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霍黎霍霍小说阅读-《大妖不怕烫》by清浅忆小说

霍黎霍霍小说阅读-《大妖不怕烫》by清浅忆小说

时间:2019-05-15 18:01
天气转变和《大妖不怕烫》剧情的变化,在清浅忆看来是相似的,《大妖不怕烫》的剧情变化,和霍黎霍霍的感情变化相当,霍黎霍霍作为主线人物肯定能将《大妖不怕烫》的剧情带动,清浅忆的希望也是如此,《大妖不怕烫》的好看,在霍黎霍霍上看得明明白白。

第七章 被狐狸调戏的霍霍

入夜,多亏了白天买的吃食多,我和朗二郎三没被饿死,好想师父,他每天都会惦记我们饿不饿。

“你俩想不想师父?”我问朗二郎三,眼巴巴的望着师父的屋门,好希望师父能马上出来。

“嗷呜~”朗二郎三点头,我照着他俩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师父说你俩能化成人形时候,他就出来,你俩啥时候化成人形?争点气呀。”急死我了,“这些吃的全给你俩了,你俩好好吃,好好努力,争取早点化成人形。”

师父昨天的样子很是虚弱,那一头银发,刺的眼睛生疼。我哭丧着个脸,坐在院里的石桌上叹气。

“你的尾巴能感知到你师父不能?”清凛不知道啥时候从屋里出来,换了一身稍显华丽的衣服,一张脸让人感觉风月都不可比拟。

“能,有时候很烫,烫的感觉尾巴都要焦了,然后又会冷的厉害,不知道师父到底怎么了。”就是这样才更加担心。“清凛,师父怎么会那么虚弱?”

“这个嘛,回头你问他就知道,现在咱们有事得出门一趟。”清凛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那亮光我很熟悉,朗二郎三要整谁的时候,也是那般。

“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师父,他过几天就没事了,霍霍你想不想去看漂亮姑娘?”清凛唇角弯起刚刚好的弧度,“想不想有人喂饭,吃酒,想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

本能告诉我这是个坑,可是我真的很想跳,怎么办?要是师父在的话,师父也会开开心心一起去的吧,那就去,果断去,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做人要诚实,作为妖更诚实才对呀。我点头如捣蒜。

“那就跟我走吧。”清凛对着我一挥衣袖,我身上装扮登时与他无甚差别,“男装看上去也很不错,霍霍你真是个宝藏。”清凛满意的上下打量我一番。

“比不上师父的都不能称之为不错。”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见到师父的第一天,想他。

“行啦行啦,三界之间能与你师父我们媲美的凤毛麟角,你要求不要太高,咱们走吧。”清凛手里拿着把扇子,敲在我脑门上,转身往外走。

“朗二郎三,你们吃饱了好好努力化形,我跟清凛出去了。”我嘱咐朗二郎三,跟上清凛。

夜间的江南比白天更要热闹繁华,接上叫卖的小贩一个比一个起劲,我看着一个灯笼走不动道,兔子那么可爱,谁不喜欢呢。

“清凛,我……”

“等到了醉生楼,你想要什么有什么,这灯笼没啥稀罕的,走吧走吧。”不等我说完,清凛就打断我说话,然后半托半拽的带着我前往醉生楼。

白天的船家说过,醉生楼是个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这时我方才明白过来为啥清凛给我换了一身男装。

“呦~两位公子想玩儿点什么呀?”一进门,便迎上来以为身材丰腴的女人,身子都要贴上清凛。

“当然是你们最好玩儿的了,不过我头一次来,不懂你们这里怎么个玩儿法。”清凛手里颠着明晃晃金银,都够我买下三条街的吃食了。

“我们呀,一楼求醉,只陪酒,二楼寻欢,公子可自行挑选我们的姑娘共度春宵,三楼梦死,便是公子你想如何便如何,四楼,是我们这醉生楼的四位头牌姑娘,她们不轻易接客,五楼嘛,一年只见一次客,随我们姑娘心情。”女人边说,边一一指明,身子似没有骨头一般,依在清凛身上。

这要换成师父,谁敢这么着,我就给谁一把火。

“那不知道你们那位一年只见一次客的姑娘,今日心情如何呢?”清凛不着痕迹的避开再次靠过来的女子,眉目之间隐隐透出一丝不耐。

“是呀是呀,像我们这般的人,也不是这醉生楼轻易能碰上的,你不如把你们姑娘唤来,看看她心情如何。”事实上我更好奇三楼的梦死,但是听到那句想如何便如何,也就差不多明白那是个什么地方了。

