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大妖不怕烫在线阅读-清浅忆的霍黎霍霍小说

大妖不怕烫在线阅读-清浅忆的霍黎霍霍小说

时间:2019-05-15 18:01
《大妖不怕烫》是横空出世的作者清浅忆新作,本书主角霍黎霍霍,《大妖不怕烫》的好看就体现在霍黎霍霍的身上,作者清浅忆对主角霍黎霍霍的安排,就是为了《大妖不怕烫》能被大家阅读,霍黎霍霍之间那些事,清浅忆都写出来了,都在大妖不怕烫中。

第六章 初入凡间

在场众人似乎都静止了,只剩下师父与那女子,他们一个缓步往前,一个缓缓站起身,师父身上明明不起眼的白衣,此时看来竟然与那女子那般契合,他俩似本就该在一起一般。

我的师父啊,你莫见了美女就忘了我这个小徒弟啊,我着急,却喊不出一个字。

“这么多年,你一点变化都没有。”那女子终是走到了师父面前,师父全然呆立,那女子伸出手缓缓抚上师父的脸,师父那双如墨如玉的眼里只剩下那女子的影子。

我瞬时耷拉了脑袋,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猪蹄,张嘴就咬。

“霍霍别吃了,咱们要走了。”还没等我一口吃完,师父已经把我抱怀里,还顺带了朗二郎三,跨步走出去。

师父一直没停,虽是几步距离,但是整个北荒已经远远被抛在身后,我看到那女子脸上神色凄楚,眉目黯然,再抬眼看师父,师父脸上也全然没一直挂着的温和笑意,被冷漠替代。

我从未想过就这样离开北荒,我一直以为师父我们会在北荒一直住下去的。

清凛在一个院落前站着,看见师父我们,皱紧的眉头才舒展开。

“我以为还会过些日子的,没想到你们碰见的这么早。”清凛把我从师父怀里抱下来,看着我的神色竟然不再那么冰寒。“今日好好休息。”

“想必是一出关没几日就赶去了北荒吧,随她吧。”师父脸上又是一副云淡风轻,风华绝代的脸上染着一丝疲倦。

“凡间气息混杂,江南这一带人口奇多,你们在这里,应该没那么轻易被找到。”清凛和师父一道进了院落,从师父袖子里跳出来的朗二郎三大口喘着气,一时间难以化成人形。

“嗯,今日你看着霍霍,她吃多了,赶了这一路,怕是不消化,凡间气息不似北荒,她若不适应,你帮我照看着。”师父摸摸我的脸,眼睛里有着我看不懂的沉重,“霍霍,乖乖跟着清凛,师父休息几日,好不好?”

“那师父休息几日是几日?”我伸出双手,准备好了掰着手指头好好数一数。

“等朗二郎三能化成人形的时候,师父就休息好了。”师父回答我,然而霎那之间,师父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竟如雪一般。

我知道师父是累了,很累的那种。

“好,师父好好休息,我听清凛的话。”我点头答应,眼里眼泪止不住,“师父你好好的,我听话,我一定听话。”

我听话,师父你好起来,别这般虚弱啊,我那揣在你怀里的尾巴都觉得寒凉了。

“嗯。”师父应下,在我们一众的注视下进了一间屋子。

脚步虚浮的师父,一头银发的师父,神色冷漠的师父,都是我不曾见过的。

清凛脚尖碰了碰地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朗二郎三,抱着我往另一个院落走。他神色淡然,看不出喜忧。

“霍霍,我在厅前开了一间药铺,你明日起,便是这小药铺的药童,专门负责煎药。”清凛把我放在一间屋外,“你要是做不好,我就不让你吃饭,你师父不在,没人护着你。”他这时候的眼里竟然带着□□裸的刁难。

清凛果然是个坏人,鉴定完毕。

“好,师父让我跟着你,我就听你话,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了。”跟清凛挥挥手,我推门进屋,屋内的摆设和北荒很是相似,像提前备好的一般。

“嗷呜~嗷呜~”被遗忘的朗二郎三在院里嚎,很是不满。

“忘了你俩了,你俩跟我走吧。”院里的清凛说完,便听不见朗二郎三的声音了。

一大早,阳光照进窗子,是北荒不曾有过的暖意,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我揉揉眼睛,等看到自己双手时,发现比之前大了好多,难道我跟着师父来凡间,长身体了?

