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姚宇辰钟招娣小说阅读-《一定找到你》by伊盼小说

姚宇辰钟招娣小说阅读-《一定找到你》by伊盼小说

时间:2019-05-15 18:23
天气转变和《一定找到你》剧情的变化,在伊盼看来是相似的,《一定找到你》的剧情变化,和姚宇辰钟招娣的感情变化相当,姚宇辰钟招娣作为主线人物肯定能将《一定找到你》的剧情带动,伊盼的希望也是如此,《一定找到你》的好看,在姚宇辰钟招娣上看得明明白白。

第二十八章 她不记得我了

再次见到招娣已经是从医院出来的第五天,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周六上午。

招娣苏醒了。

宇辰看见她的眼睛、手臂都缠满了纱布。这模样跟那天宇辰脑海中想象出的情形没什么两样。

警察也和宇辰一样急切地等着招娣苏醒,他们需要向招娣核实事情的真相。

通过对钟达愿的询问,他们得到的答案是:钟旺财长期对姐弟俩实施严酷的家暴,那晚他喝了酒之后又对姐弟俩大打出手。钟达愿拉住父亲让姐姐逃脱了。此后,在两人的扭打中,钟达愿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捅了钟旺财。当时,姐姐钟招娣已经不在现场。

向发现招娣坠楼的保安了解到的情况是:那天半夜,值班保安例行巡查,发现屋顶有人影闪动,便上去查看。见招娣脸色惨白,神情恍惚地依顶楼的围栏上。他赶忙一边叫着“姑娘下来,危险!”一边伸手向前想拉她。没想到招娣立刻惊恐万分,嘴里叫着:“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话还在说着身子却往上挪了挪,瞬间失去重心整个人坠下楼去。

招娣父亲被杀是否真是钟达愿一人所为,招娣当时真的不在现场毫不知情?此案与招娣坠楼的事件会否有所关联?保安陈述的情况是否属实?这一切疑问必须等招娣醒了后再作核实。

现在招娣醒了。老师、同学和警察以及所有真心关切招娣的人都很高兴。宇辰的心情就不能单单用一个高兴来形容了。

招娣现在还看不见,厚厚的纱布将她与眼前的世界隔离了——她这么想。

“招娣,你听得见我说话吗?”班主任老师俯下身贴近招娣耳旁柔声问道。

“哦,是王老师,您来啦!”招娣声音虚弱,但分明意识清明,语气喜悦。

她能听出老师的声音。她真的清醒了。大家心里都非常欣喜。

同学们一个个凑上前去问候她。

“赵丽”,“赵金龙”,“龚珍珍”,她一一把同学们的名字叫了出来。

宇辰迫不急待地扒开人群,探进身子向前问道:“招娣,还有我!我在这儿呢!”

宇辰激动地等待招娣喊出他的名字。

片刻宁静,她似乎在思索、在回忆,然后她开口说话了:“你——是谁?”招娣微弱的声音里透着疑惑。

所有人都愣了,面面相觑。

宇辰以为自己离得远,招娣没有听清楚他的声音,便再往前挤了挤,众人也赶紧给他腾出空间。他已经确信离招娣的耳朵足够近了,便又道:“招娣,我是你同桌姚宇辰哪!没听出来吗?”

“姚——宇——辰?我——同——学?同——桌?”招娣一字一顿,努力地再次回忆着,确定自己的头脑中没有这个人。她便向自己的班主任求助:“王老师,这不是我同学吧?我班上哪有个叫姚宇辰的呀!”

“啊,招娣,你不记得姚宇辰了?他是你同学呀,你们都同桌两年了!”

可是招娣坚定地摇头,明确表示她的同学里根本没有姚宇辰这个人!

在场的人都难以置信。

宇辰心里想:招娣,你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或者你是在生我的气?

可是,等警察来过以后,再经医生反复诊断后确认:招娣是真的不认识宇辰了。不仅如此,她还记不起她为何爬上楼顶,也不记得她的家、她的父母以及还有一个弟弟。

招娣虽然身体虚弱,并且还得忍受伤痛的折磨,但她还是很努力地配合警察和医生。然而警察就像是在询问一个来自另一世界的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毫无关系。

她倒是记起了她坠楼前那一刻:寂静的深夜,她瑟缩在楼顶一隅,喧嚣的城市也仿佛已经在疲惫中熟睡。小区暗淡的路灯根本照不到屋顶偏僻的角落,她的眼前一片幽暗,她的心一片悲凉。

前一晚的夜风和冰冷的晨露,让她通体冰凉,即使双手抱胸蜷缩成一团依然寒颤不断。她记不清白天有没有出太阳,因为后来她就昏沉沉地睡过去了,当醒来的时候周围又是一片昏暗。她已不觉得冷,反而觉得从头到脚都是一阵阵让人窒息的热。她想站起来透透风,然而四肢麻木,浑身乏力。她扶着围栏,出力地爬起来,又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便靠着围栏无力动弹。

