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病态暗恋放翁与猫明静简琛小说阅读

病态暗恋放翁与猫明静简琛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4 10:18
最近都闹书荒了吧!那么这本叫做《病态暗恋》的都市情缘小说,就是目前你的不二之选,是由作者放翁与猫倾心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明静简琛,讲述了明静简琛之间甜腻的爱情故事,作者放翁与猫说,明静简琛的人物形象,就是她现实生活中所接触到的,所以让人对明静简琛特别的贴切。

病态暗恋018.声音

昏暗的房间里,天花板悬吊着老旧的电风扇,呼呼呼地打转,却没能吹走室内闷热的温度。

少女背靠着房门,光线从房门上的长方形窗口照进来,落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光线中,有银色的颗粒在浮沉。

少女仰着头,眼神空洞,她茫然地看着阴暗处的电风扇打转,一下又一下,一圈又一圈,转两圈卡顿一下,像极了没有生气的傀儡,有人吊一吊就动一动,没人吊就安静地待在角落里,了无生气。

“你在看什么?”

角落里传来低哑的少年音。

少女如同有人操作的木偶,歪头看向角落,那里有个同样靠墙而坐的身影,只能看到人影的轮廓,细节看不清楚,但少年伸长搭在膝盖上的胳膊,纤细的手腕从宽松的袖口里露出来,线条分明,五指骨感修长。

少女收回目光,继续看向天花板,说:“……风扇。”

少年的声音充满疑惑,他问:“你看它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少女转头看他,神情仿佛在这一刻鲜活了过来,她眨眨眼睛,略夸张地说,“你不觉得这风扇应该修理了吗?我觉得我现在就像坐在烤炉里一样,浑身上下都是火,你都没感觉的吗?”

角落里的声音沉默片刻,又响起来:“可是,就算你一直看它,它也不会自我修复。”

“我知道。”少女耸耸肩,她把头搁在膝盖上,闷闷地说,“可是真的好热,我觉得一直看它,会凉快一些。”

少年懂了,他说:“心理作用。”

少女缓缓地点了点头,表示是这个意思。

“要不你过来这边?”

阴暗的角落里,少年抬起头,一双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好似夜空星辰的眼睛温柔地望着少女的方向,他说,“在阴暗的地方,会比光线亮的地方要凉一些。”

少女看看角落,又看看自己待的地方,觉得没什么差别,想了想,说:“不要,我不要待在暗的地方,什么也看不到。”

少年待在暗处,将少女的神情动作尽收眼里,他说:“是这样吗?可是我现在看你,你做什么动作在干什么,我都能看到,特别清楚。你看我呢?”

少女闻言,仔细地将角落里的少年打量了一遍,摇摇头:“看不清,不过还是能看到你在哪里。”

少年朝少女伸出手,嘴角轻扬,带着诱哄的语气,说:“既然这样,那你过来好不好?”

少女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好,正准备爬过去,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她抬头去看,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逆着光,明静看不清他的模样,只知道他穿着干净的白大褂。

少年的声音再次从角落里传来,咬字清晰的两个字:“舅舅。”

……

明静猛地睁开眼睛,少年的声音余响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她怔怔地看向天花板,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甚至觉得这是她记忆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梦。

明静无力地瘫在床上,困顿地眨眨眼睛,翻个身,她看到凌乱未干的发丝铺在枕头上,突然想起,她是在吹头发吹一半时睡着的。

揉揉眼睛,明静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身来,脑海里浮现出梦里少年的模样。

这两天似乎老是会梦到少年,想起少年。

明静以前也会梦到少年,偶尔也会想到他,但次数并不多,现在,被抓来的一天多里,光是做梦,明静就梦到两次了。

拿起吹风机,明静甩甩脑袋,打开按键,然后吹起头发来。

呼呼带着热度的风袭来,明静回想起梦中小房间里的闷热气温,她调低了温度,机口吹来的风便没有一丝热量,凉凉地吹着她的头发。

“……救、救……命!”

好像有什么声音混进吹风机的响声里,明静关掉吹风机,仔细聆听声音的来源。

“……有没有人在啊……救救我……”

是个女人的声音,夹带着哭腔。

声音似乎从挺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明静放下吹风机,穿上拖鞋,想去看看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刚走过镜子前,她看到镜子里披头散发的自己,斟酌片刻,她还是拿起了梳子,梳理好头发才打开房门出去。

站在走廊里,声音更明显了。

是对面吗?

