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恺悌君子的喜她为疾小说在线阅读

恺悌君子的喜她为疾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17
喜她为疾就是一个世界,是恺悌君子创造的世界,沙玥肖培风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喜她为疾》被我们看到,就是沙玥肖培风的世界与恺悌君子的世界产生碰撞,喜她为疾在被大家看到时,恺悌君子肯定是热泪盈眶的。

第十四章

打听到张大师的所在之地,沙玥迫不及待地启程前往。

等她忙活过一阵,临出门前,沙珏才慢悠悠地说:“我已经替你拜访过了。”

沙玥动作一顿,回头问:“他怎么说?”

“他开得价不高,一百两银子。他知道你想要这尊木雕,但还有其他人开价,看样子是价高者得。”

价高者得?沙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沙玥对这尊木雕势在必得。

“无论花多少银子也要买下《锦绣》。”

沙珏定定地凝视她片刻,眼神颇为复杂,说道:“你想回‘锦绣’随时都可以,何必为一幅画那么执着。”

“不同。”沙玥默然道。

“画里的‘锦绣’是十五年前的‘锦绣’。”

十五年前的‘锦绣’是东晋最美丽的一片的疆土。先皇微服私访至此,被它秀丽的山川河流所吸引,为它赐名为‘锦绣’,它是无数生活在这片疆土上的人的心头之爱。然而十五年前,因为一场几乎让东晋覆灭的战争,将它毁于一旦。

“无论如何,我也要买下它。”沙玥笃定地说。

少时,小厮匆匆行来,他俯在沙珏耳边说了些什么,沙珏的脸色以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重起来,两人一阵交谈后,小厮领命离开。

“发生了什么?”小厮走后,沙玥问道。

沙珏抱着双臂坐到椅子上,手腕间的大金镯子与衣服的配饰相撞,发出清脆却不悦耳的声音。

他幸灾乐祸地说:“你想要《锦绣》有些困难。”

“此话怎讲?”沙玥皱眉问。

“《锦绣》的价钱已经定在了八百两。听说,是位皇宫中的大人物。八百两银子不算什么,而《锦绣》有价无市,其他人不敢抬价,恐怕是因为此人的身份。”

沙玥眉头皱得更紧,“大人物?”

若是其他东西,沙玥势必不会再挣,但是这尊木雕,沙玥一定要将它收入囊中!

“我要抬价。”沙玥道。

她话音刚落,适才离开的小厮便去而复返,他正要向沙珏走去,沙玥便喊道:“说!”

小厮迟疑片刻,沙珏向他点点头,他才道:“小的本来要去张大师家抬价,半途中听说,有位朝廷重臣已经将价提到了九百两,小的不敢擅自做主,就回来问问大少爷。”

“先是皇宫大人物,后是朝廷重臣,看来,你只能忍痛割爱了。”沙珏道。

虽说沙家腰缠万贯,却只有财没有权,大臣和大人物他们一个也惹不起。

“少说风凉话。”话虽如此,沙玥心中也十分矛盾。

既然是价高者得,她就不该顾虑那么多,即便因此得罪这两人,他们也无法光明正大地和自己过不去。

沙玥思忖瞬息,道:“去抬价,先抬一百两。”

“是。”小厮委身抱拳,正要离去时,沙玥将他喊住:“等等。”

“二小姐有何吩咐?”

“别暴露身份。”

“噗……”沙珏大笑一声,“什么玩意儿?”

沙玥横他一眼,接着对小厮道:“换身衣服,不要自报家门。”

小厮忍俊不禁,在沙玥的眼神下又不敢表露出来,他赶紧告退,生怕被沙玥多念叨几句。

“你既然决定抬价,还有隐瞒身份的必要吗?”沙珏哭笑不得地说。

沙玥恶狠狠地瞪他一眼,说道:“与你何干?你有这闲功夫不如上账房多待会儿,省得在这儿碍眼。”

沙珏做出投降的动作,“二小姐说得是,小的先告辞了。”

“哼。”

他离开后,沙玥在原地侯了一个时辰,小厮回来却道张大师还拿不定主意,沙玥无奈,只能暂时观望着。

与此同时,肖培风和孙闲笑各自收到了下人的口信。

肖培风疑惑不已道:“皇宫中的大人物?是谁?竟然有人在这个风口浪尖将价提到一千两?”

