葫芦唐:“我反正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欢爷。”

酒酿圆子:“我反正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欢爷+1。”

茶色:“你们慢慢会见识到的。”

夏小婵:“嗯,你们大概还没有领会到‘一见欢爷误终身’这句话的精髓。”

啊,一不小心就辜负了公会众人为自己掩饰的好意了。

说起那句“一见欢爷误终身”,其实是当初虞欢刚入公会不久就暴露不要脸的本性,小崽子们大呼她误人子弟,最后在虞欢的强力镇压下才换成的这一委婉说法。

虞欢坐在书桌边把杯子里剩下的水一口喝干,淡定地放下水杯,一抬头就对上了房间那头的穿衣镜。镜子里的窈窕身影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黑长的发垂至腰间,发梢微卷,衬着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

抛开自恋这点不说,虞欢的长相真是好看的。

虞欢正沉迷于自己的美貌无法自拔,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竟然是被众人断言挂机了的玉白。

玉白:我不介意。

嗯?不介意什么?不介意捣蛋妹子的咄咄逼人?还是不介意自己的那句口不择言?

虞欢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频道里喊他表态和之后说出的那句话都是用的语音,所以既然玉白听到了,就不存在挂机的情况,那么不管他这会儿说的是不介意哪一种,这位玉公子的反射弧都稍有些长了……

虞欢瞥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将近七点,估摸着林女士的晚餐快做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于是,她先跟大家说声“江湖再见”退出频道,再给玉白回了个万金油式答法,拾掇拾掇就出房去吃饭了。

虞欢回的是:那就好。

本以为玉白不会再回复,哪知等虞欢慢腾腾吃完饭回来,又意外地发现,这位高冷且反射弧长的玉公子,他不仅回了,还回了很多条。

玉白:刚刚听了首怪怪的歌,手机掉楼下了。

玉白:没有高不可攀。

这话说得有些断断续续,但虞欢还是努力把逻辑连起来了。这是说自己在频道里叫他时他没来得及应声是因为手机突然掉楼下了?但是怪怪的歌是什么?为什么听了这首歌手机就掉了?

再仔细一想,开头那妹子让他唱什么歌来着?《威风堂堂》?玉白不是刚听了个开头就吓得把手机扔了吧?

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这位玉公子也太可爱了吧!

虞欢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跟“没有高不可攀”之间间隔了好几分钟,之后是第三条消息。

玉白:你生气了吗?

又隔了几分钟。

玉白:对不起。

这种小心翼翼的语气完全跟高冷不搭边了吧?虞欢自发脑补出玉公子捧着摔碎屏的手机犹犹豫豫想道歉又有些小傲娇最后还是怕对方生气打出“对不起”的样子。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玉白在这里,她一定要摸摸他的头,嗯,还要捏捏脸。

事实上,乔易白的情况和虞欢所想的差不多。

原本是只是好奇这样一首让大家都沉默的歌,要知道如果不是要求的歌太特别,频道里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帮腔的。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乔易白点开了自己的听歌软件,把歌名输进去搜出来点了播放。

然后自然是如虞欢想的那样,由于家教甚严,乔易白从小一路根正苗红,仅有的那点小叛逆还早早被个比自己还小上两个月的小丫头扼杀在了中途,再加上年少时一不小心,喜欢上了那个暴力扼杀他小叛逆的罪魁祸首,这么多年不论异性还是同性都不会多给个眼神关注的,这种种原因就造就了他纯情到不忍直视的内心。

正因为这样,《威风堂堂》的前奏一出来,乔易白就一阵手抖。再加上他此时身处乔家老宅,还是站在二楼楼梯口倚着栏杆玩的手机,他这一手抖,手机就做自由落体运动直达一楼大厅。

好死不死,乔易白的手机还顽强地在这场高空坠落中倔强存活,除了表面的钢化膜破裂外没伤别的。诡异的歌曲依旧在乔家客厅里飘啊飘,虽然屋子里暂时没人,乔易白还是有一种做了亏心事的无地自容感。

他手忙脚乱地奔下楼关了音乐,就听见了YY频道里传来一道略带戏谑的声音:“我懂我懂,美人都是高不可攀的,这才更令人向往嘛。”

是那个叫相见欢的CV,刚刚也是她在频道里叫自己的马甲,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复,手机就掉了。

那个人,名字里也有一个欢字。

会是她吗?

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

以为再也找不到的人……

明明那首奇怪的歌已经关了好一阵,乔易白却发现,自己颤抖着的手怎么也停不下来,而且似乎十指连心,带动着自己这颗好多年来四平八稳的心,也跟藏了只不甘寂寞的小兔子一般,有些失了原本的节奏。

虞欢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尽量中规中矩地回复:

“没事,没事,我没生气。”

“合作愉快啊,玉白。”

玉白的回复很快:

“嗯,合作愉快。”

真希望是你,虞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