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听说你要从良》by宫与-封琳傅廷琛小说阅读

《听说你要从良》by宫与-封琳傅廷琛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1 09:19
《听说你要从良》是一本都市情感小说,作者是宫与,小说的男女主角为封琳傅廷琛,小说调理清晰,封琳傅廷琛之间的互动有趣,节选《听说你要从良》段落:封琳刚刚正在喝水,被“傅廷琛”三个字呛到了。她打量着讲台上的傅廷琛,菱角分明,五官立体,戴着一副银边眼镜,看上去有点书生气质,没有半点反派大佬的派头。

听说你要从良第五章

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生,走上讲台,从容不迫地做起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傅廷琛...”

他刚报出名字,就被一阵急剧的咳嗽声打断,他用幽深的目光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个陌生面孔的长发女生,手里拿着一个水杯,惊讶地瞪大眼睛跟他对视。

几秒后,他收回目光,继续说下去,“希望新的学期,我们能够相处愉快,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谢谢。”

封琳刚刚正在喝水,被“傅廷琛”三个字呛到了。她打量着讲台上的傅廷琛,菱角分明,五官立体,戴着一副银边眼镜,看上去有点书生气质,没有半点反派大佬的派头。

“是傅廷琛唉,好帅啊。”

“弱弱的问一句,他有女朋友吗?”

“好像没有吧,你想干什么坏事?嘻嘻。”

“你想什么呢,像这种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看看就好啦。”

封琳前排的两个女生嘀嘀咕咕的谈论着傅廷琛,声音不大却也不小,她也跟着听了一耳朵。

“什么男神,男大十八变,说不定以后还会长残呢。”不然,以这硬件怎么会追不上女主。

封琳不以为然的插一句嘴。

她没注意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傅廷琛从讲台上下来,刚好经过她旁边,他的幽深的瞳孔微缩了一下,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从哪里听说的歪理,女大才十八变好吗,男生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改变了,封廷琛一定能帅到寿终正寝哒。”同桌谢冉冉纠正她。

封琳笑了,这种说法还挺别致的,也不知道傅廷琛听到会不会开心。

“就是,没文化真可怕。”前排的郭晓燕白了她一眼。

自我介绍完毕,班主任做了一个关于新学年度的开场白,然后就是班干部选举。

封琳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高三的功课繁重,班干部平日里事儿又多,之前做过的人大部分都不愿意再做,所以应者廖廖,最后只能由老师钦点。

五中的学生都清楚,今天上午不会上课,所以基本都没带什么书过来,有些人甚至连书包都没带,封琳刚转校过来,不清楚这个状况,把课本都带齐了。

老师目光扫过来,看见她桌面上放着一本英语书,神色间带着些赞赏。

封琳顿觉不妙,她扫了一圈周围,大家桌上都空荡荡的,只有她桌上放着本书,她正想不动声色地把书收回桌子底下。

“英语课代表,封琳。”班主任颔首点头,投过来一记鼓励的眼神。

封琳:“...”。

傅廷琛是学生会主席,本来就事情繁多,就没有做什么班长之类的实务。但因为他学习成绩好,还是被点了学习委员。

封琳盯了傅廷琛好几天,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很难想像这样一个人最后会黑化成那样。难道她漏掉了什么重点?

今天放学,封琳轮值打扫卫生,回家有点晚,路过学校操场,远远的看见傅廷琛跟着一人,往学校的东北角走去。

封琳奇怪,据她这几天的深挖细掘,傅廷琛也不是住校的,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学校?

她远远地缀在后面,想弄清楚他要做什么。

“琛哥,乔延彬把天成带去了小树林。”旁边一人放下手机,焦急的说了一下情况。这人恰是之前小巷里的红头发,不过可能因为学校要求,此时头发已经染成黑色的。在五中读书的学生大多没有不认识他的,这是高二年级的周练,上过学校的批评通报的。

“嗯,你打电话把老严他们叫过来。”傅廷琛淡漠的开口,他身上看不到一点焦急的神情。

周练应好,拿起手机,边走边打电话联系人。

封琳跟着他们来到学校东北角的一个小树林,这里比较偏僻,很少会有学生来这边。

靠太近容易被发现,封琳没有进去。

“傅廷琛,你他妈的,终于敢来了,老子还以为你缩头乌龟呢。”早已在树林里等候的一伙人中,一个沙哑的声音骂道。

“乔延彬,赶紧把天成放了。”周练的声音传出来。

“放了?那我这支手怎么算,上次是你们阴老子,这账可要好好算算,等我把傅廷琛的手废了,怎么都好说。”

“呵呵,就凭你们这几个人?那可不成。”一个浑厚的大嗓门笑起来,点燃这次对峙的导火线,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应该是打起来了,封琳想着。

过一会,声音渐渐平息下去,一伙人走出林子,那浑厚的嗓门边走还边啐骂道:“这伙鳖孙,跑得还挺快。”

傅廷琛笑道:“老严,你们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不跟我们去打篮球啊?”