一会儿,她迷迷糊糊听到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一束亮光射向她。她睁大眼睛,发现随着亮光有个影子正朝她逼近。这让她惊恐不已,她本能地往后退缩,围栏挡住了她的去处,她只得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拖着虚弱的身体往围栏上方挪动。那影子更加近了,并朝她伸出了手要抓她,她身子往后一仰。她听到了那个影子喊着:“姑娘,危险!快下来!”可同时她整个人已经翻过栏杆坠落了下去。眼前一黑,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直到这次醒来,她的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她竟然记不起她是如何走到这屋顶的,也不知道家在何方?父母是何许人。仿佛她就是那天晚上从天上直接掉到地面上来的。

后来,她听到耳旁传来了一个轻柔而熟悉声音,那是她的班主任老师在叫她。她记得她在上学,她的学校,她的老师和同学,她依旧记得。她听到他们的声音能一一辨认出这是赵金龙,这是赵丽,这是龚珍珍,而且虽然不能看见,但她都记得他们的模样。还有那些没有到医院来看她的同学,她也记得。她知道他们一起上了三年学,马上就要毕业了。

可是,她把自己脑海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一星半点宇辰的影子。眼前这位声称是自己同桌的姚宇辰,他究竟是何许人物?他长得怎么样?自己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莫不是他就是这同一室的病友,欺我看不见,故意来寻我开心的?

然而所有的人都信誓旦旦地保证他确实是自己的同学。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还有我的家,我的父母呢?我曾经有过吗?他们现在在哪儿呢?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没有一个家人来看我?警察说的都是真的吗?

同样满腹疑虑的还有警察,他们反复征询医生:“她会不会是刻意隐瞒什么?”

医生表态:“当然我们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如果她不是有惊人的表演和伪装能力的话,从目前的现象来看她确实是部分失忆了!医学上称为——选择性失忆,而且遭受过脑外伤的患者也并不少见。”

宇辰他们询问医生,这种病能否治好?要多久才能治好?

医生回答:“那可说不准!有的人很快就恢复了,也有人很多年,甚至永远也恢复不了!”

在招娣醒来前的那些日子里,关于招娣坠楼及她弟弟杀父的传言已经铺天盖地,说法也五花八门。人们长了一张嘴总是要用来谈天论地、说长道短的。至于说什么,怎么去说,完全取决嘴巴上方的那颗脑袋对是非善恶的分辨和对自己嘴巴的掌控能力了。

宇辰毫不理会这些传言。他唯一关心是招娣能不能醒来,何时醒来?至于事件的真相只有从招娣嘴里说出来的话,才能使他相信。

而他在这几天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与老师和同学们一起为招娣捐款。招娣的身边如今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据说她以前有个姑妈,因与招娣父亲不和,远嫁内蒙古后便失去联系,连警方也查不到任何信息了。而以钟旺财的为人处事也没交下几个贴心的朋友。招娣现在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着急的只能是与她有着多年同窗谊、师生情的同学和老师了。

当然社会上也有不少真正的热心人,他们不是热衷于把别人的不幸当成茶余饭后消遣的谈资,而是默默地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帮助苦难之中的人。

他日日祈祷着,期盼着招娣醒来,有一股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力量支持他坚信招娣一定会醒来。

如今,招娣是真的醒来了。虽然她坚持认为她不认识自己,甚至连之前的很多事情也都忘得一干二净。医生说这是一种叫“选择性失忆”的病症。他查过资料,确实有这么一种病,根据招娣的情况,这种说法也是科学依据充分,逻辑关系合理。

但“选择性失忆”这个名词还是让他有些纳闷,并且或多或少有些失落。她在昏睡之中是如何作出选择的?她不愿记起母亲的病痛、父亲的暴虐、家庭的困苦,他觉得可以理解!那她明明记得学校,记得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为何唯独不记得自己?难道仅仅因为坠楼前两日学校墙角使她误会的一张纸以及老师稍微严厉的几句批评吗?可是批评过她,甚至把她骂得扔下书包哭着回家的班主任,她不是照样记忆清晰,而且表现得那么可亲可敬吗?

唉,什么鬼病,真是搞不明白!人身上本来就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奥秘。

搞不明白就暂且不去理它吧。招娣醒来了就是件大好事!医生也说过也许某一天,她就自然又记起来了。再说,就算她记不起来,也改变不了她就是自己的同学这个事实。他们曾经争吵过,曾经是同桌,曾经成为过好朋友,也可能存在比好朋友还要更深一点又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关系。

就凭这层关系,他决定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来探视一下,问候她一声或者捐笔财物就可以了事的。在招娣昏睡时就开始做的事情,现在依然不能中断,因为招娣康复治疗还需很长的时间,还得花费不菲的医药费。这些仅靠社会上的一些捐助显然是不够的!

招娣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了,他现在不能只是她的一个同学,应该成为她的一个亲人,甚至单单他一个人也还不够。他不过就是一个初三学生,他可以有像成年人一样的仁义与爱心。可是在需要有物资与金钱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必须得到家人的支持。他得使他的家人像他自己一样做招娣的亲人。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