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大妖不怕烫》在线阅读-霍黎霍霍小说

《大妖不怕烫》在线阅读-霍黎霍霍小说

时间:2019-05-15 18:01
大妖不怕烫小说,是一本霍黎霍霍作为主角的小说,清浅忆是作者,清浅忆为大家带来了大妖不怕烫的精彩,清浅忆那不为人知的才华,终被这本《大妖不怕烫》暴露了出来,清浅忆为大家将霍黎霍霍的生活,全都写进《大妖不怕烫》里了。

第八章 夺过醉生楼

清凛还是懒洋洋的坐着,安静等着出了门的纤儿,我一心只顾着桌子上的美味,懒得管他要干嘛。

大概过去了半个时辰,想起敲门声,推门进来的女子比纤儿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们的气息不同,这个女子是明媚张扬,艳丽非凡的美。

“不知道找我何事?清凛。”来人似乎和清凛是旧相识,我脑袋里已经有了清晰的画面。

清凛对这个女子情有独钟,但是奈何女子瞧不上他,他一路追来了这里,哎,清凛太不容易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天捞了个人,有点心情不好。”清凛懒洋洋的斜靠着,不急不慌,我就不一样了,我有点惦记他桌子上还没动筷子的饭菜。

清凛你最好了,你不吃你让给我吃呗。

“怎么?你这是过得太闲,什么都想管一管吗?”哦,原来这个女人叫颜昭,她瞄了我一眼,完全不把我当回事,直接略过了。

“我也没来逼你,我家霍霍就是想找个好地方可以左拥右抱,有人给她喂饭夹菜吃酒打架,你这里正好合适。”清凛道,我听完他说的话,有点蒙,我什么时候想要左拥右抱了?不过后面的倒是真的。

“霍霍?就是这个只知道吃的毛都没长齐的孩子?”颜昭一挥手,我赶紧躲开,桌子四分五裂,碎屑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力崩往各处。

“你大爷。”我张口就来,气死老子了。要是师父在,肯定不让我这个干挨打。清凛你这个坏人。

“呦!脾气还不小。”颜昭似乎对自己的红艳艳的指甲很是满意,很是睥睨的看着我,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我很不满,我那一盘还没动筷子的红烧,谁赔?

“你他妈的,老子脾气大了去了。”我撸了撸袖子,“你俩不对付你俩就打一架,我吃的好好的你他妈给我掀桌子。”

“霍霍,你废什么话,人给你掀桌子你都能忍了?”清凛义愤填膺,正义凛然,可我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忍个屁,早知道带朗二郎三来给他们拆家。”我说完,朝着颜昭一个猛子扑过去,她灵活跳开,不过奈何她的衣摆太长,被我抓住了衣角。

“哼,不自量力。”颜昭眼里的不屑更甚,照着我挥了一把爪子,红色的利刃朝我飞过来,带着非比寻常的锋芒。

我要是躲了,后面清凛那一桌子饭菜肯定就没得吃了,面前架起赤色火焰的结界,我不忘对着她衣摆丢出去几个火球。

利刃刺破结界,我后退几步,不过她就没那么好运,衣服上的火焰火势迅猛,不等她做出来什么,火势已经寻着她的气息逼过去。

“霍霍的火焰有个特点,烧的不是外物,是带着外物上面的气息的主人,从火焰点上你的衣摆开始,你就已经跑不掉了。”清凛慢悠悠喝口水,本来他也是不知道的,墨水河边霍霍放火烧觅蝴裙子时候被他瞧出了端倪,怕出事端,他才救了被火追的觅蝴。

“哼,这世上只有一个北离烬。”颜昭已经丢开外衣,妖娆的身材暴露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她虽然那么说着,还是在自己周身布了结界。

“不信拉倒。”清凛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我坐到清凛桌子旁边,他笑呵呵的把桌上的红烧推到我面前,还算有良心。

没过多久,结界内突然起了火势,逼的颜昭赶紧跳开,脸上带了一丝慌张。

“世上火灵千万,北离烬是足够厉害,可是谁能保证不会再出一个北离烬呢,你说是不是?”清凛对着颜昭笑呵呵地说,注意到我停了筷子,又给我的碗里盛了烫,盘子里夹了几样小吃。

颜昭被火舌逼迫的四处逃避,脸上也越来越慌张,她逃肯定能逃,但是清凛好像挺不要脸的封了整个醉生楼。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颜昭此时似乎被逼急了,竟然冲我扑过来。

“不自量力。”清凛此刻似乎是真的怒了,一挥手,颜昭便重重摔在地上,火舌随之欺上去。

“颜昭,你听好,若是明日曾在三楼玩乐过的混账东西依然安然无恙,我就对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把那些女子承受过得在你身上一个不落的过一遍,反正你自己很清楚叛逃的下场。不想死,就给我听话。”清凛弹指灭了颜昭周身的火焰,凌厉的气场硬生生让我打了个喷嚏,没办法,太冷了。

“你……你是……”颜昭刺客似乎被惊吓的说不出话来。

“霍霍,吃好了吧,咱们该走了,明日再来。”清凛一回头,变脸一样,脸上笑的别提多温柔了。

“好哒。”我点头,对着颜昭白了一眼。

“您来醉生楼,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吩咐?我好做安排。”颜昭跪伏在地,全然没了刚开始的骄横。

