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鉴宝神通红薯蘸白糖薛晨杰西卡小说阅读

鉴宝神通红薯蘸白糖薛晨杰西卡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1 15:44
《鉴宝神通》是一本情缘小说,作者是红薯蘸白糖,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的性格都特别的真,小说中的主角为薛晨杰西卡,如果有喜欢的朋友就来看看《鉴宝神通》小说吧。

鉴宝神通第十六章 妙不可言

当薛晨乘坐着沈万钧的轿车,随同沈紫曦一同来到古玩店,出现在二楼门口的一刻,好像是有种魔力一般,几十双眼睛全都齐刷刷的看向他,眼神里透漏出好奇,敬佩,探究……不一而足。

“哎呦,你真是我亲哥,你可来了,就等你了。”王东颠颠的赶过来,笑嘻嘻的搂住了薛晨的肩膀。

薛晨走近过去,面上微微带着笑意,和一些熟悉的面孔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今天,众人前来就是为了观赏解画。于是,很快就有一位须发花白但精神矍铄,身穿一袭青色唐装的老者被邀请出来,正是整个云州省最有名气的书画装裱修订大师,秦旭。

薛晨和王东一同上前,感谢道:“秦大师,麻烦您老了。”

秦旭和煦的笑了笑,摆摆手道:“画中画,世间罕见,倒是要感谢小友,让我有这样一个机会,让一幅名画重见天日,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王东微弯着腰杆,讨好的说道:“高,实在是高!大师不愧是大师,说的话都这么有哲理,实在是我等小辈望尘莫及啊。”

“哈哈。”

看着王胖子摇头晃脑,一本正经的滑稽样子,整个二楼顿时响起一片欢笑声。

当秦旭走到摆放着那幅画中画的方桌前,二楼内立刻安静下来,众人全都认真的盯着秦旭大师准备解画。

薛晨灵机一动,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在一旁拍摄起解画的过程。

解画的流程不算太复杂,但是需要很多的技巧,没有十几年的装裱修订古文书画的丰富经验,想要完好的解开画中画,那是不可能的。

解画的过程整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秦旭大师才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回身说道:“好了。”

在秦旭大师一丝不苟的操作下,上面一层弄虚作假的画作被缓缓的揭开了,下面的那一幅珍品古画终于现世,一时间,众人纷纷忍不住起身,围拢上去。

“果然是刘松年的山水画!”

“难得的是,这幅珍品一直被藏在下面,竟然没有丝毫的损伤,没有留下太多的岁月痕迹,完美啊!”

“好一幅四景山水图,绝对算的上是刘松年画作中的精品,巅峰之作。”陈溯源观摩了几眼后,掷地有声的肯定说道。

薛晨望着铺在桌子上的这一幅大气磅礴,充满了轻灵韵味,含着一股精气神的山水画,顿时精神微微一震,心中暗道好一幅山水画。

而王东听着周围连绵不绝的赞叹声,脸笑的像是菊花一样,都挤在了一起。

“王掌柜,这幅画,我要了,您出个价吧。”

一个身穿阿玛尼的青年对王东打了一个响指,“我女朋友的父亲最喜欢收藏山水画,他老人家一定会喜欢的。”

“这幅画,我出一百三十万,我可以立刻开支票!”又一位不差钱的海城顶尖的古玩收藏者立在人群中,朗声道。

“嘿嘿,老赵,一百三十万就想拿走?是不是太天真了,这幅画,我出一百四十五万!”右手端在胸前,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的老者,嘿然道。

一时间,叫价声此起彼伏,价格节节攀升,眨眼的时间就叫价到了一百八十万的高价,而且还有继续飙升的迹象。

王东见一位位圈内的人向自己报价,听到越来越高的价钱,激动的嘴唇直哆嗦,脸庞激动的涨的血红,心脏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了。

但他还没有彻底昏了头脑,知道自己能够得到这幅画,有一大半功劳要归功于自己的好哥们薛晨,否则就算自己买到了这幅画,不知道其中的奥妙,那也白搭,而且他也答应了,这幅画有一半是属于薛晨的。

“老……老薛,这幅画里有你一半,你看怎么办?”王东咽了咽唾沫,问道。

见王东问自己的想法,薛晨看了他一眼,认真的问道:“王东,你是不是真的想在古玩这一行干下去啊。”

王东怔了一下,答道:“那是自然。”

薛晨微微点头,然后面朝所有人,咳嗽了一声,大声道:“诸位,抱歉,这幅画,不卖!”

一听这幅刘松年的四景图不卖,众多有意的人骚动起来,面面相觑,询问起不卖的缘由来。

薛晨转头对王东说道:“你这个店说是古玩店,但是八成都是外行人一眼就能瞧出来的现代工艺品,仅有的几个老件也都是歪瓜裂枣,你不感觉这店里缺一件镇店之宝吗?”

