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凤起琅华by月下高歌在线阅读

凤起琅华by月下高歌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3:37
作家月下高歌最新所著的一本古代爱情小说《凤起琅华》,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谢琅华王玄,《凤起琅华》是小编最近很喜欢看的小说,因为《凤起琅华》的剧情饱满,谢琅华王玄之间的情感渲染十分的感人!

凤起琅华第四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听到谢文安的声音,徐氏骤然转过身来,扭头看向谢文安,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什么从她眼中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谢文安看都没有她一眼,大步朝老太太房中走去。

“琅华见过叔父!”谢琅华盈盈一福,双眼微眯,漫不经心的看着谢文安的背影,眼中掠过一抹阴影。

送赵氏与谢瑶华去乡下别院一事,只怕没那么容易了。

她一直都知道,赵氏与谢文安的关系非同一般,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如今的她势单力薄,对付赵氏一人都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不是谢文安的对手。

她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谢文安与赵氏合力把谢玉推到了世子之位,将整个定远侯府交到他手中,论亲疏远近,也该是谢辰不是吗?

他才是谢文安的嫡子。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惊世骇俗的念头飞快的从谢琅华脑海中闪过。

赵氏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她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脊背挺直,眼中满是从容。

谢瑶华眼中一喜,一颗心高高的悬了起来。

谢玉满目期许的看着谢文安的背影,忍不住与谢瑶华对视一眼,姐弟两人脸上闪过显而易见的欢喜。

“母亲,赵氏与瑶华不能送往乡下。”徐氏和谢琅华才踏进老太太房中,便听到谢文安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太太登时就怒了,她现在只要一想到赵氏就头疼的厉害,若非她生下阿玉与瑶华用功,如她这般忤逆不孝之人,她早就一杯毒酒毒死了,将她送到乡下,已是她格外开恩,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谢文安,面色一沉,缓缓说道:“文安,你这是要忤逆母亲吗?”

她一向偏疼谢文安,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足可见她心中的怒火。

“孩儿不敢。”谢文安拱手说道。

徐氏,谢琼华,还有谢琅华,一同向老太太屈膝行礼。

老太太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不似昨晚那般一脸青灰之气,她双眸虽然泛黄,但却是炯炯有神。

老太太淡淡的看了她们几人一眼,没有开口。

“文安,此事我心意已决,你无需多言,赵氏是非走不可。”老太太斩钉截铁的说道,脸上满是长者的姿态,一副不容置疑的摸样。

言下之意,谢瑶华的去留无关紧要,她想留可以留下。

可谢文安关心的根本不是谢瑶华的去留。

谢文安一瞬不瞬的看着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道:“母亲当真连大哥也不顾及了吗?”

所有人都知道赵氏是谢长安的心头宝,如珠如玉的宠着,甚至妻妾不分,比萧氏这个定远侯夫人都来的风光。

果然,老太太脸上拂过一丝犹豫,显然她也是有所顾忌。

纵然她偏疼幼子,可也从未忘过,他们谢家之所以能有今日,全是长子用性命搏来的。

谢琅华缓缓垂下眸子,她知道此事成不了了,以谢文安的性子,只怕是有了对策,足可令得老太太回心转意。

见老太太脸上已有疑虑,谢文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乘胜追击的说道:“就在昨晚我收到大哥的书信,他说他已经动身返回燕京,不日就会到家,马上就是仲秋节了,正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啊!大哥常年戍守边关,一年也就回来这么几天,总要为大哥考虑吧!”

“长安要回来了吗?”老太太微微一怔。

谢文安从衣袖中掏出一封书信伸手递给老太太。

从谢文安拿出这封信的那瞬间,谢琅华便知道赵氏与谢瑶华走不成了。

老太太接过信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缓缓说道:“那就把赵氏关在院子里闭门思过,莫要叫她来我面前晃荡。”

老太太终究还是吐了口,却也是从心底厌恶了赵氏。

徐氏不着痕迹的看着谢文安,从心底透出一股悲凉,眼前的这人是她的夫君,更是她孩儿的父亲,可是她从未走进过他的心里,她与他真的是相敬如宾,她的喜怒哀乐,从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同床共枕十多年,她始终不曾真正看透他,读懂他。

她知道他待赵氏不一般,却也只是她的直觉而已,因为他做事向来滴水不漏,更无迹可寻。就好比现在,他口口声声都为了大哥,至始至终从未为赵氏辩解过一句,可最终的结果却是救赵氏与水火之中。

“是。”谢文安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对着老太太拱手说道。

谢琅华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谢文安,垂眸冷冷一笑。

好一个谢文安,果然是有备而来的。

这府上最了解老太太的非他莫属,他自然劝得动老太太,不想父亲就要回来了,比往年早了十数日,难怪赵氏一副有恃无恐的摸样,原来她早知道她最大的靠山就要回来了。

她心中定然以为,只要父亲回来,一切就可以恢复往昔,甚至还可以倒打母亲一耙,令得父亲彻底厌恶母亲,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

可是有她在,她定不会让她顺心如意的。

“好了,我也乏了,你们都回去吧!”这两日一通折腾,老太太一脸疲惫,她再不看所有人一眼,缓缓的闭上了眼。

赵氏是真的寒了她的心。

想当初沈大夫就是赵氏推举的,这府中除了她谁又会想要萧氏的命呢!

