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叫大妖不怕烫的小说-霍黎霍霍在线阅读

叫大妖不怕烫的小说-霍黎霍霍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01
小编将清浅忆的新作《大妖不怕烫》推给大家,小说《大妖不怕烫》的主角叫做霍黎霍霍,小说作者清浅忆对大家,大妖不怕烫对读者,就像是清浅忆对文学的态度,霍黎霍霍的亲密关系也在清浅忆的安排下,于大妖不怕烫里开始了。

第九章 今天是个弑师的日子?

我醒来后,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中间发生了什么,一点想不起来,好像是在醉生楼正玩儿的开心,突然,楼塌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霍霍醒了?”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师父笑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开心的样子,只是一旁的朗二郎三耷拉着脑袋,看都不看我一眼。

“嗯,师父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身体可好了?”我上下打量着师父,他此时已经是一头乌发,脸色红润,完全看不出身体有恙的样子。

“师父很好,为师不在的这两天,你过得可好?”师父摸着我脑袋,我在他手上蹭蹭,温暖的触感让人很安心。

“我过得挺好的,醉生楼的饭菜做的也很好吃,还有他们那里的姑娘也很会照顾人……”闭着眼睛的我完全还不到正摇头如波浪鼓的朗二郎三。

“霍霍,那你爱吃为师做的饭菜呢,还是爱吃醉生楼的饭菜呢?”师父像是看我很享受,继续顺着我的脑门,然后师父的手指像是穿过我的头发,不停的为我顺着松散下来的发丝。

“醉生楼的味道要比师父做的饭菜好一点,师父回头也去尝尝呀?”我睁开眼睛,打算给师父好好夸一夸醉生楼的饭菜,然后我听见师父说了一句让我怀疑我梦游的话。

“醉生楼建造的不稳,塌了,那里的那群狐狸也不知道去哪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师父讲的很慢,生怕我没听清楚一样。

“.……”石化ing.

“清凛带了你两日,照顾的不错,不过他很忙,我就让他先去忙了。”师父依然说的很慢,我脑袋里闪过淡青色的背影,还有在颜昭面前护我的那个人的脸。

“有只不长眼的吓到了你对吧,为师已经打发清凛把他带走了。”师父说的还是很慢。吓我的也就张长,没有别人了。

“霍霍,终归是吃别人的嘴短,拿别人的手短,今日起,咱们就要自力更生了,为师听清凛说你爱吃碧水湖的虾蟹,已经为你做好了,收拾一下便出来吃饭吧。”然后师父重重的一把把我推开,转身出门了。

朗二郎三此时已经化成人形,对着我一副我已经没救了的表情,跟在师父身后出了门,我现在脑袋里还停留在醉生楼塌了的噩梦里。

以前是我见识少,可是这两天清凛给我吃了不少好吃的之后,我便明白为何清凛看了一眼师父熬的汤便在院里蹲了半天没起来了,那哪里是味道不好?那是……

师父,求放过啊~~~~

醉生楼塌了的第十五天,我和朗二郎三在院子里蹲着,生无可恋。

“霍霍呀~为师已经把虾蟹洗白白了,你直接上一下开水呀?”师父的声音从厨房飘出了,我作势要对着那厨房放一把火,被朗二郎三拼命拦住,然后院里的灶台下生起了火,没多久水咕嘟咕嘟的翻着水花,飘起来的雾气里隐隐显示着醉生楼的模样。

苍天啊,我恨吶~

“朗二郎三,你俩过来帮我拿一下,我不小心从碧水湖里捞多了。”师父喊了一嗓子,朗二郎三认命的叹口气,去迎接师父手里两个大大的箩筐。

十五天了,整整十五天,就天天吃这些白水煮虾蟹,我觉得我放的火里面都一股虾蟹的味道了。

“来,霍霍,快吃。”师父把扒好的蟹虾放到一个碗里,然后递给我,我觉得师父对我真的好好,可是为什么就是不开心呢?

