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病态暗恋明静简琛放翁与猫小说阅读

病态暗恋明静简琛放翁与猫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4 10:19
《病态暗恋》是一本都市恋爱小说,作者是放翁与猫,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明静简琛,小说剧情大起大落,文章内处处留下伏笔,节选《病态暗恋》段落:男人落在明静身上的目光温柔,他伸手想去摸明静的脸,却被明静后退一步躲过了,手在空中停了一下,最后落在小黑猫的头上揉了揉,他说,“还有,你昨晚一直在喊大橘。”

病态暗恋021.睡眠

明静睁开眼睛,是已经熟悉的天花板色彩。

想起昨晚做的梦境,她坐起身来,心有余悸地抬手摸向脖子,脖子顿时传来冰凉的触感,如同冬天的冰水,冰得明静一个激灵,陡然回过神来。

昨晚的梦境,不,准确地说,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梦,而是现实。

明静将冰凉的手举到面前,翻开掌心,很干净,没有沾染一点其他的颜色。

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将脸埋进双手掌心,用力嗅着,没有印象中那股生铁的锈味。

明静这才意识到,她的衣服被人换过了,换成一套样式普通的棉制睡衣,胸前是只可爱的小兔子。

明静猛地瞳孔放大,下一秒,她直接掀盖在身上被子,用力过猛,被子被掀落在地上。

她慌乱地在自己的身上四处检查,甚至还撩起衣服看向肚子胸前,挽起袖子和裤腿查看,最后,她的目光在下身略略扫过,心里高悬的一块石头轻轻落了地。

她环抱着自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神色有些疲惫。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敲门声很轻。

明静很疑惑,男人这是怎么了,之前来找她的时候,他都是直接开门,怎么这次居然先敲门了。

没想出原因,明静还是起身打开门,门外,男人抱着小黑猫倚在门边,他昨晚似乎没休息好,眼睛下眶有淡淡的乌青色,敲门的动作也有气无力,整个人弥漫着一股又丧又颓的气息,像小言文里颓废的美男子。

明静开门,正好看到他手举在半空中,准备再敲门。

门被打开了,男人抬眼,一双无神的眼睛看到开门的明静后,顿时有了光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明静,没移开过一分。

明静对上他的目光,询问:“可以吃饭了吗?”

男人摇摇头,他低头想了想,伸手将猫咪递给明静,明静下意识地接住,他又从兜里摸出一盒药,一同塞给明静,说:“这是安眠的药水,每晚喝一瓶,对睡觉很有帮助。”

明静把猫咪抱进怀里,拿起药盒看了看,上面写着一连串看不懂的英文,但睡觉的英文,明静还是知道的。

扬扬手上的药盒,明静不明所以地看向男人。

她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个,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安眠药呢。

男人想了下,指着药盒上的英文解释:“你昨晚说了一晚上梦话,还哭了一夜,这个药是医院新开发的药物,里面的成分都是取自草木,对睡眠很有帮助,对身体的损害也比安眠药低很多,你可以试一试。”

“谢谢。”明静收起药盒,她举起手上的猫咪,问,“那它呢?你把它给我做什么?”

“恭喜你,活过昨天了。”

男人落在明静身上的目光温柔,他伸手想去摸明静的脸,却被明静后退一步躲过了,手在空中停了一下,最后落在小黑猫的头上揉了揉,他说,“还有,你昨晚一直在喊大橘。”

“现在,你可以想想今天该怎么活下来了。”

明静有一瞬间的失神,她想起记忆里那只肥圆的大橘猫,轻声问:“你真的觉得,我的猫还活着吗?”

男人沉默许久,淡淡地说:“只要你想,它就一直活着。”

香浓的腥味从不断冒热气、沸腾翻滚的火锅飘出来,男人拉来椅子坐下,静静地看着眼前一锅猫,漆黑的瞳仁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半晌,他拿起桌上抹布,将手上沾上的鲜血仔细擦干净,慢慢端起碗筷……

“是吗?”

明静自嘲的扬起嘴角,她低头摸摸小黑猫的毛发,说,“照你这么说,好像只要我想,什么都能成真呢。”

“你有想做的事情吗?”男人看她,问,“或者,想见的人?”

明静失神地盯着猫咪看了好一会儿,摇摇头,说:“没有。”因为想见的人是不存在的,他只存在我的幻想里。而想做的事情都跟那个人有关。

片刻的安静,明静看向男人,问他:“你生过病吗?”

男人没有回答,他看了明静一眼,不再靠着墙,站直身体准备转身离开。

“我们今天来聊这个吧。”

明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清晰地落入男人的耳朵里,“我得过一种很奇怪的病,是一种所有都觉我病,可我觉得自己没病的病。”

男人停下脚步,但也仅仅只是一顿,接着他继续向前走。

明静关上门,回到房间里,先将猫咪放到枕头上,弯腰将被她扔到地上的被子抱起来放回床上,然后放任猫咪在她的床上跳来跳去,玩得不亦悦乎。

简单地洗漱完毕,明静打开衣柜,刚想挑普通的常服穿,脑海里闪过男人的话,想见的人以及想做的事情。

仿佛会永远待在黑暗里的少年拉着她的手,在漆黑的病房里,少女跟他说着外面的世界,游乐场、公园、博物馆、水族馆、动物园等等诸多好玩的地方,少女说得开心,少年也听得开心,在黑暗里响起的声音带着期待和向往。

少女绘声绘色地为他讲述古巷里举办的中国风华伞节,身穿或华丽唐服,或素雅汉服的小哥哥小姐姐举着古代的竹伞在古巷里拍照游玩,一抬头,整个小巷的上方密密麻麻铺满了各式各样的竹伞。

少女和少年依偎在一起,他静静的聆听少女描绘的未来景象里有着他的身影。

少女的头枕在少年的肩上,她伸出双手,在半空中比划,她说,等出院了,一起去参加华伞节,到时她和少年一起穿汉服,再买两把竹伞搭配,肯定会很好看的。

黑暗中响起的声音带着窘迫,少年知道外面的世界要用到钱买东西,他不好意思地说,他没钱。

少女愣了一下,随即笑得开心,她坐直身体,扑进少年怀里,嘿嘿地笑:你没钱,我有啊。出后去我养你,等你能赚钱了,就换你来养我好不好?

少年怎么回答的?

明静拿了两件常服,普通的外套和长裤,然后取出一件汉服日常上衣,关上柜门后,她想起来了。

她记得,她幻想中的少年说了——

“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