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高能老公帅爆了》秦斯顾桑桑小说在线阅读

《高能老公帅爆了》秦斯顾桑桑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3 14:23
小说名字叫做《高能老公帅爆了》的小说,是作者弦外之音倾心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讲述了秦斯、顾桑桑的故事,小说《高能老公帅爆了》内容精彩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高能老公帅爆了第二十五章 合作丢失:“看你的本事再说!镜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她狂,徐简比她更狂,这两人待在一起,一刻不张狂就浑身不对劲。

高能老公帅爆了第二十五章 合作丢失

徐简的口气很恶劣,可在顾桑桑听来也无可厚非,只有不了解他的人才会去在意他的口气和态度,但只要你稍微了解他,就会知道,这是个虽然狂傲自恋、但实际上仗义疏狂的天才。况且,天才都是有脾气的,尤其是徐少这种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的大少爷,更养出了一身子的少爷脾气。

尤其是,徐简话里的意思,一下子就让顾桑桑忽略了他的高傲和狂放,眼睛一下子发光发亮:“真的?你想让我的设计作品进驻‘镜花’还是‘水月’?”

“你想得美!”徐简毫不犹豫戳破她的美梦,斜着眼语气嚣张:“你的作品还远远不到可以进入镜花水月的水准,最多就是随便放在哪个杂牌里凑凑数,看看能吸引到多少顾客。”

“镜花”和“水月”分明是两个女性时装品牌,其中,“镜花”面向的是少女,从12-20岁之间的少女时装,风格偏向甜美清新,个性可爱,色彩明艳,没意见衣服都是纯手工的精工细作,面料和颜色都采用更能凸显少女青春活泼的风格。

而“水月”的产品风格则更偏向于少妇贵妇类型,风格高雅端庄、性感迷离、成熟知性等,做工同样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每一款时装,哪怕是一件小背心,都有一个浪漫唯美的故事。深受全世界贵妇夫人们的喜爱。

镜花水月,在古诗中,指的是灵活而不可捉摸的意境。

而徐简,则将他脑海里那些灵动跳跃丰富的灵感,转化成了一件件具象化的衣服。

这两个牌子,在国际上都有很大名气,价格定位在奢侈品上,只是创立时间尚短,品牌文化底蕴还不够,所以目前在国际上的地位还无法跟夏奈尔、爱马仕、迪奥等大牌相比。但镜花水月的发展前景是无限的,未来,它的品牌会流传得多么远,现在还不得而知。

徐简名下创立的公司有不少,除了“镜花”和“水月”这两个品牌之外,还有不少比较大众化的品牌,在国内也拥有非常广泛的市场。

顾桑桑支着下巴考虑了下,若有所思:“只是普通品牌的话,感觉有点降低我作品的格调啊。要不这样吧——”她仔细想了想,突然有了好主意:“作品要以我的名义去发布,如果能普通品牌中获得不错市场反馈的话,我要求成为‘镜花’的设计师。”

她倒是真敢想。

徐简看着她那张自信飞扬的俏脸,散发着太阳般璀璨耀眼的光辉,肌肤雪白细腻,如同上号的羊脂玉雕,眉目清秀而平和,但这一刻,那柔和的五官,不知不觉地飞扬着一抹跳脱和张扬,展露出强大的自信。

这样风华正茂、信心满满的她,不知怎的,徐简突然觉得呼吸有些急促,明明这个女人张狂得不行,他却一点都不觉得讨厌,相反,还对她产生了一丝丝……欣赏。

顾桑桑挑眉:“怎么样,行不行?”

“看你的本事再说!镜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她狂,徐简比她更狂,这两人待在一起,一刻不张狂就浑身不对劲。

徐简低头看了她一眼,又戳了戳画稿:“说吧,价钱?”

“一百万。”

徐简嘴角一抽:“全部?”

“单独。”顾桑桑一点都不跟他客气。

徐简觉得自己真是低估了她的无耻,这么十几张画稿,她居然好意思一张就要上百万的报酬?狮子大开口成这样怎么不去抢劫?

“全部一百万,这是我最大的限度。”

顾桑桑不屑地撇撇嘴:”听说徐少家财万贯,没想到是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连这么点钱都出不起,说出去丢人现眼哪。“

靠!一百万都已经是他三思之后的价钱了,这女人居然还敢嘲讽他?要不是看中她的天赋,为了以后能够有机会继续合作的话,她这十几张稿纸卖给别人的话,最多就是个废纸钱。

顾桑桑叹了口气,略显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轻叹一声:“算了,一百万就一百万吧,早知道堂堂徐少这么小家子气的话,我就不特地过来一趟了。”

明明已经被她占了很大便宜,居然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欠扁模样,徐简心里呕得要命:“彼此彼此,你还是顾家千金呢,还跟我斤斤计较,跟多缺钱似的。”

“我本来就跟缺钱啊。”她对他的嘲讽不以为意,低头踢踏着脚下的进口丝绒地毯,

徐简这才想到她的身份,刚才阿泽去接她过来的时候,他无聊就在网上查了顾桑桑的情况。一时间有些讪讪,见她没有在意,心里稍微安心。

顾桑桑站起来,笑眯眯地看着他:“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

他也报以一笑:“只要你有本事!”

