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病态暗恋by放翁与猫在线阅读

病态暗恋by放翁与猫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4 10:18
由网络知名作家放翁与猫所著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病态暗恋》,终于让小编给发现了,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明静简琛,《病态暗恋》意外给读者带来了不小的惊喜,因为《病态暗恋》的内容十分的精彩,明静简琛之间的小互动也是十分的不寻常!

病态暗恋019.医院

南城这几天气温骤降,近日来不断的犯罪案件让不安的人心跟着气温一降再降。

男人走在街道上,他四下观看,发现这几天路边走动的人越来越少了,就连商店,好多也都准备打烊了。

易善购,明静工作的地方,原本24小时全天营业的便利店也早早地关门了。

男人看到之前和明静一起值班的女人,她活力不再,微抿着唇,神情有些冷漠,正踮起脚尖,手拿一根转杆,伸长手去转动门帘。

男人从她的身边走过,今天他没有戴鸭舌帽,一张俊秀的脸完完全全展露在渐暗的天色下,唐恬恬看到了,没有任何的表情,她淡淡地看了男人一眼,转头继续捣鼓门帘,仿佛男人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

有辆漆黑的摩托车在便利店门前停下,手腕缠着绷带的男人朝唐恬恬扬手:“恬恬,回家了。”

唐恬恬知道哥哥来了,头也不回地应声:“好,你等我把门关好。”

男人从摩托车经过,眼角的余光落在男人的手腕上,再从他座下的新摩托车移开,收回目光,抬眼继续看向前方的路。

突然,一个男人迎面撞了上来,幸好他反应快,一个侧身,躲到旁边去了。

但肩膀还是避不可免地被撞了一下。

“抱歉抱歉,没事吧?”

又不小心撞到人了,牧城觉得自己在走路时想事情这个习惯要好好改改了。他停下脚步,朝旁边被撞到的男人道歉。

“对不起,刚在想事情都没注意到路上有人。”

男人在被撞到的肩头上轻轻拍了拍,摇摇头,说:“没事。”

也是,不过被撞了一下肩膀。

牧城点点头,正想转身离开,突然发觉男人的五官有些眼熟。他叫住了男人。

“不好意思,”已经转身的男人闻言回身,侧头看向牧城,牧城越看他的脸越觉得眼熟,眼熟到他忍不住想起了某个印象深刻的人,他问,“请问你认识秦君砚?”

男人愣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恢复如常,他勾起嘴角,歪头,一副仔细想过,记忆中却查无此人的表情,他疑惑地问:“那是谁?”

牧城组织了下语言,说:“……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

“是吗?”男人嘴角弯起的弧度很完美,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完美,他说,“不好意思,我不认识。”

牧城鹰般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细节,半响,他问:“能冒昧问下先生姓什么吗?”

他的态度很好,问话也很有礼貌,但男人从他的语气里嗅出了审问的味道。

“我姓简。”男人垂眸想了想,抬头认真地说,“竹间的简,简单的简,我姓简。”最后一句,男人说得很轻,仿佛在做自我肯定一样,他说得专注认真。

男人走后,牧城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很长时间。

身为一个警/察,他没漏过男人听到那个名字时,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以及厌恶。

几年前被一场大火焚烧殆尽的精神病院,牧城记得,那家精神病院的院长就姓简。

而最近连环杀人案的受害者,经过警/方多方调查,已经可以确定其中大多数受害者均在一个地方工作过,那就是失火将所有医院及医护人员等各种资料烧光的圣南精神病院。

从受害者身边的人调查起,警方发现其家人或多或少隐瞒了一些事情,不然就是真的一问三不知,甚至连受害者在哪家医院工作过都不知道,有些甚至对家人慌报了工作地点。

牧城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在其中一个受害者家中调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受害者生前一张照片,照片上,那个受害者身穿印有圣南的医院名称字样。

他将此做为一个调查点查了下去,本来以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谁知一查下去,警/方发现,不仅已发现尸体的受害者,就连以往失踪的人口也大多跟这家医院有关系。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这家医院工作过。

现在正式立案的前局长侄女失踪的案件,从前局长的口中也了解到,他的侄女曾被送到那家医院治疗。

不过,牧城对此感到奇怪,经调查,以往的受害者以及失踪者均为该医院的前工作人员,而前局长的侄女,则是病患。

牧城还记得,那年的冬天是南城最冷的冬天,而圣南精神病院的那场大火,也是牧城遇到的最大的一场火灾,再大的暴风雪也扑灭不了。

所有的人只能在医院外,看着医院在火光中崩塌,被烧殆尽。

他的双手禁锢着一个不顾一切想冲到火中的医院病患,少女想挣开他的手,她一边挣扎一边朝火中叫喊。

她喊的是什么?

牧城记得那似乎是一个名字,或者一个称呼。

简……

简生?

简医生?

牧城记不清楚了,不过他知道一件事,那场大火的火势虽然大而迅猛,但庆幸的是,伤亡并不大,医院里的多数人员在第一时间就出来了,也早早打了消防电话,消防队员救了不少人,最后确定,死在那场火灾里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女医生以及一个男性医护人员,以及一个年老的病患者。

那个女医生,姓简。传闻她是该医院院长及副院长的妹妹。

---

男人从地上的住所回到地下室,打开房门,他灵敏地嗅到走廊里的血腥味。

男人的眉轻轻皱起,他随手扯下脖子的围巾扔到地上,直接朝血腥味传来的方向走去。

猎物是不可能从房间里出来的,而每个房间下他有安上小隔板,鲜血无法流出来。

走廊里会出现血腥味的可能性只有两个,一个是猎物的房间被打开了,血流出来了。

另一个则是……

男人不希望是第二个,一想到第二个可能,男人加快的步伐。

看到晕倒在猎物房间前的明静后,男人明显松了一口气,目光触及到她染血的双手,他失态地在她身边跪下,将她的身体四处检查了下,确定没有任何伤口,男人将明静抱在怀里。

他勾起嘴角,不同于在外面的微笑,他发自内心地笑,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