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凤起琅华谢琅华王玄-凤起琅华月下高歌小说阅读

凤起琅华谢琅华王玄-凤起琅华月下高歌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13:38
今天小编推荐一本古代穿越小说名字为《凤起琅华》,是由网络知名作者月下高歌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谢琅华王玄,作者月下高歌对《凤起琅华》这本小说的环境渲染十分的到位,谢琅华王玄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们眼前,本站提供《凤起琅华》在线阅读。

凤起琅华第四十三章 崔愠的报复

“你说什么?”谢琅华骤然一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如画,一脸错愕,面色阴沉如烧黑的锅底,眼中滚过冷冷的风。

萧氏也是一阵心惊跳,面色难看的厉害。

琅华与萧陌自幼定亲,这燕京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崔家何等门第?

怎会贸然上门提亲?

这要天下人如何看待琅华,岂非落得个水性杨花的名声!

如画看了谢琅华一眼,垂眸说道:“崔家来人替崔家六郎向大小姐提亲。”

崔家六郎几个字一出,谢琅华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难怪崔愠昨天晚上没有来报复她,她还纳闷呢!原来他早已算计好了一切,在这里等着她。

谢琅华冷冷一笑,好一个崔愠,果然知道什么对她来说才是致命的一击。

有什么能比让她声名尽失,被萧陌退婚,令她痛不欲生呢!

可惜他算错了,她待萧陌再不是从前的那颗心,如今只剩下满腔恨意。

“琅华,这是怎回事?”萧氏一脸担忧的看着谢琅华,崔家定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提前,这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如崔家那样的门户,是不屑与他们这样的门第联姻的,便是连当今的公主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母亲,不必担忧,我这就去看看,想必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谢琅华轻声安抚着萧氏。

可萧氏眼中的担忧如何也化不开,她看着谢琅华说道:“母亲陪你同去吧!”

若有万一,也好有个照应,这句话萧氏没有说出来,不想徒增谢琅华的担忧。

“不用,我一个人应付得来。”谢琅华断然拒绝了萧氏。

萧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谢琅华看着萧氏笑了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转身朝外走去。

如画在前面引路。

春桃眼中的担忧丝毫不亚于萧氏,她跟着谢琅华身旁,轻轻的扯了扯谢琅华的衣袖,脸皱成一团,就差哭出来了,声音哽咽的说道:“大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若是真的嫁入崔家……”

剩下的话春桃没有说出来,而是对着谢琅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旁人不知道大小姐与崔愠之间的事,她可是一清二楚,他们可是有仇的。

谢琅华看着春桃,一下便笑了,她轻轻的拍了拍春桃的手,眉眼弯弯的说道:“不用担忧。”

春桃愁眉苦脸的跟在谢琅华身旁,一脸的绝望。

什么叫不用担忧。

老太太一向不满谢萧两家的婚约,又一贯势利的很,若是能攀附上崔家,只怕是做妾,也会乐呵呵的把大小姐给送过去的。

谢琅华才进老太太的院子,便见院子摆满了崔家带了的礼物,什么金银玉器一应俱全,且异常精美,她嘴角一抽,这是要拿钱把老太太砸晕的节奏啊!

“见过谢家大小姐!”老太太房中有几张陌生的面孔,想来便是崔家上门提亲的人,一见谢琅华,纷纷上前行礼。

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一袭藏青色的长袍,玉冠束发,眉清目朗,气度很是不凡。

“琅华见过祖母。”谢琅华微微颔首,几步走到老太太跟前屈膝行礼。

“琅华来了。”老太太难得慈眉善目的看着她,一扫这几日的疲惫与阴霾,仿佛雨后的天空,一副晴空万里的摸样。

徐氏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谢琅华,眼中满是羡慕嫉妒恨,这等好事怎么就没落到她头上呢!

中年男子嘴角含笑,扭头看向老太太说道:“听闻谢萧两家已有婚约?”

老太太面上一僵,笑着说道:“不过是口头约定罢了!没有三媒六聘做不得数的。”

确实谢琅华与萧陌的婚约,有的只是口头约定,可却也是人尽皆知的,老太太一句话便推翻了谢萧两家的婚约,可见有多么中意崔家。

谢琅华面色一僵,果然老太太已经被那些礼物给闪花了眼。可谢萧两个的婚约人尽皆知,又岂是她三言两语便可抹消掉的。

那中年男子眼中的顾虑瞬间烟消云散,他朗朗一笑,拱手对着老太太说道:“我家六郎对大小姐一见倾心,这几日茶饭不思,为伊消得人憔悴,今生唯有一愿,求得大小姐厮守终身。”

他这一番话说的谢琅华浑身一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什么茶饭不思,为伊消得人憔悴,是她恨得她牙痒痒的茶饭不思一心想要将她抽筋剥皮吧!