离开徐简的小别墅后,还是阿泽把她送回去。顾桑桑心情非常轻松愉快,

她最近正为了资金的事情发愁,虽然有顾繁给的一千万,但那一千万最多只能用作启动资金,今后好多地方都要用到钱。

伸了伸懒腰,顾桑桑暗暗鼓励自己:从现在开始,她不但要好好学习,还得努力赚钱,不然真的寸步难行啊。

时间匆匆,距离艾洛格学院招生考试还有三天,顾桑桑手头上的事情越来越多,几乎忙的脚不沾地。顾繁特地为她找了不少各方面的家庭教师,顾桑桑争分夺秒恶补了不少课外知识,受益匪浅。

这天,艾洛格学校的招生报考名额已经发放,只有高考分数超过分数线才能得到考试名额。顾桑桑的分数正好超过二十多分。在中午就收到了艾洛格学院寄来的准考证明和招生简介,她拿着制作精美的信封,经过客厅时,从屋里走出来的蒋云夕立即两眼盯着她。

“姐,这是什么?”她凑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让我看看好不好?”

顾桑桑根本就不想理会她,将手垂下径自往卧室里走去,蒋云夕却像是没看到她那拒绝不悦的目光,依旧跟在她身后。

“你出去!”顾桑桑根本不想看到她,如今,她们两人已经关系决裂,蒋云夕居然还能像没事人一样,也真是服了她。

蒋云夕:“姐,你不要这样对我嘛,我只是好奇想看看而已,又不会拿了你的东西。你干嘛对我这么冷淡?”

她撅着嘴巴,很是无辜委屈地说着,漂亮的脸蛋上,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

顾桑桑冷冷勾了一下唇角:“蒋云夕,我让你出去。而且,也别叫我姐,我受之不起。”

“顾桑桑,你不要太过分,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站在这里?我告诉你,我想去哪里都可以,你管不着我。”蒋云夕也火了,再也顾不上伪装,连上露出不耐烦躁的厌恶深色,咬牙切齿道:“我处处忍让你,你为什么还要跟我作对?我敬你是我姐,什么都依着你,可是你呢?取笑我,嘲讽我,现在连见都不想见我。”

她越说越委屈,眼睛猩红:“难道,我哪里做得不好么?”

顾桑桑十分从容地理了理额前几缕碎发,看向她的目光寒若冰霜:“蒋云夕,那我问你,我对你那么好,这么多年,你为什么还要对我嫉恨在心?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蒋云夕顿时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姐姐,我什么时候对你嫉恨在心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很爱你的……”

她抖了抖鸡皮疙瘩,被蒋云夕恶心到了。

两个女人而且还是仇人,居然恶心巴拉地谈爱,听得她鸡皮疙瘩都在哆嗦。

“我重申一遍,我不爱你,请你先出去好吧?”面对这种已经把做戏当做生活的人,顾桑桑除了无语之外别无他想,三两下将蒋云夕推出去。

傍晚时,顾桑桑出去了一趟,再回来时刚走进卧室,就发现里面的摆设有些不对。她脸色一变,急急忙忙打开书桌的柜子,翻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中午刚刚寄过来的准考证明。

顾桑桑一惊,心脏差点跳出胸口。

怎么会不见了?她记得明明离开前还特地检查了一遍,那准保证一直都放在柜子里面,就跟艾洛格的学校简章放在一起。可她才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回头东西就全都不见了。

而且,她离开时,明明把门上锁了的。

她心头一凛,立即冲到蒋云夕的房间里去,门虚掩着,她在外面看了一眼,并没有看见蒋云夕,却在她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存放着各种银行卡的小箱子。

准考证的事,一定是被蒋云夕拿走了,不然,谁能有她房间里的要是,而且,还能把时间摸得那么准,摆明就是故意搞破坏。

顾桑桑心里恨恨,双拳紧握,指甲几乎把手心穿透。

她顿了顿,将那存放着银行卡的小箱子拿在手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内,直接将箱子丢到床底下,然后立即打开手机联系了艾洛格学校负责招生的老师安妃。

“安老师,你好,我准考证丢了,您能不能再帮我补办一张?”

……

补办是可以的,只是又要花费一天寄过来。好在那招生老师只是轻责几声,却没有说不给她补办的话。挂完电话来到楼梯口,就听见楼下客厅里,蒋云夕正在跟蒋兰心撒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