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霍天霖周舟小说在线阅读

《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霍天霖周舟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08 14:51
小说名字叫做《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唐听风所创作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讲述了霍天霖、周舟的故事,小说《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剧情精彩丰富,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第四十五章 简直就是恶魔再生:周舟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将团子骂了一个遍,这么小就勾搭女孩子,现在人家家长找上门来还是得她擦屁股!

妻不可欺:霍少追妻路漫漫第四十五章 简直就是恶魔再生

惜瑶说完,点了点头团子的脑袋。“小东西,以后千万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喊妈咪了。”

想到刚才,她的心又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太惊险了。

“不喊妈咪。那我喊什么?”

惜瑶给出建议,“有外人的时候喊阿姨,或者直接当不认识。”

周舟有些亏欠的抱着团子,在他脑门上亲了亲。“宝贝,你应该能做到吧?”

“当然能做到!”团子幼小的心灵其实受到一万点伤害。还是乖巧的点头,“反正我还有惜瑶阿姨这个妈咪。”

听到这里。周舟一时间被他呛的没话回答。

惜瑶笑的贼兮兮的。把团子抢了过来。“对呀,以后有外人。你就喊阿姨妈咪。”

说完。她就得意的看了周舟一眼。周舟挤出一个笑。心里仿佛堵着什么,可眼下的确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委屈团子了……

周一。周舟主动申请送团子上学。团子先是错愕,随即高兴的跳起来,殊不知周舟只能想到这种办法弥补他了。

红色轿车停在门口,周舟拿下茶色墨镜给团子背上双肩包:“到了学校要乖乖听老师上课知道吗?”

“哎呀,我当然知道!”团子仰头回答,鼓了鼓腮帮子,周舟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远处一抹粉色身影开心的扑过来,“团子葛格,这两天有木有想我丫?”

陈倩仰着脖子笑的甜蜜,伸出胳膊就抱团子,吓得周舟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团子非常开心的上前拥抱她,“当然啦。倩倩你难道不累吗?”

“啊?”

“你昨晚在我脑子里跑了一晚上呢。”

周舟被团子把妹的技能完全吓坏了,这团子真不知道遗传了谁的天性,这么小就开始勾搭小女友?她揪着团子的耳朵将人揪了回来,“团子,你不要妈咪了?”

“疼疼疼!”团子赶紧松开陈倩,回到周舟身边,委屈巴巴,“妈咪,我哪敢?”

说完,他还不忘给陈倩打了个眼色。

陈倩会意吐了吐舌头,一脸娇羞,她爸爸很快追了上来,宠溺的把女儿抱在怀里,“倩倩,该去学校了。”

看着两个孩子手牵手进了学校,周舟收敛起笑,陈聪打量着周舟,礼貌性招呼:“这位女士,有没有时间,找个地方聊聊孩子的家庭教育问题?”

“好啊。”

周舟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将团子骂了一个遍,这么小就勾搭女孩子,现在人家家长找上门来还是得她擦屁股!

周舟看上午没有戏拍,索性和陈聪去了学校旁边的纯味咖啡厅。

陈聪打量她的眼神,有些怪异,让人非常不舒服。周舟点了杯拿铁,不动声色的蹙眉,“陈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吧。如果是孩子的问题……”

“周太太真漂亮。”

陈聪直接打断了周舟的话,周舟手指一顿,咖啡溢了些出来,淡淡眯了他一眼,“陈先生过奖了,我家团子跟你家倩倩交往太过亲密,小孩子有好朋友理所当然的,但我也会及时制止这种早熟倾向,如果给你造成了担心……”

“不会不会!”陈先生色眯眯的看着她,转开话题,“倩倩说,团子妈咪常年独居,还单身?”

