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君心难候》by四月轻风-薄如年温宁小说阅读

《君心难候》by四月轻风-薄如年温宁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1 16:06
本周好书推荐第五天来了!这是一本名为《君心难候》的言情小说,是由作者四月轻风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薄如年温宁,小说剧情新颖,有些霸气画面让人联想翩翩!

君心难候第20章 死无对证,太子殿下

薄如年的话让温宁陷入震惊,她眼中疑惑着:“薄如年,你走吧,我想静静。”

向来霸道的薄如年怎么会离开,他搂过温宁:“睡吧,我陪着你。”

温宁第一次觉得,薄如年如此厚脸皮。

次日,清晨。

前院吵杂声,吵醒了温宁,温宁坐起身来:“小云,发生何事?”

小云激动的冲进屋子,她说:“小姐,你快出去看看,皇上的圣旨到了。”

昨晚的的话,屋外的小云也听得差不多了。

温宁慌乱从扶着小云的手来到前厅,才迈入前厅,就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薄夫人,请接旨吧。”

起初,温宁还以为太监唤的是温婉,却不知是她。

太监一愣,见温宁不动,竟走过来,再次说着:“薄夫人,请接旨。”

这位可是那位爷的心头肉,得罪不得。

温宁终是回神,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经查明,温府温凌叛国之事,皆是太子诬陷,特废除太子之位,追封温凌为护国大将军,钦此。

薄夫人,接旨吧。”

温宁嘴角划过一抹泪来,她心里却有道不出的情绪,就算追封父亲为护国大将军又如何,父亲永远回不来了。

“臣女接旨。”

父亲一生忠心为主,她终于为父亲洗清冤屈,总归不是愧对父亲了。

昨晚,她也想了很多,薄如年,她还是了解,他若真得做过的事,定会承认。

可为什么,清洛查到那场火背后之人是薄如年呢?

是清洛查错了,还是……。

出神之际,却听到太监公公又恭敬的说:“皇上还有一道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有朕皇子遗落民间,二十三年后,怜朕思念,寻得此皇子,故是薄家二公子,薄如年,此子勤奋好学,爱民如子,特立为太子,钦此。

太子殿下,接旨吧。”

对于这道圣旨,所有人都是惊讶的,薄家二少爷,居然是皇子,现在还被封为太子。

最高兴的莫过于温婉,如年是太子,那她就是太子妃了。

太监知道这位爷的心情不好,他识趣的讨好说着:“太子殿下,太子妃,老奴先回宫复命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薄府。

温婉听到太监居然称温宁于太子妃,心里愤怒,她牵着慕翎的手上前,激动言:“如年,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还为你生下慕翎,这太子妃之位,自然是我的。”

薄如年睨了眼温婉,拽过温婉的手:“三年前,那把火,别以为我没找到证剧,来人,带上来。”

他不得不说,温婉伪装的很好,三年来,他是真得没有查到一点消息,直到,昨晚。

林申被带了上来,温婉瞧见被折磨不成样的林申,她害怕的缩了缩身体,佯装镇定:“如年,他是谁,我不认识他。”

温宁听到温婉这不打自招的话,她笑了:“温婉,还真是不打自招。”

薄如年一脚踢在林申胸口:“说,温婉是如何指使你的。”

却不知林申则深情看着温婉,艰难的吐出一句:“薄大人,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想求财,并不认识什么温婉。”

温婉听到林申此话,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又道:“如年,你不能冤枉我,我跟姐姐是亲姐妹,我又怎么会害她呢?”

薄如年觉得这个林申嘴真硬,什么酷刑都上了,就是不开口。

林申趴在地上,看着跪下的温婉,他眼中释然着,唇微动,好似在说:小姐,永别了。

其实,他想说的,并非这些,而是……

我爱你。

他却到死也说不出口。

温婉看到了,她心口一缩,别开眼,竟不敢看了。

趁薄如年不注意,林申居然咬破牙齿里的毒药自尽了。

暗青发现时,林申已经死了。

“主子,请降罪。”

他在林申牙齿里找出了几枚毒药,没想到,还有,是他检查疏忽。

薄如年鹰眼一暗:“拖下去。”

温婉身体一颤,林申死了,陪着她十年的林申死了。

薄如年阴冷的盯着温婉,嗤笑声:“念在你曾救过我母亲的份上,若你如实招来,我就饶你一命。”

温婉一咬牙,她怎会认罪,猛得磕了几个头:“如年,我没有,我真得没有害姐姐,真得。”

薄如年怎么也想不到,那场火确实不是她放的,这是后来,林申才告诉她的。

原来,林申本想直接杀了温宁,没想到,却有人先他一步烧死温宁,这也是这三年来,薄如年查不到的原因。

呵呵,根本不是她做的,怎么可能查出来。

“如年。”

