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君心难候薄如年温宁四月轻风小说阅读

君心难候薄如年温宁四月轻风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1 16:06
喜欢看小说的朋友们一定不错过这个叫做《君心难候》的小说,由网络知名作家四月轻风所写,薄如年温宁是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君心难候》小说描述了薄如年温宁之间人生经历,喜欢薄如年温宁的朋友们,快来阅读《君心难候》吧!

君心难候第19章 带血的吻,半信半疑

温宁正在气头上,没有听出薄如年的虚弱,她气得小脸微红:“清洛呢?你把他怎么了?”

薄如年缓慢从药桶里站出来,语气透着阴郁:“宁儿,再让我听到莫清洛的名字,他定活不过今天。”

“你。”对于薄如年的威胁,温宁是相信的,薄如年手段残忍,他向来说得出,就做得到。

温婉听到房间里的响动,她衣下手紧握,出声:“姐姐,是你吗?真得是你回来了。”

听到这恶心的声音,温宁就恨不得撕了温婉,可是她觉得这样杀了温婉,太便宜她了,她要以其人之到还治彼人之身。

薄如年想念温宁的味道,他伸手将温宁抱入怀中,不顾温宁的挣扎,吻住那娇艳红唇,缠绵眷恋。

温宁趁机,狠狠咬了下薄如年的唇,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嘴里,薄如年也未曾放开。

直到,温宁有些气喘,他才松开,望着那红肿的唇瓣,他笑得极为温柔,搂过温宁的腰身,让她又贴近一点:“原来,宁儿喜欢这带血的吻啊。”

温宁耳根一红:“无耻。”

挣扎间,她的手碰到薄如年的胸口,伤口有些撕裂,染红了才穿上的衣服。

怀中人儿不停的扭动,让薄如年最深的欲望涌出,他沙哑着音色:“宁儿,若再勾引我,我可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腹明显有什么不舒服,温宁恼羞成怒:“薄如年,你松开,我要回家。”

只要面对着他,她心里就无尽的恨意,可是以她现在的能力,要想扳倒薄如年是不可能的,她只有等。

回家两字,似乎让薄如年嫉妒,他往前一迈,把温宁压在床榻上,他腥红着眼:“宁儿,你是我的。”只能是我薄如年的。

一想到,这三年来,莫清洛跟温宁朝夕相处,两人是不是也耳边私语,缠绵床榻。

他妒嫉了,妒嫉的发疯了。

这熟悉的灼热感,让温宁害怕了,她奋力挣扎:“薄如年,你敢动我,我马上咬舌自尽。”

“你敢。”他吻上那娇怒的红唇,大手在她身上游走,退去她的衣裙。

胸口一处模糊,薄如年定眼一看,那个薄字,连同那一片肉都被剔除,他即心疼又气愤:“为了剔除它,竟狠心的伤害自己。”

温宁却笑了,笑得讽刺:“伤害?哈哈,薄如年,若论伤害,唯有你伤害我最深。”

看着这样满腔恨意的温宁,薄如年害怕的,他害怕,温宁不在爱他,他低头,吻让那胸口,他妥协了:“宁儿,当年,温府的事并非我所为,你放心,我已经找到证据,马上就可以替你温家翻案。”

此话一出,温宁有些松动,手紧拽着床单,她不相信:“薄如年,你又想干什么,我父是冤枉的,总有一天,我会亲自还我父清白。”

而薄如年的手极为温柔的抚过温宁面颊:“宁儿,别说傻话,三年来,你可查到一点线索,不是吗?”

温宁一下就语噻了,是啊,这三年来,她虽在邻国,可是清洛派人一直都在收集证据,可是三年来,一点证据都没有。

等不及的她,才回到天傲国。

她甚至忘记挣扎,冷静的可怕:“你动的手脚。”

她早就怀疑是有人压下父亲的事情,不然,她怎么一点消息都查不到。

京都除了薄如年,她还真得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薄如年却是摇头,他又吻了吻温宁的额头,才道:“能压下所有证据,除了皇宫那位,还能有谁?”

温宁错愕,她张了张嘴:“你的意思是,皇上想要我父亲死。”

薄如年则笑笑不语,拿住温宁的弱点,他低低要挟:“宁儿,这个世上,你除了我,没人能帮你。”

温宁却嗤笑声:“你错了,五王爷不是很好的靠山吗?”

她凭什么要非你薄如年不可?