明静看着对面的死门猜想,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明静在走廊里来回走动,边喊着“有人在吗”“你在哪”之类的话语,她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找人,是因为,她知道男人出去了。

两人打开浴室的锁后,男人跟明静说,晚饭已经帮她准备好放在冰箱里了,到时候拿出来放微波炉里热热就能吃了。

明静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滴着水,男人将事先备好的毛巾披在她头上,温柔地帮她擦头发。

她很不自在,从男人的手中挣脱开来,自己擦。

“我晚上才会回来,”男人对她说,“到时差不多到总结的时间了,你可以想想你活的概率。顺便说下,你猫的知识有点少,扣分。”

男人是笑着说的,像开玩笑。

明静打心底不想将它当成玩笑话,却还是感觉很像玩笑话。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任何一丝惧意涌上来。

循着声音来到一扇门前,这个房间距离明静和小厨房不远,刚好在两者之间,她贴在门上聆听里面的声音,里面有很大的挣扎声,以及女人断断续续地求救声。

明静试着转动门把,转到一半就卡住了。

她想起男人教她的浴室内锁的锁法,死马当活马医,她照搬着在这个门锁上试了一下。

缓缓地转动门把,在感觉摩擦到什么东西时,轻轻用力摁进去,咔嚓一声轻响。

明静一套开锁的动作还没做完,门已经可以打开了。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明静察看里面的情况,在看清里面的情况后,她推门的动作停下了。

入眼是一片血淋淋的鲜红色。

鲜红色的液体在地面上流淌,已经蔓延到门边了,明静如果没有先察看,进去的第一步会踩在血上。

明静看不清屋里的具体情况,她只能模糊地看到角落里有几个身影,七零八落地躺倒在地上。

很显然,这个房间没有感应灯。

明静看向门边,目光迅速在墙上找到一个双键按钮,齐齐摁下。

啪——

整个房间顿时亮了起来。

房间里的景象清楚地呈现在明静眼中。

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飞溅的血渍,天花板上也有溅射状的血迹,不大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东西,只有后面靠墙的角落里,扭扭歪歪躺倒着被绑起来的人,有男有女,他们像在血水里泡过似的,血浸透衣服,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明静数了一下,六个人,两女四男,虽然衣服被血染红了,皱巴巴地粘在身上,但不难看出,衣服的样式挺潮的。

其中一个双眼紧闭的男人,他身穿一条破洞牛仔裤,明静起先以为是被磨破了,仔细看,并不是这么回事,而是时下挺潮流挺受放浪不羁的年轻人喜欢的一款牛仔裤。

这几个人的年纪看起来都差不多,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你们还活着吗?”

对于自己的镇定,明静有些惊讶,她甚至没有一丝害怕和恐惧。

她想,这大概是因为当初在精神病院里看到大多可怖的画面造成的。

“救、救我……求求你,救我出去……”

房间的中间有一个女人,听到声音后,她艰难地抬起头,露出一张调色盘被打翻后的脸,她原先大概是化了浓妆,被血水弄花了。

她的眼睛被凝结的血块糊住,闭着双眼,努力地朝明静的方向蹭来。

明静低头看脚力的血水,眉头轻微皱起,不露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站在门外,为难地看着里面的女人。

女人用力地磨蹭地面,一点一点地挪到门边。

“求求你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明静上前帮她解开绳子,女人的口中一直呢喃着,临近她的身边,明静发现,女人的手腕、脖颈,以及脚腕,都有一道刀割口,已经结痂了,可能刚才挪过来的动作太大,伤口的痂被蹭到,殷红的血从裂开的痂里渗了出来。

空气里是一股浓浓刺鼻的血腥味。

明静帮她解开绳子的动作慢慢停下,她知道,这个女人活不成了。

就算现在送到医院,恐怕也救不回来了。

她看了眼房间的其他人,胸口没有起伏,都像死了一样躺在血泊中。

明静想,他们应该都已经死了。

死了!

这个字眼随着明静心底涌起的恐惧无限放大,她看着手上因解绳子沾上的血迹,重新将女人好好看了一遍。

她的死因,是被放血而死的。

女人好像死了,她无力地趴在地上,不再有任何喘息的声音,和动作。

明静坐在地上,眼珠子转了转,猛地一脚将女人踹推进房间里,血迹在地面上拉出一道宽宽的血线。

明静爬过去,伸手将门重重地关上。

砰!

很重的一声响动。

明静瘫坐在走廊上,她觉得每呼吸一下,鼻腔里都是血腥味,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浸泡在带有血腥味的空气里。

我会跟他们一样,被割腕放血,躺在血泊中痛苦又缓慢地死去吗?

谁也不会来救我,只有我自己,听着流血的声音,一分又一分加重的痛感,一秒又一秒逝去的时间、生命,然后死亡。

……不要。

明静感到全身的力气在这一刻被尽数抽走,眼前猛地一黑,她朝旁边倒了下去。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在一片黑暗中,明静安静的想:

冬天,果然很冷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