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主角是沙玥肖培风的喜她为疾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沙玥肖培风的喜她为疾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17
喜她为疾这样的小说,彰显出恺悌君子的优秀,喜她为疾的精彩,是在沙玥肖培风的身上体现出的,恺悌君子是一个作者,写出《喜她为疾》就是他的荣耀,主角沙玥肖培风带来的不同,是喜她为疾的一大特点。

第十三章

沙玥难以相信地看向小厮,问:“你说什么?”

“肖府下聘礼来了!”

瞬间,沙玥怒目圆睁,片刻后,她沉下心来问:“来的是谁?”

“肖将军。”

“呼!”沙玥放松下来,是肖狗贼事情就好办多了。

“去告诉他,长辈不在家中,我做不得主。”

小厮迟疑不决,问道:“大少爷还在府上,不如让他……”

“快去!”她怒瞪一眼,小厮领命,健步如飞而去。

不消片刻,小厮归来,脸色跟吞了只苍蝇似的。

“他不走?”小厮脸色实在难看,沙玥不由问道。

小厮摇头,观察着沙玥的脸色,道:“他们走了。”

“但是。”小厮道。

沙玥的心落到一半又紧紧提起,她全身僵直,皱眉道:“但是?”

“听说,肖将军要带着被拒绝的聘礼绕城走一圈,再回肖府。”

“……”沙玥猛地从原地站起,险些将牙咬碎,骂道:“那个白痴!”

“快去把他追回来!”沙玥怒吼道。

“二小姐要收下聘礼?!”

她强忍住骂娘的冲动,额头青筋直跳,“收什么收!快去……算了,备马!”

届时,肖培风正斜坐在牛背上。他一脚搭着另一脚的膝盖,身体后仰,双手撑着牛背,同旁人道:“这回他们总该知道,是我一直缠着玥儿不放了吧。”

“当然,一目了然。”黑脸侍卫信口道。

路人驻足,好奇地看过来,肖培风浑不在意。

一位胆儿大的行人问:“将军这是干什么?”

黑脸侍卫事先受命,郑重其事地回答:“将军给沙二小姐下聘礼,被退了。”

行人诧异地睁大眼睛,“那将军为何不回府?”

“将军要带着聘礼绕城走一圈,以此表明决心……”

不待他说完,行人茅塞顿开道:“草民知道了!”

肖培风与黑脸侍卫两相对望,纷纷在对方眼里看到欣慰:奏效了!

行人又道:“将军被沙家退还聘礼,还要高兴地绕城走一圈儿,是想让京城的百姓知道,你与二傻姑娘的婚约果然非你所愿!”

肖培风:“……”

黑脸侍卫:“……”

为何和计划中的不一样?他们得知自己被沙家退还聘礼,不该理所当然地觉得是玥儿一直在拒绝自己吗?

非他所愿?那他还下什么狗屁聘礼。

道路后方,一匹马跌跌撞撞地奔来。肖培风坐直身体,侧眸看去,见是沙玥立即跃下了牛背。

黑脸侍卫企图解释,然而才开口,便叫路人堵回去:“将军放心,这件事就算您不说,我们也一清二楚。”

沙玥走近,正好听见这句话。

“您放心,您的苦衷草民都知道。”

沙玥勒紧缰绳,停在后方,心中怒气难平,恨不得用眼神将肖培风杀死。

“驾!”她掉转马头,要往回走。

肖培风一见,心急如焚,“玥儿!”

他想去追沙玥,黑脸侍卫将他拦住:“没马,追不上。当务之急,先解释清楚。”

行人猛摇头:“将军不用解释,草民都明白。”

“你明白个屁!我是想让你知道我想娶她,我做梦都想!”

如此一来,他哪儿还敢继续逗留,板脸道:“回府!”

黑脸侍卫没想到事情会朝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他忖度片刻,对肖培风道:“将军不必见气,此路不通自有路通。沙姑娘几年前看中的东西,昨日已经完工,将军不如想办法将它买下来送给沙姑娘,如此定能让沙姑娘欢心。”

肖培风狂喜,连连点头:“你说得对。走!”

——

今日,常笑公主破天荒地没出宫。

她穿着一身嫩黄宫衣,两手托着腮,穷极无聊地坐在窗边。

宫娥端来一碟水果,笑吟吟地问:“公主为何愁眉苦脸?”