“霍霍,快起床了,吃完早饭该出诊了。”屋外传来清凛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

“来了,来了。”我下地匆忙洗了把脸开门,看到呆了的清凛。一大早发什么呆呢,我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清凛缓过神来,对着我大手一挥,我身上衣物变换,淡青色的纱衣跟他身上的衣物很是搭配。

“你今日这模样,已经没办法做什么药童了,我对外就说你是我表妹好了,这么漂亮的表妹也不是坏事。”他上下打量我一眼,似乎很是满意。

如果,假设,他眼里倒映的女子真的是我,我的天,不真实。

“走吧,咱们出去转转。漂亮的女孩子果然会让人想拼命宠着啊,走走走,咱们去买好吃的好玩儿的好看的。”清凛心情大好,我只好跟在他屁股后面。

凡间街道很是热闹,糖人,面具,糖葫芦,叫卖的小摊,不知道比北荒好玩儿了多少。

“我要糖葫芦。”

“买。”

“我要糖人。”

“买。”

“我要这个簪花。”

“买。”

“我要这个桂花糕。”

“买。”

“我还要…”

我觉得此时的清凛高大帅气,天下无人可比,当然除了师父。

“哇~清凛你对我太好了。”我看着清凛,眼里无比崇拜。早知道他这么好,我当初肯定多多巴结他呀。

“你这么漂亮的表妹,是谁都会好好宠着的。”他湛蓝的双眼很是柔和,这双眼睛是和昨日那女子一般的色泽,但是感觉却不一样。

“走吧,咱们去乘船游一下碧水湖,那边景色很好。”清凛不等我会话,招呼我一声,已经率先走了出去,我抱着一堆大小不一的包裹紧紧跟着。

“你走慢点,我跟不上呀。”也不等等我。

“快点,走慢了,那边人太多可就没有船用了。”走在前面的那个潇洒帅气的淡青色背影,与之前冰冷的那个人,判若两人。

“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我们刚踏上船没多久,便听见有人在高喊。

呼喊的是在湖中心的一艘船,那船很时华丽,漂亮,船体上刻着的‘纸醉金迷’四个烫金字,晃人眼睛。只见船上的人忙作一团,竟没有一个人下水救人。

“清凛,他们怎么不去救人?”我看的都有些着急了。

“在这一带的人,不可能不会水的,咱们就看着就行了。”清凛倒是不着急,对这一带似乎很是熟悉。

“可是已经这么久了,若是他们想救人,应该已经下水救人了才对啊。”哎,急死我了,我虽不怕水,但是很不喜欢湿哒哒的感觉。

“所以他们并不想救人呀,在船上等我。”清凛说完一个猛子已经扎了下去。

我只能在船上乖乖等着,巴望着应安静的湖面,看不出清凛在哪。

“哎,每年那船上都会有这样的事情的,那船是‘醉生楼’的船。”船家对着我道。

“‘醉生楼’?那是什么地方?”我追问。这名字,师父大概会喜欢。

“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每年这个时候,醉生楼会宴请经常照顾生意的富家子弟,女子任他们挑选,玩乐,全凭喜好,有女子受不了,便会跳水。”船家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

“有钱人真会玩儿。”清凛这时刚好回来,抱着一女子上了船。

他身上淌着水,放在船板上的女子此时脸色苍白,看不出生气。清凛已经蹲下身子,检查那女子的伤势,船家见状,退出了船舱,去了船舱外面。

“霍霍,过来给我衣服烘干。”清凛叫我一声,我挑挑眉毛,试试呗,还没试过烘干衣服呢。

“那我要是给你把衣服烧坏了,你可别怪我。”话还是要提前说好的。

“那也得能烧坏才行。”清凛倒是不在意,有恃无恐。

我探手摸到清凛的衣角,水汽升腾,不消片刻,衣服全干。我满意的拍拍手,这个用法不错,以后不愁没有干爽的衣服穿了。

“她伤势太重。”清凛皱着眉头。

女子勃颈处是牙齿咬伤的青紫,清凛没什么顾忌的掀开女子身上薄薄的外衣,外衣之下,满是细密的伤口,胸前更甚,而□□还在不断的涌出血液,染红她的下衣和船板。怎样的人会如此对待一个女子,可恶至极。

“怕是救了,她也一心寻死。”清凛手附上女子的脖颈,稍稍使力。

“要我去放火吗?”我想了想,我擅长的也就是一把火给他烧了,管他是什么楼。

清凛没说话,下船时给足了船家银两,让船家好生葬了那女子。

“霍霍,咱们药堂该开张了,你说让那些杂碎得什么病好呢?”清凛走了好久,回头看了一眼‘醉生’。

“清凛说了算。”生气的清凛还莫名的挺帅的,我捧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股脑的扔清凛怀里,“我拿不了了。”

清凛抱着一堆包裹,扔然不耽误他手指上画出的淡青色的印记,印记最终印在那船体上,消失不见。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