“师父,明天咱们可以换点别的吃的吗?”我弱弱的问,实在不忍心对着此时很开心的师父泼冷水。

“好啊,明日朗二郎三去山上弄一头野猪回来,咱们做红烧。”师父笑呵呵的答应,听见他话的朗二郎三眼珠子一亮,他们已经被关在这个院子里半个月了,他们真的想出去走走。

“我也要去。”我差点忘了我也被关了半个月了。明天出门前先去厨房偷偷带点盐,在山上吃的差不多了再回来。

“霍霍去的话,也行,师父跟你们一起去。”师父思索了一下,然后拍板。

我看了厨房一眼,朗二郎三赶紧对着我摇头再摇头,生怕我忍不住真的放火。

清凛你快忙完回来吧,我想你了。在这么吃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霍黎大夫,霍黎大夫,我家孩子染了病,您帮我们看看呀。”院门处,一个老汉抱着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孩子冲进来。

师父放下手上的东西,赶紧过去。自打清凛走后,师父当真开起了一个小药铺,而且生意还不断。

师父说人生在世,多多行善总是没错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三个觉得师父说的很对,所以每天都期待着师父忙前忙后好忘了给我们做饭,不过我们想的实在是太多,师父就算是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我们三个没饭吃。

此时师父装模作样的把了把孩子的脉,然后摇头晃脑一番,伸手在孩子头上探了探。

“你们说师父这次会怎么给那孩子治病。”我问朗二郎三他俩,上回是给人家喝了用稻草煮出来的水,上上回是吃了用香炉灰和面粉拌成的糊糊,这次会是啥?

“就地取材,极有可能是桌子上那对虾蟹壳。”郎三说的很是有自信,一副不信等着瞧的模样。

“霍霍,你过来一下。”师父喊我一声,我赶紧放下饭碗过去。

“师父,怎么了?”我问,看着昏死的孩子脸上冷汗如豆,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这孩子体寒的严重,你手掌安抚在她小腹,为师不方便。”师父尴尬了咳了咳,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点头答应。

伸手覆盖住孩子的小腹,缓缓用力,不多时孩子的神色平缓下来,师父已经备好了调理身体的草药,正交代老人如何给孩子服用。

看着师父平和的模样,我又觉得多吃几顿师父做的饭菜也没什么,普天之下,去哪里找一个像师父这般的人呢。

孩子醒来以后,看着我许久没说话,脸上一片红晕,看着很是惹人怜爱。

“你身体寒凉的厉害,我只是帮你捂了捂肚子,师父已经为你开好了药,你回去好好服用。”我揉弄一下她的脸颊,起身走开。然后那孩子便跟着她爷爷一起走了,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我,我对她挥挥手。

朗二郎三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又撩拨人家小姑娘,你又不娶人家。”朗二似乎也吃好了,开始收拾饭桌。

“有的人啊,一不小心呢就忘了自己那一身打扮,没办法。”郎三补充了一句,我这才反应过来自打师父回来后,一直让我穿着和朗二郎三一样的衣服,束着与他俩相同的打扮。

师父,我有罪啊~~~

“霍霍,今夜江南这一带举行灯会,咱们出去转转。”师父轻飘飘的瞥了朗二郎三一眼,手里拿着一个木质的发簪放到我手里。

发簪上的滕文看上去久远的看不出年月,跟华丽不沾边,却让人心生欢喜。

“谢谢师父,我很喜欢。”我把簪子揣进怀里,很是开怀的对师父道。

“清凛送你的簪花质地太差,莫带出去丢了师父的颜面。”师父笑呵呵的摸摸我的头,我很是乖巧的点头答应。

“师父放心,清凛的簪花我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师父对我最好了,清凛怎能跟师父相提并论。清凛对不住啊,此时此刻的师父真的是很迷人啊,但是你依然是很好的一个,不耽误,不耽误。

“那为师有件事需要霍霍帮忙,不知道霍霍能不能答应呢?”师父此时背后再次光芒万丈,我虔诚如信奉师父的信徒,恨不能匍匐在地,任凭差遣。

“师父直接说就是了,只要是霍霍能做到的,都不在话下。”我夸下海口,就等着师父发话。

“霍霍你变回七八岁时候好不好,那样的霍霍为师还可抱着。”师父一脸的央求,我听完,傻在原地。

师父刚刚说什么?我这才长大几天?脑袋是坏掉了吗?什么信奉师父的信徒,那都是假的不算数。

“师父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我凑近师父想要给师父一顿胖揍,朗二郎三发现苗头立刻冲上来把我摁在地上,我动弹不得,眼看着师父溜出去很远。

“你别跑,我要一把火给你把这里全烧了,你个为师不尊的坏老头子,我今天就要欺师灭祖,给我放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