傅廷琛摆摆手,朝学校门口去了。

周练也拒绝道:“打什么篮球啊,我刚才脸上挨了一下呢,我也不去了啊。”

封琳看着傅廷琛的背影,跟了上去。

“傅廷琛!”傅廷琛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名字,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女生像兔子一般跑过来,小脸上渗出汗珠儿,纤长睫毛下的眼珠晶莹透亮,如流星一般的撞进他的眼睛。

“傅同学,你认识我吗?”那女生气喘吁吁地停在他的面前,待气息平稳些,才微笑地启唇询问,不确定的补充一句,“我是你的同班同学,封琳。”

傅廷琛垂下眼睑看向别处,耳朵泛红,莫得感情的应了声:“知道。”这个说他以后会长残的人,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封琳没想到开学才几天他就认识自己,说实话,她到现在都还没把班上的同学认全,既然认识,那她就直说了,“我刚才看到你在那边打架。”

这跟傅廷琛原先设想的不一样,之前也有女生拦路告白的,他以为她也是。听到她这句话,原来躁动的心绪平静下来,他挑眉问道:“你跟踪我?”

这样的诘问在封琳的意料之中,她云淡风轻地回道:“我路过看见的,你们在小树林里打架。”她重复了一遍重点。

傅廷琛冷笑道:“你跑过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本来是不关我什么事,但你这态度,我很不高兴。见义勇为,人人有责。难道有人在犯罪,犯罪对象不是你,你就不去制止犯罪吗?”封琳说到这里停顿一会,然后抑扬顿挫的说了五个字,“我~要~举~报~你。”

“我没有犯罪,我......只是自卫,你确定你要举报受害者?”傅廷琛欺负封琳不知道前因后果,镇定自若的开口为自己辩解。

封琳哑口无言,虽然傅廷琛是被叫过去的,但她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正想再开口说些什么。

“封琳。”有人叫住了她。她看了一下来人,一个男生,她不认识。

那人满怀敌意的看向傅廷琛,有些气愤的质问封琳,“他是谁?”

封琳有些茫然的瞧了那人一眼,心里嘀咕,“我连你都不知道是谁,你来问我他是谁合适吗?等等,怎么这气氛怪怪的。”

傅廷琛冷漠的瞥了一眼封琳,抬腿就走。

“等等。”封琳见傅廷琛要离开,刚想跟上去就被那男生拦住了。

“封琳,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你为什么转校?是不是因为他。”

那男生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的情绪,还朝傅廷琛走的方向点了点。

封琳不确定他是不是认识以前的封琳,毕竟她只有原身的一点短期记忆,再往前的人和事,她没有一点印象。

“对不起,我现在要回家,请你让开。”封琳不想过多牵扯这些人和事,她不是原身。绕过那男生,她逃离般的离开学校。

只留下那男生怅然若失地呆立在原地。

等她出了校门,已经看不见傅廷琛的踪影。

封琳不知怎么的,心头沉甸甸的,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试题本上的公式都算六次了,还是没算出来,她脑海里又闪过那拦住她的那男生的影子。

难道这是潜在的身体记忆?

封琳索性也不做题了,起身去找封朔,她想问一些事情。

封琳过去的时候,封朔躲在房间里拿着平板在玩游戏。他的耳朵像兔子的耳朵似的,封琳还没走到门口,他一个猛动作,把平板盖在被子底下,从桌上拿了本书,假装在苦思冥想地做题。

见到是封琳进来,才呼出口气,埋怨道:“姐,你怎么不出声,吓我一跳。”

封琳狐疑地瞧着他,好笑地问他,“你上次跟妈说,我和一个男生走得很近?”

封朔以为她是来秋后算账的,连忙为自己辩解,“嘿嘿,姐,这不是你让我帮你的吗?不然老妈为什么会把你拘在家里,还不是我的话起了效果。”

封琳见他一幅邀功的模样,磨了磨牙,“哦,那你也不能扯这么个谎啊?”她痛心的按着胸口。

封朔见她这样,坐不住了,“我什么时候说谎了,你不是喜欢那个叫秦渐的吗?我上次还在街上看见你们了。”

“秦渐?”封琳愕然,这好像是原书的男三吧,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喜欢女主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