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听说你要从良封琳傅廷琛-听说你要从良宫与小说阅读

听说你要从良封琳傅廷琛-听说你要从良宫与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1 09:18
今天带来主角为封琳傅廷琛的一本浪漫爱情小说,小说的名字为《听说你要从良》,是由大家喜爱的网络作家宫与所著,小说走的文风是轻松感人类型,封琳傅廷琛之间的爱让不仅感叹爱情的力量,喜欢封琳傅廷琛故事的书友们!快来阅读《听说你要从良》吧!

听说你要从良第三章

封朔无聊地跟郑东延走在后面,因为两人不熟悉的缘故,只能时不时的尬聊几句。他见前面两人咬着耳朵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时好奇也紧跑了两步,凑了上来。

“你做什么?”封琳回过头,给了他一个爆栗。

封朔揉着头,还笑嘻嘻的问:“你们在说什么,我也想听听。”

封琳自然不会跟他说,敷衍道:“我们说的都是十五岁以上的话题,你凑什么热闹。”

“可我再过几天就十五了啊?”

“那就几天后再带你。”封琳简单粗暴的把封朔噎住,看了一眼时间,提议道,“已经快八点了,我们先过去检票吧。”

几个人到了检票口,那边已经排起长龙。人山人海的,黑压压的一片,李一寒不愧是拿了金曲奖的歌手,人气真的很旺。

虽然人多,但看得出来承办方的现场组织能力还是不错的,检票效率很快。排了没一会儿,封琳四个人就顺利的进去了。

封琳和余笙的座位没挨在一块,进场后就分开了,各自寻找自己的座位。封塑买的两张票在最后排的正中央,封琳对这座位甚感满意。

“就不知道等下睡觉会不会太吵。”封琳坐下之前扫了眼四周,没看到什么音响设备。

封塑坐下来后,有些激动的左顾右看,如果让他知道封琳现在的心思,估计得气得吐血,他幸幸苦苦抢来的票,可不是让她来睡觉的。况且,有谁见过,有人会在演唱会上睡着的,那心是得有多大啊。

封琳表示她也不想啊,出门时她感觉还好,但不知道穿书是不是还要倒时差,这会子困意一阵一阵涌来,于是,在坚持到李一寒开始唱第一首歌的时候,她~睡~着~了。

封塑看得入神,一时也没发现封琳的“异状”。

“接下来,我将请一位现场观众来和我合唱这首‘独占爱情’。”在唱完几首歌之后,为了活跃现场气氛,江一寒准备跟现场的观众来个互动,随机挑选一位幸运观众和他合唱一首歌。

独占爱情是江一寒的成名曲,也是他的歌曲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首。

果然,观众席上瞬间沸腾了起来,观众纷纷起身挥动手上的荧光棒,高喊“选我。”

“这样吧,为了公平点,请让我们的灯光师转动舞台灯,我们倒数三个数,灯光停的位置最中间的那位观众,就上来和我合唱这首歌,好不好?”江一寒阐述了一下游戏规则。

观众轰然应好。

灯光开始转动,落在观众席上,形成一个白色的圆圈。

“三!”江一寒开始倒数,俊秀的脸上悬着一抹笑意。

“二!”灯光一路扫过观众席,舞台上的大显示屏随着灯光移动,闪过各色各样的人脸。

“一,停!”不知道灯光师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灯光最后定格在了最后一排的正中央。

“天啊,是我吗?”惊喜来得太突然了,白色的灯光撒在封塑的身上,他起身探头打量着灯光的面积,以确定他是不是在正中央,他目测了一下,“好像左边偏宽了点,看来是我左边的人了,这么幸运。”他朝左边看去,然后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舞台上的大屏幕正中央,一个漂亮的女孩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纤细的身体窝在座椅里,歪着脑袋,睡得正香。

摄像师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变态心理,还把镜头拉近,给了她一个脸部特写。

女孩的五官精致,纤长的睫毛此时一颤一颤的,仿佛一副画般,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嘴角还挂着一缕晶莹反光的口水。

现场一片诡异的寂静。

“嘘~,别吵醒她。”李一寒在嘴边竖起手指,在话筒边压低声音地说。但他的话音未落,那女孩旁边的人已经将她叫醒。

封琳顶着现场这么大的噪音都能睡着,还是被旁边的一个阿姨摇醒了。她睁开双眼,不好意思的抹了一下嘴角,然后恍恍惚惚的看向四周。

哇靠,这光怎么这么刺眼,谁这么没有公德心,不知道强光照射眼睛会眼瞎吗?

封琳摊开一只手掌,覆在眼睛上,遮挡一些光线。

“这位女士,麻烦你上到舞台这边来,谢谢。”李一寒见她醒了,便出声邀请道。

封朔回过神来,捅了捅封琳的胳膊,“姐,叫你呢。”

“什么?”封琳刚睡醒,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一寒见她还没反应过来,用话筒补充说:“对,就是你,请你过来舞台这边。”

封琳被封朔推了一把,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毛病,还用一只手捂着脸,好像谁稀罕瞧他那张破脸似的。

封朔内心:有一个这么丢脸的姐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一起跟着丢脸,我还要替封家保留最后一丝颜面。嗯,Fighting!

