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叫一定找到你的小说-姚宇辰钟招娣在线阅读

叫一定找到你的小说-姚宇辰钟招娣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23
小编将伊盼的新作《一定找到你》推给大家,小说《一定找到你》的主角叫做姚宇辰钟招娣,小说作者伊盼对大家,一定找到你对读者,就像是伊盼对文学的态度,姚宇辰钟招娣的亲密关系也在伊盼的安排下,于一定找到你里开始了。

第三十章 家人还是同学

医生刚查过房离开不久,病房里因好几个老师和同学的到来,一下变得热闹了许多。

沈晓溪也在人群中,并正好和宇辰来了个正面相迎。

“宇辰,你已经在这儿了。”沈晓溪主动打了招呼,却刻意避开宇辰直射的目光。

宇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既不十分热情也不特别冷漠。

淡淡的尴尬从沈晓溪的脸上一掠而过。她赶紧来到招娣的身旁。

招娣却显得特别的兴奋和热情,与前一晚的悲痛欲绝完全判若两人。她紧紧地拉住沈晓溪的手,不停地问这问那,让人感觉不是沈晓溪来看望她,而是她去看望人家一样。

招娣问了很多关于学校和班级的情况,她的语气那么迫切,仿佛她已经离开校园很久很久了。老师和同学们热心地与她交谈,回答她所关心的问题,但有意避重就轻地选择一些众所周知或是沿着招娣在校时的生活轨迹也能顺利探索出答案的内容。而一些他们认为比较敏感的话题则缄口不言,比如还有十几天就要中考了,保送生们已经提前离校啦等等。大家都知道,招娣如今肯定是不能参加中考了,她的保送名额也已经被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所取代。

招娣在和大家的交谈过程中也感觉到了老师和同学们有所保留,她明白大伙的苦心。她对校园,对老师和同学,有一种深深的眷恋与不舍。在没受伤之前,她就常常计算着离校的时间,剩下的每一天都让她无比珍惜。那时,她还可以安慰自己说,虽然要离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了,但新的学校、新的同学又将等候着她。而现在自己竟然以这么一种方式更早的离开了学校和同学,可自己连最后看一眼的机会也没有了。眼前,听声音依然那么熟悉的这群人,恐怕也有不少人从这病房走出去以后也将不会再见了。

她心底无比的惆怅和茫然。她没有站起身,循着人群离去的脚步声她朝老师和同学挥了挥手:别了我的学校,别了亲爱的同学们!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么喜爱校园。兴许她的很多同学,因为学校学习过于繁忙,老师过于严苛,而对学校心生厌倦。她却觉得校园是她心灵的田园,是一处详和的庇护所。她只要扎身于书本里,便可做到身外无他物。学习让她感觉踏实和安宁。这种感觉,是她在家里也从未感到过的,这或许正是她如此喜爱学校的原因。

如今,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找不到家了,家的感觉也不复存在。然而学校的里的点点滴滴,她却记忆深刻,对学校的喜爱也分毫未减。

她也不确定是否学校里所有的事物她都不曾忘记。例如这位叫姚宇辰的男同学。他和他的家人在她住院的近两个月里,对她的关爱与照顾,让她有足够的理由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家人。她脑海里储存着的亲人的概念就是如此。

若是家人,他何须隐瞒真实身份,以同学相称。

若不是同学,刚才他与老师和同学分明非常熟悉。

她困惑不解。她恨自己的眼睛无法看见他的容貌,否则也许就可以记起他来。

距中考只有五天的时候,招娣出院了。

宇辰跟随妈妈和姥姥一起来接她。

收拾停当,走出医院。即将上车的时候,招娣立住了问道:“我们这是到哪儿去,是去我家吗?”

“是去我家,你家还……”宇辰快嘴快舌,可他下半句话还未出口,就被妈妈打断了。

“到我家去,我们还不放心你一个人住!”宇辰妈妈抢过去答道。

“孩子,我家就是你家。你和辰辰都是我的孩子,你以后也管我叫姥姥吧!”姥姥抚摸着招娣的头,充满慈爱地说。

招娣不再作声,由他们搀扶着上了车。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他们是家人也罢,是同学或者好心人也罢。除了跟他们走,还有别的办法吗?自己不光眼患残疾,连家在何方都已经记不起来!

安顿好了招娣,宇辰立即投入紧张的复习中去了。还剩最后几日,他得拼尽全力冲刺一番。招娣的饮食起居有外婆料理,根本用不着他操心,他在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考试的那天早上,宇辰背好书包想悄悄出门,他不准备跟招娣打招呼。

他打开门,回头轻轻跟姥姥告别。

在宇辰即将出门的时候,招娣从房间里走出来,摸索着来到客厅,朝着宇辰说了一句:“宇辰,你好好考,祝你成功!”

原来她一直记着中考的。

这样也好,宇辰就用不着刻意避着她了。考完回来,他也可以大方地跟她分享考试的感觉,有哪道题目解的方法有疑惑也可以拿出来与她讨论。如果宇辰的答案和招娣解的一样,宇辰便会无比兴奋地大叫:“哦耶,我做对了!”’他十分信任招娣,她给出的答案他觉得那一定错不了。他依然把她当成学校里的学霸,实际上她也是。她虽然遗忘了一些事,但长进脑海里的知识却根深蒂固,一点也没忘。

要是宇辰的答案跟招娣的不一样,宇辰便会有些失望和担忧。招娣就宽慰他:“我又不是老师,也不是标准答案。也许反而是你的对呢?”又或者会说:“不要紧的,就一道题而已!明天考得更好些就是了!”

就在招娣的鼓励与安慰声中,宇辰的中考也结束了。宇辰觉得接下来可以痛快地放松一些日子。

傍晚,在等待晚餐的时候。他把招娣带到门外的园子里玩。招娣坐在一个秋千上,他在身后推着。夏日傍晚的风,裹携着太阳的余热,拂过招娣的脸,扬起少女的头发,丝丝缕缕偶尔触碰到宇辰的脸颊。她从住院起至今没理过发,头发长了许多,虽然还不及肩,但宇辰觉得比她之前好看多了。

有时候两人同时想到一件事物,也不一定是心灵相通。这时,招娣也注意到了自己长长了不少的头发。她却说道:“好久没剪发。哪天你带我去理发店吧!”

宇辰把秋千又加力推了一把道:“为什么要去剪掉?长发不好吗?”

“短发很清爽,显得很有精气神,洗发时也方便,多好。”她又问宇辰:“你是觉得我留长发好?”

“当然!”

“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才有长发飘扬的感——觉——”他把感觉两个字拖长音,说完加大了力度往前推了一把秋千。秋千摆的幅度因此也急剧加大,招娣“啊”地尖叫起来。

宇辰本来想说因为长发好看,他怕说出来就等于告诉招娣她现在这样不好看。他不太明白,为何招娣不喜欢留长发。他原本以为所有女孩都喜欢长发的。在他的记忆中,有个小女孩曾视自己的长发如生命。哪怕将她的头发稍微剪短了一些,她也会难过得落泪。有一回,她妈妈帮她整理头发,宇辰问她:“你的头发为什么要这么长,每次还要妈妈帮你梳。你剪成像我一样多好。”小女孩回答:“长头发好看呀!你看公主的头发都这么长!”这个小女孩就是青荷。

宇辰当年对美与丑没有什么深刻的理解,青荷觉得长发好看他就也认为好看。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审美,他真觉得长头发好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