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凤起琅华月下高歌谢琅华王玄小说阅读

凤起琅华月下高歌谢琅华王玄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13:33
这本叫做《凤起琅华》的古代情缘小说,是小编认为最值得推荐的一本小说,是由作者月下高歌倾心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谢琅华王玄,讲述了谢琅华王玄之间动人的爱情传说,谢琅华王玄的人物形象十分酷炫,让人对谢琅华王玄的形象十分的崇拜。

凤起琅华第四十一章 且慢

来之前他把谢家大小姐查了个清清楚楚,从小到大她所经历的每一件事,细微到她每日用几碗饭,上几次茅房都了如指掌。

洋洋洒洒写了数十张纸,那个谢家大小姐,跋扈嚣张,胸无点墨,惹人厌烦,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谢琅华。

面前的这个女子,她从容淡定,胸有沟壑,事事未卜先知,似有鬼神莫测之力,叫人不敢小觑。

谢琅华看着赫连佑扬眉一笑:“你说呢?”

赫连佑几步上前,一把抓住谢琅华的手臂,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是谢家大小姐。”

他说的言之凿凿。

谢家大小姐不过是一个深闺中的女子,如何能对朝堂的事了如指掌,这绝无可能。

所以她不是谢家大小姐。

谢琅华淡淡一笑,伸手推开赫连佑的手,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赫连佑,带着些许少女的俏皮,慢悠悠的说道:“我是谢琅华,只是不是从前的谢琅华。”

赫连佑站在她面前,凝神望着她的眼睛。

只见少女的眼睛宛若一弯清潭,清透见底,华光璀璨,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

话语可弄虚作假,可一个人的眼睛却是没办法伪装的。

所以他信她!

他慢慢的坐在谢琅华对面,端起那杯茶,饮了一口,抬眸看着谢琅华说道:“一切皆如你所言。”

谢琅华一笑,好似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那就好。”

接下来的事就看赫连佑的了,以他的能耐绝对有办法取得司马睿的信任,从此他就可以改头换面,换一个新的身份。

这样很好。

有他在司马睿身边,她行事也方便很多。

“你唤我来何事?”赫连佑开门见山的说道,她既然已经给他指出一条明路,剩下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想起崔愠,谢琅华嘴角一抽:“我惹了一个比较大的麻烦!”

赫连佑徒然朝她望去,面色一黑,漫不经心的说道:“说来听听!”

他很是好奇,在她眼中什么才是比较大的麻烦。

“我把崔家六郎扒光了挂在城墙上任人观摩,你猜他会怎么报复我?”谢琅华笑盈盈的说道。

赫连佑眼光一凝,声音沉了下去:“把你大卸八块,尚不能解心头之恨。”

崔家六郎何许人也!

那也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不好惹。

哪知赫连佑声音落下,谢琅华非但没有一点害怕,反倒笑的越发欢快,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眯眼说道:“给我十个暗卫。”

赫连佑冷眼看着谢琅华:“你以为十个暗卫便能挡住崔家六郎。”

他是有暗卫不假,功夫也不错,可与崔家的影卫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谢琅华摇了摇头,接着又道:“再给我一些无色无味可令人昏睡的药粉。”

赫连佑甚是为谢琅华的前途担忧,他知道她胆子不小,却不想她胆大包天,连崔家六郎这样的人物都敢惹。

他沉声说道:“好。”

“我还要一个师傅学功夫。”谢琅华笑眯眯的看着赫连佑,她要暗卫不全是为了防着崔愠,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护母亲与阿恒。

沈大夫死了,老太太此次中毒,不管是不是赵氏指使的,她那日在祠堂说的那一番缪言,都会在老太太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如今老太太怕是恨透了赵氏。

以赵氏的性子,她如何肯善罢甘休。

还有谢文安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她不得不防。

赫连佑上上下下扫视着谢琅华,盯着她那细胳膊细腿,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却是一脸嫌弃,他皱着眉头说道:“你要学功夫?”

“怎地不行吗?”谢琅华一眼朝赫连佑扫去。

“就你这身娇贵的,只怕连剑都提不起来吧!”赫连佑嘴角一勾淡淡笑起,眼中闪过些许嘲弄。

“这就与你无关了。”谢琅华白了赫连佑一眼。

电光火石间,赫连佑骤然起身,五指成抓朝谢琅华的咽喉抓了过去。

他不过是想试一试谢琅华的反应。

令他没有想到都是,谢琅华明明是避无可避,可就在那么一个呼吸之间,谢琅华身子一侧竟轻飘飘的避开了。

他的手就那么抓了一个空。

赫连佑大惊,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谢琅华,沉声说道:“你习过功夫?”

他眼中满是疑惑,他久居江湖,一个人会不会功夫又怎会看不出来,从呼吸间,从举手投足间都有迹可循。

可偏偏这个谢琅华让他捉摸不透。

明明不会功夫,可动作奇快,江湖中高手不胜枚举,可能避开他这一击的却不多,然,她却轻而易举的避开了。

谢琅华摇了摇头,连她自己都觉得震惊,方才赫连佑骤然朝她袭来,连她都觉得自己避无可避,可莫名其妙的他的动作落在她眼中就好似慢镜头一般,处处都有破绽可寻,以至于她下意识便避开了。

赫连佑不信,他抬手握住谢琅华的手腕,见她没有丝毫内力,果然不曾练过功夫,心中更是震惊。

他眼光一沉,难不成这只是个意外?