老太太笑的眼睛几乎米成一条缝,忍不住的点头。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谢琅华一眼,接着说道:“我家六郎愿以贵妾之礼迎大小姐入门,从此与谢家修得秦晋之好。”

老太太眼中一亮,说句不好听的话,琅华什么德行她还不知道,她以为崔家能许的不过是一个妾室之位,哪知道竟是贵妾之位,真是让人出乎意料的很,看来崔家六郎果然对琅华情根深种啊!她故作沉稳的说道:“就是不知道琅华什么意思?”

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谢琅华会不愿意,她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想让谢琅华说出同意二字,如此日后旁人议论起谢萧两家的婚约,也只会说谢琅华薄凉,与她没有半分关系,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徐氏也是一脸震惊。

以崔家的门第,琅华能做一个妾已是高攀了,哪知竟是贵妾之位!

谢琅华怎不知道老太太的意思,她就是算准了她会这样说,才没有急于开口解释什么,她眉头紧锁,满目不解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说道:“我与崔家六郎仅有一面之缘,连他的摸样都记不住清楚,听闻崔家六郎素常处处留情,莫不是认错人了?”

她自然不会将这一盆脏水给接下。

她心中冷冷一哼!一个贵妾之位便让他们喜不自胜了吗?可她谢琅华不屑,便是崔愠的正妻她谢琅华也是不屑一顾的。

老太太徒然瞪大了眼,冷冷朝谢琅华扫来。

那中年男子可是个察言观色的好手,他先是看了老太太一眼,继而将目光落在谢琅华脸上,笑着说道:“果然如我们家六郎所言,大小姐面皮薄,本是两情相悦之事何需羞臊。”

说着,他根本不给谢琅华开口的机会,从衣袖中拿出一物,伸手递给老太太说道:“有大小姐送给我们六郎的定情信物为证,大小姐就莫要害羞了。”

谢琅华一看,他拿出的正是她昨日丢失的一只耳环,只觉得当头一棒。

“琅华啊!你就别害羞了。”徐氏一看,呵呵笑了起来。

谢琅华是百口莫辩啊!

连老太太都附和道:“是啊!琅华,此事有祖母给你做主,你尽可放心。”

“不,不是的,祖母。”谢琅华摇着头极力辩解道:“这哪里是什么定情信物,不过是我昨日不慎遗失的一只耳环罢了。”

说着,她面色一沉,抬头看向那个中年男子,大声斥责道:“你们崔家的安得什么心?为何非要与我们谢家攀扯上关系?明明我与崔家六郎半点关系都没有,却一口咬定我与他有私,令我们谢萧两家失和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是了,是了,萧禾马上就是太子侧妃了,你们此时破坏我们两家的关系,便不知你们想要扶持哪位皇子上位?”

谢琅华言辞犀利,可谓字字珠玑。

她言之凿凿的撇清了她与崔愠的关系不说,更点出萧氏马上就是太子侧妃,而他们崔家此时上门提亲,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私情,而是为了左右未来的君主,将一顶沉重的帽子压在了崔家头上。

老太太和徐氏虽未闺中妇人却也不傻,她们瞬间便想到其中的厉害,一时之间变得迟疑起来。

富贵纵然好,却也不及性命可贵。

陛下有意提拔新权贵与士族对抗,虽没有明言,所有人却是心知肚明的很。

中年男子也未曾料到谢琅华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以为在他抛出那只耳环之后,谢琅华定然是百口莫辩,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岂料竟生生将了他们崔家一军。

他扯动嘴角一笑,定定的看着谢琅华双眼一眯,缓缓说道:“不过是家事,大小姐如何扯到朝堂上去。”

谢琅华冷冷一笑:“崔家乃是百年望族之家,毁人名声,坏人姻缘又是何故呢?”

她出言毫不留情,姿态也是异常高冷,三言两语便与崔愠划清界限。

老太太不由得一阵深思熟虑,琅华这副摸样,看样子当真于崔家六郎没有半分关系,崔家贸然提亲这件事便值得深究了。

中年男子被谢琅华说的面色一僵,人人都道谢家大小姐张扬跋扈,胸无点墨,可如今看来实与传言不符啊!

三言两语便将十拿九稳的事给搅黄了,不好对付的很啊!

老太太十分疼的看了一眼院中的那些金银玉器,心都快滴出血来,她淡淡的看向那个中年男子说道:“此事无需再议,你们且回吧!”

她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妈妈说道:“秦妈妈送客。”

“老夫人,我们崔家是真心实意的来向大小姐提亲,还望老夫人考虑一下。”中年男子眉头微蹙,拱手对着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态度决绝,已经起身作势要往你内室走去。

她这副姿态,中年男子也实在没有留下的余地,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谢琅华,拱手说道:“如此我们就告辞了。”

谢琅华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下来,还好她反应得快,不然燕京城中明日就会传出谢家大小姐朝三暮四,实乃水性杨花之辈。

她不能让母亲与阿恒与她一同蒙羞,更不会给萧家上门退婚的机会。

这婚迟早要退,不过是她谢琅华不要萧陌了。

是她弃了他!

这一世她也要让他尝一尝遭人白眼,名声尽失的滋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