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by妆唇-白落沈景之小说阅读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by妆唇-白落沈景之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2 13:58
愉快的周末来了,今天给宅在家里的朋友带来一本好看的小说这是一本名为《继承者的替婚错爱》的小说,是由作者妆唇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白落沈景之,小说剧情走向简单明了,但是内容却十分的出彩。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第30章 表妹

那道好听的声音因为白落的出现而突然停住,原先还俏皮客人的语调在对上她的一刻,立即转换成了挑衅和不屑:“这位小姐是?”

沈景之抬头看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沈景之的眸光瞬间便变得柔和了许多,就连唇边浅浅的笑意都是因为白落的出现而浮现。

“我的未婚妻,白落。你应该还没有见过。”沈景之说道,上前站在楼梯口等待着白落下来。

白落也回以一笑,移动目光之时,却是见到了那个女人的眼神带着嫌恶与冷意。

毫不掩饰。

就算白落再怎么不去多想,也都能够看出点什么,这个女人对她有着敌意。

来到沈景之身边之时,沈景之立即就上前揽住白落的腰肢。

这个举动令女人大为吃惊,沈景之不近女色的脾性她可是最为清楚的,即便是她也是一样。

沈景之介绍道:“落落,这是我表妹,楚云。”

他竟然将她喊做落落!那样亲昵的称谓,当初楚云想方设法想让沈景之这样喊她,沈景之都是摆着一张冰山脸,丝毫不为所动。

而今竟然!

楚云心头翻滚着嫉妒,却是没有在沈景之的面前表露出来。

“原来这就是景之哥哥藏起来的未婚妻!”楚云又变回了活泼的模样,娇笑着上前就要挽住沈景之的手臂,“好久都没有见到景之哥哥了,好想景之哥哥啊。”

沈景之盯着自己手臂上的手,脸色有些不好,但是没等沈景之说什么,楚云便很快就松开了,一边说着自己很饿了,一边去给自己倒茶。

“想吃什么,出去吃。还有,有什么话就赶紧说。”沈景之揽着白落的细腰,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眼前的人,好像才一会不见,就对白落极为想念。

楚云不禁有些愣了,“我才到啊,景之哥哥你都不想我的吗?”

说着楚云的眼睛有些红了,她看了一眼白落,有些委屈:“你就只会对白小姐好,都不知道关心一下人家……”

沈景之这才看了她一眼,神色以及语气都是平淡的:“楚云,你该回去了。”

不管楚云再怎么闹腾,也最终被沈景之送走,只要沈景之的脸色不好,楚云就连一句委屈都不敢道出,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白落看着,心头也有些患得患失,会不会有一天沈景之也会这样对待她?

此前她对沈景之并不了解,这几天才慢慢听说了关于沈景之的一些传言,诸如不近女色雷厉风行手段了得,全都是将沈景之夸赞得仿佛就是为了统一商界而出生的。

而沈景之有多优秀,她就有多忐忑不安,这样的一个男人,有可能会喜欢自己么?

“在想些什么?”沈景之回来,重新坐在白落的身边,见她一脸的失落与出神,有些心疼,“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白落回过神来,看着近乎完美的男人,伸出手轻轻抚着沈景之的脸,却又在触及之时猛然收回来。

“好多了。”白落挤出一点笑,“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忙吧,我没事的。”

沈景之的双眸微寒,“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他将白落的双手抓住,温热的大手将微凉的小手包裹着,带着些许的怜惜。

要将怀孕的事情说出来么?白落又开始犹豫了,这个孩子是沈景之的,他有权知道,他们都已经订婚了,应当是没有理由不要。

“沈景之。”白落主动回握,靠近了些。

沈景之纠正她,“叫我景之。”

白落乖顺点头;“好,景之。”

看到白落乖巧的模样,沈景之便想要得寸进尺,想要更多的碰触,甚至是想要她。

似乎是察觉到了沈景之的变化,白落慌忙拉开了距离,“对了,我有些饿了。”

再次被拒绝,沈景之的心情有些不好,他不言不语,径直就将白落拉过来,惩罚似的轻轻咬着白落的嘴唇,直到白落轻咛着求饶。

但是听到这声音,却是勾起了沈景之的小腹的邪火,白落在自己身下软得像水蛇的模样从沈景之的脑中浮现。

不想还好,一想便欲望高涨,沈景之双眸微眯,突然覆身在白落身上,一腿撑开白落的双腿,双手则是用上了一点力道锁住白落的双手,一副要在沙发上就办了她的样子。

“不……景之,我现在不想。”白落登时清醒了过来。

这几天来,只要一靠近,沈景之若是有空,那必定是会将她拆吃入腹,而她也沉溺其中,被沈景之吸引着。

但是现在不行,她已经有了身孕,而沈景之的动作并不是很温柔,很有可能会伤到孩子。

沈景之正在细细亲着白落的脖子,急促的呼吸令白落有些痒。

“为什么不?落落,你是我的妻子,这是必须的。过会再带你去吃饭。”沈景之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反而极尽撩逗着,隔着薄薄的衣服抚着白落的敏感点。

不一会,白落便有些情迷,甚至几乎记不起自己必须要拒绝。

“景之……唔,别……不行。”白落双手无力抗拒,若是沈景之坚持,她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沈景之忽然就停下来,双眸异常冷清,他明白,白落已经动情了,神色也都开始有些恍惚。

“落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落身体一僵,很快就彻底清醒了过来,心虚垂眸:“没什么,我都说了。只是,今天不想。”

“只是今天?”

白落便不说话了,轻轻咬着下唇,头发与衣服都凌乱不堪,那模样更为惹人怜爱。

沈景之低头印下一吻,没有再说什么,便上了楼去。

他生气了吗?

身边一空,白落的心也跟着一阵空空的,她呆呆躺着看天花板,好一会才坐起来,慢慢将自己的仪容整理好。

白落伸手轻轻抚上眉心,一阵又一阵的慌恐不安蔓延。

他对她好,是出于真心的么?还是说只是因为她能够满足他?

如果换做是别人,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