王东闻言,双眼嗖的亮了起来:“老薛,你是说……”

“这件刘松年的四景图,就放到你这里,当做镇店之宝!”

薛晨说完,又走到正坐在一旁歇息着,饮茶的秦旭大师跟前,“秦大师,刚才我将您解画的过程用手机录了下来,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秦旭笑道。

“我想将您解画的过程当做宣传片,在店前播放,如果您愿意,费用……”薛晨缓缓道来。

秦旭摆了摆手,抚须一笑:“小事而已,想用的话,尽管拿去用。”

此刻,不仅王东,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薛晨的打算,不仅是将这幅刘松年的四景图当做镇店之宝,而且还打算以此为宣传点,来招揽顾客。

“好主意啊!看到宣传片,恐怕没有人能够抵抗进店里来观赏这幅四景图的想法,如此一来,生意肯定兴隆。”一名同样是古玩店的老板,狠狠的拍了一下巴掌,用力的说道。

“妙,简直妙不可言!”

“正是如此,这个想法的确很好,非常棒,这小子还真行。”沈万钧也忍不住叹道。他都有点嫉妒了,这个想法简直太好了,如果用在大兴典当行,那该多好。

而穿着一袭米黄色淡雅长裙的沈紫曦俏丽的站在一侧,此刻也抬起美眸,万分讶异的看着阳光俊朗的薛晨,眸底异光连连。

这一刻,薛晨的形象彻底的在她的内心颠覆了,短短十日,不仅古玩的鉴赏水平突飞猛进,此刻,竟然能够突发奇想的想出如此一个绝妙的点子来。

如果说以前的薛晨只是一条不起眼的小虫,那么此时,可以说已经是一条即将腾飞的蛟龙!

“如果能把他永远的留在我们大兴,那该多好……”

沈紫曦似乎想到了什么,蓦地,白皙的脸庞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粉润色泽,眸底也水润了一些,轻轻的咬着薄唇,喘息都急促了些许,散发出惑人的气息。

被众多圈内大佬围在中间,听着连连赞叹,薛晨摸了摸鼻子,这个想法是他的突发奇想,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脑袋里,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似乎比以前灵活了许多。

心中不由暗暗想到:难道是因为受到黑色古玉的影响?

在众人被薛晨的奇妙点子所折服的时候,王东望着面前的薛晨,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半晌,声音颤抖着道:“老薛,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放心,你的那份钱,我过后就给你,就算卖出了两百万,我给你一百万现金!”

闻言,薛晨不在意的笑了笑。

这时,王东的父亲王天海一步跨过来,看着薛晨说道:“薛晨,你看这样如何,这家店的净资产大概价值二百万,那幅画里有你一半,作价一百万,画留在店里,以后,这家店有你一半!”

“这怎么行,我这不是占了大便宜……”薛晨急忙拒绝道,这相当于白白的多得五十万。

王天海伸出厚重的手掌拍了拍薛晨的肩膀,眼神诚恳的说道:“薛晨侄儿,你就不要拒绝了,你和东儿是同学,也是兄弟,日后,这家店就是你的店,你可要多多的帮衬着王东啊,另外的一百万,就算你技术入股好了,就这样吧,不要多说什么了。”

另一边,众人听到这幅画铁定是买不走了,也就无可奈何的熄了心思,转而欣赏起刘松年四景图来,啧啧有声,点头连连。

待送走了尽兴而归的众多古玩圈大佬和收藏家们,店内就只剩下了薛晨和王东父子,三人详细的将刘松年四景图以及解画当做卓越古玩店的卖点和宣传点的事计划了一遍。

王东喜笑颜开,两只小眼睛闪闪发亮:“嘿嘿,这样一来,店内的生意肯定爆棚,我仿佛看见了大把大把的钞票在向我狂奔而来。”

王天海伸出巴掌抽了一下王东后脑勺,没好气的笑着说道:“那也是薛晨的功劳,否则就凭你,这家店早晚得关门大吉,还不谢谢人家薛晨。”

王东揉了揉后脑勺,依旧笑个不停。

“恭喜你发财,恭喜你精彩……”

就在王天海刚刚开口邀请薛晨去吃饭的时候,薛晨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年轻女人娇柔甜美的声音,是沈紫曦。

“小姐,有事吗?”因为在大兴典当工作,所以他也和其他人一般,叫沈紫曦小姐。

沈紫曦娇蛮道:“不要叫我小姐,怪难听的,就像是地主欺压良民一样,你我年纪相当,叫我紫曦好了。”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