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冰小说 > 资讯 > 《风月问情浓》by浅筱木-叶容琛顾雨薇小说阅读

《风月问情浓》by浅筱木-叶容琛顾雨薇小说阅读

时间:2019-06-22 14:13
愉快的周末来了,今天给宅在家里的朋友带来一本好看的小说这是一本名为《风月问情浓》的小说,是由作者浅筱木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为叶容琛顾雨薇,小说剧情走向简单明了,但是内容却十分的出彩。

风月问情浓第173章:死了都不会瞑目

叶容琛再次提到这个问题时,顾雨薇的眉头拧得更紧。

这也是她一直都想不通的地方。

回想着当时的情形,顾雨薇不得不偏头看向叶容琛,轻声:“他在要给那个女人打针时,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准备收手走人了。”

“电话?”叶容琛低沉着嗓音。

虽然不知道那通电话是谁打的,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但仔细一猜,肯定是让那个男人快点儿逃。

叶容琛不解,那个男人来的目的分明就是杀人,在杀人进行中,竟然会被吩咐快点儿逃,这不就说明,指使男人的人,知道这一切都有危险,是个圈套?

可是,这次的行动,几乎都没有泄露给谁。

叶容琛绝对不会怀疑孤鹰,而顾建宏原本就是暗中去找真相的,还能告密不成?

在场的人,叶容琛唯一能够怀疑的,就是沈嘉齐了。

叶容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刚好那段时间,沈嘉齐不就是不在病房门外么?

如果真的只是去厕所,会去那么久吗?

“薇薇。”叶容琛忽然出声,声音里透着让人心神紧张的严峻,“你要注意沈嘉齐,他好像有问题。”

“嘉齐?”顾雨薇仿佛听见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当然也知道叶容琛那句话的意思是在暗指什么。

“叶容琛,你对嘉齐不满我能理解,可你现在竟然无凭无据的就怀疑嘉齐有问题,我真觉得你这种男人,不光人品恶劣,还心术不正,根本就没有一点儿优点!”顾雨薇冷冰冰的语气。

在顾雨薇看来,沈嘉齐从头到尾,做的都是帮她的事情。

她也知道今天的事有问题,但无论她怀疑谁,都不可能怀疑沈嘉齐。

分明叶容琛才是她的仇人,而她现在竟坐着仇人的车子,听着他告诉自己,说自己的朋友有问题!

顾雨薇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今天你去医院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而沈嘉齐刚好在最重要的时候离开了,你不觉得很蹊跷吗?”叶容琛很认真的向顾雨薇解释着。

“孤鹰不是说嘉齐去厕所了吗?”顾雨薇没有好的语气,“我去医院的事情,连我瞒着的你都知道了,别人想要知道,难道很困难吗?”顾雨薇忍不住挖苦,“叶容琛,你就凭这么点儿事判断嘉齐有问题,是不是太暴露智商了?”

顾雨薇气得浑身都在轻轻颤抖。

只要是和叶容琛意见不合的时候,她就很想逮着任何机会,狠狠地打击他。

现在的她,对他做不了别的事情。

因为,顾雨薇很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找叶容琛报仇,那自己就相当于是无形的站在了黄兰英的阵营。

她宁愿和叶容琛成朋友,也不可能和黄兰英成朋友。

毕竟,叶容琛和黄兰英比起来,实在是好太多太多了。

但她却很矛盾,因为放不下心中对叶容琛的恨,所以,只能这样,见缝插针的打击他。

可每当看见他黯然的神情,她的心,竟然也不自觉的跟着痛。

“薇薇。”叶容琛轻声,“别用你仇视我的心态来看待这件问题,沈嘉齐他……”

“你够了!”顾雨薇直接打断叶容琛的话,“我还不至于听一个伤害过我的人的话!叶容琛,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说嘉齐坏话?嘉齐从来没有对我做过任何坏事,而你呢?”

“他……”

“我相信嘉齐,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或者是以后,他都不可能做任何伤害我的事情!”顾雨薇很肯定的出声,“所以,你怀疑嘉齐的话,我不想再听见!”

说完之后,顾雨薇就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轻轻闭上双眼。

她刚才太激动了,孩子一直在动,她必须要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她的脑子里却很乱。

她亲眼见证了一场死亡,还见证到了自己的父亲有多渣。

虽然她和父亲的感情不好,但是,毕竟曾经有过一些愉快的记忆,看见父亲的真面目,她仍旧会伤心。

现在,她只希望,父亲真的会从那个男人嘴里套出什么话吧!

沉沉地叹息了声,顾雨薇想到自己眼下的处境,复仇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而她,带着一个孩子,接下来,又该怎样继续进行呢?