陈聪话里话外意思太过明显,周舟懒得理会,冷声提醒:“陈先生,如果没别的事,我还有事情要忙。”

“旁的事儿哪有终身大事……不我的意思是孩子的事儿最重要!”陈先生跟疯了一样毛遂自荐,“我也常年独身带着女儿。你一个女人那么辛苦带着孩子,就不想再重组一个家庭吗?如果有兴趣,我家两套别墅,三辆豪车,可以保证你跟团子……”

“够了!”周舟压抑住怒意,她知道能上这所幼儿园的人家里非富即贵,她不屑的打断他的臆想,“陈先生,抱歉!我带着团子生活滋润,没这打算。”

陈先生也不恼,反而对周舟梗多了一丝赞赏,起身到她耳边低声说:“先别急着拒绝,如果你改变主意,我随时等你。”

男人的唇触碰到她娇嫩的耳垂,周舟抖了下,猛地端起咖啡泼到陈先生头上,“请你自重!”

说完,她推开身旁的男人,不屑看他错愕的目光,胸口起伏着,抬头却发现咖啡厅外停着辆霸气又眼熟的座驾。

霍天霖……

周舟咬唇,提起宝朝他走去。

陈先生看到那辆限量款的法拉利,在车后谩骂,“装什么高贵,不就是找了个比我有钱的男人吗?”

周舟不做理会,快速拉开门上了霍天霖的车,霍天霖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摘下墨镜,一双漆黑如墨的眸瞬也不瞬的盯着周舟:“新男人?”

周舟透过窗户瞥了眼还在谩骂的陈聪,摇摇头,眸中闪着光,“霍总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不用陪着你的未婚妻么?”

“周舟。”霍天霖却阴沉着一张脸。

刚才他明明看到周舟跟一个男人异常亲密,那男人的手几乎都要搭上她腰上了。她果然屡教不改!

现在他们还没分手呢,她就不停的出去勾三搭四,简直是对他威严的直接挑衅。居然还敢转移话题。轮廓深邃的脸越发阴沉。

“协议还没结束,你现在还是我的女人。”霍天霖掐着她的下巴,唇角挂着邪魅的笑:“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过的。”

“好啊,那不然我回家洗个澡再陪你?”

周舟感觉到他眸底的怒气,笑嘻嘻调侃道。她从来懂得察言观色。不去触碰霍天霖的逆鳞。

“不必了。”霍天霖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放低了椅座,有力的手顺着腰线滑到了她腰间。

“霍天霖!这里是学校门口!”

“哦?我还没试过学校呢。”他熟悉她身上每一个敏感点,俯身在周舟肩膀上咬了一口,避无可避,车子很快有节奏的震动了起来。

周舟完全感觉得到他的怒气,只能无助的攀着他的肩膀,娇喘连连。

霍天霖好像纯粹是为了要发泄,卡在她腰上的指节忽然加重力道,痛得她大声呼叫,“痛!”

“现在知道痛了,跟那男人*的时候没想到这一天?”他却一点都不怜惜,又在她身上其他地方制造一块又一块的指痕!

知道霍天霖误会了,周舟带着泪眼,拼命摇头,楚楚可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狡辩。”

粗嘎的呼吸自胸口蔓延到大腿根部,一处都没有落下。

她就快要死了。

痛夹杂着欢愉,周舟就这样陪着他沉沉浮浮,指甲已经陷进男人坚硬的背部肌肤里。

……

完事后,霍天霖拉上裤链,开了车窗散味,冷眼睨着衣衫不整的周舟,她的滋味着实**,可他也并不是那么好骗。

“下车!”

周舟咬着唇,浑身凌乱不堪,拉扯好贴身衣物,浑身轻颤着下来。

她也不肯求他,就这么听话的无声抗议,狠狠关上车门。本以为霍天霖会把她抱上去,可谁知他同样毫不眷恋,开车呼啸而去!

周舟愤愤的跺脚,男人果然就是下半身动物!下床就不认人。

自己的车钥匙和钱包都丢在他车上了,这里距离回去三十多公里,她还踩着高跟鞋,迎着时不时吹来的热风,周舟都要热化了,灰头土脸的显得异常狼狈。

任凭她脾气伪装的再好,遇到霍天霖这么混蛋的对待,也开始边走边骂了,“人渣,*,*,我们玩完!”

