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喜她为疾在线阅读-恺悌君子的沙玥肖培风小说

喜她为疾在线阅读-恺悌君子的沙玥肖培风小说

时间:2019-05-15 18:17
《喜她为疾》是横空出世的作者恺悌君子新作,本书主角沙玥肖培风,《喜她为疾》的好看就体现在沙玥肖培风的身上,作者恺悌君子对主角沙玥肖培风的安排,就是为了《喜她为疾》能被大家阅读,沙玥肖培风之间那些事,恺悌君子都写出来了,都在喜她为疾中。

第十二章

他恬不知耻的态度让沙玥怒目切齿,一时甚至忘了抵抗。

沙玥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见他不以为然的模样,沙玥自认倒霉,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说:“肖培风,我说的不是气话。那些话,从很久之前我就想告诉你,但你从不放在心上,如今你我婚约作废……你先将我松开,这不合礼数。”

“哪里不合礼数?”肖培风不解地说,手下反而更加用力,“谁告诉你婚约已经作废?只要你想看,我府上还有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

“你什么意思?”沙玥怔愣地问。

“我娘上你家退婚,不是被你拒绝了吗。”

沙玥如遭五雷轰顶,脸一下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喊道:“不可能!我巴不得你来退婚,怎么可能拒绝!”

肖培风无辜地看她两眼,“反正退婚书被你家原封不动地送回来了。”

眼见沙玥即将头冒青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羞的,肖培风得逞地弯起嘴角,假惺惺地安抚道:“你之前说的话我很认真地思考过,城里的那些流言是子虚乌有,等一回城我就想办法澄清。”

“另外。”他忽然顿下来,右手小心翼翼地抚过她身上血痕,留下一阵酥麻,也在他心中激起一阵阵疼痛。

他俯下身,让自己与沙玥面对面,星眸微微弯起,里面闪烁着万般柔情与疼惜,让沙玥情不自禁地沉浸在其中。

肖培风的眼睛会骗人,往往只是凝视着,就像陷入他的沼泽里,给人一种被他捧在手里的错觉。这种不容控制的感觉,沙玥讨厌极了。

“玥儿,我好像从未告诉过你。”

“什么?”

“我想娶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沙玥全身一震,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肖培风从不吝啬于表达情感,此时,他的笑容竟带上羞涩:“我想娶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不是因为报答你,更不是因为父亲的命令。如果这个人不是你,无论她做什么了、无论父亲如何逼迫我,我都不会接受。”

沙玥僵立在他怀中,整个人失去了五感六觉,脑子里不停地拼凑他的话,明明每个字她都听得很清楚,拼在一起却让她无法理解。

肖培风没再给她思考的时间,将她打横抱起,跳上马背,又低头,见她始终未回神的模样,他不禁扬唇一笑,趁沙玥毫无防备时,轻轻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营地中,孙闲乐心急如焚,反观孙闲笑,一派惬意。

见孙闲乐坐立不安的模样,她不禁道:“皇兄,你着什么急?他们能有什么事儿?”

此时,帐外马蹄声响起,孙闲笑“啧”一声,扬眉道:“你看,这不回来了?”

孙闲乐健步冲出帐篷,正见肖培风将沙玥抱下马,见状,他额头竖起几条黑线,无语地问:“培风,你可忘了什么?”

刚落地,沙玥就将他从身边推开,冷着脸向孙闲笑走去,奈何脚上伤口过多,每走一步都疼痛难忍,肖培风无奈地将她抱起,问道:“腿受伤了?”

“与你无关。”肖培风我行我素惯了,她索性不挣扎,别过头,不理他。

“培风,”孙闲乐愠怒道,“你答应过我什么?”

“啊?”肖培风呆了片刻,旋即恍然大悟,干笑道:“见到玥儿,我就忘了。”

闻言,沙玥眉头一皱,不愿因自己让他们产生隔阂,问道:“你忘了什么?”

肖培风少有地心虚起来,“闲乐担心知雪姑娘掉下断崖,自己脱不开身,就让我去看看,正好听说你也在西边,我便去了。想起你当年掉下悬崖,没把我吓个半死。”

孙闲乐无可奈何地扶着额头,叹息道:“果然不该让你去。”

他眼里只有沙玥的安危吧?

沙玥松了口气,对孙闲乐道:“王爷放心,知雪姑娘无碍,谢公子也在她身边。”

孙闲乐点头,“太好了。”

“太医呢?玥儿受伤了。”肖培风道。

“在帐里。”

肖培风抱起她往帐里走,路过孙闲笑身边时,孙闲笑喊道:“玥儿。”

那股难堪再次爬上心头,沙玥将头埋在肖培风胸膛上,闷声道:“我累了。”

孙闲笑笑容一僵,半晌才点点头,“好好休息。”

“多谢。”

两人走后,孙闲乐好奇地问:“发生了何事?”