黑脸侍卫道:“将军打算如何?”

“继续提价,银子不重要。《锦绣》是玥儿看中的东西,我一定要将它送给玥儿。”

“是。”

“帮我查清楚那位大人物是谁,至于另外一人,敢在这时提价身份必定不简单,留意一下。”

“属下遵命。”

皇宫中。

孙闲笑苦恼地皱着眉头,对旁人道:“本宫已经故意暴露了一些身份,居然还有人抬价?”

宫娥垂首站在一旁:“公主不必心急,您身份金贵,是张其诺不知详情而已。不如您明日亲自面见他,料想他也没那个胆子开罪您。”

“不行。”孙闲笑立即回绝,“张大师不是凡夫俗子,本宫这么做恐怕会适得其反。”

“那您打算如何?”

“抬价。”

如此过了一夜,张大师仍未确定心意。

沙玥忐忑不安地度过一夜,翌日一早便亲自前往拜访张大师。

早市上人满为患,几位小童在街边追逐打闹。

不知踩到了谁的脚,有人大骂道:“谁家的兔崽子?长不长眼睛?给老子滚一边儿去!”

童子回头冲他吐了吐舌头,“张家的!”

说完,童子像条泥鳅似的,转眼就消失不见。

沙玥路过早市,听闻张大师就住在在这附近,她四下张望,忽然被人撞得一趔趄。

“谁呀!真倒霉!”男童捂着撞疼的脑袋抬起头,顿时,他嘴角一咧,“你是……锦绣庄的二傻姑娘吗?”

“我是你二姑奶奶!”沙玥定睛一看,男童赫然就是月初遇见的那位,这回她没再客气。

他们声音不小,转眼便引起路人注意。众人纷纷驻足,将沙玥与男童包围在中间,对着二人指指点点。

男童一手拉住沙玥的衣摆,示意她俯身,沙玥不情不愿地低下身,男童凑在她耳边道:“你怎么还敢出门呀!”

沙玥环顾四周,神情略微僵硬,道:“我为何不敢?”

“城里好多人等着笑话你呢。”

路边有人议论起来,声音毫无意外地落入沙玥耳朵里。

“二傻姑娘要去何处?肖将军可不在这地方。”

“沙二姑娘,听老夫一句劝,强扭的瓜不甜,什么婚约不婚约的,那都是肖老将军酒后失言,你家中富裕,要哪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强留着肖将军呢?”

沙玥无措地被围在中间,跳脚道:“我没有!”

“沙二姑娘,锦绣山庄在京城立足十五年,我们都记得沙家的好,可你也太自不量力了。”

“看看肖将军被你逼成什么样子?”

沙玥通红着脸,怒吼道:“我没有!”

众人仿佛听不见她无力的辩白,一人一句大义鼎然的话,像戳着她的脊梁骨,把她那些傲骨全部按进泥土里去。

她的脸渐渐变得苍白,咬住下唇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垂下了头。

男童尚小,分不清是非善恶,他仰头看了沙玥一眼,小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腿,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瞪,责怪地看向众人,又回头对沙玥道:“别哭,以后我不叫二傻姑娘了。”

沙玥双拳一握,推了他一把,“少废话,我犯得着哭?”

男童非但不离开,反而更加用力地抓住她,冲她弯了弯眉眼,“那天我都看到了!”

她吸了吸鼻子,问:“你看到什么了?”

