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逢春花似锦by陆晓果在线阅读

逢春花似锦by陆晓果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20 14:16
今天介绍的一本爱情小说,名为《逢春花似锦》是由作者陆晓果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花晓芃陆谨言,小说故事等你来看,花晓芃陆谨言之间的较量也是十分的激动人心!

逢春花似锦 第十七章 不要怕,我保护你

他们不愿意与她为伍,她又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辩解自己真的是陆家人。

“她现在是我的女伴,跟陆家没有关系。”许若宸挡在她面前,完全把他纳入了自己的私人范畴。

“许少还真懂得怜香惜玉,如果你多花点钱,她肯定愿意跟你共度一夜。”王媛媛讥诮一笑。

“这位小姐,你自恃尊贵,为什么满嘴的污言秽语,跟乡下的泼妇一样?”花晓芃反唇相讥。

“你给我闭嘴,乡野村姑。”王媛媛气急败坏的骂道。

“嘴巴干净一点,你该知道,我从不介意打犯贱的女人。”许若宸脸上的笑意极深,杀意也极重。

王媛媛感觉到了,打了个寒噤,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俱乐部里传来,“陆少来了,陆少下来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移了过去,女人眼睛里闪着兴奋而激动的星光。

陆谨言就像是从九天宫阙下凡的神祗,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了下来,浑身散发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他伟岸的身躯,在午夜蓝的晚礼服衬托下,显得格外高贵挺拔。

精致的五官,仿佛天工精雕细琢,360度无死角,完美无缺。

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冷冽而深邃,犹如极北最明亮的寒星。

鼻梁英挺,嘴唇薄厚适中,唇形极美,粉粉如樱花一般,微微上扬,就会噙出一丝桀骜不驯的冷弧。

和许若宸天生自带笑容的阳光脸不同,他是寒冰系的,自带移动冰山,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只能45度角默默的仰视。

王媛媛如获救星,跑了过去,“陆少,那边有个穷鬼打着你的名号,招摇撞骗,混进来蹭吃蹭喝,还猖狂至极。”

所有人都换上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等着看花晓芃倒霉。

唯有肖亦敏偷偷的溜走了。

上次的事她还心有余悸,得让自己置身事外。

王媛媛完全蒙在鼓里,一脸痛快感,还以为马上就要报仇雪恨了。

当陆谨言走过去的时候,他身后的Finn举起满满一瓶威士忌,从王媛媛头上倒了下去。

王媛媛惊声尖叫,淋得像个落汤鸡。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陆谨言走到距离花晓芃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抬起食指勾了下,仿佛在召唤一只宠物。

没有人知道他在召唤谁,只有花晓芃知道。

他是在召唤自己。

她不想过去,想假装视而不见。

她讨厌这个修罗魔王,他和陆锦珊明明都在,却冷眼旁观,不出来为她正名,看着她被人欺凌。

这对于他们而言是一出有趣的好戏吗?

不可一世、铁石心肠的混蛋!

她攥紧了拳头,想要跟他对抗。

他的眼神凌冽无比,仿佛冰封一般,没有一丝温度。

似乎她不过去,他会立刻用锁链把她锁起来,像拖着一条落水狗一样拖回去!

“你不用怕,就在我后面,我不会让他欺负你的。”许若宸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许家的势力远不足以和陆家对抗,但许若宸并不怕陆谨言,因为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同陆谨言为敌。

“谢谢你,许少,你是这里唯一的好人。”也是唯一可以让她感到温暖的人。

她不想连累他,就慢慢的走了出去。

她的脚步似乎有千斤的重量,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如此的沉重。

陆谨言心里窝了一团火。

她的表情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视死如归。

刚才,她对着许若宸的时候笑逐颜开,卖弄风情,对着她却一副要赴刑场的死模样,难道他这里是万丈深渊,是无间地狱?

当她还差一步的时候,他铁臂一伸,抓起她的手腕,把她拽进了怀里。

他未置一词,直接吻了上去。

不,不是吻,是啃咬,是惩罚,也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她是他陆谨言的私有物品!

花晓芃的身体僵硬无比,像是一瞬间就石化了。

他感觉到了,更加的恼火,唇齿霸道又粗暴,肆无忌惮的散发怒意。

她疼的锁紧了娥眉,想要推开他,但没有动。她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反抗他,会带来更严厉的酷刑。

四周所有的人都在唏嘘。

“天,她真的是陆家的人。”

“幸好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要不然就得罪陆谨言了。”

“王媛媛肯定死定了,王家也要被连累。”

……

女人们嘲弄的眼光全部变成了羡慕嫉妒恨,高高在上的陆少,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施舍过一丝情感,更别说接吻了。

而这个女人正幸福的享受着他坚实的胸膛和迷人性感的薄唇。

王媛媛跌坐在楼梯口,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去扶她,都怕被她沾染了晦气。

许若宸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寒光,其实看门保安说的话,他是相信的。

这个女人率真,单纯,不会说谎。

她引起了他的兴趣,不只是因为那条手链。

她刚才说这里只有他是好人,那些不好的人里,想必也包含了陆谨言。

这是一个突破口。

许久之后,陆谨言才放开怀里的女人,她的脸色惨淡无比,白得像一张纸,红肿沁着血丝的嘴唇就显得更加的鲜艳,仿佛白纸上的一点朱红。

他的表情里没有一丝怜惜之色,目光冷冷的飘过她,落在了许若宸的脸上,犹如利刃一般的凛冽,带着嗜血的杀意。

这是无声的警告。

这个女人是他的,许若宸或者其他人敢染指,就是找死!

许若宸是聪明人,懂得进退,他很自觉的坐到了角落里,低头喝起酒来,像是认怂了。

但他心里是不认的。

陆锦珊依然在二楼,她漫不经心的小啜了一口咖啡,满脸看戏的姿态。

这个女人在陆家,在弟弟的心里,就是一个摆设,还是个难看的摆设。

但招蜂惹蝶的本事,还挺强的。

她需要时常“提点”她一下,才能让她认清自己的位置。

“陆少,我们不知道这位小姐是陆家的人,刚才多有得罪,我们明天一定负荆请罪。”

“都是王媛媛闹得,我们也是被她糊弄了。”

……

所有人都急于洗白,唯恐得罪了太岁爷。

陆谨言懒得理会,攥起女人的手腕,带着她径自离去。

花晓芃是被直接塞进车里的,就像一只猫。

她靠在车窗边,尽量和他保持最远的剧烈,把头朝向了窗外,望着漆黑的夜色,不去看他。

她美丽的小脸僵硬的紧绷着,一种近乎凄楚的神情浮动在她的嘴角。

他漂亮的浓眉锁紧了,一道阴鸷的锋芒在眼底闪过。

她对着别的男人的时候可不是这副鬼样子!

他的大手骤然伸过来,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行掰过她的头,“笑!”他命令的吐出一个字。

“什么?”她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