孙闲乐恹恹地说:“我和沙珏偷听她说话。还是大傻子有先见之明,一早就回锦绣山庄去了。”

邯山围猎一事,以几位大臣负伤而落幕。

皇宫中,东晋丞相被皇帝召入皇宫。

主殿上,渔善言不卑不亢地看向东晋帝,显然已料到东晋帝唤他前来的缘由。

“金陵王回绝了?”看似疑问,其实陈述。

东晋帝靠坐着龙椅,神态慵懒,衣袖一扫,案边奏折滚落一地,哂笑道:“丞相不妨猜猜,他怎么说?”

“金陵王年少有为,怎会甘愿成为他人的影子。”

“聪明!他正是这么说。”东晋帝坐起身来,双目炯炯有神,问:“最合适的人选已经拒绝,依丞相看,朕该如何是好?”

“另觅其人。”

“好,就依丞相所言。”

渔善言拱手问:“听说邯山猎场出了事故,闲乐他们可无恙?”

东晋帝大笑道:“小舅子放心,保管一根汗毛都不少。”

渔善言年逾而立,位居丞相十一年,以公正严明闻名天下,深受东晋皇帝信赖。同时,他还有着另一重身份:皇后渔幼灵的亲弟弟。

事后,沙玥被送回锦绣山庄。

她跛着脚走进大门,见小厮畏缩不敢上前,她寒着脸道:“沙珏呢?”

小厮道:“回来后就在账房里待着,连午膳都没吃。”

沙玥眼神炯冷,“老爷和夫人呢?”

小厮颤巍巍回道:“在院中。”

沙玥不言不语往里走,小厮追上来,讪笑道:“您受了伤,不如先回房歇着?”

“有功夫在我面前碍眼,不如多干点儿事,锦绣山庄养得起你这种闲人吗?”

别说,单说养,还是绰绰有余。小厮不敢造次,连连应“是”,退了下去。

沙玥一路行至二老院前,沿途遇见的小厮婢女皆不敢上前,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二小姐……”

她无视下人的声音,风风火火闯进院子,连脚下的疼痛都顾不得。

“人呢?给我出来!”她一把推开房门,双眼几乎冒起火星,见案头背对着自己坐着两人,她二话不说上前,扳过两人的身体,问:“爹、娘,你们给我解释解释,肖培风说的退婚书被退还一事是怎么回事?”

沙老爷两人垂头丧气,“你不是说全由我做主吗?”

沙玥怒火中烧,咬牙道:“我让你给我退婚!你做了什么?不光不退,还把退婚书原原本本地送回肖家,真当我们家强扒着肖培风不放?!”

“城里百姓怎么说沙家?你们一点儿不在意?这事传出去沙家还怎么做人?清风阁得知,还不得写成告示、贴得满大街都是?沙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她一通数落,二老始终一言不发。沙玥察觉到不对劲,她停下长篇累牍,对二人道:“抬起头来。”

二老不徐不缓地抬起头来,脸上堆满谄媚的笑。

这两张脸,尽管与沙家二老的容貌极其相似,沙玥仍一眼辨出。她杏眸一瞪,恨得牙痒痒,“陶叔陶婶儿?”

被她拆穿,陶家夫妻笑容不改,“二小姐眼神儿真好,上回大少爷就没将我们认出来。”

沙玥沉默片刻,“别拿我和他相提并论。”

陶家夫妻并非京城人士,当年沙家迁往京城途中,沙老爷见他二人与自己夫妻俩的相貌异常相似,便赏了他们一口饭吃,将他们一并带回了京城。

“是、是。大少爷性子直、单纯,分辨不出是常情。”陶婶儿道。

“……”沙玥默然,若非知道陶婶儿向来词不达意,这话就像在骂自己一般。

沙玥沉沉地叹息一声,问道:“那俩人呢?”

陶叔脱下挂满金饰的衣服,爱不释手地摩挲起来,边道:“老爷和夫人出行游玩,大抵十天半月就回来,这期间有事,就让我们夫妻二人出面。”

沙老爷原话是:“玥儿十天半月就该消气儿了。老陶,我们先出去避一避,等她气儿消了再回来。”

沙玥心中有气无处可撒,她站在原地,几个深呼吸,勉强冷静下来。环视周遭,入目皆是宝物铜器,她冷笑一声,道:“这些东西,全都给我搬走。等他们二老回来,我们再好好商榷宝物的归处。”

陶家夫妻当即站直身体,异口同声道:“是。”

随后,沙玥回了房间。今日着实太累,她不及洗漱,倒头就睡,翌日醒来,小厮抱着大堆各家送来的礼品敲响她的房门。

“二小姐,三王爷送来厚礼。”

“嗯。”看来知雪已经告诉孙闲乐了。

紧接着,类似的话接二连三地响起。

“二小姐,肖将军送来厚礼。”

“常笑公主送来厚礼。”

“金陵王送来厚礼。”

“二小姐!”一位小厮火急火燎地闯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好了!不好了!肖府、肖府!”

沙玥不耐烦地说:“肖府如何?”

“肖府下聘礼来了!”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