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妆唇白落沈景之小说阅读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妆唇白落沈景之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2 13:54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作者是妆唇,小说的男女为白落沈景之,小说剧情合情合理,男女主角的性格也是十分的讨喜,喜欢白落沈景之的朋友们,快来阅读《继承者的替婚错爱》吧!

继承者的替婚错爱第24章 情迷在线阅读

“呕……”

白落的反应,让沈景之面色一变眉头紧皱。

和他沈景之接吻,居然反胃!不对!她刚才明明很享受!

“不舒服?”沈景之瞬间明白过来,言语罕见的温和。

“可能是刚才太久了吧……”白落浑身发软,说着觉得自己脸更红了。

“下午让阿文带你去检查一下。”白落的话让沈景之有些得意的感觉,这就窒息了吗?

“没事的,你赶紧脱衣服吧。”

白落说出口了才发现有多么暧味,在沈景之玩味的目光中赶紧补充道:“你不脱我怎么给你换!”

沈景之摸了摸鼻尖,如果没有后面那句话该多美好。

“你帮我脱。”沈景之将壮实的双臂伸直,“加薪了可不能不办事。”

白落这次居然没有反抗,乖乖地把沈景之的外套脱下放在一边。

接着,把沈景之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随着解开衬衫,沈景之健壮的胸肌和六块轮廓分明的六块腹肌,暴露在白落的目光中。

白落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沈景之的皮肤上汗毛,就算没有去刻意触摸,手指感受到的温度都让白落心思不稳。

沈景之紧闭着双目,白落不时皮肤上的接触,给他心里的火焰像是浇了一勺汽油一般。

不愿多想,沈景之一把搂住白落,他现在只想把浑身的燥意发泄出去。

白落心里突突直跳,像无数的小鹿在撞。

大腿瞬间感觉被高温的异物触碰,这种感觉让白落本就紊乱的脑子一片空白。

但是……

沈景之的双唇逼近,却被白落用手挡住。

“不能在这里……”白落声若蚊吟,脸红的像能滴出血来。

“阿文还在外面等着呢……”

“你不是说,还有正事吗……”

白落推开沈景之,希望能让沈景之的浴火缓和下来。

沈景之觉得怀里骤然一空,白落的话让他恢复了一丝理智。

该死!

自己正身处办公室的更衣室!

而自己居然想在这里做这种事!

沈景之冷静下来,强行压制住冲动,怒声说道:“你先出去!”

如果让这个女人继续呆在这里,沈景之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维持理智!

白落如蒙大赦,有些歉意的看了沈景之一眼,落荒而逃。

更衣室外,阿文看到白落慌乱的从更衣室里跑了出来然后把门关上。

“那个……你的头发和衣衫整理一下。”

阿文看到白落凌乱的样子,瞬间“了然”。

说完,赶紧走出办公室,站在门外放哨去了。

沈总没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进去!

看来,以后得改口叫夫人了……阿文心想。

数日后,郊区偏僻的一处老式居民楼内。

“许明松,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啊?”周碧儿衣着光鲜,在破旧的房里四处走动打量,一脸的嫌弃。“啧啧……这破地方你也真住的惯啊,‘许少爷’。”

周碧儿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哒、哒”的声响。

许明松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不想去看周碧儿。

没想到,周碧儿过来之后,许明松还没开口,就迎来了周碧儿的冷嘲热讽。

许明松知道,周碧儿一心想过阔太太的生活。

豪门,她是嫁不进去的。

没出事之前,自己尚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对于周碧儿,许明松也只是玩玩而已。

自己叫她过来,是想抱着万一的心态,看看她能不能用她的人脉,帮自己一把。

虽然她的认识的人,肯定都是和她有“关系”的。

这些,许明松明白。

他也同样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尴尬。

“能不能,帮我一把。”许明松艰难地开口。

“不是我不肯帮你,毕竟恩爱一场。”

周碧儿说着,“吧嗒”一声,点燃了手里的香烟,递到许明松的嘴边。

嘴里尼古丁的味道,让许明松的情绪稍加稳定,等待着周碧儿的下文。

周碧儿看着眼前坐在轮椅上如同废人的许明松,当日的花花公子,现在连弹下烟灰都做不到。

“但是沈大少亲自发话,我可不想得罪他。”周碧儿双手交叉抱着双臂,胸前的柔软显得更加挺拔。“毕竟得罪他的下场,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

“周碧儿!你!”许明松愤恨地瞪着周碧儿,没有比当人面揭伤疤更让人痛苦的事了。

更何况这伤口还没结疤,就被撒了一大把的盐沫。

许明松的举动,让嘴里的香烟,掉在了覆在双腿的毛毯上。

“你什么你,你当你还是许氏集团的少爷呀?”周碧儿眼神不屑,无视许明松吃人的目光,拿起他腿上的香烟扔到地上。“可惜了,这烟可是你最喜欢的牌子呢。”

“你给我滚!”许明松伸着脖子吼道,脸上的青筋交错,愤怒到了极点。

“求之不得。”周碧儿笑道。

周碧儿脸上勾人的笑容,曾是让许明松躁动的理由。

“不过我想和你谈谈正事儿。”周碧儿没有要走的意思,看了看沙发,有些嫌恶的对着扶手轻轻吹了吹,转身坐了上去。

“我怀孕了,分手费。”周碧儿伸出白皙的手掌,看着因为愤怒,脸上的血管分布清晰的许明松。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周碧儿觉得自己早死一万遍了。可惜的是,眼神并不能杀死人。更何况一个四肢残废,坐在轮椅上都需要人推才能移动的人。

“你怀孕了?”听到消息的许明松呆了几秒。

如果换做以前,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让周碧儿去打掉。但是现在自己这种情况,他只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许明松知道,自己现在生活都成问题,更遑论结婚生子。哪个女人还能看上他?

“没错,我打算打掉。”周碧儿猩红的双唇闭合,“我需要钱,别跟我说你没钱,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

“生下来。”许明松的喉咙如同卡着石头,嘶哑的说道。

“生下来也行,不过这价格么……可就不像分手费那么少了。”周碧儿心里盘算着得失,想着要多少合适。

“一百万!”许明松腮帮鼓动,咬着牙说道。

“五百万!你许少爷的种,对得起这个价!”

周碧儿微微一笑,笑容却让许明松觉得无比的可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