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一定找到你在线阅读-伊盼的姚宇辰钟招娣小说

一定找到你在线阅读-伊盼的姚宇辰钟招娣小说

时间:2019-05-15 18:23
《一定找到你》是横空出世的作者伊盼新作,本书主角姚宇辰钟招娣,《一定找到你》的好看就体现在姚宇辰钟招娣的身上,作者伊盼对主角姚宇辰钟招娣的安排,就是为了《一定找到你》能被大家阅读,姚宇辰钟招娣之间那些事,伊盼都写出来了,都在一定找到你中。

第二十七章 警察上门来了

看来,只有寄希望于星期一上学的时候了,他们可以并肩坐在一张课桌上。离得如此近,他可以很容易看出她脸上的表情,从而也就不难推断这件事对她造成的影响程度了。宇辰想,那我们谁会率先打破这该死的尴尬开口跟对方说话呢?要是招娣不先说,是不是自己得先说?哦,应该是的,我是男生嘛!再说,这整个事情不都是因我而起吗——至少到目前,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是这么认为的。

上学的路上,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到了学校,走上楼梯时依然如此。等会先看看招娣的表情再说吧。假如她面对我的表情没有明显的异样——只要看不出悲伤、委屈或者愤怒什么的就行,哪怕她现在对自己还像最初认识时那样的严肃和冷漠。啊,如果她对我表示出来鄙视和仇恨呢?我该怎么解释呢?我这第一句话应如何开口?

他走到了教室门口,悄悄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座位:谢天谢地,招娣还没有来,自己先坐过去再说!

其他同学都到齐了,到了上课的时间,招娣还是没有来。老师也没有来。课表上,这节课应是班主任的课。

大半节课过去了,就在同学们已经有点乱哄哄的时候,数学老师进来了,他也只是给大家布置了一些课堂作业又匆匆走了出去。

下课的时候,一辆警车驶入学校,有警察走进老师的办公室。

又过了一节课,宇辰也被老师叫了进去。两个警察端坐在沙发上,膝上摊开着一本笔记本要记录什么。尽管他们语气和蔼,但警服和警徽闪着森严的光芒,让宇辰不免一阵紧张。

他心里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警察怎么找上我了?

“宇辰同学,你不用紧张!我们找你了解点情况。”年纪较大的警察先开口,他语气平缓又直奔主题:“关于钟招娣同学的!”

一阵不安袭过他的心房,透过他的嘴,化为急促的气息和语音:“招娣!她发生什么事啦?她今天都没来上课!”

警察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发问:“上周五,发生了你们那件事——也就是学校墙上发现你给招娣的表白情诗,你们被老师批评之后,你俩后来有过联系吗?”

啊,果然还是与那张纸有关。他原以为这件事在学校里、在老师面前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的了。可是没想到还会招来警察。招娣今天又没来上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焦虑、担忧和紧张,脑门上细腻的皮肤沁出点点汗珠。“那张纸不是我贴的,我本来就想好了今天要向老师解释清楚的。”

警察嘴角掠过一丝微笑瞬间又恢复了严肃:“我们可不是为调查这事来的,这张纸是不是你贴的,那是你们老师要了解的事。跟你说清楚点也无妨:钟招娣同学昨天深夜在自己小区坠楼了!”

“啊!怎么会这样?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昏迷不醒,正在医院里抢救!我们警方要调查这个事件,上周五所发生的事你们老师已经说过了。你们是同桌,平时你跟她关系应该也不错吧?她那天走了以后没再和你联系过?或者之前她有没有跟说过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们说说!”

宇辰没有什么别的顾虑了,此刻他心里只担心招娣的安危,他语速较快但尽量表述清楚,他想早点完成警察的调查,然后试图从他们口里再多了解点招娣当下的情况。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立即亲自到医院里去看看。

警察从他刚才的叙述中没有得到什么线索,又引导他道:“她平时跟你谈过家里的情况吗?”

“不怎么谈!之前了解到一些,她爸爸应该管得很严。前不久,她还跟我说过她很早起来到她爸爸店里帮忙,因而上课时才特别困。其它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两位警察埋头记录了一小会,然后相互对视了一下,彼此仿佛在说:“那就这样吧。”然后他们把本子合上了,对宇辰说:“宇辰同学,先找你了解这么多。如果你想起什么来,还可以来找我们或者告诉你们老师也行!”

在回到教室之前,宇辰再试探着问警察:“招娣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她怎么会坠楼的?”

