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听说你要从良宫与封琳傅廷琛小说阅读

听说你要从良宫与封琳傅廷琛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1 09:16
最近网上都在找男女主角封琳傅廷琛的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小说名为《听说你要从良》,是前阵子网上大火的作者宫与的最新创作,小说情节感人,封琳傅廷琛的爱情和三观,绝对让书友们毫无吐槽点可说,《听说你要从良》是一本不错的小说!

听说你要从良第一章

雨沥沥地下着。

街上行人稀少,时不时有几辆小车飞驰而过,溅起一大片水花。

一座教堂里,一场筹划已久的婚礼正在井然有序地举行。教父郑重地宣布礼成,娇俏的新娘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的丈夫,观众席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激动的起身鼓掌祝贺。

教堂的大门咣的一声,被一把推开。嘈杂的雨声、呼啸的狂风瞬间闯了进来。一个浑身湿透了的男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进来,仿佛每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狞笑着举起□□,嘣的一声,子弹从空洞的枪口里宣泄而出,真奔新郎......

“傅廷琛,住手!”封琳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额头布满了一层细汗。原来是一场噩梦,怎么感觉这么真实。

咦,闹钟还没响,我还要再睡一会。封琳翻了个身,眼皮又慢慢的搭上了。

“卧槽。”她猛的睁开了眼睛,直瞪着床头一盏亮着橘黄色灯光的兔子灯。她不是在家睡觉吗,这灯显然不是她的风格,她不会一觉睡到别人家里去了吧。

又做梦了?她闭上了眼,默数了三秒后睁开,那兔子灯依然静静的杵在那里。闭了睁,睁了闭,尝试几次后,她放弃了。

她耷拉着眼皮,慢吞吞地坐起来,用手将自己彻底拍醒。

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她惊了,她是怎么穿过几重门,爬上别人家里的床睡觉的?她挠了挠疏散的头发,有些慌张地爬起来,一脚踏空,从床上咕噜地滚了下去。

她忍着痛楚,屏气凝神,听着四周没有什么动静,才敢深深地抽出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向房门走去。

现在是清晨六点钟左右,天刚蒙蒙亮,大部分人都还沉眠在梦乡里。虽然外面天色已经微亮,但屋子里还是一片乌漆嘛黑的,封琳摸索着扶手,一步一步地踱下楼梯,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没人发现。

我轻轻地来了,那就让我悄悄的走吧。

眼看大门近在咫尺,大厅的灯却亮了起来。

“咦,你在做什么?”开灯的人看着黑乎乎的客厅突然出现一个人杵在中间,不由得吓了一跳。

封琳战战兢兢地转身,看见一半大的少年歪着脑袋,一脸问号。

这少年看着年纪不大,涉世未深,正处于单纯的年龄段。出于本能的求生欲,什么阿姨早上出来溜达,看见你家的门没锁,进来帮你关好,么么哒,不用谢,这种鬼话都从她脑海里蹦了出来。一边又为自己这种龌龊的心思而触目惊心。

封琳啊封琳,枉你还是个读了十几年书的二十六岁成年人,你怎么能这么堕落地去蒙骗一个单纯的孩子呢?这是祖国的花骨朵儿,新时代的希望啊。

看着那少年噔噔噔的小跑过来,封琳瞬间下了决定。

好吧,我选择堕落。

还没等封琳开口,少年笑嘻嘻地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姐,你是不是要离家出走,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不过你走之前,你要把你的平板电脑,写好遗嘱转给我,保证给你保密。”说到这里,他扫了一下四周,“等等,我给你拿纸和笔去”,蹬蹬蹬一溜烟冲上楼去了。

封琳:“啊?”

“叮咚,欢迎成为本系统第一位宿主,正式进入白色天空小说。”

封琳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是谁,谁在说话?

“啦啦啦,是本系统在说话啦。”又响起了一个回音,与此同时,封琳的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个白色光团,形状像只小白熊。

“你能听到我的想法?”封琳满脑子的疑问。

“当然啦,你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跟我交流。”

封琳有个不妙的感觉,“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忘了啦,是你自己说的,你要一脚踹死傅廷琛这个智障,我只是给了你这个穿书的机会。”

“我还说了,我要把这本烂尾小说作者的脸打肿,你怎么不给我机会?”

“呃......很抱歉,原作者现在应该已经到火星上了,我们同事一时冲动,把他绑上了火箭......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

“所以我现在是在小说里的世界,我可以去踹傅廷琛了?”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你现在是封琳,如果不能改变这本书的结局,你的结局也会和书中一样。因为掉坑里的读者怨念太重,影响了气场,所以我们对这本书启用了修正程序。我们选择了你来做这本书的修正人。”

封琳?封琳是白色天空里的一个小炮灰,她祖父与书中男主的祖父是知交好友,有一次喝醉了酒,有过给她和男主指腹为婚的戏言。后来封琳凭着这个,一度以男主的未婚妻自居,且处处针对女主。她是被傅廷琛从十八层的高楼推下去的,还伪造成了自杀。

封琳一点也不想体验一下高空坠落,“我可以拒绝吗?其实我想了想,傅廷琛还是挺可爱的,我一点都不想踹他,呵呵。”

“来不及了啦,在你跟我说话之前,确实是可以拒绝的,但你已经问了这么多问题了......”