封琳茫然地从最后一排走到舞台上,上台后她的脚有些发软,她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有些局促地看向李一寒。

李一寒仍然用他那独有的温润如玉的嗓音问道:“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我姓封。”

“哦,封小姐,请问你是一个人来看演唱会吗?”

“不是,我和我弟弟来的。”

“哦,你弟弟在哪,你指一下,我看看。”

“那边,就坐我旁边。”咦,人呢?封琳指着最后排的中央,和她相邻的一个座位上空空如也。

好在李一寒也没有揪着这话题不放,他好奇地问:“我能否问一下,我的歌很催眠吗?我看你刚才在那边休息了一会。”

封琳好似做坏事被老师揪住了一般,连忙窘迫地摆摆手,“没有没有,是...我的问题,可能我今天太累了,嘿嘿。”我怎么敢说你的歌催眠,或许有那么一些催眠,也不能直说不是,现场这么多你的粉丝,不要命吗。封琳觉得她还是很机智的。

李一寒眼底似有流光闪过,粲然一笑,“哦,好吧。”

接下来,就进入了正题,李一寒和封琳合唱“独占爱情”。

其实封琳不会唱这首歌,所以她全程都在假唱,对,就是俗称的对口型。不过她本来就是陪衬,观众也不会在乎她唱没唱或者唱得怎样,李一寒的歌声就已经足以带动全场,台下的观众还自发地组织哼唱起来。

优美地旋律接近了尾声,但歌曲里面婉转温柔的情意仍在人们的心中回旋。这首歌确实好听,讲的是一段有始无终的爱恋,始于她无意间的回眸一笑,终于一句云淡风轻的再见,然而,却再也见不到了。

封琳听过一次便已经会哼唱几句,就是觉得有些悲伤,她不喜欢。

封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在座位上坐了良久,她才回过神来。待到快要曲终人散时,封朔才慢慢走回来,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封琳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他。

演唱会结束了,李一寒在舞台上谢了幕,把目光投向最后排中央的位置,一道纤细的身影汇入了退场的人流。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突然很想认识这位姑娘。他犹豫片刻后,从工作人员那里拿了个口罩戴上,朝着大门口冲出去。走出体育中心门口,他用目光搜寻四周,那道身影却已经廖无所终。

数年之后,李一寒总会想起,如果他当时没有犹豫,直接过去拿到封琳的电话,是不是结局会有所不同。有时侯几秒钟,却足以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始于她一场无厘头的酣睡,终于他的......等等,还没完。

公交车上。

封琳在听完封塑略带夸张语气地描述她刚才的囧态之后,她很丧。

难怪她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宛如看一个智障。她感觉她是没脸见人了,好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啊。

封朔觉得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姐,不好打击太甚。毕竟封家的脸面还有他撑着嘛,至于他姐...嗯...丢人就丢人吧,又不是没丢过,他试着开口说几句安慰的话。

“姐,虽然李一寒很红,但体育中心的场地也是有限的,这场演唱会最多也就几万人去看而已......”

“你...闭嘴。”封琳恨恨地甩了他一个眼刀。

“姐,这么多人也没几个认识你的啊,哦,除了你那两个同学,还有宜馨表姐上次说要去看,不知道有没有去。”

“滚。”封琳胸口仿佛被狠狠插了一刀,对着封朔怒目而视,像一只会随时暴起的小母狮子。

“这也没事,不就是流口水嘛,我也流过啊。”

封朔觉得这件事给封琳留下了这么大的阴影,啧,看把她气得。于是决定牺牲一下自己,通过贬低自己来安慰安慰她。

“你...”,封琳踢了封朔一脚,把墨镜和口罩从他脸上扒拉下来,戴到自己脸上。

封朔一时没防备,被抢了脸上的装备,连忙低下头,有点着急的开口:“你别抢我的口罩啊,好歹给我留一件,我怎么办。”

封琳杀气腾腾的瞪着他,“你以为谁多稀罕瞧你那张小破脸啊,回家再收拾你。”

当天晚上,封朔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幸好在老爸老妈的庇护下,保得了一条狗命,此乃后话,略过不提。

一条漆黑幽深的断头小巷里,一个穿得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被人拎着衣领提起来贴在墙上。

“琛哥,你说怎么干?”一个染着红头发的人朝那年轻人啐了一口,转过头来,朝着巷子口询问。

从巷子口缓缓走过来一个俊俏的小哥,操着一口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不紧不慢的开口:“打一顿后把他裤子脱了,让他长长记性。哦,注意别打脸。”

“傅廷琛,老子要到老师那里告你,王八蛋。”被按在墙上的年轻人愤怒的嘶吼,奋力地挣扎了几下,又被按了回去。

傅廷琛狭长的眼眸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去告吧,就你平日里的作为,看老师是信我还是信你。”说完,似乎想起来什么,他又提醒了一句,“下手注意点,皮外伤不要太明显,弄个骨折什么的,回头也可以说是他自己跌的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