此时,门外传来薄秋意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薄秋意看着额头通红的温婉,真是我见犹怜啊,当她看到温宁后,那目光如毒,恨不得杀了温宁,替母报仇。

一同随薄秋意来的,还有苏怜儿。

两年前,苏怜儿远嫁郑州,说来也巧,今早才到的京都,便知道圣旨了。

苏怜儿对薄如年越发尊敬,福身:“太子表哥。”

薄如年听到这个称呼,眉间蹙起,似乎不悦,轻点了头:“嗯。”

薄秋意也是在来的路上,才听闻圣旨的,她竟不敢相信,望着薄如年,质问:“如年,圣旨可真。”

薄父,薄母早在三年前就相继离去了,所以就算薄秋意想问,也找不到知情人问。

对于薄秋意,薄如年还是尊敬的,他点了点头:“嗯,是真的。”

薄秋意这才知道,原来,二十多年前,皇上爱上一个农女,皇后向来忌妒,为保护农女将其安排在薄家。

却不想,农女有喜了,却难产,生下薄如年,就去了。

为了掩藏保护薄如年,皇上命薄府保护薄如年。

而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所以从小薄如年的身体就不好,直到,一次,中毒太深,皇上大怒,才压住那些有心人。

得知这些真相,薄秋意身形一颤,心里纠结着,她为难:“如年,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难怪这些年,父皇一直很宠信如年,原来是这个原因。

三年前,薄父病重,就将此事告诉了薄如年。

薄如年眉头蹙起:“姐,我对皇位从来不感兴趣。”

这一次,若不是为了宁儿,他决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的。

薄秋意是知道的,只是一边是自己打小疼爱的弟弟,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夫君,她两边为难。

说曹操,曹操到。

厉云澜一脸怒火冲了进来,他怒指着薄如年:“好你个薄如年,这些年,把本王骗得好惨,本王杀了你。”

因为薄秋意的原因,他对于这个弟弟还是十分信任的,到死他都想不到,他的对手会是薄如年。

温宁嫁给薄如年多年,自然是知道薄如年对于薄家的情意,哈哈,好倒要看看,薄如年会怎么选择。

薄如年避开厉云澜的招式,他声音冷冽:“澜王爷,皇位,我从来不感兴趣。”

“说得好听,不感兴趣,太子之位,却落在你的头上。”

薄秋意见两人打起来了,她心急如焚,任谁受伤,她都难受,一旁劝着:“云澜,如年,你们快住手。”

厉云澜现在已经怒红了眼,怎么会听薄秋意的话。

就在此时,身后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今日的薄府,当真热闹啊。

皇帝虽到中年,可平日里保养得不错,并不出老相,他呵斥:“云澜还不住手。”

厉云澜听到皇帝的声音,也是一惊,不得不住手,上前一步:“父皇。”

薄如年则不冷不淡拜见:“皇上,你怎么来了。”

对于薄如年的称呼,皇帝是无奈的,他扶起薄如年:“儿啊,还在怨父皇。”

厉云澜是气愤的,他们几个皇子,何时见过父皇如此温和的跟他们说过话。

薄如年退后一步:“臣不敢。”

活了二十年,他才知道原来他的生父居然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皇帝的目光落在温宁身上,有些阴冷:“你就是温宁,模样倒是不错,只是太子妃怎可是无眼之人。”

这句无眼之人,让薄如年不悦,他出声打断:“皇上,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

对于薄如年的态度,皇帝并未生气,只道:“罢了罢了,你喜欢便好,云澜随我一同入宫,朕有话与你说。”

厉云澜怎么会不知道,父皇这是有意支开他。

仅片刻钟,整个薄府又安静下来,地上温婉眼中却算计着什么?看来皇上并不喜欢温宁,那她岂不是有机会。

想到这里,她又兴奋起来。

温宁脚站乏了,她顺势坐下,出声讽刺:“恭喜太子殿下。”

薄如年苦涩的笑了笑:“宁儿,能不能好好与我说话。”

“臣女不敢。”话虽说不敢,可是清秀的小脸,却透着不屑。

消息传得很快,皇上走后不久,就有许多大臣来薄家拜见太子殿子。

后院,婉柔院里。

温婉思索着,该怎么样做稳太子妃的位子。

这时,梅香进来了,梅香禀退丫鬟后:“夫人,二爷……太子殿下将林申的尸体扔到乱葬岗了,奴才等下派人却埋了林申。”

温婉愣了下,她摆手:“不能去,如年已经怀疑我了,一定会派人盯着。”

说不定,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了。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