“哈哈哈,你是在开玩笑吗?”封琳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JPG

小白团子拨浪鼓式摇头。

“那我建议你回忆一下你的第一句话,你给过我拒绝的机会了吗?你现在才说,会不会觉得晚了点。”

小白团子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磕巴道:“那、那怎么办,今天是我第一次做事,可不能搞砸了呀。”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补救措施?比如,写申请。”

“哦,对、对,这种申请走程序大概需要一个纪时,换算成这边的时间也就是十年,你放心,很快的,我现在就去。”小白团子化作一道光,不......见......了。

十年?封琳一听,惊了,“喂?喂?喂?”她连唤了数声,脑海里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

封琳捂着脸,懊丧的叹了口气。这年头连系统也是临时拉来凑数的吗?十年后她应该也就只剩下一堆骨灰了吧。走之前,好歹把修正的方式透漏一下行不行?

她光想一想,就觉得头疼。

封琳现在就像一个还没怎么读过书,就要奔赴考场的孩子,充满着无助和绝望。哦不,不是考场,是修罗场。

“姐,这是纸和笔,你就简单地帮我写一下。”

封琳:“......”。如果没记错,这应该就是封琳的亲弟弟封朔,书中后期典型的花花公子。

封琳睨着他,接过笔纸,大笔一挥,把写好的纸撕下来,往他脑门上一拍,“不谢”,施施然的回了房间。

封朔脸上的纸飘落下来,被他握在手里,一个难看得像虫爬的“滚”字印入眼帘。

现在还是暑假,作为高中生的封琳可一点也不清闲。上午是音乐暑期班,下午是英语补习班和武术课,一天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

原想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封琳被老妈从柔软的被窝中拖了出来,愣愣地看着被塞到手里的课程表。是谁说放暑假的学生是自由的小鸟,从那儿来的自由?瞧这行程,恐怕还不如去上学呢。

封琳磨磨蹭蹭在洗手间里刷了二十分钟的牙,她老妈纪秀青女士突然闯进来,抽过她的毛巾沾了点水,往她脸上一抹,早餐和书包往她的怀里一塞,就将她扫出了家门。

纪女士,你这样下去是会失去你的宝贝女儿的。

她感觉自己嘴角的牙膏没擦干净,更别说眼睛里的眼屎了。

封琳像一朵可怜的小白花,蔫了头,无精打彩地在街上慢悠悠的晃荡着。

难道自己就这么混吃等死,等着傅廷琛这狗男人来推自己。浅意识里,封琳还是觉得自己先找上门为好,趁着傅廷琛羽翼未丰,还大有可为。但是这人现在在哪呢,原书中傅廷琛出场时已经是二十多岁了,一股子霸道总裁范,但女主偏偏喜欢的是温文尔雅的男主,在这场求而不得的追逐之中,持续黑化,最终成为了可以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大反派。

原书的后期有过关于他读书时期的几段回忆,但是都没有出现明确的地址。

“封琳!”封琳正低头沉思,准备捋一捋剧情,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突破口。背后响起了她的名字,好像有人在叫她。她回头转身,一个女生兴冲冲地直扑过来,跟她抱了个满怀。

“余笙?”封琳的脑海里适时地出现了眼前这个女生地名字,封琳不自觉地念了出来。这是一个没在书里出现过地角色,不过看起来她跟封琳很熟。

余笙拉起封琳的手,着急地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慢吞吞的,我们快迟到了啦,快点。”说着,不等封琳回应,拖着她就往前跑。

她们总算赶在了上课铃响的前一秒踏进了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两人的位置是前后座。也因此,经过几次交头接耳,封琳总算弄明白了,余笙是封琳在这上课认识的死党。

课间,封琳趴在桌子上准备眯一会。早上这么早起,又遇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

“余笙,你不是说一直抢不到李一寒的演唱会门票吗?我刚好空出来一张,可以送你。”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郑东延。”

这环境,这姿势,睡是肯定睡不着的,封琳也没想要睡觉,等一会儿就又要上课了。她半眯着眼睛,被迫听着余笙激动的跟一个男生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会儿话。

上完课,两人结伴回家,余笙拿着一张演唱会门票,翻来复去的看,走路还一颠一颠的。封琳看她八成已经着魔了,刚刚一辆自行车撞过来,要不是封琳眼疾手快把她拉开,她少不得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封琳不得不提醒她,“注意看路,你拿的只是一张门票,可不是金钟罩、铁布杉。”

余笙嘟囔道:“你不知道,这张门票可难抢了,费了我几个晚上的功夫也没抢到,现在捏在手里还是没有什么实感,封琳,你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封琳:“......”。得,这孩子没救了。

封琳不想理她这种犯蠢的要求,剜了她一眼,表明她并不想跟二货说话。

但余笙显然没有这种自觉,她还是自顾自的嘀咕着:“没想到郑东延居然能够买到,厉害。”

封琳一个趔趄,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扯住云笙的手腕,郑重其事地问道:“你说谁?”

余笙弱弱地又重复了一遍,“郑东延啊。”

郑东延!难怪之前她就觉得这名字耳熟,这是作者另一本书的反派角色。

这本书和白色天空合称姐妹篇,封琳看过前几页,后面没时间就搁下了,不过她清楚的知道,余笙不是女主。按照这个作者的逻辑,能跟这些主要角色扯上不一般的关系的,一定不会是可有可无的,不是主角,那就是炮灰。

郑东延为什么要送余笙门票?

封琳看着面前软萌的女生,希望自己的当心是多余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