这一次,他没有手下留情,右手凭空多出一柄匕首朝谢琅华的心口刺了过去。

谢琅华一惊,脸上却没有一点慌乱,竟又轻飘飘的避开赫连佑那致命一击。

赫连佑脸色一黑,冷冷说道:“从明晚开始我每日亥时来教你习武。”

谢琅华面上一喜,刚要开口说话,赫连佑已然起身,只留个她一个高不可攀的背影。

谢琅华扬眉笑了笑。

其实她想说,还是给她找一个师傅吧!如他这般动不动就下死手,万一她没有避开如何是好?

赫连佑离开后,谢琅华洗漱了一番便上榻休息了。

赫连佑办事倒是个靠谱的,就在她半睡半醒之间,还没有睡熟的时候,屋里忽然多了数道呼吸声,很是嘈杂,令得谢琅华一下睁开了眼,猛然从榻上座了起来。

月光透过窗户落进来。

“你们都出来吧!”谢琅华开口说道。

她声音一落,十个黑衣人齐刷刷的出现在她面前。

借着月光所有人的面目清晰可辩,谢琅华将他们摸样记下,分别派去三个人保护萧氏与谢恒,又分出去两个人去保护春桃。

她身边就留下两个暗卫。

其中一个暗卫伸手递给谢琅华一包粉末,想来就是谢琅华想赫连佑讨要的药粉。

谢琅华接过放在枕头下,便让他们都退下。

可她躺在榻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六识过人虽然甚好,但也有弊端,就比如现在那两个暗卫的呼吸声吵得她头疼。

无奈她只能开口说道:“你们都离的远一些。”

两个暗卫闻言都退到了院外,谢琅华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日,一早,春桃便告诉她一个消息,老太太已经将赵氏与谢瑶华从祠堂放了出来,不过要把她们都送到乡下的别院静养,只等着谢瑶华出嫁的时候,把她接回来直接嫁出去。

可见老太太打心底已经厌恶了赵氏与谢瑶华。

“祖母,求求你不要把姨娘和姐姐发配到乡下的别院去……”谢琅华与春桃才走到老太太的院子,便看到谢玉跪在老太太房外苦苦哀求道。

“砰……砰……砰……”他一脸倔强,不停的磕着头,额上都渗出血来,都不肯作罢。

“让他回去,我心意已决。”老太太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阿玉,听姐姐的话回去吧!莫要再惹祖母生气了。”谢琅华走到谢玉身旁的时候,轻言细语的劝阻道。

谢玉淡淡的看了谢琅华一眼,固执的说道:“我就跪在这里等着祖母回心转意。”

“阿玉,你起来。”就在那时,赵氏与谢瑶华缓缓走了过来,在祠堂跪了一天,两人面色泛白一脸憔悴,与往日容光焕发的摸样简直判若两人。

赵氏看着跪在地上的谢玉一脸疼惜。

还有谢瑶华也是一副心疼不已的摸样。

既然要去乡下的别院,她们自然要来跟老太太辞行。

“姨娘,阿姐……”谢玉抬头看着她们,忍不住红了眼眶。

“呀!这不是赵姨娘吗?怎么几日没见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徐氏人还未到,声音便传了过来。

在婢女的簇拥之下,徐氏带着谢琼华笑盈盈的走了过来,那摸样别提有多得意了,她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赵氏,轻轻的抚了抚额头,说不出的惬意。

谢瑶华瞬间便怒了,她横眉怒目的看着徐氏,刚准备发声,赵氏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事。

相比谢瑶华的冲动易怒,赵氏一副从容淡定的摸样,倒是沉得住气。

从前都是徐氏对她小意逢迎,如今她却对着徐氏屈膝行礼“妾见过夫人。”

徐氏扬眉一笑,淡淡的瞥了一眼赵氏,径直朝谢琅华走去,亲热的挽着她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再不进去请安就晚了,我们进去吧!”

谢琅华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略略垂下眸子,这人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想当初徐氏还伙同赵氏一起陷害她。

谢玉还在地上跪着,想要逼迫老太太回心转意,任赵氏与谢瑶华怎么拉他都不肯起来。

三个人恁的心酸。

一旁的婢子都避的远远的。

谢琅华和徐氏才走没几步,老太太房中的秦妈妈快步走了出来,对着她们盈盈一福,抬头看着赵氏与谢瑶华说道:“老太太说了,你们不必进去辞行了,即刻就上路吧!”

秦妈妈声音一落,谢瑶华死死地盯着谢琅华的背影,眼中恨得不得喷出火来。

谢琅华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在瞪她。

谢瑶华心中满是不甘,她紧咬着唇瓣,眼泪模糊的看向赵氏,赵氏一副气定神闲的摸样,对着秦妈妈盈盈一福:“是,请老夫人一定保重身体。”

她这副摸样落在谢琅华眼中,倒像是有恃无恐。

谢琅华眸色一沉,老太太已经发了话,可见谢文安的劝阻也未能见效,难不成还能有什么变故。

“不,姨娘,阿姐,我不要你们离开……”谢玉瞬间慌乱起来,他一下扑到赵氏身上,紧紧拽着谢瑶华的衣袖,放声痛哭了起来。

“阿玉,听姨娘的话起来。”赵氏一把托住谢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看的谢玉心中一动。

赵氏扭头看了谢瑶华一眼,轻声说道:“瑶华,我们走吧!”

谢瑶华面如死灰,一脸绝望,一步三回头的跟在赵氏身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