“呵,小伙子,看来你很关心她!你们的关系是真的不一般哪!”年岁较大的警察收敛了一些严肃,语气稍显轻松,有意打趣起来。他拍了拍宇辰肩膀,把宇辰往门口引的同时继续说道:“至于她为什么坠楼,我们不正在调查吗?否则干嘛找你聊这么长时间!好了,你回教室去吧,我们再找其他老师和同学问问情况。”

“那我,我——们同学可以去医院看看她吗?”宇辰开始是想问他能去看招娣吗,突然想起刚才警察的话,于是赶紧在已经出口的“我”字后面加了个“们”。

“当然可以。不过她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昏迷着。你们要看她,最好晚两天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没过多久,许多同学都知道了招娣的事情。他们有的也被警察询问过,有的则是从老师那里无意听来的。课间的时候大家都在议论,既关心招娣的安危,也揣测事件发生的原因。

宇辰坐立不安,心烦意乱!

随着课间的次数增多,消息扩散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从班级内到班级外,再到整个学校。

也有消息从外面传到宇辰的耳朵里。

“招娣的父亲被杀了!被他自己儿子——招娣的弟弟杀了!”

“她的父亲在前一天就被杀了!而招娣是第二天晚上才坠楼的!”

“她父亲被杀的时候,招娣并不在现场。是她弟弟自己报的警!”

“她弟弟被警察带去时,别的什么都不说,就一个劲让警察一定要把他姐姐找回来!”

“警察与保安寻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找到招娣,结果她在自己家的5楼顶上。”

“招娣的弟弟也在我们学校,是初一(二)班的钟,钟达,对,叫钟达愿。”

这个消息使他更为震惊。钟达愿是招娣的弟弟,而他在招娣坠楼之前把自己的父亲给杀了!

他难以置信,因而迫不及待地跑到初一(二)班。钟达愿果然没来上课。从李晨明的口中再次证实了同学们的议论绝非胡诌。

宇辰一天的心思都无法放在课堂里。老师和同学们也是。校园的宁静被这桩大事件给打破了。

放学前,宇辰妈妈应约来到学校。但她无法找到宇辰的班主任,别的老师说她为招娣的事,中午就跟校领导出门了,至今未回。

宇辰妈妈在自己学校时就已经听说了这件事。可她万万没想到那位女生就是儿子的同桌,是他原本计划好请来参加周六生日会的客人。

宇辰慢吞吞地整理书包,慢吞吞地走出教室,慢吞吞地下楼,取了自行车慢吞吞地跟着妈妈走出校门。

知儿莫如母。妈妈只消回头朝宇辰一瞥,就洞悉了他的心事。

“我们去一趟医院吧!”妈妈说完跨上了自行车,只顾往前骑去。

宇辰立即也飞身跳上自行车,双□□替使劲蹬着,很快就超越了妈妈,并继续往前飞奔而去。

“宇辰,你慢点,你慢点!”

耳旁呼呼的风声,淹没了妈妈的呼喊。

还没走进住院大楼,医院特有的那股味道直逼宇辰鼻腔。出入的救护车闪着灯,“呜啦呜啦”鸣着响笛。宇辰很讨厌这股味道,更不喜欢听见救护车的响声,那声音让他特别揪心。

他快步走进住院大楼,避开了那阵声音,迎向扑面而来的越来浓烈的那股医院的味道。

他们在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站,找到了钟招娣的名字。可是探视这里的病人,有严格的规定,即使是亲属都不是想探视就

可以探视的,何况他们算不上亲属。无论他们怎么好说歹说,护士始终不肯违反原则。

宇辰只得怏怏地下楼,却在一楼的大厅里与班主任老师不期而遇。

宇辰妈妈和班主任在大厅的一侧攀谈起来,话题都是围绕着招娣。此刻对宇辰的那点事,老师已经无暇顾及。

她们声音不高,但宇辰一字一句都听得分明。

招娣是昨天夜里12点左右坠的楼,是他们小区的一位保安先发现的。从五楼坠下时,幸亏被一棵高大的樟树拦了一下,在压断了一根粗大的树枝后,她随柭叶一起坠到了地面。她的左手和一根胁骨骨折,脑部也受到较重的震荡。现在还在昏迷,但医生检查过后乐观地表示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哦,谢天谢地!宇辰在心里念了一句。

“但是,”班主任特意把宇辰妈妈拉近她的身旁,声音也压得更低:“树枝刺伤了她的眼睛,其中一只伤得很严重估计要失明。另一只也受伤了,将来会不会影响视力还未知!”

这段话照样清晰地传入宇辰耳里,关于招娣的处境,他都侧耳仔细倾听。

临别的时候,班主任倒安慰起宇辰来:“别担心招娣,她会好起来的!你当务之急是好好复习,准备中考。”

宇辰嘴里“嗯”了一声,心里却想着招娣手上、胸前和眼睛都缠着厚厚的纱布的样子。像层层荆棘缠绕着长在他的心里,将痛楚和忧虑也紧紧包裹其中。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