“还算识相,我家霍霍今日没吃好,明日你备好饭菜,我们还会过来的。”清凛很严肃的,正式的说。

清凛好帅,都想好了我明日的饭菜的着落了。

“还有朗二郎三呢,他俩也很能吃,得多备着点。”我赶紧补充,他俩明天应该能一道过来。

“颜昭遵命。”颜昭很是乖巧的答应。

清凛拽着我离开了醉生楼,快到家的时候,清凛突然停下不走了。

“清凛你怎么了?”我疑惑,好好的怎么不走了。

“我越看越觉得你比那个姬成雪顺眼。”他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推开了院门进去了。

一夜无梦,半夜里似乎有人摸了我的脸,像极了师父摸我脑门时的那种温暖,奈何我怎么样都睁不开眼睛。

等我打开门,清凛朗二郎三蹲在我门口,像是等了很久。

“你们三个干嘛呢?”我问,一大早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嗷呜嗷呜。”朗二对着郎三拼命点头。

郎三也拼命点头。

清凛脸上一副我就说是那样的表情,是哪样?

“他俩说你比姬成雪顺眼,我说的没错。”清凛很是满意,邀功一样嘚瑟的挑挑眉毛。

“你俩今日还是没有化形,看来今天还是见不到师父。”我叹口气,很是发愁,这样下去我啥时候能见到师父啊。

“快了,他俩过了今日应该便能化形了,走吧,咱们去醉生楼吃饭去。”清凛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朗二郎三跟在我们屁股后面,一路上吓坏不少人,不过发现他俩并不攻击人,就慢慢也不那么怕了,甚至有人追着给它俩喂好吃的,看得我很是羡慕就是了。

醉生楼白日里要安静许多,我们一行人进去的时候,颜昭已经等在门口,今日的神色要规矩的多,不知道乖巧了多少倍。

“您这次来凡间,不知有何要事。”颜昭屏退了大堂内的人,对着清凛的样子像极了仆从。

朗二郎三我们也不管他俩,只顾着吃,此时三楼传来动静,朗二护在我身前,郎三机警的看着三楼。

此时三楼中间的屋门打开,冲下来好大好大一条蛇,吓得我嗷一嗓子躲桌子下面。朗二郎三不等清凛说话,已经扑了上去,他俩此时虽然没有化形,但是好在体型健硕,动作灵敏,丝毫不占下风。

“朗二郎三,这是来给三楼的姑娘们看病的张长,快停下。”那张长此时倒是化了人形,对着清凛一拜。

“回主子,三楼的姑娘,能救的我都救了,只是昨夜,回天乏术的便有七八人,实在救不回。”张长跪在地上,似乎等清凛指示,我都不知道清凛手底下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此时我脑袋还缓不过来,坐在桌子下面死活不出去。

“这普渡众生的活本就不是咱们能干的,你尽力了就行。”清凛眼角带着冷漠,很是不满的对着外面的天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昨夜来这里消遣的富家子弟,他们身体会慢慢垮掉,药石无医。”颜昭也很是恭敬的对清凛道。

“嗯。”清凛喝了口水,慢慢开口“我本来打算在凡间开个小药铺,让霍霍他们有个营生,可是这两日来,我发现你们的饭菜着实不错,今日起你们醉生楼就改了营生吧,以后霍霍他们谁来吃饭,你们便好生照顾着就是了,三楼的那些女子,好生照顾,他们愿意离开的就离开,不愿意离开的就留在醉生楼,以后莫再做些遭天谴的事。”清凛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桌子。

“是。”颜昭乖乖的答应。

“霍霍呀,他们这里那四个头牌昨天没看到,你今天要不要她们来好好伺候你吃饭呀?”清凛脑袋突然低到桌子下面来,眼睛对着我眨呀眨。

“好呀,这个螺呀,虾蟹呀,吃着实在是费劲,有人帮我再好不过了。”我点点头,从桌子下面爬出来,看到张长细长的眼睛盯着我,他对我吐了吐舌头,竟然还是蛇信子的形状,吓得我一把火丢出去。

张长显然没想到,呆愣在原地,不过在火燎到他之前,清凛挥手把灭了。

“醉生,梦死,寻欢,作乐,你们四个快下来好好伺候霍霍。”颜昭拍拍手,四楼的四个屋门同时打开,四个女子风情万种,天女散花般的飞身下来。

四个围着我坐下,一点不见生疏的。

“醉生来为小公子剥虾,来,公子尝尝。”身着红衣的醉生把很是肥美的虾递到我嘴巴前面,我很是受用,这还不吃,更待何时。

“梦死为公子剥好的蟹也尝尝。”

“公子吃慢些,来,寻欢喂公子喝口酒。”

“那作乐为公子捏捏肩,舒坦舒坦。”

我很是受用,这个地方真是个好地方。幸好昨晚打架打赢了,不然去哪里找个这么好的地方。

江南不起眼的一个院落里,屋门打开,屋内走出来的人脸上带着怒气,嘴里咬牙切齿的吐出“清凛”两个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