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伊盼的一定找到你小说在线阅读

伊盼的一定找到你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23
一定找到你就是一个世界,是伊盼创造的世界,姚宇辰钟招娣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一定找到你》被我们看到,就是姚宇辰钟招娣的世界与伊盼的世界产生碰撞,一定找到你在被大家看到时,伊盼肯定是热泪盈眶的。

第二十五章 无法置身事外

纸上画着一幅漫画:一位男生与一位女生相拥而立,从双方胸腔蹦出来两颗巨大的心,被一支箭穿着,箭杆上标注着“丘比特之箭”。漫画表达的意思已经一目了然,任何一个初三的学生都能够看明白。可是,下面还有文字,那是电脑打印之后贴上去的。内容是“我姚宇辰今生今世,无论富贵还是贫穷,都将无怨无悔地爱着钟招娣”。这多么象结婚典礼上的誓言啊!

下面是一首手抄的爱情诗——舒婷的《致橡树》,没有标题,只抄写了诗句。是宇辰的手写笔迹无疑。如果这首诗是在语文课上或诗歌朗诵会上,哪怕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大声去朗诵,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但是,这些文字配在这幅漫画的后面,那就确确实实成了男生向女生表白的爱情诗篇。瞧,语言是多么直白,情感是多么热烈!

宇辰手抄诗句的下方,还有一行字体娟秀的字写着“宇辰,谢谢你!”那千真万确也是招娣的字迹。整个纸上的内容,图文并茂,前后呼应,让人觉得真实可信。

已经有同学们在窃窃私语了。有的说姚宇辰胆子还真大,敢于这么公开表白;有的说还是私底下直接给钟招娣比较好;还有的绘声绘色的描述,以证明他早就发现宇辰和招娣两个人好上了。

“是我抄的,但不是我贴的!不,不是我写的!”宇辰急于向几个关系好的同学澄清,由于紧张而语无伦次。

费了很大的劲,几个好朋友才明白,宇辰的意思是他确实从课外阅读书或是哪本诗集里抄过《致橡树》这首诗,但这张漫画不是他画的,还有那些电脑打的文字以及最后一行招娣的字都跟他没有关系。

“你们要相信我!”宇辰首先想得到好朋友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相信有什么用,关键要老师相信才行!”

还有同学跑过来告诉宇辰他们,其它楼层也都贴着同样的内容,现在老师也知道了,已经让人开始在清理。

宇辰心乱如麻,忐忑不安。一方面他在努力回忆这首诗是什么时候抄的,抄在什么地方,又怎么会落到他人之手?另一方面,他担心招娣的处境,她怎样面对同学的嘻笑、老师的诘问?她又会怎样看待自己呢?想到这里,他几乎没有勇气跨进教室,再坐到她的身旁去。他不敢面对她!

后面这个难题,老师很快就帮他解决了,在他还没走进教室的时候,老师把他叫走了。但是更大的难题已经悄悄在等着他!不光是难题这么简单吧?也许还会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谁知道呢?

他只能硬着头皮走进老师的办公室。校领导也在,宇辰知道事件的严重性如他一开始预计的那样,可能更为严重吧!

老师们个个脸色阴沉,办公室一片严肃的气氛加重了宇辰心里的不安。他在一旁默默站立着,等着老师发话。班主任邻桌的一位老师拿起教案走出门时,用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宇辰一通。

班主任朝了宇辰扬了扬上午还贴在墙上的那张纸,然后又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大声问道:“姚宇辰,你自己也看到了吧?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这不是我贴的!”宇辰轻声地试着辩解。

“我先不问是谁贴的!这画是你画的,诗是你抄的吧?”

“不,不是的!哦,是的!”宇辰听到一半的时候立即摇头否定,听到后面时又不得不点头承认。他试图向老师们解释清楚。但正如他的伙伴们预料的那样——老师可没那闲功夫听他那绕得人头晕的解释。何况最后一行招娣的那几个字,他自己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老师更加恼火了:“姚宇辰,你还在这里装疯卖傻!我刚刚对过作业本,你和招娣的字迹是错不了的!你也知道这狡辩不过去了!再说说这画,哼,不是你画的?班上同学我还不了解吗?能画得出来的不就这么两个人吗?你不要告诉我,你自己写好的情书,让人家沈晓溪帮你配图吧?然后呢,还有同学帮你到处张贴,帮你宣传,生怕你这点花花肠子没人知晓?大家都围着你转,陪着你玩、陪着你闹,都像你一样无所事事闲得慌?”

从老师一长串连珠炮似的责问与谩骂声中他听到“沈晓溪”的名字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开始他只顾紧张和回忆,没有来得及仔细琢磨是谁贴的这大字报。现在他倒是可以好好分析一下:既然自己没有做过如此“疯狂”的“示爱”行动,那么有谁会这么“热心”地“帮”我呢?如果连老师也确定班上就只有我和沈晓溪能画出那样的画来,我已经把自己排除了,那当然就只剩下沈晓溪了!随后他就更加清楚地回忆起,暑假里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时,沈晓溪让她带一本记录本下楼,他匆匆带了一本草稿本给她。

“沈晓溪?怎么可能!”宇辰想老师肯定会这么说,老师确实也是这么说的:“她上次揭钟招娣的短,那是她们有竞争,我也狠狠批评过她!她现在跟招娣一样都列为保送对象了,为你这事,她费这么些心思图什么?”

一位副校长离开的时候特意对其他老师作了交待:“查,一定要好好查查,对这种行为绝不能姑息,要严肃处理!”

旁边还有一位老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平时也负责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这时他把宇辰拉到一边,以他对学生开展辅导惯用的神情与语调开始了与宇辰的谈话。他无非先是说对像宇辰这样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对女生产生好感表示理解,然后又说现在的精力应该全部放在学习上,对宇辰用这种表达方式表示不赞同。最后当然也不会忘记要求宇辰配合学校调查,认识到自己错误,并敢于承担责任。

宇辰不想再作无谓的解释,本来他还想说明自己是如何无意中把那首诗抄在草稿本上的,以及招娣的那行字又是怎么一回事。然而他又怎么能解释清,这张纸是如何落到别人之手的呢?又有谁会如此处心积虑地制作成示爱的海报到处张贴呢?会是沈晓溪吗?难道仅凭她绘画好以及她与自己之间那点小小的不愉快,就能说服老师们相信吗?

既然老师们都认定是自己所为,又费了这么多口舌来劝导自己承认。自己也无法证明这件事与沈晓溪或者别的人有关。再往细里一想,如果真的查明是沈晓溪所为,恐怕她保送生的名额也难以保全。不管她做这件事是出于什么心态,总与自己也少不了干系。那么,还是自己承认了吧,大不了自己背个警告一类的处分,总比处理沈晓溪强。

于是,宇辰承认这一切都是他做的。老师早就认定了这个结果,只不过等他自己承认罢了。

宇辰请求老师不要再追究其他人,因为只是他自己单方面的行为,招娣一定也不知情。

尽管宇辰想独揽责任,可是招娣无法置身事外,宇辰刚走出办公室,她就被叫进去了。

她出来的时候,哭得很伤心,一路小跑着冲出老师的办公室,连书包都没拿就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