孙闲笑长叹一声,“不知玥儿消气了不曾。”

“公主,您方才已经送了厚礼上沙家,况且您与她身份悬殊,能让您上心便是她的福气……”

“住口!”孙闲笑严词厉色起来。

宫娥脸色剧变,仓皇失措地跪拜在她脚边,“奴婢知错,还请公主恕罪!”

“这样的话,本宫不想再听到。”

“是!奴婢遵旨。”

“起来吧。”

宫娥心有余悸地站起身,见孙闲笑仍是苦大仇深的模样,她心中一动,道:“公主可知京城昨日发生的事?”

孙闲笑挑眉问:“何事?”

“沙二小姐曾扬言,愿为其一掷千金的东西……”

“做好了?!”孙闲笑惊喜道。

“嗯。公主若有心向沙二姑娘赔罪,不如将此物买下送给她。”

孙闲笑点点头,瞬息后,又问:“母后近来如何?”

自从三哥与她争吵后,她几乎不再踏出寝宫一步,连自己想去请安都被拒之门外。

宫娥道:“皇后娘娘已经闭门半月,听闻几时前,三王爷向娘娘请安去了。”

她沉思一息,自言自语道:“母后向来不插手皇兄的事,又怎么会因为一位女子闭门不出呢。究竟……是因为什么?”

瑶灵宫中,孙闲乐跪在空荡荡的大殿上。

殿前垂着一道紫色珠帘,珠帘上蒙着一层薄纱,让人隐约能瞧见里头的景色。

一位赤衣妇人端坐在案前。

妇人年近不惑风韵犹存,赤红的衣裳衬得她的容貌美丽得几乎刻薄。

案上摆放着一只三足香炉,正冒着徐徐青烟飘向上空。

“母后。”孙闲乐道。

渔幼灵眉睫轻颤,朱唇轻抿,声如浅溪道:“本宫不想见你。”

孙闲乐浑身一震,“您不想见孩儿,难道还能不见父皇吗?”

珠帘后沉默下来,良久后,渔幼灵轻叹一声,道:“乐儿,本宫知道,你和陛下都是为了东晋,但本宫无法接受。”

“母后……”

“你走吧。”

孙闲乐埋下头,膝边拳头紧紧攥起,胸膛剧烈地起伏,喊道:“是。”

茶余饭后的笑料,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传遍全城。肖培风上半天的壮举,下半天就传得人尽皆知。

对此,沙玥早有预料。

她实在气不过,自己扎了个稻草人,浑身上下贴满肖培风的名字,眼下正在院子里大肆劈砍着。

这期间,沙珏去市集走了一遭。

回府之后,他马不停蹄地跑到沙玥跟前,叫嚷道:“好消息!”

沙玥凶神恶煞地瞪他一眼,“有比肖培风暴毙更好的消息?”

这哪儿和肖培风扯得上关系?沙珏摇摇头,说道:“你还记得那幅《锦绣图》吗?”

“记得,”沙玥皱眉,一脚踹翻稻草人,“如何?”

“京城有三大奇人。其一,画师柳偃,那幅《锦绣图》便出自他手;其二,木雕师张其诺,传闻,但凡经他之手所雕刻,无一不巧夺天工;其三,工匠欧冶,他至今已经铸造了一万多把兵器。”

“废话少说!”沙玥不耐烦地说。

沙珏抛给她“急什么”的眼神,不慌不忙地说:“柳偃病逝后,遗留在世间的名作数不胜数,唯独《锦绣图》不知所踪。张其诺是最后见过这幅画的人,他在三年前承诺,会将《锦绣图》雕刻成木雕,据说,已经大功告成了。”

“当真?”沙玥大喜过望,心头烦闷瞬间去了不少。

“骗你作甚?”沙珏趾高气昂起来,“而且,这三大奇人之所以称为‘奇人’,是因为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却一辈子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不过吗,张其诺开窍了,他要将木雕卖掉。”

“太好了!”沙玥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张其诺还为这尊木雕取名为《锦绣》。”

“《锦绣》?好名字!”

‘锦绣’是一片疆土的名字,而沙家就出身于这片疆土。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