心里又骂了无数遍,越想越委屈,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却被她仰着头给逼了回去。

人都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为了团子,她也要坚强……

走的腿都快断了,天黑的时候她终于走到了唐宁府。

周舟提着高跟鞋赤着脚敲门,刚抬手就看见惜瑶拉开门,赶紧扯着她进屋,“天哪!你这到底去哪里了?遇到强盗了吗?”

“呵呵。”周舟将高跟鞋扔在门口,无力靠在惜瑶肩膀上,“好累,今天之后我都能去参加马拉松了。”

好委屈。

想到霍天霖那张冷酷的脸,周舟就气的心肝脾肺肾都是疼的。

“好了好了,安全回来就行了。”惜瑶扶着她在沙发坐下,又去给她倒了杯水。

旁边玩乐高的团子也不玩了,丢了乐高跑来质问:“周小舟,是不是那个坏男人欺负你了?”

那个男人太过分,他一定不允许妈咪再继续跟他在一起!

“团子!大人的事儿别插嘴,玩你的去。”惜瑶叹了口气,摸了摸周舟的头:“你休息一会儿,赶紧洗洗换身衣服,至于其他的……等你休息好了再说。”

“恩。”周舟垂头,漂亮的脚踝上已经红彤彤一片。

“事到如今,你也不要隐瞒,是不是那个混蛋?”惜瑶坐在她身旁,试图安慰。

周舟点点头,跟惜瑶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仰着头望着天花板坦白道,“霍天霖见我和团子同学的家长走得近,估计是吃醋了,呵呵。好笑吗?他可能一直把我当做自己的私有物,所以吃醋了吧。”

“那个衣冠*,简直就是恶魔再生,他凭什么呀?他是给你承诺了还是结婚了,凭什么管你……”

“惜瑶,别说了。”

团子听到周舟是因为他才受到坏男人的惩罚,嘟着嘴愤恨的将乐高当成了霍天霖,狠狠地扔在地上踢了两脚,又万分自责地抱住了她,“妈咪,对不起,没想到倩倩爸爸居然想*你,我明天就跟倩倩分手!”

惜瑶笑的花痴乱颤忍不住调侃,“团子,这可是你的初恋,真舍得啊?”

“哼,是倩倩喜欢我而已。再说了,就算娶过来也会有婆媳关系。”说起陈倩,他隐藏了对她的那份纯纯的喜欢,都已经给妈咪惹这么大祸了,看起来以后得转地下情。

周舟则是被团子的懂事和搞笑弄的破涕为笑。还婆媳关系?这孩子不是一般的早熟。

周舟抓起团子放在自己膝盖上,安抚着说:“妈咪不是特意要阻碍你跟小女孩交朋友,但你自己要拿捏分寸。知道吗?”

话音刚落,就打了个喷嚏。

“造,妈咪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团子给她递了纸巾,明明她比较让人不省心。他翻了个小白眼,从周舟怀里跳了下去。

看着团子可爱的背影,周舟心里有些惆怅。她欠团子的,太多。

发生那事以后,周舟和霍天霖整整一个礼拜没有见面,周末,她窝在家,烧得双眼泛红,只在脑门贴了一块湿毛巾,浑身无力的躺在沙发上。

团子一筹莫展,摆弄着手机,“妈咪,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到网上点。”

周舟有气无力的只想睡觉,“妈咪实在不饿。你自己想吃什么点什么吧。”说完,她又转了转身,继续昏睡。白皙的脸上染着红晕,楚楚动人。

“周小舟!那你不看医生也不吃东西,到底要怎么样?你是不是非得想吃我亲手做的白粥啊?”

周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帮妈咪叫碗白粥,妈咪睡一会儿可以吗?”

团子耷拉着脑袋,帮她拧了新毛巾盖在额头上,“好哒。”

周舟嗯了声,看到团子端着水盆出去了,她按了按太阳,难熬到拿着手机开始刷新闻。

可映入眼帘的,是最新的霍天霖和周萱萱结伴出行的消息……

周舟心一沉,苦涩笑笑,其实他俩的关系,本来就快要结束了,再想这些没意义。

心里五味陈杂,索性关了手机,睡了过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