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病态暗恋明静简琛-病态暗恋放翁与猫小说阅读

病态暗恋明静简琛-病态暗恋放翁与猫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4 10:19
最近书友都叫小编推荐一本现代都市小说名字为《病态暗恋》,是由网络知名作者放翁与猫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明静简琛,作者放翁与猫对《病态暗恋》这本小说的文章内容描写的十分生动,把明静简琛的人物形象都写活了,本站提供《病态暗恋》在线阅读。

病态暗恋020.院长

南城私人疗养院。

牧城在院长的办公室等了许久,才等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子,她的五官并不漂亮出不出色,但给人一种干净温和的感觉,她长相普通,身材普通,但牧城看着她,就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看到有人来,牧城赶紧站起身,朝她打了声招呼:“你好。”

“啊,你好,请问。”

女人示意他不用站起来,从他身边走过,在院长办公桌后面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牧城看着她的动作,迟疑了下,询问:“请问你就是罗夏真,罗院长吗?”

“嗯,是的。”罗夏真将办公桌的一些资料收起来,放进抽屉里,拿起笔在手里打起转来,她打趣牧城,“是不是我看起来太年轻了,不像是院长?”

“这倒不是。”牧城尴尬地笑笑。

他前这里之前并没有详细调查过院长的身份,只知道她是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谁知道看起来并不像,眼前的罗夏真看着似乎才三十岁出头。

“我就知道不是,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再怎么不服老也还是老了嘛。”

罗夏真拿起镜子,端详镜子中的自己,摸摸眼角的细纹,叹了口气,放下镜子看向牧城,说:“你说对吧。”

“确实是这样,再怎么样人都有老的一天。”

牧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最后只能这么说。

闲聊结束,罗夏真直奔主题,她将手上打转的钢笔放下,十指交叉搁在办公桌上,问:“好了,警/察同志,请问你到这里来,是需要我们做什么协助吗?”

“是这样的,”牧城拿出一张照片放到办公桌上,推给罗夏真,说,“据我们了解,你的妹妹曾经在圣南精神病院当过实习医生,请问有这回事吗?”

罗夏真拿起桌上的照片,仔细地看了下,照片上是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护士的合照,站在最左边,穿着印有实习字样的医生白大褂,笑脸天真的女人正是自己年轻时候的妹妹——罗秋实。

“圣南精神医院?”罗夏真想了想,猛地想起来,她点点头,将照片还给牧城,说,“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当初我不同意她去那里工作,她还跟闹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死活不肯吃饱,把我给气得。”

“可以问下,你为什么不让她去圣南医院工作吗?”

牧城收起照片,目光在照片上的几个女人身上来回地看。

“嗯,这事很久了,我想想是为什么。”罗夏真重新拿起笔,她歪头仔细想了许久,过了好长一会,她才想起来,说,“好像是因为那个,谁来着,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当时就有那么一个利用心理杀人的家伙,好像叫什么君来着?”

牧城说:“秦君砚?”

“对对对,就是他。”罗夏真点点头,说,“当时有很多著名的心理学家以及医学领域的人联名保了他,他最终以患有精神病为由被送到了特别精神病院,我记得圣南医院的院长好像使了些手段,将他移了过去。对,当时我就是因为这件事不想让我妹妹到那里上班的。”

牧城继续问:“请问你妹妹现在在哪里?”

“秋实几年移民国外了,她老公是外国人。”罗夏真眨眨眼,手上的钢笔开始转动起来,她询问,“请问是有什么案件跟我妹妹有关吗?”

牧城挂起无害的微笑,说:“这倒没有,只是最近有一件案子跟圣南医院有关,所以过来问问。”

“原来是这样,”罗夏真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听到跟妹妹无关后,她扬起嘴角,温和地笑着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警/察同志你尽管提。”

“那,请问你认识简筱诗吗?”

罗夏真想了一下,摇摇头:“抱歉,我不认识。但如果是姓简的话,我倒是认识不少。”

牧城问:“比如?”

“比如你问的那家圣南医院,我记得院长就姓简,还有我们疗养院也有一个医生,他也姓简,不过今天请假了。”罗夏真相当配合,她没想多久,就将认识的简姓人物都说了出来,“大概就这么多。”

“谢谢你的配合。”

牧城得到一些情报,虽然这些东西看起来用处不大,对案件的进展也没什么帮助,但他还是很感激罗夏真的配合。

他站起身准备离开,罗夏真也起身将他送到医院门口,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牧城突然想起一些事情,他叫住罗夏真。

“罗院长,请等一下。”

罗夏真的身体一顿,她转过身来,看向牧城,疑惑地问:“嗯,还有什么事情吗?”

“请问你认识秦君砚吗?”

牧城朝她走来,走到一半再停下,两人隔着两米远的距离互相看着。

罗夏真低头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听是听过他的事迹,但真不认识他。”

“我听说你以前做过心理医生的助手,”牧城的眼睛紧紧地看着她,将她脸上的表情情绪看得仔细,他问,“那位心理医生,似乎就姓秦。”

罗夏真将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浅笑:“没错,那位医生姓秦,叫秦言。”

“是吗?”

她的表现回答,以及态度实在太过于自然,牧城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在说谎,他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罗院长当初为什么不继续学心理学,当心理医生,反而做了脑科医生呢?”

“怎么说呢……”

罗夏真陷入回忆中,她的目光飘远,缓缓地说,“可能是因为害怕吧,在那位医生的身边,我看过太多心理病患,很担心医者不能自医,以后也会变成那样。”

“是这样吗?”牧城低声问,他像是在问罗夏真,又仿佛在问自己。

罗夏真静静地看着,没有回答。

牧城与她的视线对上,她的眼睛里一片安静,平和,很自然,没有丝毫平常人遇到警/察被问话的紧张。

牧城收回视线,回到警车里,跟同事一起离开了。

罗夏真站在原地目送他们远去,站了许久,直到看不到警车了,她才转身回到医院里。

回院长办公室的路上,她遇到一个身材瘦削、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跟护士说些什么,似乎在叮嘱她哪位病人不能吃什么东西。

罗夏真面带笑容走了过去,问了声好:“简医生好呀。”声音俏皮,态度可爱,仿佛四十岁的皮囊下,那颗少女心永远不会消失。

中年男人抬眼看了下她,扶了扶眼镜,说:“院长也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