可笑,狂妄,自大。

“你会明白的。”

话落,他又低醇着音色:“宁儿,我想你了。”

是的,想得他都快疯了,所以,他要用一切手段得到她。

温宁岂会不了解薄如年话中的意思,她惊恐:“薄如年,别碰我, 滚开。”

胸口微微一痛,某人啃咬着,她腿弯起,却给了薄如年机会,强行攻下城池,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薄如年等着三年,想了三年,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温宁。

直到,第二天。

温宁全身都快散架了,腰间大手一搂,她躺入灼热的怀抱:“宁儿。”

温宁咬牙大骂:“薄如年,你禽兽。”

这是多久没见女人了。

薄如年很是满足的将头埋在温宁颈间,他道:“宁儿,你且安心,入夜,我就入宫,明天定能还你父一个清白。”

三年前,他就命暗青调查,却得到的密令,务要追究,他就知道,这件是,皇上有意为之。

“真得。”温宁本不悦着,听到薄如年此话,她心口有些欣喜。

“嗯。”微微颔首,又眷恋:“宁儿,时辰不早了,该休息了。”

“薄……唔……。”

所有的话还被吞入腹中。

果如薄如年所承诺的,他入夜就进宫了,命暗青寸步不离的保护温宁。

可温宁知道,虽是保护,则是监视。

她气愤的躺在床上,她是想下床,可是也要有力气啊。

小云端着补品和晚膳进屋了,看着一脸气愤的温宁,她却高兴:“小姐,真好,你还活着。”

温宁对小云亲如姐妹,她听到小云的声音,也是激动着:“小云。”

用完晚膳,小云扶着温宁来到院中,因为温宁说要透透气。

片刻后,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温婉牵着小慕翎走了过来。

暗青见此,立即上前阻止:“婉小姐,主子吩咐了,夫人需要休息。”

温婉朝慕翎使了使眼色,慕翎乖巧的点头,缠着暗青:“青叔叔,娘亲带我来拜见宁姨,这是规矩。”

毕竟是主子的骨血,暗青不敢放肆,犹豫间,只听到温宁说:“让他们过来吧。”

孩子,你的仇,娘是时候,替你报了。

小慕翎看到温宁时,虽有些害怕,但他却觉得十分亲切,踌躇后,他上前:“慕翎见过宁姨。”

听到慕翎的自称,温宁笑得讽刺,薄如年,你真是太讽刺了。

对于仇人的孩子,温宁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度,她冷哼声:“薄小少爷请起吧,我温宁承受不起,也不愿接受你的拜见。”

小慕翎小圆眼恍如受伤,拉了拉温婉的衣袖,委屈的说着:“娘亲,宁姨是不是不喜欢我。”

温婉并未急着安慰小慕翎,则是跪在温宁面前:“姐姐,对不起,我跟如年是真心相爱的,还请你能原谅我们。”

暗青听到温婉的话,眉间蹙起,想要出声,又觉得不合适,毕竟温婉也是主子。

温宁高傲的抬起下巴:“真心相爱?原谅你们?薄夫人倒真是厚脸皮。”

她扶着小云的手站起身来,找准温婉的方向,她红唇附到温婉耳边:“温婉,你在乎的,我通通都要毁掉,包掉这个孩子。”

凭什么,她温婉害死她的孩子,自已的孩子却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老天不公,不公。

温婉看似害怕,则在低头间,她笑了,笑头极为渗人。

大人之间的恩怨,小慕翎怎么会明白,他只是觉得有些难过,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还是说他哪里做得不好吗?若得宁姨初次见面就不喜欢他。

其实对于小慕翎,小云还是喜欢的。

待温婉领着小慕翎离开后,小云替温宁倒了怀茶水后,自顾的说着:“小姐,其实小少爷挺可爱的。”

‘呯’,温宁将手中的杯子扔在地止,她脸上失望着:“小云,他是温婉的孩子。”

仅一句话,就让小云回神,则跪在地上请罪着:“小姐,你别生气,是小云说错话了。”

是啊,小少爷是温婉的孩子,害死小姐孩子的母亲,她不该说这种话来伤害小姐的。

“我乏了,想休息了。”

小云立即站起身来:“小姐,我扶你回房休息。”

随之,温宁别开小云的手:“不用了,我可以的。”

温宁将自己关在门间里,她做不到,心平气和的面对那个孩子。

不知过了多久,薄如年回来了。

温宁从梦中惊醒,感觉到床榻边站着的人,她紧张坐起身来:“薄如年,如何?”

三年来,第一次,薄如年第一次这么迫切的想回府。

他握着那双小手,亲呢着:“别提心,明日圣旨就会攽下来。”

对于薄如年的话,温宁是半信半疑的,想到这,她心里又脱口问出:“薄如年,温府的事,当真与你没有关系吗?”

薄如年知道这是温宁心里结,若不解开,她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他将其拥入怀中,郑重的说:“宁儿,我知道,温家忠心为国,是不会生出叛国想法的,所以当时,我收到密信,犹豫了,只是没想到,当晚,有人利用我的名义,将密信递到皇上手里。”

|相关文章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更多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