“那二位……”女子动动手指,明摆着清凛手里的价码不够。

“这样吧,你们姑娘若是让我家霍霍满意,我出明珠千盒,黄金万两,若是我们霍霍不满意,我便分文不出了。”清凛给我一个争点气的眼神,可是这也太难了。

“好嘞。”女子答应下来,“二位请随我来。”

等踏上三楼时,拐角处一女子冲撞出来,差点扑我怀里,女子衣衫不整,双眼惊慌,紧紧抓着我的袖子不放,说不出话来。

“来人呐,把她该送回哪屋送回哪屋,莫扰了客人。”女人一声吩咐下去,出来两个大汉架着那姑娘拖了下去,女子张口之间,我方明白她为何不说话,不是不说,是已经无法再说。

“二位莫被扰了兴致,这梦死楼总是会有些个不听话的。”女子似乎司空见惯,我眉目沉了沉,没说话。

五楼很快便到了,清凛和我坐在外厅,女人去喊他们那一年只见一次客的姑娘。

“二位公子,有礼了。”不多时,从隔纱内走出一位女子,面上带着白纱,一身白衣出尘,纤纤柳腰,不盈一握,露在白纱外的双眼似有魔力般,让人沉迷其中。

“小女子名唤纤儿,二位公子可随我来。”纤儿姑娘掀开她身后的隔纱,纱帐内,装饰简单素净,跟这醉生楼完全不搭边。

清凛和我随在她身后进去,分别坐到一个软塌上,我看了桌上的雕纹一眼,没当回事。

“纤儿姑娘,你这面纱实在碍眼。”我看了半天,总算看出来哪里不对了,我都看不见脸,那我来干嘛来了。

“是纤儿不周了。”纤儿姑娘摘下面纱,鼻梁高挺,红唇娇艳欲滴,两张白皙如玉的脸上,左脸颊开着一朵极其娇艳妩媚的花儿,师父给我看过,是鲜红如血的彼岸花。

她面目和她的装扮很是违和,却偏偏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反而感觉到一种与众不懂的美,冲击着别人的视觉。

我呆了呆,她明明远不及师父和清凛,可是就是意外的吸引人双眼。那双桃花眼里,似乎带着让人沦陷的魔力。

“二位公子,需要纤儿做什么呢?”纤儿对着我们问道。

“你只要能让我家霍霍开心便好。”清凛指了指我,纤儿双目看向我,了然的点点头。

“让我开心很简单的,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拿上来。”终于到我为所欲为的时候了,晚饭没吃好,现在很需要吃好吃的。

“好的。”纤儿吩咐下去,做到我身侧,我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她要做什么,她便已经躺倒我怀里,“公子紧张什么?”

我不紧张,我只是有点不习惯,你这个手别乱摸啊喂。我感觉她的手指在我后背画着什么,怪痒的。然后她另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脸颊埋在我的脖颈,脖颈间温软的触感让我一动不敢动。

她这是亲我了?当着清凛的面?完了完了,师父要是知道了,肯定要一巴掌拍死我的,当初朗二亲了我一口,师父差点没一脚给他踹飞。

“公子,你身上好暖。”纤儿的脸在我脖颈间蹭了蹭,竟然张口咬了上去,我全身绷紧,你好好的,咬什么人啊你?“纤儿喜欢公子,公子留下来好不好?”

“不好,我师父要是知道了,会拍死我。”我还想好好活着。

“公子,好不好嘛~”她声音娇媚,叫的人骨头都要酥了,脸依旧埋在我的脖颈之间不出来,似乎有什么舔了我一下,我脑袋嗡的一声。

“霍霍,有女人抱着亲着是不是很开心呀?”脑袋里的声音清晰无比,是师父没错了。呜呜~师父我是无辜的。

“不好,我师父会杀了我的。”我说完,脖颈一阵刺痛,尖锐的刺痛感让我恼火无比,竟然,竟然咬我????

“你敢咬我?”我一把给她推开,不等她反应,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我是能随便咬的?”我摸了摸脖子,出血了。

纤儿似乎没有预料到,两个细长的牙齿还没有收回去。我仔细看了看她的面目,登时明白我这是被一直狐狸给玩儿了?

“我很生气。”我在北荒不知道整过多少狐狸崽子,刚出来北荒,就被狐狸整了,传出去,不得被笑话死。

“霍霍,大妖不怕烫,她是不是大妖,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清凛此时插话,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手上使力。

“饶……饶命……”她挣扎着,不多时,变回一尾漂亮的白色狐狸,只是脖子上的毛此时焦黑。

“让我饶了你可以,你……”

“让你们主子来见我。”清凛打断我,双眼之间带着势在必得。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