“肖将军从马背飞下来抱住你,他还冲你撒娇。”男童捂着嘴嗤嗤地笑起来,“就像我爹和我娘一样。”

孩童情绪转换得太快,上一刻还嬉笑着,下一刻就神伤起来。他惆怅不已地说:“可是,我娘不见了。”

他骨碌碌的眼睛一转,那点神伤又消失,狡黠道:“我可没告诉其他人!肖将军那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他一定很喜欢很喜欢你,嘿嘿,就像我爹对我娘那样。你别听他们瞎说,要是他们知道肖将军那么喜欢你,一定会大吃一惊。”

他将沙玥牵出人群,沙玥道:“你别瞎说,他……”

“我想娶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句话蓦然在脑海中响起,沙玥脚步一顿,心跳冷不防地漏了半拍。

行出人群,迎面走来一位锦衣男子。他嘴边挂着一抹讥笑,见沙玥看来,眼神立即变得不屑一顾,“废物。”

沙玥眉头一皱,目光触及男子的穿着,不留痕迹地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她牵起男童,准备绕过男子,男子却不依不饶:“废物!你宁愿名声尽毁也要嫁进肖家?”

男童一听,气鼓鼓地说:“你是谁呀?不要胡说。”

沙玥眼神一暗,将他拉到身后去,对男子躬了躬身,道:“小弟无知,还请公子见谅。”

男子那身衣服沙玥认识,是平京的云罗布,据说,是平京富家子弟才能买得起的布,近来藩王接连进京,此人或许就是其中之一的世子。

“肖培风也不见得有多好,不若你……”

“兄长!”

男子的话被他身后的黑衣人打断。黑衣人穿着宽大的斗篷,头上戴着帷帽,将整张脸都遮掩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搭在男子的肩上。

男子怫然不悦,冷冷地挥开他的手,责备道:“柳千尘,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沙玥不动声色地将男童护紧,柳姓,是平京王的姓氏。

说罢,男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见他离开,沙玥松了口气,她对男童道:“你快回家去。”

男童不乐意,沙玥好说歹说才将他劝回家。

沙玥继续往早市深处走,路过一处暗巷,方才的黑衣人将她唤住。

“姑娘。”

“你是……”

柳千尘将帷帽取下,笑容和煦地说:“我叫柳千尘,刚才的是我兄长,柳鸿雁。”

取下帷帽,他的脸暴露在沙玥眼中,沙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和他……”

柳千尘羞赧地说:“我和兄长是双胞胎,你惊讶也是人之常情,连父亲有时候都分辨不出来。”

沙玥否定:“很好认,他太自傲,你看上去很含蓄。”

他轻笑起来,抬手向沙玥行了个礼,道:“兄长并无恶意,千尘替他向你陪个不是。”

类似的话沙玥早已听得不下百遍,犯不着为此生气,便一笑释然:“没事。倒是你,为什么要将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

以往这种事本不该告诉他人,但柳千尘有心赔罪,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父亲不想我被其他人看到。”

“那还带你来京城干什么?”说完,沙玥捂住嘴,暗恼自己口无遮拦。

柳千尘倒也不在意,眼神依旧温和,道:“你猜到了?父亲让我跟在兄长身边,学习兄长的行为习惯。”

沙玥无语:“让你学他?搞错了吧?让他多向你学学吧。”

“不,我行事太优柔寡断,兄长他……值得我学习。”

沙玥饶有兴致地说:“你学学看。”

“……”

柳千尘神情顿时一变,倨傲地抬起下巴,对空无一人的空地道:“柳千尘,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噗……”沙玥不禁大笑起来。

他无奈地叹了声气,“如何?”

“还挺像,不过眼神终归不同。”

“你眼神真锐利,在平京时,我偷偷用兄长的身份出门,父亲都认不出来。”

“为何要偷偷地?”

柳千尘没落地低下头,嗫嚅道:“父亲通常不允许我出门,兄长虽然经常对我恶语相向,但他待我很好,总是让我扮成他的性子去外面办事,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想让我出去看看。”

沙玥皱起眉头,目及他的神色,欲言又止,最终叹息道:“不如,改日我带你去玩玩?你初次来京城吧?”

“真的?”柳千尘受宠若惊地说,“应该过几日就回平京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出来。你以后来平京吗?那是个很好玩的地方,以后你来了就去找我,我也带你去。”

“好。”

告别了柳千尘,沙玥离开暗巷,刚走出巷口,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说道:“怎么不见你带我去玩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