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你把风都变甜了乔易白虞欢-你把风都变甜了安婉小说阅读

你把风都变甜了乔易白虞欢-你把风都变甜了安婉小说阅读

时间:2019-02-22 10:41
最近作者安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你把风都变甜了》新上架,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乔易白虞欢,他们的爱情故事有点复杂,情节有点虐心,本站为大家提供你把风都变甜了乔易白虞欢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章 人不“中二”枉少年

乔易白初遇虞欢那年,恰是敢想敢做,爱吵爱闹,啥都不缺光缺爱的青春叛逆期,满腔的傻气侧漏出来简直藏都藏不住。

乔家爸妈都是事业心重的人,陪孩子的时间不多,乔易白从小在大房子里由阿姨照看着长大,除了不能时常见到父母,其他几乎要啥有啥,也因此养成了缺乏管教的小霸王性子。周围的小孩儿家里大多都和乔父在生意上有些来往,碍于乔家财大势大,家长们大都在背地里告诫过自家孩子要尽量顺着乔家小子。

这些小孩儿从小被父母养得人精似的,别的不会,见风使舵的本事使得炉火纯青,这么一来,乔易白更是学校家里两头呼风唤雨,只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乔易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一路顺风顺水地长大,一直长到某一天“中二”病犯了,且一犯不可收拾,瞧着什么都不顺眼,索性选了个宜出行的日子,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背起背包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然而想象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一腔孤勇踏上征程的乔家小公子在火车上打了个盹儿,不慎遗失了手机和钱包,仅剩身上买票找下的几十元零钞,吃了两顿饭后身无分文,只能抱着仅装了几件换洗衣物的背包缩在墙角,包着两泡泪可怜兮兮。

而那时候的虞欢是什么样的呢?

在林女士的观念里,男孩子要脑子好,女孩子得拳头硬,早在怀着宝宝还不确定是男是女时,林女士就已经为未来孩子做好了规划,是男孩儿就送去学围棋,是女孩儿就学武术。

虞欢一落地,林女士就为她想好了以后要学的诸多课程,五岁到十岁之间把跆拳道柔道剑道散打等通通学了个遍,十岁后专攻据说最实用的散打。

所幸身为女孩儿的虞欢不仅吃得苦,脑子也不错,还真就学得像模像样的,手腕也不错,招揽起小弟来方法一套一套的。与乔易白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不同,虞欢是实打实靠自己双手挣下的“江山”。

虞欢与乔易白的相遇,堪称史上最惨烈的碰撞。

彼时乔易白已经硬生生饿了两天肚子,碍于青春期小少年的谜之自尊,去警察局拜托人民公仆送自己回家的事怎么也做不出来,自以为硬气地勒紧裤腰带四处流浪。

熊孩子虞欢住的小区里有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栏杆样式,能落脚,踏在上面单脚借力能从这头荡到那头,半弧形轨迹体验飞一般的感觉,这是虞欢自小百玩不厌的游戏。

这次激烈的碰撞以乔易白的晕倒告终。

虞欢有点蒙。

所幸刚好下班回家的林女士看见了这一幕,急忙把晕倒的乔易白送进了医院。

自知惹祸的虞欢缩着脖子在病房门口等着道歉,谁知道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得出的结论出乎意料——乔易白的脑袋除了撞出个小包外什么事都没有,他是饿晕的。

林女士听到这一结论松了一口气,看看躺在病床上苍白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乔易白,再看看自家就差把“小霸王”三个字刻在脸上的大闺女,对比之下,母爱泛滥成灾。

要说乔易白的长相那是真的好看,干干净净的眉眼,还没完全长开的少年看起来乖乖巧巧,博起叔叔阿姨的好感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林女士付清医药费后就急匆匆回家给这孩子准备吃食,嘱咐虞欢守在病床前好生照看着。

战战兢兢等上几个小时,得到结果显示不是自己的错,又成功被自家老妈当苦力使的虞欢深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呵呵。

等你醒来的。

老子揍不死你个小碰瓷的。

乔易白在虞欢的无限怨念中悠悠转醒,一醒来就对上了一张咬牙切齿的脸。

他一句“你是谁”还没问出口,就被虞欢粗暴地压在了身下。

虞欢在乔易白睁眼后一跃而起,一肚子的不满仿佛找到了突破口,揪住乔易白的衣领就准备来两句霸气的宣言,让这病床上的小子认清楚谁才是老大。

话没出口先对上了乔易白的眼睛,刚醒的他眼神还有些涣散,懵懵懂懂的,竟然出乎意料的好看。

虞欢这么想着,就脱口而出了:“哟嚯,小碰瓷的长得还挺好看。”

虞欢的身体有着少女的柔软,乔易白被她压在身下,觉得耳朵痒痒的,浑身莫名地不自在。

乔易白反应过来后也有些恼羞成怒,伸手试图推开她,少爷脾气一上来就哑着嗓子大吼。

“给我滚开!”

虞欢被他吼得一愣,随即火气更大了,手上更加用力地压得他动弹不得。

但生气归生气,虞欢还是有些分寸的,压住乔易白并揪他衣领时还没忘了避开那只打点滴的手。可是刚醒的乔易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吊着水,因此他推虞欢时用的是两只手,且两只手都举得挺高,使的力也不小。

他这么一动作,血液就开始回流,针管里出现一段触目惊心的红色。

虞欢看见了这段红色,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得想个法子制住这小子。她想了想,最后压低声音,学着隔壁邻居大人吓小孩的语气:“再闹就打你屁股。”

乔易白果然不闹了。

他整个人都有点僵住。

虞欢正得意于这番威胁果然有效,就见乔易白红着双眼看她,声音还有些压抑的颤抖:“你……你等着,回头让我爸找你家长谈心。”

乔易白是真的委屈狠了,他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粗暴地对待过,周围的人谁不是顺着他捧着他,这回栽在个小丫头手里,他还真怕对方一言不合就打他屁股。再者说,这时候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一个人流落在外孤立无援的处境,怀念起曾经众星捧月的日子来,这么一想就更委屈了,也顾不得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

这时候林女士捧着个保温杯进来,看见病床上的小可怜哭成那个样子,又一看自家闺女压在人身上的恶霸姿势,立马有些生气。

恼怒虞欢的同时竟还生出了对自家闺女有本事的小小自豪,这恼怒和自豪加起来两相抵扣,林女士最后只恶狠狠地瞪了虞欢一眼。

接收到林女士“不放手就等死”的目光,虞欢立马松手站到一边,趁林女士背对着她给乔易白盛汤的工夫,朝哭到收尾阶段的乔易白做了个口型——

“走着瞧。”

乔易白:“……”心好累,想回家。

乔易白的身体并没有大问题,输完液后就没必要待在医院了,林女士给他收拾收拾就带着他回了虞家。

最后在林女士的循循善诱下,乔易白终于道出自己离家出走的事实,并报出了乔爸的号码。

热心的林女士第一时间打过去说明情况,那边乔爸爸接到电话却是一脸莫名其妙。

这个时候正值暑假,乔爸爸前段时间才接到负责照顾乔易白的阿姨的电话,说是乔易白和要好的同学出去旅行了,向来很少管着自家儿子的乔爸爸自然没多想就信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个小事不断,大事却很少惹的儿子这回竟然负气出走了。

乔爸爸担心之余表示自己和妻子都暂时抽不开身,态度温和地拜托林女士帮忙照顾乔易白几天。

林女士同意了。

可乔易白看上去并不开心,哭丧着一张脸看着林女士挂断的电话。

虞欢吹一声口哨:“嘿,小帅哥,你爸妈不要你了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