这天下也没有这么巧的事,她前一晚刚说了要让她从这个世上消失,第二天她便中毒了。

她原想留她一条命,为了阿玉,不得不保全她的名声,所以她并没有彻查此事,只是将她发发配到乡下的别院。

如今看来,等长安离开之后,得无声无息的让她消失才行。

老太太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

“是。”所有人轻声说道。

谢文安率先走了出去。

谢琅华和谢琼华跟着徐氏身旁,缓缓出了老太太的屋子。

赵氏和谢瑶华已不在院子里,想必是回她们的院子去了,谢琅华心头闪过一丝不甘。

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可还是功亏一篑。

徐氏纵然掩饰的极好,可她还是从她脸上看到了失落与不甘。

谢琅华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她淡淡一笑,或许她可以从徐氏身上动手,她轻轻的挽住徐氏的手臂,望着谢文安远去的背影,随口说道:“婶娘,为何我看叔父总是格外偏疼阿玉呢!还有待赵姨娘也比待我们好。”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徐氏面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她勾唇笑起,笑的格外灿烂,扭头看着谢琅华说道:“琅华怎么会呢?定是你的多心了。”

岂不知谢琅华那番话,已在她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总有一日,这颗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遮云蔽日。

一丈之内是为夫君,这天下最了解谢文安的莫过于徐氏。

她如此痛恨赵氏,焉知没有这些缘故。

谢琅华笑而不语,她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有些事徐氏做起来比她要方便的多。

纵然谢文安千防万防,可百密一疏,焉知没有把柄落在徐氏手中。

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徐氏便领着谢琼华匆匆告辞了。

从她掌家之后,那些庶子庶女便甚少出来露面。

谢琅华和春桃一起朝萧氏的院子走去。

她得叫母亲知道,父亲就要回来了,一切都得早做打算才好。

谢琅华告诉萧氏谢长安要回来的时候,萧氏表现的很是淡漠,只轻轻的点了点头,谢琅华没有多言。

若是换做从前,她全然不懂为何母亲待父亲这样冷淡,这不是把他往赵氏那里推吗?

可如今谢琅华却是懂得,当一个人彻底心灰意冷之后,便再也不会对另一个人抱一点希望,那么他的一切也就无关紧要了。

她眼中闪过一抹疼惜,动了动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因为任何安慰话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暖不了一颗早已冷却的心。

想起母亲上一世的结局,谢琅华便尤为心痛。

母亲何辜?阿恒何辜?

她指尖陷入肌肤中,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戾气。

白妈妈和钱妈妈还在萧氏房中服侍,萧氏待她们一如往昔,令得她们渐渐松懈下来。

母女两说了一会体己话,萧氏轻轻的拍着谢琅华的手,笑盈盈的说道:“我的琅华长大了。”

“哪里?我永远都是母亲的女儿。”谢琅华轻轻的附在她膝上,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萧氏一脸欣慰,余光落在一旁的白妈妈与钱妈妈身上,眸色一沉,面上不露分毫,嘴角含着笑,对着钱妈妈微微招手:“钱妈妈,你过来一下。”

钱妈妈几步走了过来,对着萧氏盈盈一福:“夫人,有何吩咐?”

谢琅华抬头看向钱妈妈,她眼神淡淡的。

莫看钱妈妈面上一片平静,可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特别是大小姐的眼神,令得她心中很是不安,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如今的大小姐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大小姐了。

萧氏看了钱妈妈一眼,她嘴角含笑,温柔如水的看着谢琅华,缓缓说道:“如今琅华大了,你把我的嫁妆整理一下,日后便有琅华学着打理吧!”

她的嫁妆虽然没有多少,约有良田百亩,店面六间,再有就是乡下的两个小庄子,但总归也值些银子,这些东西她准备都留给琅华傍身。

钱妈妈顿时一僵,这些年夫人只知道这些产业一直在亏损,连账目都没有看过一眼,每一年都要从例银中拿出不少来贴补,如今骤然要她交给大小姐,那些陈年旧账她该如何自圆其说。

怪就怪在她有个不争气的儿子,嗜赌成性,不得以她只能贪墨了夫人的嫁妆给他还赌债。

谢琅华见钱妈妈久久没有开口,不由得笑道:“怎地钱妈妈可是有什么难处?”

母亲将嫁妆交给她打理,她纵然意外,却也知道母亲的用意,如钱妈妈这等吃里扒外的人自然是不能用了。

“无,断无此事。”钱妈妈抬头看向谢琅华,笑着说道:“老奴会尽快将这些年的账目交给大小姐。”

萧氏与谢琅华对视一眼,淡淡一笑。

“大小姐可在?”就在那时,老太太身边的如画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在的。”白妈妈应了一声,如画随即走了进来。

如画可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一向沉稳有度,她面上带着焦灼,对着萧氏与谢琅华盈盈一福:“奴婢见过夫人,大小姐。”

“可是母亲怎么了?”萧氏见她面色不佳,骤然起身说道,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如画缓缓的摇了摇头,视线落在谢琅华身上,垂眸说道:“老太太让大小姐立刻过去一趟。”

谢琅华眉头微微一蹙,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刚准备开口,萧氏已经赶在她前面说道:“母亲让琅华过去有什么事?”

谢琅华也是好奇的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