或许,她是该安静几天,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再想想下一步的行动……

回到家之后,顾雨薇就将自己关在卧室里,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她莫名的觉得烦躁,好像是因为,那个女人的死,让她时时刻刻都会想起母亲。

那一团堵在胸膛的仇恨让她连理智的思考都困难,压根就没办法去多想别的什么。

而叶容琛也知道顾雨薇心情不好,并没有打扰她,只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守在客厅里,等待着顾雨薇出现。

昨晚回来太晚,顾雨薇又是一个孕妇,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

她撑着腰,一脸精神萎靡的模样,慢吞吞地走出来。

即便叶容琛是在客厅守着,坐在她一出来就能看见的眼皮子底下,也被她无情的无视。

她几乎已经习惯了,无视他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叶容琛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无视,起身,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

叶容琛坐在顾雨薇对面,递给她一杯热牛奶,然后,就用一种很郑重的表情看着她。

顾雨薇握着牛奶杯,很是温暖,只不过这是叶容琛递上来的,她便又觉得凉透了心。

想问他为什么要将她拉在这儿坐着,动了动唇,她又懒得说话,而是以一脸不悦的姿态坐在那儿,很显然是生气了。

叶容琛的嘴角噙着暖暖的笑意,眼睛里有着纯粹针对于顾雨薇的宠溺,眉宇之间,是化不开的温柔。

“薇薇,一大早的,你还是要开心点儿,别吓着我们的孩子。”叶容琛笑道,“你边喝牛奶,我边跟你说些事情。”

顾雨薇皱着眉,瞄了眼手中纯白的牛奶,琥珀色的眼眸染上一层愠怒。

想到昨晚两人不欢而散的情景,顾雨薇便冷声:“如果还是说嘉齐的事情,我觉得你现在就可以闭嘴。”

话音落下,顾雨薇就准备放下手里的牛奶起身。

叶容琛却迅速伸出双手,将她捧着牛奶的手握住,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沈嘉齐的事自然会慢慢浮出水面让你相信,而我,更不想让他成为我们俩之间的障碍。”提到沈嘉齐时,叶容琛手又加重了些力道,黑眸中的火花仿佛燃得更旺了。

顾雨薇挣扎了几下,叶容琛握得太紧,以至于她的手都有些疼了。

从大掌中传递过来的灼热温度也让她有些心慌意乱,她急燥的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叶容琛,怒道:“放手!”

“薇薇。”叶容琛的眉头紧拧,黑眸深处,涌着藏得不深的伤痛,“你现在连和我坐下来说话,都这么不耐烦了吗?”

顾雨薇没有回答,看着叶容琛的表情,她的心揪着一紧,只能将目光移到另一边。

手上的牛奶也在此刻变得滚烫,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火板上的,正被骄烤。

“好,我知道有些事情你需要时间来接受,我可以等。”叶容琛松开手,有些颓废的往后靠了靠。

在顾雨薇还没来得及起身的时候,叶容琛又说道:“今天早上,顾建宏已经把那个男人放走了。”

“放走了?他已经全招了吗?”顾雨薇突然激动了起来。

顾雨薇知道,在孤鹰的协助之下,让那个男人说出事实其实不难。

一想到顾建宏在得知黄兰英阴险狠毒的真相目时,那黑得跟墨汁一般的脸,顾雨薇的心里就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欣喜。

但是,她却难免疑惑。

以顾建宏的手腕,他怎么会放过那个男人?

“他什么也没说。”叶容琛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怕触怒顾雨薇似的。

“他竟然就……这样把人给放了?”顾雨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她气愤的站起身,手里的牛奶不小心洒了出来。

叶容琛迅速拉住她的手,准备用纸巾帮她擦干净,同时,担忧的问道:“手有没有被烫到,快给我看看。”

顾雨薇哪里还有心思和叶容琛讨论手的问题,躲开他,拿了包就准备出门。

“薇薇,你的手!”叶容琛跟上去,却仍然没有阻止顾雨薇离开屋子的步伐。

顾雨薇哪里能停得下来?

顾建宏竟然将那个男人放了?

顾雨薇怎么也不敢相信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顾建宏为什么会放人?

因为不想知道任何真实的话吗?

他担心知道黄兰英是个坏女人?

呵!

还真是真爱啊!

“薇薇!”叶容琛将顾雨薇紧紧地拉住,“你要去哪儿?”

“你松开我!”顾雨薇将叶容琛打开,“别拦着我!我要去找顾建宏!我把那个男人交给他,是要他查真相的,他竟然把那个男人放了?”

说着,顾雨薇的眼眶就湿润了,“他凭什么放人?孤鹰也就随便他放吗?那死去的人要怎么瞑目?谁能瞑目?”

顾雨薇冲叶容琛咆哮着,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心痛得像是被千军万马碾过一般的痛。

她为那个女人不值,也为自己的母亲不值,那浓浓地不值,让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顾建宏算账。

|相关文章